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目录
第二十三章
上一页下一页
“对您而言,作为一个教士,这应该也算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经历吧。”
“得了,我只不过是要问问怎么样可以找到那群考古学家!”
“他们还告诉我您见到什么都不会脸红呢”克拉拉对他说道:“您准备好在这里工作了吗?”
“是哪位?”
法比安陪他走到另外一间相同大小的房子边。
法伊莎听到这个消息态度可大不相同,他好不掩饰自己无法忍受的愤怒,因为一方面这里的人民还缺医少药的吃不饱肚子,另一方面这些人还在攫取着国家的文化宝藏。他的指责让纪安觉得很心痛,看着法伊莎眼中失望的神情,自己却找不到任何可以辩解的语言。
“您是想我们怎么看待您呢?‘神父’?还是‘兄弟’啊?”
他每天回到法伊莎和努尔的家里就已经筋疲力尽的了,所以根本无暇估计那对双胞胎姐妹,还有那个调皮的哈蒂。
他们仇恨萨达姆,但是更不信任美国。没有一个伊拉克人能够理解,为什么美国的军队和他们的同盟军不在海湾战争的时候进入巴格达。他们看起来很满意这种封锁的政策,而受到这种政策折磨的只有伊拉克的平民百姓,因为萨达姆的皇宫里面什么东西都不缺。
“但是他为什么不说自己是教士呢?”
据他所知,这对夫妇虽然没有参与直接的反对萨达姆的行动,但是从他们和来家里玩的朋友的谈话中,还是可以看出他们对萨达姆深深的不满。
“是的,那是当然”艾哈迈德有点不知所云的回答到。
努尔说起纪安要走的事情一副非常真诚的样子。两天前他就通知他们自己要去萨佛兰了,他要在那里陪着一些搞考古的朋友待一阵子。
看到他的到来,阿耶德也并觉得舒服,而且他已经追问了皮科特这个纪安到底是什么来历。
“他们告诉我,如果我想联系上他们就去着一个叫做艾哈迈德·侯赛因的人,我想他大概是考古办公室的主任。”
“但是,他是个教士有什么好奇怪的吗?”他对侯赛因说道:“我是不在乎你再把他派给我,我们的工作都饱和了,一个精通阿卡德和希伯来文的专家对我们而言当然是跟珍珠一样宝贵的啦。要是你的他的调查已经结束并且满意的话,那么马上让他上直升飞机,把他给我送过来吧。”
“如果真的是先知亚伯拉罕讲述的那个创世纪的故事……”纪安怀疑的回答道。
“我能理解,但是安排这个旅行需要很长时间吗?”
“别闹了,就叫我纪安吧。”
纪安·玛利亚完全无法掩饰自己的失望。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废物一样起不到任何作用。他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来伊拉克的目的,自己的生活也好像脱缰的野马不受大脑控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会待在那里。
“时间?”
他也曾试着给他办公室打电话,但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教养的秘书小姐总是坚持让他解释找侯赛因先生的原因,因为侯赛因先生非常繁忙,根本没有时间来亲自接待他。
纪安到处打听关于克拉拉·坦内博格的消息,但是这些天找遍了所有报纸都没有一条关于她的报道,连她的姓氏都不曾提到。
“艾哈迈德,去萨佛兰的一切准备都已经就绪了。我给阿耶德打电话想要通知他再发一个卡车过去,但是没有找到他,不过很幸运的是,跟克拉拉通上了电话……”
“当然问了,可是你告诉我们说你是灭亡语学毕业的。”玛丽莎提醒他说。
“我会的,我知道它就在那里。”
“是的,……您也知道马上就要打仗了,没人怀疑美国会取消对伊拉克的轰炸,而且那些盟国也会参与到战藏书网争中来。”
“我没有什么约会,不过我的确要去找一些朋友。”
他决定告诉她真相,起码是一小部分真相。
皮科特听到艾哈迈德再电话里讲起这个教士的故事时笑了起来。
“当然,我会尽一切努力做好你们吩咐我的事情,而且我……总之,我希望您能顺利找到泥板圣经。”
他也会想他们的,当然也会想阿莉亚,但时对于巴雷蒂肯定没有一丝思念之情。这个援助办公室的代表就像是个根本不关心任何外部状况的人,而且除了食品和药物以外,他对那些求助于他的人根本就没办法给予任何帮助。
“梵蒂冈?求你了,你就别异想天开了吧!梵蒂冈总不会还派个小教士来刺探我们吧。”皮科特忍不住的一个劲儿的笑起来:“你不是得了妄想症吧,你应该是个很聪明的人啊。难道你就不相信会有好人希望帮助别人解脱痛苦吗?”
这两个问题他都没有答案,但是他却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这次看似逃亡的旅程不会把他带到任何有价值的地方。
“希望如此。”安特对这个新来的人没有一丝和蔼的意思。
纪安穿上了最后一件一副,关上了他那个黑色的小皮箱,准备和法伊莎和努尔告别。双胞胎姐妹还在大厅等着母亲先把哈蒂送到奶奶家之后,然后送她们去上学。
“我只是想知道怎么跟他们联系,我知道他们离乌尔很近……”
而他其实也并没有怎么休息。巴雷蒂先生似乎已经决定要充分发挥他的作用,所以他的工作日程被排的满满的,从早上六点一直到晚上的九十点才能休息。
“我看起来总是比实际的年龄要小。”
“是的,没错。”
纪安紧紧的咬住嘴唇。他应该向这个男人打听克拉拉的情况的,但是他无法想象一个男人被另外一个陌生男人问起自己老婆会有什么反应。
他们互相拥抱,但是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们就突然意识到他们通往离婚的大路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跟法伊莎还有努尔一起他感受到了这个国家最真实的一面,了解了它的饥饿,恐惧和绝望。
“我还要再看看,我需要更多的考察,我还不肯定我这些调查是不是足够。”
“这个嘛,并不完全是这样……”
“恩,是这样的,我想跟皮科特教授谈谈,看看我去萨佛兰两个月是不是合适。我没有更多的时间了,我来伊拉克是为了能有所帮助,我是来给非政府机构的儿童援助办公室帮忙的,所以我想问问皮科特教授,尽管可能没有很长时间,他是否愿意让我去助他一臂之力……”
纪安一离开他的办公室就开始流汗。他知道自己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自己需要做好发生任何事情的准备。艾哈迈德肯定会调查自己的身份。他注意到了艾哈迈德的那副和蔼的面孔不过是张假面具,阿莉亚说得的确有道理:艾哈迈德是政府的人,把他抓起来或者驱逐去伊拉克都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他通常也是一个人吃晚饭。努尔会给他留一盘晚饭,然后他就坐在厨房的桌边狼吞虎咽的把这些食物吃到肚子里,之后回到房间倒头就睡下了,他实在是太累了。
“我吗?”
艾哈迈德扬了扬手,示意她不要再讲下去了,而此时纪安的眼睛却突然亮了起来。他刚刚听那个秘书提到了克拉拉的名字。其实艾哈迈德刚才也提到了,但是这个女孩的话更加清楚的证实他终于找到了那个寻觅已久的名字了。现在他知道她在哪了,那么自己肯定就要去萨佛兰了。他不禁大骂自己愚蠢,怎么就没有想到克拉拉会是皮科特的考古小组的成员之一呢。九*九*藏*书*网他这时才回想起来,当时他去罗马考古大会找克拉拉的时候,那个工作人员就问他是不是想参加她组织的那个伊拉克的考古小组。而且,报纸上也曾经连篇累牍的报道了克拉拉的发言,她肯定说存在那个什么写着圣经的泥板,叫做什么泥板圣经……所以如果伊维斯·皮科特在那里的话,肯定就是为了想去发掘出这个侯赛因的妻子口中的那些泥板的,而自己怎么就那么愚蠢,没有将这些联系起来想想呢。
“很抱歉打扰您。您看是这样的,我认识皮科特先生,他跟我说如果我要联系他,就可以给您打电话……”
法比安跟玛尔塔还有考古队里的其他成员一起走到他身边。
然后他就开始回答艾哈迈德的问题,当他对纪安的回答似乎都很满意的时候,他同意这个下午在办公室跟纪安见上一面。
“但是我并不认识这个叫做侯赛因的人,我的那些朋友跟我说通过他可以联系上他们。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
“就是他说的。我向您肯定里面记述的就是他说的内容,我们会找到那些泥板的。”
“看来您还是非常受欢迎的啊。”他打招呼似的说道:“我是法比安·杜德拉,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小组的成员,然后带您去看看住的地方。”
“我尽量不给您造成任何干扰。”纪安对安特说道。
“那就最好了,其实我也觉得您有点奇怪,但是可真没有想到您是个教士。您还是真年轻啊。”
“就让他过来吧。纪安来伊拉克是为了来帮助你们的。所以他也没有必要到处跟人说他是个教士吧,而且他也并没有可以隐瞒啊。因为根本就没有谁问起过他啊。”
这天早上,他的上级,皮奥神父突然从罗马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他想什么时候回去,还问他是不是已经解决了自己的精神危机?
艾哈迈德在法伊莎家的门口等着他,准备送他去军事基地,直升飞机在那里等着要送他们俩去萨佛兰。
但是在皮科特的字典里却没有可以跟朋友的女人调情这一说,尽管艾哈迈德也并不算什么朋友,但是他还是对他有足够的好感,所以并不想趟他们婚姻的混水。
“你说话还谨慎一点的好”艾哈迈德向他建议道,他生怕这段谈话被mujabarat录音之后会产生什么意想不到的后果。
其实纪安根本就没有兴趣要和皮科特他们一起去工作,更没有心理准备要去萨佛兰这个完全陌生的南部地区冒险。他唯一关注的事情,也就是他来到巴格达第一天就该干的事情:向这个人打听他的妻子克拉拉·坦内博格的情况,并且向他解释自己想跟克拉拉谈谈的重要性。因为只有跟这个女人,他才能讲出自己来这里的理由。他是为了要来解救她,但是却不能告诉她是什么或者是谁要对她构成威胁,因为他不能背叛他所信仰的东西,并且他已经发誓要将这个秘密保守到生命的最后一天。
还有一些家庭也是因此而家破人亡。当他们试图找寻自己的孩子、丈夫、父母或者舅舅时,就会有人推荐他们去解释一个警察,而这个警察就会向他们保证说,只要他们缴纳一大笔钱就可以帮他们打听到消息,当然如果想他们就出来就需要更多钱了,卖掉他们的房子或许才能够这个数量。于是很多人就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卖掉了,然后把这笔钱孝敬了那些腐败的警察,可是很自然的,这些人最后什么忙都没有帮。
克拉拉一看到艾哈迈德走下飞机就连忙朝他飞奔过去。她实在是太想他了,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艾哈迈德对自己说,希望自己对这个教士没有九九藏书判断失误,因为经过了一番跑根究的的调查之后他得出的结论是,这个人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性的。
“我很高兴您也能一起去。”坐上飞机之后,纪安对艾哈迈德说。
“没错,就是在萨佛兰。”
“我想看看那边的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您就在这里睡觉。这是这里唯一还有一张行军床的地方了”法比安请纪安走进这个通讯机房看了看。
“没有,真的没有!好了,我现在要去给这个你如此没有好感的侯赛因先生打电话了……”
办公室的大门打开了,他的秘书卡里姆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走了进来。
现在就需要得到克拉拉的信任了,然后了解她除了艾哈迈德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亲人,然后去阻止可能发生的行动,而这一切如果上帝不加干预的话,肯定是不可避免的。上帝会干涉吗?他不禁自问道。
纪安不明自自己的到来为什么激起了这个克罗地亚人还有那个工头如此强烈的不满之情,但是他还是决心不要太过操心。只要好好注意不要让克拉拉出什么问题就好了,这是他的使命,也是他来伊拉克的唯一目的,不能让这个女人受到任何伤害,此外什么都不用担心。但是他却不能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告诉她本人,告诉她有人想要加害于她,天知道,或者还要杀她的父亲、兄弟,如果她有这些亲戚的话。
艾哈迈德的口气似乎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他虽然觉得这个人是一幅平和而且是没有恶意的样子,但是到了他这个高度和这个年纪,再很难相信别人。
发动机的噪声一响起来,什么谈话都听不见了,于是两个人都陷入了各自的沉思中。
“我想你通知科洛内马上调查一下这个人。他是皮科特教授的朋友,想去萨佛兰工作。如果皮科特同意的话,他就可以过去,但是首先我还需要多了解他一些。”
他从忏悔中听到了可能藏在那些男人心灵深处的魔鬼,然后苦于自己不能给这些因为痛苦而准备施于最残忍报复的心灵以慰藉而哭泣。这些心灵已经触碰到了人间地狱,而这些灵魂的深处连一点同情的感觉都没有了。
“你会知道的,等等,我让克拉拉听电话。”
艾哈迈德觉得这个人实在有些奇怪。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感觉他所说的并不是他所想的东西,他隐瞒了一些内容。在送他去萨佛兰之前,需要派人去调查一下。
“你可要注意哦,纪安·玛利亚,这个侯赛因……”
“哦,您看起来也就是二十五岁的样子啊!”
“但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是神父?”玛格达斥责道。
“你认为梵蒂冈会对这个泥板圣经感兴趣吗?”艾哈迈德问道。
纪安向他的朋友们介绍艾哈迈德,但是夫妻俩的态度都很冷漠。他们丝毫对那些跟萨达姆走得太近的人都没有什么兴趣。
一分钟以后侯赛因先生拿起了听筒。
艾哈迈德·侯赛因并不像阿莉亚描述的那样,是个什么当局的权势官员。而且他还注意到,艾哈迈德并没有像大多数伊拉克人一样留着山羊胡子。他更像是一个跨国集团的执行官,而不是什么为萨达姆政治集团服务的公务员。
“那就是说您像过去跟皮科特教授一起工作了……”
“我知道你们都在受折磨,难道你以为我看不到这些吗?但是这一切都会结束的,我对此十分肯定。好了,我们就不要再怨天尤人了。如果巴雷蒂先生问你,你就告诉他我吃过饭以后回来。”
“今天我要早点走,阿莉亚。”他跟这个儿童援助办公室的秘书请假道。
“你这是说什么傻话呢!我只不过是太累了。巴雷蒂一刻不停的让九*九*藏*书*网我工作,你不也是一样。”
“你们也没有问我啊。”他辩护道。
“您的妻子现在也在萨佛兰……,当然……”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加班加点的工作,尽管我是很乐观的,而且我也希望不会发生任何其他的状况,但是一切也不能说得太绝对。”
“也不算年轻了。还有几天我就要满三十六岁了。”
艾哈迈德·侯赛因一分钟都不耽误,纪安一走,他就立刻把卡里姆叫了进来。
卡里姆什么话也没说就离开了办公室。她打断了上司跟这个对她丝毫不太友好的先生的谈话。
侯赛因突然生生打断了他的解释。纪安注意到自己说话太过慌张,一定是给这个有权力的政府公务员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好吧,但是你还是要注意,他们这些人可都是帮流氓”阿莉亚小声说道:“这些人什么都不缺,就是以踩在我们这些人的脖子上为乐。如果美国人真的要打过来了,你就看好吧,这群不要脸的东西比谁都跑的快。唯一能够获得上帝宽恕他们的事情,就是派那些海军陆战队员来吧我们从这巨大的恐怖中解决出来。你在这里的时间还不长,你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萨达姆就是个最大的魔鬼,他已经把伊拉克彻底变成了人间地狱。
“你知道吗?我也感觉到你在受折磨,而且很痛苦。我从你身上看得出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是什么让你如此痛苦,但是你需要有人帮助你……”
和往常一样,那个秘书小姐还是说侯赛因先生很忙,但是当他一提到皮科特的名字时,他立刻发觉秘书的语调变了,然后就请他稍等一会儿。
“我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妥的”过了一会儿克拉拉对她的丈夫说道:“这个教士到底有什么问题?我身边都是天主教徒。你把那些过来帮忙的人都当什么了?而且据我所知,我们国家的教士们……”
分别并不是轻松的事情。他真是从内心里非常感激这家人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让他能够在一个如此独裁体制下,克服日益贫困的条件,让他过得还不错。
他们还向他解释说有些朋友无缘无故的就突然从自己家里或者办公室里消失了。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肯定是因为mujabarat或者萨达姆其他的什么秘密机构已经到访过这个人的家里或者办公室了。
“他不是也没有刻意掩饰吗?这不都写在他的护照上吗,这是在伊拉克,你们监视着所有的人。你到底在那些工人里面安插了多少探子啊?”皮科特问道,还不停的笑着。
“你就是不想告诉我们。”罗拉批判他道。
皮科特也是兴高采烈的接待了他们。他很喜欢艾哈迈德,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没有对克拉拉有任何非分之想。他喜欢克拉拉的程度远比他向法比安承认的要深,法比安也曾开玩笑的说他肯定看出来皮科特对克拉拉有意思。
“这个嘛,倒也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朋友,那是一群考古学家,是我在来这里的路上认识的,是他们把我从阿曼带了过来。我知道他们去乌尔搞挖掘了,我想知道他们发掘的怎么样了。我要去找找他们。”
“你在伊拉克有朋友?”
“您还需要等我的通知。”
阿莉亚咬着嘴唇,然后温柔的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那您是想干什呢?”艾哈迈德问道。
“你有约会吗?跟谁?”女孩很好奇问道。
“那你能怎么办呢?”
他感到良心背负的这个秘密实在是太过沉重了。他从来都没有意识到有一天悲剧会这样没有任何先兆的发生。
二十四个小时之后,卡里姆将两页纸叫到上司手里,这就是科洛内的调查结果。报告的第三页上解九九藏书网释了为什么这个人看起来有些不同。然后他决定给皮科特打个电话。
时间飞一般的流逝了,圣诞节就快到了,再不能继续给自己找理由了。他知道自己还是有通往艾哈迈德·侯赛因的钥匙,这个钥匙就是伊维斯·皮科特。他因为不想实践对这个教授的承诺所以不愿意提起他的名字,但是事实证明自己不得不妥协:要是没有人的引荐,艾哈迈德是绝对不会接见他的,而这个引荐的人现在看来就只有伊维斯·皮科特了。
他给纪安倒了一杯茶,然后问了问他在巴格达的工作情况,问他对这个国家的印象如何,并且推荐他去参观一些博物馆。
“妈呀,看看你这都是跟什么人物在打交道呢!”
“是啊,艾哈迈德·侯赛因是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人物,他可是政治红人。他的父亲曾经是外交官,而他也跟一个非常富有的女人结了婚,这个伊拉克女人有一半埃及血统一半德国血统。整个女孩的家族有点神秘,但是却非常有钱。”
“您不用着急,我会给您打电话的……我的秘书会把您的电话和地址记下来,随时跟您联系。”
“这倒是真的,他就是在剥削你。不论如何,我还是觉得你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到了最后大家才把他介绍给克拉拉,这个时候他已经满脸通红了,看到这个场景,克拉拉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纪安瞥了一眼克拉拉,等着他们把自己介绍给她。但是还没等到这个时刻,他首先就被在阿曼认识的那三个女学生谴责了一通。玛格达、玛丽莎还有罗拉说她们对他很生气。
“我要去萨佛兰。”生怕艾哈迈德还有什么反应,纪安连忙说道。
珐蒂玛隔着一定的距离观察着他们,心里祈祷着艾哈迈德能够改变自己要跟克拉拉分手的决定。
“我可不希望会有什么状况发生。”纪安有点伤心的说道。
“如果您准备好跟他们一起工作,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他们很缺人手,而且您的这些知识对他们而言也非常重要。”
安特不是太高兴的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他还是愿意一如平常的享受着他难得的独立空间。肯使他也知道不应该对此有任何抗议,因为他们只有把这个教士安排在这里睡了。
“那么,最后您还是跟我说说我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呢?”艾哈迈德有些不舒服的问道。
“当然,按逻辑说来是这样的。”纪安就知道说这一句话。
“我会跟皮科特教授说的,如果他同意的话,我是很愿意帮助您过去的。您也知道我们现在是戒严时期,去任何地方都需要通行证,都是处于安全的考虑。”
他试图去找克拉拉却没有成功,因为他曾经多次去文化部找艾哈迈德,但是别人总是问他是不是事先跟侯赛因先生预约好了,当他说没有的时候,总是被人请出大门,或者以各种理由将他挡在了考古办公室主任的门外。
“是的,完全正确,您还听说过我的妻子?”艾哈迈德感到很惊奇。
“希望您有好运气。”
“我们会想你的……”
“您和您的妻子都是考古学家吧?”
“我估计皮科特也已经跟您解释过了,这个在萨佛兰的考古小组大部分都是得益于我妻子的努力。鉴于我们国家现在的状况,能够弄到那些挖掘的设备是很不容易的。但是她热爱考古胜于其他的所有事情,是研究我们国家历史的一个学者,所以才能够说服皮科特先生来这里帮助我们共同发掘那块有可能是某个圣殿或者宫殿的遗址,当然我们现在对此也并不十分肯定。”
“还有时间吗?”他腼腆的问道。
对于纪安,他则是给予了热情的一击,重重的捶在他的背上。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