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目录
第二十一章
上一页下一页
“好,我不说了。”
贝塔觉得很不安。最近父亲的种种行为总是让她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假布通先生冷漠的问道。
让他们这么快就给自己回信其实是很困难的,不过即使这样,他还是以防万一的准备多在那待一会儿。倒是布鲁诺成了第一个收到他邮件就立刻回复的人。
早上十一点了,派克斯咖啡馆还没有什么人光顾。巴黎在一片灰蒙蒙中醒来了,伴着一场细腻的小雨,把整个城市都浸润了,当然也让交通变得更加糟糕了。
皮科特要求能够增加人手,阿耶德和哈伊达也真的又找到了一百多名工人。工作的节奏真是惊人,他们几乎都不休息,只是在晚上睡上几个小时,所以小组里已经弥漫起一种紧张的情绪了。跟皮科特一起过来的两名教授已经直接向他置疑这种工作方式的科学性,而那些学生们也在抱怨他们受到了剥削,而那些工人们也是被厚颜无耻的压榨着。
“什么时候要?”
“我尽量吧,梅塞德斯。但是我可不想为了要赶紧给你们打电话,把自己累得个半死。我现在也不是个小伙子了,我的反应能力也不行了,所以我需要足够的时候来摆脱马丁可能派来跟踪的人。因为我肯定他非常想跟踪我,了解关于布通先生,也就是我的更多的情况。”
“一半的一半。”
“这次任务你给我多少酬劳。你不知道我这是要杀一个坦内博格,还是几个坦内博格吗?除了这个女的,还有那个摸不到踪影的老头子,还有其他坦内博格家的人,搞不好还有小孩,我可不喜欢杀孩子。”
“我还不是一样。我给贝塔打了个电话,她情绪很不好,我不得不对她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然后告诉她说我都这把年纪了,知道该怎么控制我自己。但是我知道我让她不高兴了,这让我也觉得不好受。我们一起去吃完饭,怎么样。我都要饿死了。”
“你说吧,你喜欢什么样的?”
“好了,您就不要再长篇大论的演讲了。”
“到这间房间来。”医生建议他道。
“我没有想到您会这样就站到我面前了,连提前通知都没有。您完全可以通过电汇的……”
“挺好,我刚刚休完假回来。”
“您可真让我惊喜”这位环球集团的总裁一边握着他的手一边说道。
两个人就手头上现有的资料谈了一个小时。其中还包括关于那个神秘的布通先生的一点资料,那是他在走出环球集团大楼之后被拍下的几张照片。
马丁听前台说布通先生来了,吃了一惊。
“通过网络更安全吧。”
最后,总算是留他一个人静一会儿了,他这才能够做些他真正想做的事情:舒服的洗个澡,然后在家里的床上美美睡上一觉。
首先他给卡罗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然后给梅塞德斯,最后给布鲁诺。他将自己新买的这个手机的号码发给了他们,但是却没有告诉他们国家区号,因为这个他们事先已经约定好了,而且他还通知他们自己会在电脑前再待上半个小时,以便他们用“布通先生”的那个邮箱来联络自己,或者也可能立刻给自己打电话。
她的丈夫会经常出差,而且经常一出去就是几个星期,但是这就是他的工作,所以玛丽安毫无怨言的接纳了这一切。她知道有时候他会忘了给自己打电话,而且如果自己有时候拨通了他的手机,听见的只是自动答录机的声音。但是他每次回来,还是会非常亲热的给她带回礼物,一个手提包,一条丝巾,一对耳环,而这些细节都说明他还是时刻怪念着她。玛丽安从来都不曾怀疑,莱恩肯定是要回家的。
我对阿耶德不信任,他也不信任我。他是那帮工人的头,所以他有责任负责开挖的进程顺利推进,他负责跟工人打交道,而且由他负责安排工人的轮换班。
“不行,我们等不到明天了。”梅塞德斯打断他说道:“我不耐烦的要死,我们要随时知道是不是一切都进行的顺利,求你了,再早一点给我们打电话。”
“您不知道吗?我还以为您对我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呢。”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自己去找一个,要是不行的话,我会找你帮忙的。我有三天的时间好好考虑,然后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他们也找到了一些在上方写有书记官名字的泥板,看起来把名字写上去似乎是个惯例。而且有一些泥板的上面还真写有夏马斯的名字,但是到现在看来,上面记载了关于史诗或者什么历史事件的泥板还没有踪影,这使得克拉拉和皮科特的情绪也是越来越糟糕,而且他们也在抱怨这一切都还是在浪费时间。
汤姆·马丁手上准备好了一张写着五十万欧元的收据,而且已经盖上了环球集团的财务章。然后他就把这个收据交给了这个所谓的布通先生。
在柏林机场他留出了点时间买了个手提包,还买了一件衬衣、内衣还有一些洗漱用的个人用品。但是当dulouvre酒店的那个头发花白的绅士接待员说,他没有找到自己通过电话订好的房间时,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既然如此,他已经到了酒店再让他等上一个小时才告诉他结果也就不足为怪了。
九九藏书出环球集团的大门,莱恩马上朝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他的车是那种家用普通轿车,灰色的。他在伦敦的大街小巷里毫无目的的钻来钻去,就是想证实一下是不是有人跟踪。然后他就直奔佳乐斯高速公路,往那个他时不时消失但是还需要回归的地方。
他朝歌剧广场的方向走了过去,然后在那里找个个咖啡馆坐了下来。他要了一杯葡萄酒和一点点心。他实在太饿了,整整一天他都没有时间吃上一口东西。
“一收到钱就走。”
汉斯将昨天晚上自己在这里过夜的费用付清,然后他们用轮椅将他推上了救护车。在去机场的途中,他订了一张九点钟飞往柏林的机票。护士还在旁边提醒他告诉机场那边,自己是坐着轮椅,用救护车送过去的。
汉斯激动的跟他的朋友解释了一下他在邮件中提到的事情:他跟马丁的简短对话,还有这位向他提出要立刻先付五十万欧元的要求。因为他在签合同的那天已经付了三十万欧元了,而此次项目的标的总额就是两百万,如果现在就把五十万给他们的话,就等于说提前给了他们一半的钱。
“照我看来,坦内博格家的人还真是很不讨人喜欢。他们有很多敌人,而且他们肯定还从事肮脏的交易。之所以会有人愿意出这么高的价钱去买他们的人头,肯定是因为他们有一段肮脏的历史,而他们还受到了欺骗。”
“很高兴见到你,卡罗。”
豪瑟教授找到一个电话商亭,然后买了一张预付费的充值的手机。这家商店里人潮汹涌的,售货员甚至都来不及去看清顾客长什么样,就把东西卖掉了。
“马丁先生,对您而言知道我叫布通就足够了,您不这么认为吗?有两百万欧元的进帐难道还不够吗?此外,我很讨厌那些好奇心太重的人。”
玛丽安有着一头浅褐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个子高高的还很丰满。她对莱恩几乎是一见钟情。莱恩皮肤黝黑,眼睛也是褐色的,体格魁梧,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给她有安全感和信任感。
报告中字迹清晰的,特别是用相当程度的英语,表述清楚了这个考古小组这些日子以来的工作是如何开展的,他自己可能会碰到的困难问题:
汉斯走了之后,梅塞德斯也起身离开,她还坚持不要其他人送。她叫了辆出租车,然后就直接去机场了。卡罗和布鲁诺决定在离开巴黎之前,他们再一起吃顿午饭。
他累极了,特别是最近的这二十四个小时简直是紧张的要崩溃了,不过有一点比较幸运的是,清晨的时候他就应该到家了。
汉斯觉得巴黎让人感觉虚弱。出租车司机一个劲的跟他聊天,让他分神,他也不得不挤出几个单音节词来回答他,免得自己被冠上教养不好的帽子,而眼睛则看着沿途的塞纳河水出神。
“明白了,但是如果付不了呢?”
他们说已经找到的东西就是一座圣殿,而被美军轰炸露出来的部分是这个圣殿的最高几层,他们说这里面又一个图书馆,而那些泥板就是在那个图书馆里面。现在已经清理出来了三个房间,已经找到了超过两千块泥板,这些泥板整整齐齐的放在壁龛里。
“没错,不过那些记录在案的人也不会去买凶杀人啊。此外,他在跟我说话的时候,用第一人称说话的时候说得是‘我们’,那也就是说,委托人不只是他一个人,是好几个人。”
要是告诉玛丽安她的丈夫在马鞍岛还有一个秘密帐户,里面有足够他们不工作过完下半辈子的钱,而且还可以随便挥霍的话,她是肯定不会相信的。她坚信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秘密,而且即使他们的生活很宽裕的话,她也不会随便乱花钱的。
皮科特身边有一个考古学家充当着灭火器的作用,他叫做法比安·杜德拉。这个人总能在一切似乎就要爆炸开的时候,把大家平息下来。但是这种怒火看来是很难避免要在某天爆发的,因为我们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十四个小时以上。
出租车把他放在离环球集团还有三个街区的地方。他慢慢的走着,因为他的腿实在是不允许他走得更快了。
“这样对大家都好。您准备写一个收据吧,就写收到了五十万欧元。您的手下什么时候出发去伊拉克啊?”
他一走到街上就拦住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把自己送到城市中心的一家医院。他自己其实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其实他所有那些摆脱马丁跟踪的手法都是从trillers的书里面学来的,他对这些东西倒是很着迷。有些时候他对自己的这些所作所为也感到很滑稽,特别是怕万一碰到了哪个熟人,揭穿了他这个知名物理学教授的真实身份。
“当然,布通先生。这是您的名字,是吗?”
莱恩告诉她自己曾经在部队很长时间,但是因为受够了这种没有家庭的生活,所以转而成为一个安全机构的顾问,这个工作他认为还是很有前途的,而且还可以赚不少钱,足够买下这个庄园,然后把它重新修整后变成他们两的家。
“是的,很有可能就是这样,但是我的感觉是,我还漏掉了点什么东西。”
“你说的没错”布鲁诺说道:“我们还是应该更有耐99lib.net心一些。”
“一百万欧元。这就是你能得到的酬劳,一百万不含税。”
“要多少钱?”
在火车上他给贝塔打了个电话,通知她半个小时之后自己就会到家了。同时,他还给布鲁诺打了个电话,通知他一切都进展顺利。然后由他再负责通知梅塞德斯和卡罗。他觉得这一切让人筋疲力尽,同时也觉得挺有戏剧性。
两个人的通话还不到一分钟。两个人刚撂电话,梅塞德斯就对她的秘书说自己要回家一趟。然后她就离开了办公室,直接走到朗布拉丝大街上,找了一家网络咖啡店。走进去之后,她在角落里找了个隐蔽的座位,然后在那里她打开了自己跟朋友联络的秘密邮箱。除了看到了汉斯的信,她还收到了布鲁诺的信息,告诉她自己和卡罗都已经了解现在的情况了,因为教授刚刚给他打了电话。
到达机场后,护士一直把他送到登记口,然后还跟飞机上的服务人员解释说,虽然豪瑟先生能够进行飞机旅行,但是他们一定要千万小心照顾,以免他再出什么危险。然后一位空中小姐将他的轮椅推到一个特别入口处,从那里他就可以不需要通过任何边检直接送上飞机。
他抱怨自己还是觉得身体不舒服,于是医院的人决定还是用一辆救护车把他送到机场去,但是当然需要他自己掏腰包来支付这个费用。他可不希望冒这个险,要是在路上又突然出现个什么状况,家里人一定会担心的要死。
这个时候再要孩子对他们俩来说都太迟了,但是他们都一致认为拥有了对方,并且能够共同分享到老的每一刻,对两个人来说就足够了。
保罗·杜卡斯又看了一遍安特给他送来的报告。派这个克罗地亚人过去果然是个明智的选择,能够把他派过去,真该好好谢谢马丁。
汉斯惊慌的满脸煞白,突然就心动过速起来。
看起来她想要再次逃离那些保护她的人是有些不太可能了。因为现在已经有两个人,甚至就睡在了离她房间大门几米外的地上看护她。
村长的女婿,也就是你们派来给我递送报告的联络人,是个来往在附近村庄给大家找粮食的人。看起来他似乎得到了阿耶德的信任,如果说连阿耶德都能够信任的人,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对他而言没有什么危险性的人物。
吃完了晚饭后,两个朋友就告别了。卡罗订的酒店离汉斯那儿不远,是d'horse酒店。
“他一收到钱之后。明天他就能收到钱,后天就可以出发了。他需要先找一个在伊拉克的假身份,然后他到了那之后就会马上去找您委托我们找的那家人。您要有点耐心,这个工作也不可能是一夜之间就能完成的。”
他给贝塔打了个电话,女儿央求他告诉她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而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对女儿说,要是再这样干预他的私生活,他将不再跟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女儿抽泣着挂断了电话。
戈麦斯教授支持扩大发掘的范围,突破他们原来划定认为是圣殿遗址的地方,将旁边的围墙的房屋都划入发掘圈内。他们连续讨论了三个多小时,就这个扩大发掘的可行性争论不下,最后戈麦斯教授还是胜利了,因为她赢得了法比安和克拉拉本人的支持。就是因为这个决议,所以他们又雇了许多的工人,并且还继续再寻找工人。
“那你跟他说我需要先付五十万,就这么简单。”
“下午两点我就要坐飞机回伦敦了。”汉斯说道:“一回到家我就给你们打电话。”
“我估计您的客户都不是普通人吧。”
“您什么时候再给我消息?”豪瑟教授问道。
联络之后,他立刻就离开了网络咖啡馆,叫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去机场。然后从机场的一个电话亭,他给梅塞德斯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上午八点半,跟往常一样,汉斯·豪瑟已经坐在了大学的办公室里。他喜欢在学生还没有来之前,一个人享受这一刻的平静,而且还想利用这段时间去他留给马丁的那个电子邮箱里看看,然后跟他联系一下,看看是否有什么新的消息。这个电子邮箱是他用布通先生的名义注册的,而且注册地还是在香港。
在这个时候找人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这个国家已经在警戒的边缘,但是由于人民的贫困面实在是太大,而坦内博格家族也的确是够有势力,所以没过几天就从国家的另外一端运来了一帮子工人参与到发掘中来。
“好主意。我知道有个很不错小酒馆,那里的饭菜也不差。”
豪瑟教授握了握马丁的手,然后就走出了办公室。但是他肯定马丁一定还是会派人跟踪自己。这次再在酒店里窜来窜去的可能就不起作用了,而且他知道再要糊弄这些环球集团的人是越来越困难了。
学生们在四个教授的监视下,认真的将这些泥板清洗之后再进行分类。看起来这些泥板主要都是讲述的是这个圣殿是如何管理的,而他们现在正在整理的刚刚从另外一个房间发掘出来的泥板上似乎讲的是关于矿物和动物的情况。
伦敦的雨比巴黎下的
九*九*藏*书*网
还大。汉斯很高兴自己很明智的在戴高乐机场免税店里买了件雨衣。他想穿着件这么宽松的衣服,把钱都随身放在口袋里总比总要担心手边的那个行李袋要好。
其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可能是环球集团派来监视我的人。他在心里暗暗思忖道。所有人都走了,就他没有动。没人回头看他到底走没走,于是他又钻进了第二部电梯。这一次他还是没有按楼层的按钮,跟上次一样,他在三楼的时候下了电梯,然后又等第三部电梯。就这样他在那里耗费了一个小时。最后,他终于认为可以安全的离开医院了,钻进了最后一部空无一人的电梯,直接下到了最低层。一下去之后,他立刻找到标有紧急出口字样的侧门,然后通过了一条狭窄的走廊,走到了一个写有非工作人员任何人等不许入内字样的门前。没有人跟随其后走进这道门,于是他就一直往里走,直到看见一个躺满送急救病人的房间。他发现最里面有一扇推着病床进进出出的小门,于是毫不犹豫的朝那走了过去。
“我需要你在我行动前先付给我一半。”
“在我的交易中,管理好所有这些秘密的是我的责任,布通先生,而对于我而言,知道您的真实身份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因为是您出现在了我办公室,请求我们能够接受这个任务,或者我们可以说,接受了这个极为复杂的任务。是您来敲我的们的,而不是我去找的您。”
汉斯给女儿贝塔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不要等自己回去吃午饭和晚饭了,因为自己要离开波恩一趟,或许明天才能回来。
“你需要一个掩护的身份。”
“您这是怎么了?”医生连忙问他,因为他看出来这个人似乎有些不对劲了。
“那么说您过去曾在mi5干过?”
“祈祷吧!”卡罗总结道。
早上七点了,医生们这才认为他的心脏没有大碍,而他之前的心博过速也是暂时性的状况,没有什么大问题。
然后,梅塞德斯马上又找了个电话亭,预定了一张第二天早上的第一时间飞往巴黎的机票。
“这不会是他第一次干这个吧。”
“好吧,您记下这个号码,这是我的手机号,如果您得到什么新的消息,马上通知我。”
柏林下着倾盆大雨。他费了半天功夫才说服空中小姐,说自己不再需要轮椅了,然后自己打一辆出租车就可以回家了。最终他如愿以偿的轻松走出了机场,打了辆车直接去火车站。他还真是幸运,因为他到火车站的时候,还有不到五分钟去波恩的火车就要关闭车门了。
“您说了算吧,布通先生。”
“是的,那你可以给我提供什么样的呢?”
“那最好了,这样你就可以精力充沛的接手我要交代给你的任务了。”
所有的考古学家都会到我们的这个通讯机房来,他们主要是想看看他们的工作是怎么系统化,然后给我们一些指示,尽管我们的大总管是戈麦斯教授。这个女人非常严厉和认真,她的那种精益求精的劲头真让人受不了。
“我过来看一个朋友,但是我绝对不舒服了,我不能呼吸,我的右胳膊疼,我有心博过速的毛病,我要去伦敦,是路过这里的……”汉斯十分肯定的说出了这些,心里却在恳求上帝宽恕自己说了这些谎话。
我的工作就是负责将所有发掘出来的东西录入电脑,不仅从这些东西的内部,还有从外部不同角度拍下来的照片都整理录入。
下一步是要跟他的朋友们联络。他找了家网络咖啡店,然后付了一小时的上网费。尽管他肯定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但是他还是不希望自己会觉得时间不够用。
一个医生不太友好的问道。汉斯一听见这个声音,吓了一跳,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被人抓到的孩子一样。
他同样考虑了很久,是不是要把这个案子告诉老朋友保罗·杜卡斯,就是那个全球安全集团的老板。但是保罗也委托他派了一个人混进克拉拉的那个考古小组,把她手里可能会挖出来的泥板抢过来,而且如果有必要的话,就把这个女人杀掉。于是,最后他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将新接的这个案子告诉保罗。因为他很肯定自己派去的那个克罗地亚人肯定会顺利的完成自己的工作,而其他的人也会完成自己该做的事情。而自己可以从中渔利:因为照现在的情况看来,他就起码知道了坦内博格家族得罪了很多有钱人,而且他们都不惜花重金将他们送入地狱。
还有一个管理模样的人,叫做哈伊达·阿那什。这个人负责给所有人发工资,而且如果皮科特教授需要些什么东西,阿已达就会向他要。而克拉拉跟他很对立。他曾威胁克拉拉要给她祖父打电话,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打了这个电话,因为她对他一直怀有敌意,就是因为克拉拉本来以为他不过是带几个士兵过去,可结果是他带了一队全副武装的人将营地都包围起来了。
我认为阿耶德决不仅仅是个工头而已,他可能是探子或者是个警察。他的使命我看其实很简单,就是要保护克拉拉·坦内博格。
“没错,但是专业人事都是需要
九_九_藏_书_网
确认有一笔相当数量的提前支付款,才能开始行动的。他可是在玩命,这很容易理解。”
前几天,整个考古小组还开了一个会就所发现的东西做了一个评估。皮科特的看法比较悲观,但是法比安、戈麦斯教授还有其他一些考古学家都肯定的说他们所发掘的这个遗址,绝对是这个世纪最重要的考古发现置疑,因为历史上从来没有关于这座圣殿的任何记录,所以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发现了这个古乌尔城附近的这个圣殿,绝对有着非凡的重要意义。看起来这个圣殿的面积并不是很大,但是这个面积却足以容纳一个相当重要的图书馆。当然这是根据他们的推断得出的结论,他们认为现在所找到的就是圣殿最上面的几层,而图书馆就是在这里。
“最晚三天后。”
“只有给钱了,我们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啊。我们应该信任他。卢卡跟我说,他是圈内最有信誉的人,鉴于这次交易的性质……反正,我认为他不会欺骗我们。我已经把钱带过来了,梅塞德斯和布鲁诺也都带着钱过来了。我们都按照我们原来计划好的在行动,而且我们原来都从银行取出过一部分钱放在家里,以备急用,就像这次的情况一样。”
不过,她却特别喜欢逃离这些保卫者的视线,而且有那么几次引起了真正的骚动,因为她彻底从他们视线里消失了,这两次都发生在清晨,一次是为了和那个姓戈麦斯的女教授一起去去幼发拉底河游泳,还有一天是她是组织了几个考古队里的女人一起秘密出行了。这两次活动没有任何人事先知道,连皮科特都不知道。
我身边还有三个大学生帮助我一起完成这个任务。
“这就是您的生意,马丁先生,谨慎是最重要的。我对您的过分奇怪感到很费解,老实说,我甚至感觉您这样让我感到有些欠缺职业精神。您不要再让您的手下浪费时间跟踪我了。您就好好遵守我们签署的协议就好,因为这样我才会付给您报酬。那么,现在,很抱歉,我要告辞了。”
“你知道我的收款方式吧,如果三天内我收到了钱,我马上就飞伊拉克。”
“我可不这么认为。下一次,您就直接给我打电话吧。”
“那好,您可真是个特别的人,布通先生……”
柏林是个节奏很快的城市,人们来来往往,步履匆匆。所有人好像都有自己的急事要处理,根本都不会去关注别的人。在这个快要变成人的动物园的拥挤城市里,要引起别人注意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啊,是您啊!我真高兴您能给我打电话。我只是想告诉您我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但是他提出了要提前支付一部分钱。”
如果他们真的找到了那些泥板,要想从他们手里将泥板抢走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加上还要活着从这里逃出去就更难了。用钱倒是可以收买一些人,但是我担心这里已经有些人准备好开出更高的价码,所以如果要是有人叛变的话,也不足为奇。除非告诉那个联络人说,只要能把我成功的从这里营救出去,没有任何人可以给出比我还高的价格……
“好吧。”
但是不论是皮科特还是克拉拉本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工人或者小组成员的疲劳的重要性。
汤姆·马丁为了做出个决定,着实费了点脑筋。一般情况下,他对于应该派谁去做什么工作,心里都非常有数,但是这一次,这个布通先生所吩咐的任务,确是比以往的任何普通项目都要危险的多。
“好吧。”
他本来是犹豫要不要多派几个人去,但是最后还是选择派一个人去。因为如果这个人真的还需要帮手的话,再派也不迟。因为他很清楚,干这行的职业杀手都喜欢单枪匹马的干,不喜欢有人碍手碍脚。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行事风格和嗜好,他们这群人太特殊了。
他买了一处庄园,重新修整之后,在那里迎娶了他的妻子,一个卡地夫大学的哲学教授。这个女人是个非常不错的人,她四十五年来一直单身,全身心的投入到在大学的爬格子中去,终于获得了这所名校的教授头衔。
“他就不接受这个工作。这次的工作很困难,很精细,就像手工活一样。事实上,您也知道这个任务是相当复杂的……”
“让知道的人祈祷吧!”梅塞德斯回答的很突兀。
他总是试图将克拉拉圈定在其视线范围之内。此外除了私人保镖之外,还有三四个人守在克拉拉的身边。要想不费任何弹药就接近克拉拉,看来是十分困难的。
手机买好之后,他就开始在城市的一条主干道上溜达了起来。在某个街角,他停住了脚步,然后打通了马丁的手机。
梅塞德斯觉得有点冷。因为这个时候要是在巴塞罗那,还是炎阳高照。她那件薄薄的甲克外套既不能挡风也不能遮雨。还是布鲁诺比较明智,他穿了一件华达呢的风雨衣。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年龄跟他相仿的绅士走进了咖啡厅,进门的时候还冲他挥了挥手。汉斯立刻站了起来,给了他一个拥抱。
“我还提前付给您了三
九九藏书网
十万欧元……”
马丁本人接了电话。
“我也是。这次旅行也太赶了!你不知道我废了多大的劲才把儿子摆平。我在家已经跟他们说了,不许告诉任何人我出门旅行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孩似的,没有得到允许就私自出门了。”
还有一次,她想在遗址那儿过夜,于是就带了条毯子去,在露天睡了一觉。
马丁在邮件里只有非常简练的一句话:请您立刻跟我联系
莱恩·多伊勒走进汤姆的办公室,站的笔挺,好像只有等汤姆邀请他时,他才会坐下。
所以玛丽安很满足现在的状况,一个星期去三次庄园,做做清洁,然后那个园丁也会时不时的帮助他们打理花园,不过要是在家的话,莱恩本人也是很愿意亲自去打理这一切的。
“请坐,莱恩,最近还好吧?”
汉斯将电话挂断了。他们说了一分半钟。然后他进了另外一个手机店,又买了一个手机。
“当然不是。但是这次的任务实在太特殊了,因为您自己也不知道需要杀多少人,连这些人年龄多大,是什么状况都不清楚。而且,现在任何人进入伊拉克都需要备案,而这些备案信息除了萨达姆的警察外,其他人也可以调查的到。美国佬们还有我在mi5部队的前战友们对次可都虎视眈眈。”
“我对您的过去并不感兴趣,我只关心您的现在,您现在给我提供的服务。”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可行,因为这个客户都还没有给我付清全款。”
因此,要找一个能在伊拉克把所有碰到的姓坦内博格的人都杀掉的职业杀手,也花了他一周的时间。因为这个工作并不简单:首先要知道在萨达姆的这个国家里的某个地方,是不是有一个姓坦内博格的老头子,然后才能把这个人和他的后代干掉。而他的这个委托人还说得非常明确:不能留一个姓坦内博格的人的活口,不管他们年纪是老或幼。
“病人的家属是不能进来的。请您出去,像所有人一样在外面等,有什么情况我们会通知家属的。”
汉斯走出咖啡馆的时候手上拎着一个拉法耶购物中心的袋子,里面装着一件毛衣,而在毛衣下面则是朋友们凑齐了,让他交给马丁的五十万欧元。
“多少,马丁?”
看到父亲比他预计的时间又迟了不少才到家,贝塔完全无法掩饰自己的担心之情。汉斯·豪瑟看起来很糟糕,完全一幅病恹恹的老人模样。所以不管父亲如何劝阻,她还是打电话把自己的一个老朋友医生请了过来。医生没过一会儿就来了,尽管贝塔觉得自己父亲身体不佳,坚持让医生再检查看看,但是医生经过检查肯定老人身体没有什么问题。
到现在为止,发掘的那些房间的面积是乘米,不过他们说肯定会找到更大面积的房间。
三分钟后,医生给他做了心电图,然后还抽了血,做了胸透。然后他们把他也放在一张床上躺下了,留作观察。
教授离开了学校,坐上了一辆开往市中心的公共汽车。然后在市中心换了一辆汽车去火车站,然后在火车站他买了一张到柏林去的火车票。
“什么多少啊?”
出租车把他放在了医院的大门口。他毫不迟疑的走进了大堂,然后朝电梯走去。他其实也并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跟踪自己。所以他就钻进了第一时间打开的那个电梯里。他没有按电梯上的楼层按钮,就任凭电梯停下,人们上来或者下去,而他则一直在推测到底这些人中谁才是真正跟踪他的人。他在倒数第二层楼的时候下了电梯,跟他一起下来的还有两个看起来精神不振的女人,一个女人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还有一个看起来很邋遢的年轻人。
“您在这里干什么?”
而在此同时,卡罗在罗马也刚刚订了一张当天晚上就飞往巴黎的机票。布鲁诺,跟梅塞德斯一样,只能等第二天才能到巴黎。
四个好朋友都端着咖啡。
“关于他我没有找到任何的相关资料。当然,他肯定不是英国人,尽管他的英语说得很好,但是我在苏格兰郡的朋友没有查到任何跟这张脸有关的信息,也没有找到一个有这样相貌特征的人。国际刑警警察组织那边也查不到任何消息。”
“而且这个人竟然是个匿名的者,因为他虽然还是缴纳赋税,但是在任何警察的档案中都找不到他的相关资料。”多伊勒说道。
在下午的第一时间他就到达了目的地。走出柏林火车站,他立刻又找了一辆到市中心的车,然后坐了上去。
“那好吧,我曾经为您尊敬的陛下工作过,但是就在某一天,那些领导们突然决定,我们这些参与了冷战游戏的人应该退休了,我们这些人已经过时了,他们说,现在的敌人已经发生变化了。事实上他们的确又制造出了新的敌人:阿拉伯人,很简单,原因就是他们惧怕中国人所以选择了阿拉伯人。阿拉伯人很穷,尽管他们的政府因为控制了石油所以极端富有,但是广大的人民群众还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生活在这种独裁体制之下,独裁统治者轻轻松松就把他们血汗钱掏出来放入了自己的口袋。西方社会需要一个敌人,一旦做出了这个决定,就会有成千上万的响应者希望能从中渔利。”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