胧夜的底层
第十八章
目录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第十八章
胧夜的底层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夜蝉
夜蝉
夜蝉
夜蝉
上一页下一页
接下来,大师有三个小时的空档。
“你们同年吗?”
“您也收到老师寄的明信片。”
圆紫大师打趣地摸着脸。
“怎么感觉你好像很烦躁。”
圆紫大师的表情益发觉得有趣。我说:“她这人真的很莫名其妙。”
“是。”我用右手轻按头发,一边微笑。本来剪得太短,所以现在也没多长。我九-九-藏-书-网想,到了夏天应该可以留到像小正一样的及肩长度。
“她不肯把星座告诉我。我是指处女座或双子座的那种,很无聊吧!”
“您还记得那位高冈小姐吗?”
我们就这样朝着靖国大道迈步走去。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自从去年年底二十五日我的生日以后,这九-九-藏-书-网是我们第一次碰面。
“您也这么想对吧。第一个反应就是怀疑她跟我不同年所以不肯透露,可惜不是耶。我们聊过二十岁成年礼的话题,所以我知道她跟我同年”
“记得,高冈正子小姐,是个很有特色的人。”
我买了一只八百圆的咖啡杯,和圆紫大师一起离开。
“噢?”
圆紫大99lib•net师曾经在藏王跟她一起走过一段路,也交谈过。(详情请参闻《空中飞马》的《胡桃中的小鸟》)
圆紫大师愉快地缓缓说道:“让我来猜猜她的星座吧。”
“咦?”我驻足反问,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对,正好今天……”圆紫大师看着手表回答。“六点以前,我闲着没事。”
“对,可是,”我眼www.99lib.net前浮现小正大骂“你这大嘴巴”的嘴脸,一边感到好笑一边暗想应该先闲聊几句,于是行云流水地继续说:“……说她古怪还真古怪。”
他用我听惯的语气说道。或许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见到面,我好像也这么觉得。于是,我把茶杯收进皮包里,看着圆紫大师。
圆紫大师边走边说:“你的头发留长了。”被他九*九*藏*书*网这么一说,我的心如小鹿乱撞。
身为真打的他,穿着针织衫搭配可可色的开襟外套。
我从头发联想到小正,脱口说出她的名字。当然,接着打算请教“书本颠倒放事件”。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