胧夜的底层
第七章
目录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第七章
胧夜的底层
胧夜的底层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六月新娘
夜蝉
夜蝉
夜蝉
夜蝉
上一页下一页
于是,深蓝色运动外套横越大厅,一步一步走近深蓝色运动裤。
我迅速说完。俄文先生的不自在总算如薄雪般融化,且不知为何,那张长脸浮现出忍俊不禁的表情。
(啊,梭罗古勃要溜走了。)
“等一下啦。”
她在逗我。因为我刚才失心风地夸一个男人好帅。
我撇开诸九的话题,说出对于今天整体演出的感想。
高中上汉文课时,听吟诗录音带的印象太强烈,一说到“吟”,脑袋里就会自动冒出这类东西。
“帮我借:”
“这种态度99lib•net不太好吧:是你要看耶,你自己去跟他借不就得了。”
话题人物坐在长椅上,旁边摆着一盆与会馆很搭调的灰蒙蒙观叶植物,他正漫不经心地看着那盆植物的叶片。
“可是他是小正的……”
“不好意思,冒昧叫住你。”
“干嘛?”
“废话!”
没想到。我才凑过去,俄文先生偏偏在这时候倏然起身,或许是想到还有别的工作,就这么晃着宽厚的背影准备大步迈出。
没办法。一切都是为了书。
“对呀!表演www.99lib.net者也不全是中文系或日文系的学生喔。也有政经系和理工系的……”
“你之前不是在嚷嚷梭罗古勃怎样怎样吗?”
“AN-DOU先生有梭罗古勃的长篇小说喔。”
“嗯。”
我慌忙喊他的名字。可是,他毫不在意。
我回头看着江美。(怎么办?)
九-九-藏-书-网那我走啰,拜拜!”小正挥挥手,真的走了。
“安藤先生!”
“真的!”
“嗯……”
那个公主般的脸蛋,用力点个头。(去吧孩子。)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决定先鞠躬再说,连忙弯下腰。
小正说到一半,刚才那名男子回来了。那个人,在不算宽敞的大厅,我们斜对面的长椅前“嗯——”出声地做了两、三次伸展动作,然后坐下。
“坏心眼。”
“叫我吗?”
梭罗古勃,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的俄国作家。我在按国别编排的名作选集中看藏书网过他的作品,这个冬天,又看了他的文库版短篇选集,从此拜倒在他的笔下。那种彷佛一切都沉入落日余辉的晦暗甘美,令人一读难忘。
“安藤(Andou)先生。”
小正贼兮兮地笑了起来。
小正一边轻轻原地踏步一边说:“拆海报,拆海报。”
“学长啦。AN-DOU先生,记住了吗,是AN-DOU先生喔。”
听到我像中奖的小孩一样尖叫,小正间不容发地说了声“拜拜”,转身落跑。
“怎样。”
“啊,对了。”
“借书?”
“对了,那个http://www•99lib•netAN-DOU先生也是文学院的,但他念的是俄文……”
对方依旧一脸狐疑:“呃……,我是高冈正子同学的朋友。”
“咦?”他在长椅的另一端止步并转身,东张西望地四下打量。然后,那讶异的视线终于扫到我这个方向。
是男高音,声音非常嘹亮,镜片后面的眼睛像近视般眯着,那是一双柔和且平易近人的眼睛。
江美在一旁吃吃地笑。落入小正的陷阱虽然心有不甘,但这种情况也别无选择,我起身拉住她。
我握紧双手。扯高嗓门。
“原来朗诵的不只是汉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