胧夜的底层
第十三章
目录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第十三章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夜蝉
夜蝉
夜蝉
夜蝉
上一页下一页
这才真的是莫名其妙,为何会冒出这种问题?
果然,我在心中得意地偷笑。
“当初怎会想吟诗?”
“呃,好像听过。”
镜片后面那双平易近人的眼睛略微睁大。
刚吃过的东西顿时浮现在脑海中。我歪起脑袋不解地回答,但是他接着说的话令我更惊讶。
含着砂糖沉殿杯底的甜腻红茶,脑海中突然浮现几天前在百货公司的经历。
我一边啜饮奶茶,一边庄重地陈述被梭罗古勃短篇小说的“毁灭性美感”迷倒,对方也举出国内外作家为例适切地呼应,讲到起劲处还自然地比手画脚。我甚至觉得比起看书,听此人叙述似乎更显有趣。
我在高田马场的书店99lib•net把书还给俄文先生,并邀他到地下楼的咖啡厅喝饮料。是我主动开口的。
即便是黄毛丫头故作姿态的意见,对方也听得很认真。
“哪里!”我大概是得意忘形吧。下一瞬间,竟脱口这么说:“请问,安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sauvage吗?”
“对身体好吧。”
镜片后面的那双眼睛困惑地眯起。
进而又补上一句:“话虽如此,不过我首先想到的还是‘当所有小说都不再谈论远大志向时,小说也会灭亡’。”我承认,当自己如此确信不疑时,心情好像会豁然开朗。
“当然,还有其它假人戴着现成的眼镜。不过,我看到的不是既藏书网成的组合。看得出打扮者是根据服装与假人才配上眼镜的,选的眼镜也是最适合这个‘人’的款式。明明没有生命的假人,却因此产生鲜活得令人害怕的个性。”
俄文先生点点头。我大受鼓舞,继续说:“当时我心想,所谓的表现大概就是指这个吧。”
我们相谈甚欢。可是,我起码还懂得老是拖着人家很失礼,一露出“那么,也差不多该走了”的表情,他那张方脸微微一笑,于是说:“今天很有意思,让我获益良多。”
“喜欢,尤其是牡丹饼……”
“噢。”
当然不会吧。他看起来就是那种不懂女装和女人发型的人,听到sauvage(米粉九_九_藏_书_网头)这个字眼大概会以为是一种食物。
“是吗?唉,其实我不姓安藤。”
我提到了《日本留学一千个日子》,也批评日本现代的青年失去了远大志向,并与小说连结。我说:“不过,当所有小说都在谈论远大志向时,小说大概也灭亡了吧!”
“咦?”
如果作家没没无闻、作品少有翻译,那我可能不会惊讶。问题是,那是赫胥黎,所以我真的大吃一惊。这是诚实的感想,但事后回想起来,自己怎会说出这么惹人厌的话呢。
之后,对方也不断地以开朗的语气发表令我目瞪口呆的高见,年轻气盛的我在兴奋之余忍不住越讲越多。
此人看的书肯定比我多,我暗想。于是忍不住开心地说:“我一听到英国,立刻想到的小说家就是阿道斯·赫胥黎。可是大一的时候,我跟一个说要专攻英文的人聊起,对方居然没听过这个名字,我吓了一跳……”99lib•net
“听起来很像荞麦面(soda)配浓汤(potage)吧?”俄文先生对着微笑的我反问:“不知道,我投降http://www•99lib•net……。说到这里,你喜欢豆沙吗?”
“哪里。”他简单带过,啜饮咖啡。那脸型看起来有点像电影里的超人,他今天穿着格纹运动衫、外罩夹克。
这或许是我毫无自信的表现,这时候,如果知道十分就会忍不住说出十分。
“上次,我去逛卖场时,看到一个有趣的人型模特儿。”对方眨巴着眼。我继续说:“那个假人看似二十七、八岁、一头短发,手上拿着一副眼镜。我走过之后觉得很奇怪,又倒回去看,还仔细打量了半天。”
“呃……,你应该不会去逛女装卖场吧。”
“真是博学多闻啊!”我打从心底叹服。这句话当然不只是针对他书看得多,也包含了我对他理解力的佩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