胧夜的底层
第十四章
目录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第十四章
胧夜的底层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夜蝉
夜蝉
夜蝉
夜蝉
上一页下一页
“我算是爱喝酒。”
客人离开后,我重新打开话匣子。上一次,我把那些书的摆向又调整回来了。
“我姓坂入。”
“抱歉。”粉蓝色制服欠身行礼,彷佛为了堵住我的嘴,急急道歉。我的气势一挫,嘟着嘴就此打住。
“啥?”
“甜食方面,不知为何我从小就很爱吃豆沙甜甜圈(an-doughnuts)。”
所谓的传票是书店陈列的书所夹的细长纸条,上面印有售货卡或集点券。
“唔。”我无意识地拉起外套衣领,虽非自己的错却只能发出细如蚊蚋的声音。
我顿时哑口无言。愣了一会儿,才无奈地说:“没有……,他笑嘻嘻的。”
“啥?”我发出喉咙卡痰的怪声。
“干嘛!”小正小声回应。我也压
九九藏书
低音量,但坚持以抗议姿态横眉竖眼地发难:“你还敢问我干嘛,坂入先生!”
(可恶,高冈正子,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如今,此人的姓名是“虚构”的,而我竟然以这种方式与对方见面,这令我很难受。想必坂入先生就是认定我只是个借书聊两句便说拜拜的女孩,才会觉得根本不用解释自己的姓名。没想到我们在咖啡店展开一席长谈,由于该“道别”了,他才临时起意把正确姓氏及真相告诉我。
“但我也吃甜食。我妹常说我太贪心,叫我只能二选一。”
(我懂了!)我想。
“事情就是这样。”坂入先生莞尔一笑。
明知小正不会说那种话,我还是特别提醒,这又是一“耻”。
藏书网我当下冲到她打工的地点找她算帐,和上次以同样的姿势面对收银台,用比上次还大声的嗓门喊她。
与上次在池袋会馆的大厅喊他时一样,他露出了忍俊不禁的表情。
那东西与彪形大汉摆在一块显得很突兀,天真无邪又有点好笑。我彷佛看到了小正哈哈大笑的脸孔。回到休息室,小正边吃边冒出一句“AN-DOU先生”。
“在这边。”心想应该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不过我还是率先带路。
“对了,上次……”
我悄然离开收银台。小正说了声“欢迎光临”,一名看似女大生的客人递出一本厚重的书。小正以熟练的手势把书从书盒中抽出一半,并拿掉传票。
跟你一样!我很想补上这句话。怎会这样,自99lib•net己看起来好蠢。我继续说:“可是……我觉得问题不在这里,不是这个问题。”
我记得小学时,看到那上面印有一圆或两圆的标示,被书店店员抽走时总是无法释怀。
“你们国文专区的平台怪怪的。”
此时,有客人过来结帐,我们的对话被打断了。
这一点令我“方寸大乱”。人生在世,就是不断地丢脸。
“唔。”
来到国文专区一看,情况并未跟上次一样,不过一眼就看出蹊跷。
“你说的倒轻松。刚才,我把书还给人家,直到那时为止,我都一直喊人家豆沙甜甜圈先生。”
我很想相信一见钟情,因为我认为恋爱靠的是感觉。
小正笑也不笑地点头同意。
小正蓦地止笑,盯着我看了半晌。然后,一本正经地九_九_藏_书_网问:“坂入先生看起来很不高兴吗?”
然后,我越想越气。
“的确很怪。”小正听了以后,皱着眉走出收银台。
这两个姓氏差异之大,岂非如荷兰芹与鲸鱼(意即南辕北辙)吗!?
“小正!”
“嗯嗯。”小正以左手抚着姣好的脸颊猛笑。我当下越想越恼。
看到“豆沙甜甜圈先生”觉得“好帅”就是一种超越理性的感觉。那是近来我不曾感受过的,所以我很想珍惜这种感觉。
我说。虽然也有转移话题之意,但我的确很想对上次发生的事说句话。
“拜托别告诉其它人,我竟然特地跑来说这种事。”
小正沉稳地看着我,感觉好像看得到小小的我倒映在她的眼眸里。渐渐地,我开始觉得做了一件可耻的事。
怎么会这样!?我99lib.net居然对这个人猛喊“豆沙甜甜圈先生”!“豆沙甜甜圈先生”!
“上次的发表会,我和高冈小姐正好闲着,于是到附近的店家采买茶点,打算在后台吃。我看到袋装的豆沙甜甜圈,就兴奋地指着说‘那个那个,我最爱吃那个’,逗得高冈小姐很乐。”
“我是无所谓啦,完全无所谓。问题是,这样对人家太失礼了!”
这一次,在书架中央有十几本书都是上下颠倒放置。
当然,那是还谈不上恋爱的好感。对“豆沙甜甜圈先生”来说,我也只是一个偶然经过他面前、稍微有趣的女孩。这一点我很清楚。
“喔。”
“噢,那件事啊。”
现在,我当然知道,那是寄给出版社确认销售数量用的。
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把那件事说出来。最后,我还是说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