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目录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闭嘴,好了!”亚伯拉罕生气的打断他:“你把我讲给你的东西好好记下来就行了,不要去跟上帝争论什么。”
“那么我们就会称你为亚伯拉罕。”小孩肯定道,但是脸上却露出了疑惑的微笑,因为他知道亚伯兰的妻子萨拉还没有给他生一儿半女。
他知道是时候按照上帝的意图出发去迦南了。尽管在从乌尔出发之前上帝就已经明确的告诉了他目的地是哪里,但是由于他拉是家族的长者,他决定要在先辈们生长的土地——哈兰城驻扎,所以行程被推迟了。
亚丁准备不再过游牧的生活,并且准备在乌尔永久的定居下来,这样也能让夏马斯成为一个真正的宫廷书记官。伊力也不用再教夏马斯如何运用bullas和calculi,因为这两门课夏马斯在哈兰的学习中已经表现得相当出色。
他们又一次惊奇的发现太阳西沉了,月亮缓缓升起,于是他们往哈兰城走了回去。亚伯兰罕帮着夏马斯把那一堆泥板都拿了回去。走到家门口,他们碰见了亚丁,亚丁请亚伯拉罕进屋去坐坐,跟他们一起就着牛奶吃面包。
孩子惊奇的抬起眼睛。亚伯兰说得挺有道理,的确是看得不太清楚了,尽管他其实还希望能够继续写下去。他的妈妈肯定也在到处找他,而父亲肯定也是非常想看看他今天在学校里学到了些什么东西。所以他一个打挺从地上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将那些泥板收好,一溜烟的就朝自己家房子的方向跑去了。
“你说得没错,这样我的儿子们,儿子们的儿子们,子子孙孙,世世代代就能够了我。”
“难到你就永远都不回乌尔或者哈兰了吗?”夏马斯担心的问道。
“生命中总有一个时刻需要我们从自己的内心去寻找答案,作出决定。你还有父亲,你可以信任他对你的关怀和睿智。你尽力去做吧,他肯定也会帮助你的,从你的心灵里会找到答案的。”
“为什么不喜欢这个故事呢?”
亚伯兰,你要离开你的故乡,你的故土,离开你父母的家,去到一个我将指给你的地方。我会让你建立一个强大的帝国,并且我会赐福与你。你的名字将会变得高尚,而你将会得到福音。
夏马斯知道宣扬一个没有真实脸孔的上帝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因为人们看不到他的形象,只能在心里感知到他。所以一定要选准好的时机来宣传他,而且不能把他强加在其他的任何天神之上。必须要在那些倾听他讲述的人心中先牢牢的扎下根,然后等待着上帝能够让这些心中的种子自己发芽。
“不,父亲,我觉得是上帝选择了我。亚伯拉罕曾经问我,我的内心里到底感受到了什么,那我要说的就是,我感受到的就是必须回去。”
夏马斯连忙将自己在泥板上写的最后几行字大声的念了出来:
“所以这一次,上帝决定要将人类的语言加以混淆,这样一来人和人就很难理解对方的意思。从此之后,各个种族就有了自己独特的语言,北方的族系不能理解南方的,东方的不能听懂西方的,于是在同一个城市也发生了大家互相不能理解的问题,因为大家都是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一起来的。
“看到你要走了,我非常伤心,我永远都会记着你的。”夏马斯说道。
“你什么时候带领部族启程?”
“大洪水爆发的时候诺亚已经有六百岁了。他带领着儿孙们和妻子,还有那一大群纯种的和不纯种的动物、飞禽走兽,每个物种一公一母两只,按照上帝的指示躲进了方舟,躲避洪水。果然一周之后,整个地球就被洪水完全吞没了。
“你想什么呢,夏马斯?”
“过来,趁着他们在做准备,我们还有时间聊聊。”亚伯拉罕说道。
他睁开眼睛想要看看上帝的样子,但是黑夜已经笼罩了整个棕榈树林,只有月亮和数不清的星星在天穹上眨着眼睛。
“在诺亚六百岁的第二个月的第十七天时,巨大的水流从深渊里喷薄而出,从天空倾盆而降,雨水果然整整侵袭了大地四十个白天和黑夜……而yahve在诺亚身后将大门关上了。”
“他只要坚持他所写的东西就可以了。我在离开以前希望看到夏马斯把我所告诉他的故事尽可能写完。”
亚伯兰还是在老地方等着他,就在哈兰的郊区。自从他拉去世以后他们几乎就没有机会说过话。小孩小心谨慎的走了过去,试图想找些能够传达自己对于老人去世很悲痛和安慰亚伯兰痛苦的话语。但是还没等他说什么,亚伯兰就拍拍他的肩膀表示了理解,并要他坐在自己身旁。
“我们忘记了自己不过是他呼吸出来的一粒尘埃,并坚信我们并不需要他,但是有些时候,我们又怪罪他在我们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在我们身边。”
“明天九*九*藏*书*网月亮升起以前。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做,特别是在离开以前,我必须要把给夏马斯讲的故事讲完。他需要告诉那些留在乌尔的人和他这一生中可能碰到的任何人,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上帝的意志是什么。如果我们不知道第一个男人和第一个女人所犯的错误,不知道上帝对我们做了些什么,就永远不会理解我们为什么会受到如此多磨难。
亚伯兰罕和亚丁约定好要在分别的时候,宰杀了一只羔羊,作为献给上帝的贡品。
“也就是说,他将人类送回天堂?”夏马斯问道。
“父亲,我们什么时候出发?”亚伯拉罕刚刚离开大门,夏马斯就迫不及待的问父亲。
还有些时候,他实在无法理解上帝的这些做法,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生气,为什么要坚决的惩罚人类。他就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人类的不顺从会让上帝觉得那么不可忍受。
上帝让他带上家人一起钻进方舟,因为他是他这辈人中唯一会幸存的人。同时上帝还要求他从所有的动物中挑选七对血统纯正的一对,一公一母,然后再从所有不纯种的动物中挑出一对,也是一公一母。
“我们不要再谈这个了,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明天我再跟你讲讲为什么人类的语言都是不一样的,而且有时候我们互相都听不懂对方的语言。”
“那些人”亚伯拉罕继续说道:“想要挑战我们至高无上的上帝,希望修建一座如此的高塔可以避免上帝又一次对人类的惩罚,就像以前的大洪水那样。”
“我们不会在这里待很久了。”
“夏马斯有义务将他的写作完成下去,他会成为一个优秀的书记官,一个正直而智慧的人。他的前途决不只是游牧。”
他爬起来,离开了哈兰城,漫无目的的游荡了若干小时。一直走到了下午,才来到了一片枝繁叶茂的棕榈树林,他坐下休息,等待着上帝的指示。
“啊,你有思乡的愁绪了!”
夏马斯期待的看着亚伯拉罕,希望他能够最后过来跟自己说两句话,所以当看到亚伯拉罕给了他个手势让他单独过去的时候,他感到无比的幸福。
“连太阳和夜晚都不一样,还有人们说话也不一样,甚至无花果树的味道都不同。”
“我知道,他拉是最年长的,要是他不在这里了,你就会带领我们去迦南,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愿意去那个地方。我妈妈也想回去呢。”
“亚伯兰,我们不陪你去迦南了。”
夏马斯静静地听着父亲和亚伯兰罕的谈话,听着他们互相给对方提出的建议。
“我怎么会不肯定呢,那都是我跟伊力学来的呀?”
“我知道。”
夏马斯心中无比沉重,他很想念亚伯拉罕。他知道亚伯拉罕是个不同寻常的人,是上帝从众人中选择出来要成为众国之父的人。他真不知道亚伯拉罕可以怎么做到这一点,因为萨拉没有给他生一儿半女,但是如果上帝真的如此对他许诺,那么他肯定会办得到,夏马斯自言自语道。
他拉对这片土地的热爱应该是超过所有其他人的,因为在赶着畜群来来往往的找寻牧草和粮食的游牧过程中,在这里诞生了跟乌尔差不多人数的祖辈们。
分别的时候来临了。天刚刚亮,迎着朝霞的微寒,亚伯拉罕和自己的部族,还有亚丁带着自己的随从们都正在整理行装。女人们将货物都捆在驴子身上,孩子们则在旁边睡眼惺忪的跑来跑去,让他们的母亲们不得不时不时的中断忙碌的工作。
“上帝会陪你到任何地方的,亚伯拉罕。”
“接着写吧,”亚伯兰继续开始讲故事了:“同时上帝还希望能够保留下七对空中的飞禽。最后上帝对他说道,七天之后,地球上会暴雨连绵,连下四十个昼夜,将地面上所有的生物消灭的干干净净。于是诺亚就按照yahve的指示一一照办。
“我一直在思考亚当和夏娃因为自己赤身露体在上帝面前感到害羞的事情,还有上帝因为那条蛇引诱夏娃犯错误而对它的诅咒。”
夏马斯沉重的接受了亚伯兰交代的任务,因为这意味着深切的信任。然后,他不好意思的问亚伯兰,上帝是不是还会跟他讲话。
“那我要跟谁宣扬上帝呢?”
“从你们家族里那些不随我离开的人的脸上完全可以看得出来。夏马斯做梦都想回乌尔城,那里有他的家人,而且你也更愿意带领你自己的部族往来于乌尔和哈兰城之间,寻找肥沃的牧草和粮食。我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你们。我很理解你的决定,而且我也替夏马斯感到高兴。”
“这样说并不确切,尽管上帝原谅了我们,并且再次将人类变成他造物中最为重要的生物,但是这次的区别是人类再没有得到任何特殊的礼遇了。为了生存,人类需要跟动物斗www.99lib.net争,我们需要通过辛勤的劳动获得大地上的种籽,女人为了得到后代将会历经磨难。不,上帝并没有将我们送回天堂,他只是承诺不再将我们从地球上赶走,只是永远都不再打开天堂的洪水闸门,让它倾盆而下。
“但是,这是为什么呢?”夏马斯大胆的问道:“我并不认为人们想上天有什么不好的啊。在乌尔城,那些教士们都是研究星象的,而且他们可以通过这些星象的知识了解天穹的秘密。国王在乌尔靠近萨佛兰的地方也希望修建一个契古拉特,能够让那些教士在那里解开太阳和月亮的秘密,了解为什么星星会出现会消失,了解重量和尺寸的道理。我们之所以都知道地球是圆形的,也就是因为那些教士们通过研究天空而计算出来的……”
但是,尽管他无法理解上帝,并且在内心里对上帝对人类的一些处决表示不满,但毫不影响他对上帝的信念。
当人们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外一个地方的途中,在sennar国发现了一块滩涂地,于是在在那把黏土用火烤,烤成了砖块。这样砖块就可以当石头来用,沥青就能当灰泥浆用,他们开始建造出城市,而且他们还想修建一座高塔,从上面能够看到世界上所有的地方。有了这个塔,人们就可以靠近天庭,可以去敲上帝的天门了。正当人们兴致勃勃的修建高塔时,上帝低头一看,发现了人类的这个杰作,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准备再一次惩罚人类。
“跟你的父亲亚丁说,他在心里也一样有感应。可以跟长老赫阿布、萨布隆,还有其他那些跟你一同启程的人说,还有所有那些留在乌尔城的人都可以说。”
“什么叫做思乡?”
“没错,连我也时常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会的。现在你好好准备一下吧,你也该开始做记录了。在我们分别之前,你还有好多东西需要记录下来的呢。”
夏马斯拿出木棍,把泥板摆在自己的膝盖上面,准备好开始记录所有亚伯拉罕将给他讲述的故事。
亚伯拉罕也拥抱了夏马斯,这个孩子还是忍不住的滴下了一滴眼泪,但是他飞快的用手绢将它擦去。
他的老父亲他拉,现在已经是视力模糊,行走困难,大部分时间都是沉浸在那些厚重的回忆和对超出界限的任何举动的恐惧之中。
“我们怎么能理解上帝呢?我们是用泥土做成的,就像他哈和我可以用泥土造出那些泥偶天神一样。我们可以走路,可以说话,可以有感觉都是因为上帝给予了我们生命,所以他随时都可以像我摧毁那些长着翅膀的天神泥偶一样,将我们的生命夺去。因为既然是我用双手创造出来的天神,那么我自然可以随意用自己的力量将其摧毁。
“也会陪着你,陪着我们所有人。他可以看到一切,感受到一切的东西。”
这样他知道了,诺亚首先放出了一只乌鸦,然后又排出了一只白鸽出去查看水情,然后又不得不放出了第二只白鸽,第三只……直到最后一只也没有回来。上帝最后还是对人类心生了怜悯,他说道:我再也不会因为人类的过错而诅咒大地了,再也不会像这样伤害所有的生物了
他提前品尝到幼发拉底河的水流,玩味着篝火边的谈话。
日头尚高,但是人们在永恒的岁月中又度过了一天。
他拉是相信上帝的,并且在部族的其他人心中也宣传了上帝的形象,尽管他不过是帮助神坛大量的建造天神的偶像。
亚丁将自己的亲戚聚到了一起,现在他已经成为部落的头领了。
“夏马斯,你不能只把你喜欢的东西记录下来。你不是要我给你将整个世界的来源故事吗,那么知道上帝为什么要惩罚人类并且制造了那场大洪水的原因就是非常必要的。如果你不想继续听下去……”
“其实那并不是诺亚的故事,而是关于上帝如何被人类的举动激怒的故事。上帝看到在地球上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罪恶的,所以他决定要惩罚这个其实是他最喜爱的物种:人类。
拿鹤被这一天辛苦的工作折磨的筋疲力尽,连忙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留下亚伯兰单独照顾他拉。
他闭上双眼,感觉到心里突然一震,与此同时听到了上帝神圣而清澈的声音:
上帝向亚伯兰解释,并赐福诺亚和他的子孙,让他们世代繁衍昌盛,直到散布在世界的每个角落。然后上帝将赐予了人类活动和生长的权力,就像他赐予绿草的一样,但是他不允许人们吃有灵魂的肉,在他看来也就是带血的肉:我承诺,要将你们的鲜血打上标记:将所有动物的和人的鲜血都打上标记,让所有人的鲜血都标记着他的灵魂
小孩很惊讶亚伯拉罕那么肯定自己藏书网就肯定能成为众国之父的决心。但是他还是相信他,就像亚伯兰也一直那么信任他自己一样,他从来都没有欺骗过自己,而且他也是所有人中唯一一个可以跟上帝交谈的人。
“我跟你说过吧,有些时候人们也是通过讲故事和做诗的方式来告诉其他人发生过什么。”
“看不到你了,我会很伤心的。”亚伯兰肯定的说道。
“这他能办到。我会让儿子去找你的,而且我也会给他准备足够的泥板,以便他能够把你告诉他的东西统统记下来。”
“不回了。我要是决定上路了就永远都不会回头,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夏马斯,但是我会把你牢牢放在心里的,我也希望你不要忘了我。你一定要好好保存那些关于世界起源故事的泥板,并且就像我给你讲故事一样,把这一切讲给我们所有留下来的人听。他们应该知道真相,不能让他们再被那些金壁辉煌的泥偶所蒙蔽了。”
不安的情绪又开始在他身体里弥漫开来,上帝已经清楚的跟他说应该怎么做,这时他还能够感到回荡在耳边的那些话语有着怎样的分量。
亚伯拉罕和亚丁感伤的紧紧拥抱着,因为他们知道不会再有机会见到对方了。两个人交换了一下最后的寄语,希望对方都能够过得更好。
“想念乌尔城呢。”
“想它的什么呢?”
“上帝不能忍受自己的骄傲和威严受到他造出来生物的任何的冒犯。这些生物绝对不能挑战上帝,甚至连试图去接近由上帝划分的天地界限都不可以。”
“我怀念我在乌尔长大的那个家,我会永远都记着亚伯拉罕的,但是他也曾对我说过,所有的人,我们都应该继续走自己的路。他肯定会按照上帝给他的指示去做的,而我,我觉得自己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要回到我世世代代生长的乌尔故土。回到那里之后,我可以给所有的人讲述我所知道关于世界起源的故事,并且我也会好好保存那些记录着亚伯拉罕给我讲的故事的所有的泥板。”
“你肯定吗?”
屋子里人都听到了亚伯兰断断续续的声音,尽管他们认为听到的是老人疲惫的声音。
小东西心里的石头这才落地,马上抓起木棍准备继续记录亚伯兰讲的故事。
这一天已经来临了,但是他却感到很难受,因为他虽然要按照上帝的意愿去办事,但是这样也会令他拉不高兴。
亚伯兰停住了,将目光投向了远方,夏马斯连忙趁机休息一下。他一直都忙着两手开工,他的这个书记工作还真不是个好做的活。等亚伯兰跟自己讲完这个诺亚的故事以后,他就可以跟亚伯兰好好说说自己在梦里是怎么受到折磨的了。他想回乌尔城去,他在哈兰觉得自己就是个异乡人,尽管自己的父母和兄弟们也都是在这。自从他们到了这个城市后,那种家庭的幸福感就一去不返了。而且现在还很难见到父母,这让他的情绪更加不好。所有人都怀念他父亲在乌尔城门口修建的那个清爽的小房子。他们已经不愿意这样年复一年的从这里再办到那里的生活了。
我会赐福所有那些祝福你的人,诅咒所有那些诅咒你的人。
第二天清晨大家就惊奇的听到了他拉的死讯。萨拉的女仆,亚伯兰的妻子连忙跑到店里去通知亚丁,也就是夏马斯的父亲,让他赶紧到离他没有几步路之遥的他拉家里去。他碰到了亚伯兰和他的哥哥拿鹤,还有他们的妻子萨拉、弥尔卡milca还有侄子洛特lot都站在旁边。
“你不喜欢哈兰吗?这里你不是也一样可以学习吗?”
亚伯拉罕给出了一个出发的信号,部族就开始行动了。同时亚丁也举起了手臂,率领他的人们出发了。不同的家庭向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前进着,有的人回头眺望,挥挥手做最后的告别。夏马斯注视着亚伯拉罕离开的方向,希望他能够回头看看,但是他却昂然的离开了,根本没有回头。只是在走到那片棕榈林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看着这片他和夏马斯曾经在一起待过那么长时间的地方,他怔住了几秒,默默的扫视着这个地方。他感觉到了远处夏马斯的目光还在注视着自己,于是他回过头,因为他知道这个孩子还在等着他这最后的道别。他们虽然已经看不见对方了,但是两个人都同时感到了对方的目光。
小家伙在泥板上奋笔疾书,脑子里真是难以想象那种上帝将上天大门打开,让洪水倾盆而下的场景。他想应该就是暴雨突然一下子从天上倒下来的样子吧。夏马斯来不及抬头,继续边听亚伯兰说着边记录着:“洪水的水位不断的升高,将地球上最高的山峰也淹没了,所有的生物都灭绝了,不论是天上的飞禽还是地上的走兽,还有所有的人统统消失了,直到按照上帝跟诺亚说好的那一天,忽
http://www.99lib.net
然刮起了一阵风,所有的洪水就开始消退了。
他拉跟亚伯兰一样,在内心中也感应到上帝。现在轮到亚伯兰领导整个族群了,并带着整个部落迁徙到有着丰富牧草和能够无忧无虑生活的地方,那个他向上帝承诺的地方。
“就因为这样所以他命诺亚修了一个巨大的木舟,就像我之前已经记录下来的那样”夏马斯拿起他晾在棕榈树下的另外一块泥板边看边说道:“并且给他规定了相应的尺寸:长三百肘、宽五十肘、高三十肘。木舟的门开在其中一个侧翼上,而且上帝还要他在里面一共修了三层。”
人们纷纷讨论着前途问题,一些人希望留在哈兰,另外一些人希望回乌尔城,还有一部分人愿意追随亚伯兰到任何地方。
“你知道了?这怎么可能呢,我也是昨天才做的决定啊?”
“诺亚活了九百五十岁,有三个儿子:闪、含和雅弗。他们带着各自的子孙们遍布了整个大地。于是所有的人类都说着同一种预言,那就是诺亚的语言。
夏马斯沉默了,他害怕他的这个上帝,这个亚伯拉罕和整个部族的上帝。但是他又可以从人们的心中感受到上帝时常对人类生气。上帝会不会也惩罚自己呢,因为自己认为这是不公平的?
其实这么多个日日夜夜在哈兰城,部族都没有要走的意思,因为他们在这里找到了很好的牧草,还有方便做贸易的市场,他们已经按照他拉所希望的那样在这里生活起来。而亚伯兰心里一直很明白,在这里的停留是暂时的,只要上帝哪一天给他一发出指令,他们就要立刻去完成他的心愿。
“那当然了,尽管跟创造世界的故事相比,我并不是很喜欢这段故事。”
他觉得要加快脚步,因为他知道他拉正等着他过去。他的父亲叫他的时候一副很焦急的样子。
“我们要去迦南。”亚伯兰宣布说:“准备启程。”
“但是上帝还是一贯那么仁慈,他被诺亚的善良所感动了,于是决定挽救他。”
夏马斯不做声了,对于自己过于敞开心扉的说出了这一切有点没底。他怕亚伯兰把这一切告诉他父亲,而他父亲则会因为知道了他觉得不幸福后感到伤心。亚伯兰就好像读懂了他的心声一样。
“地面的喷涌和天上的暴雨都结束了,慢慢的洪水在消退。第一百五十天以后,地球上的水就已经变少了,到了第九个月的第十七天,这个巨大的方舟就被搁浅在了ararat山脉上。洪水继续在渐渐消退,直到第十个月的第一天时,山脊就露出了水面。”
“我会告诉所有人,他们都应该称呼你为亚伯拉罕。”
“不过,我们终究无法理解上帝,甚至连想都别想,更不用说去评判他了。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因为我自己也没有答案。我只知道,只有唯一的、神圣的上帝,是一切的造世主,他会让我们死是因为他给予我们生死的选择。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把这些告诉任何人,但是我们应该努力让你找回幸福。”
“其实你没必要因为自己感到要跟所爱和爱你的人分开痛苦而羞愧。我的眼眶里也是满满的泪水,只不过我没有让它们流出来罢了。我会永远记住你的,而且夏马斯,你应该知道,我成为众国之父,就像亚当为人类的祖先一样,都是由于你的功劳,才让人们能够了解到了这个历史,认识到了世界的起源,才会给他们的子孙世世代代的讲下去,直到时间的尽头。”
亚丁要负责处理丧葬的工作,他让妻子在其他女人的帮助下将他拉的尸体进行了清洗,然后将其安葬好,让他拉能够长眠于哈兰的土地中。
“那谁会指引着我呢?”
“刚才讲到哪里了?”
“什么不一样?”
第二天亚伯兰却没有按时去赴和夏马斯的约会。他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待着,因为他感觉到心里听到了上帝的召唤。半夜醒来,他浑身汗涔涔的,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受到什么压迫似的。
他一直深爱着父亲,因为他这一生都是在父亲的指引下一路走来。他将父亲知道的所有知识都学了过来,并且眼见着父亲用他那灵巧的双手雕塑出了那么多偶像,即使他知道一双人类的双手是无法造出上帝的模样的。
两个人谈论着各自几乎是南辕北辙的路线,心中都明白再次见面的可能性几乎是少之又少。
这些年来,夏马斯已经是个非常懂得学习需要刻苦努力的孩子了。而且哈兰的书记官们根本不会像他在乌尔的老师那么有耐心和宽容,所以夏马斯必须要非常非常努力的学习,才能够继续的学习下去,因为这些老师威胁说,如果他不尽最大力气学习的话,99lib•net那么他们就不会继续教授他任何东西了。
“这里也是你的家啊。”
但是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书记官,他还需要学习很多其他的知识,而且经过很多年的学习和运用之后,他才可以获得一个“长兄”的称号,继续努力他才可以奋斗一生之后获得“大师”的称号。
快到哈兰城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人正等在那里,准备要马上把他带到父亲那里。这个人向他解释说,前天下午他拉突然陷入了昏迷,谁都无法把他叫醒,但是他嘴里还是不停的念着亚伯兰的名字。
“嗯,我们都会互相记着对方的。但是我还想交给你一个任务,其实前几天我也已经跟你说过了:千万不要把那些故事的记录弄丢了。就是我给你将的那些内容,关于上帝所做的所有事情的。
大家按照常规把他拉的遗体保存了相当时间之后才埋入那片干燥而脆弱的土地中。
怎么才能跟他拉说明白,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呢?他的胸口隐隐作痛,眼泪无法控制的在眼眶里打转。
夏马斯幸福的点了点头。对于回程的憧憬让他的心中雀跃不已。打破这种单调而没有变化的生活是他最为切近的需要。他们会在白天行进,黄昏扎营,女人们负责烹制食物还有准备面包。
“不,我当然想听下去了!只不过这些让我想起了《吉尔迦美什》诗里的内容而且……”孩子抿着嘴生怕惹亚伯兰生气,说道:“求你了,原谅我吧,继续讲吧!”
“这倒是不错,但是那也是不一样的。”
“就是怀念失去的东西,甚至是怀念那些连他自己都还没有认识到的东西。”
“不后悔,我就是想回家。”
他已经将世界的起源故事记录了下来,就是那个亚伯拉罕给他讲的创世纪的故事。他毫不怀疑世界的起源会与此有任何不同。
冬季马上就要结束了,春天的绿芽带着勃勃的生机从泥土里钻了出来,天空也变得更加湛蓝。这是远行的最好时节。
“那好吧,那你接着将诺亚的故事吧。”
“我也不想和族群分开,但是我也不喜欢住在这里。”
女人们哭得满脸泪痕,男人们也泣不成声,他们实在是太过悲痛了。
“我想跟奶奶在一起,还有,去伊力老师的学校上课。”
对于上帝的信念就像地上的石头一样,会永恒的坚持在那里。
“你已经选择了你自己的命运。”
“我也有同样的感受,儿子,而且你的母亲也是一样。她的心中也是充满了无尽的思乡之情,要是回到乌尔肯定会让她笑逐颜开的。她想要在那些先祖生长和去世的地方安息。这里虽然也是我们的家,但是这里还是让人感到陌生。所以,我们的确应该启程回去。”
“你已经听到了,再过一夜之后我们就不会呆在这里了。不只是我们单独回去,其他一些部族的成员也会跟我们一起回到乌尔,你难道就不后悔没有陪着亚伯拉罕吗?”
“知道了,看得出我跟你说的你都记录下来了。”
他跟上帝的联系很困那,有时候他正以为自己就要了解到生活的神秘之处了,就要达到那一刻的时候,突然自己的脑袋里又一片混沌,弄得他完全无法思考。
这时,他们听见了亚丁通知启程的号令。夏马斯觉得嗓子眼一热,差点就要掉眼泪了。但是他想如果自己真的哭了,肯定会让亚伯拉罕笑话自己的,因为自己就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
父亲告诫他回到乌尔了之后一定要处事谨慎。绝对不能对众神之神的enlil有任何质疑,也不能对marduk,tiamat或者其他的天神有任何怀疑。
“是的,当我们把他拉埋到那片他用来创造第一个人类的土地中的时候,他会再跟我说话的。我必须要按照他给我的指示去半。你应该知道,夏马斯,我的后代将会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以后人们会称我为众国之父。”
所有地球上的部落都必须要祝福你。
亚伯兰脸上立刻浮现出孤儿的那种痛苦表情。他拉既是他的父亲也是导师,他拉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对他倾囊相授。是他帮助亚伯兰找到了上帝,而且他也从来没有因为亚伯兰嘲笑自己为了某个贵族或者尊贵的皇帝捏出天神的泥偶而生气。
“没错,看到儿子言中对故乡浓浓的思念之意也更加坚定了我要回去的决定。”
“可是,亚伯兰,你给我讲的这些在《吉尔伽美什》史诗里都有。”夏马斯抗议道。
亚伯兰迈着轻快的脚步走着,他要去父亲的家里。尽管太阳已经下山了好一会儿了,但是萨拉肯定还没有睡觉。
亚伯兰走近屋子,叫里面的女人都离开,然后对哥哥拿鹤说他想单独见见父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