胧夜的底层
第十章
目录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第十章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夜蝉
夜蝉
夜蝉
夜蝉
上一页下一页
站在白色收银台后面、身穿粉蓝色制服的她,“敝人是高冈正子”的感觉远远强过“小正”的感觉,及肩的秀发蓬松披散、英气凛然的脸孔看起来精明能干。
彷佛看到俄文先生把书交给我的那只手与我的手重叠。
我一直走到收银台前,抓着皮包的肩带轻轻行礼说了声“不好意思”,然后压低噪门说:“请问……和辻哲郎的《制作美味牡丹饼的理论与实践》放在哪里?”99lib•net
第二天,牡丹饼的后续工程由母亲大人99lib.net接棒,我前往东京的书店,与别人展开连环约会。
我在九段下那一站下车,走向神田。小正在一栋大型书店大楼的收银台打工。
下午一点,我在高田马场的书店与俄文先生碰面。
“真性急。”
我从拥挤的一楼搭电梯,前往学术书籍专区的楼层。
俄文先生笑了。然后由他决定三天九九藏书后在相同的时间、地点还书。
是我有求于人,况且又闲着没事,所以约任何时间都行。时间由对方决定,至于地点,我只能想到书店。
我的手指头纤细娇小,以前在邻居家学过一段时间的钢琴,碰上音域较广的曲子就弹得很吃力。
一眼就找到了收银台。我不动声色地朝那边走去。
“不,只要借个两
99lib.net
、三天,我就看完了。”
我一拿到书立刻问对方:“什么时候还比较好?”
在那一层楼走出电梯的只有我,电梯门一开,我跨进楼面四下张望,客人不多。
男人的手真大,我暗想。
小正双手撑着收银台,凑过来小声回答:“大、笨、蛋——”
我蓦地想起昔日旧事(不过,钢琴老师后来结婚了,课程变得可九九藏书有可无。我的音感比姐姐差,不知是幸或不幸,总之钢琴课就这么结束了)。
“随时都可以啊,放完春假再还也无所谓。”
她立刻发现我,表情却文风不变。
这么说很奇怪,但事实就是如此。如果连续逛好几家书店,对我来说反倒是家常便饭,若为了跟别人见面就另当别论了。
我搭上地铁,看着自己的手,刺痛感已完全消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