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目录
第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上帝说:“地上要有爬虫走兽,大小牲畜,各从其类!”上帝就创造走兽,牲畜和爬行动物,各从其类。上帝见如此很好。
“我们可以明天开始。”
“‘他’已经跟你谈过了?”
但是他们并没有在第二天开始,第三天,第四天……都没有。长长的行路旅程中,要照顾畜群,一个接着一个的同驻扎当地居民的矛盾事故不断,使得亚伯兰根本无暇找到一个必要的安静的情况给小夏马斯讲解上帝是如何创造世界的,还有他创造的原因。但是这个小东西却一直都没有放弃,一直不断的向亚伯兰打听这个比恩里尔、尼努尔它甚至比马杜克神(maduk)更加厉害的上帝。前往哈兰的漫长旅途中,夏马斯一直听亚伯兰解释,除了上帝再没有其他的天神,其他那些不过是些泥偶而已。
“是的,但是还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泥板准备好之后,他开始按照伊力教他的那样在上面写字,首先在泥板的上方写下了他的名字:夏马斯。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去吃它的果子。”夏马斯问道。
“亚丁,你认为……?”
“为什么上帝要在伊甸园的门口安置带着佩剑的美少年呢?”
亚丁请求他拉能够想办法让夏马斯重现开始学习。
“我会的。”
“说吧,有什么可担心的吗?”
“不是的,爸爸,我倒不是轻视。我喜欢看着星星睡觉,在清晨玩耍。给所有我们的山羊和绵羊起名字,并且学会挤奶。但是我还是想念学习的味道。”
夏马斯很高兴,他很想在某个地方好好待上一阵。其实他一直都不喜欢这样不停的从一个地方跑到另外一个地方,他甚至都怀念起伊力给他们上课的那间小木屋。除了他跟亚伯兰的交谈外,部族里几乎所有人除了谈论牲口的健康或者旅途中的事故之外,丝毫都没有特别特别的兴趣去聊些别的话题。
“我会通知你的。好了,我们不能再在这里逗留了。”
“我可不能用这种连自己都辨认不清的歪歪扭扭的字体来记录人类的历史。”孩子抱怨道。
上帝说:“天穹中要有光体以区分昼夜,要使光体为节令与年月季候之标志,并使于天穹中发出光辉,照亮大地!”于是,上帝造两个巨大光体,较大之日司昼,较小之月掌夜,并造了星辰。上帝把日月星辰置于天穹之中以照亮大地,司昼夜、分明暗。上帝见如此很好。黑夜临,晨光现,是为第四天。
“因为天就要黑了,你妈妈要是还不知道你在哪里该着急了。”
亚伯兰走了好一段路程,然后就坐在河边一大块平整的石头上,漫不经心的将手边能拣到的鹅卵石朝河里扔去。
“还有别的地方可以教会你知识的。现在你已经把伊力丢到一边了,你要想想其他的事情。”
“但是我为什么非要去接受一个不是因为自己犯错而受到的惩罚呢?”
“你更想陪着部族吗?”
“是的,亚伯兰,但是我们应该更谨慎一些。你父亲也会跟你谈谈的。”
“恩奇也是生活在天堂的”夏马斯背诵道:“那里乌鸦不会呱呱乱叫,狮子不杀生,大灰狼不偷盗……总之,这些你比我要了解的清楚。在这个天堂里,没有疼痛,而尼努撒没有经过任何身体的疼痛就生出了其他的天神。尼努撒创造了八种植物,然后恩奇就把这些植物的果实吃了,所以尼努撒非常生气,就把恩奇处死了。当她看到他受到惩罚后,又创造出其他的若干天神来帮助他治疗身上的疾病。你还记得那首诗吧?尼努撒对恩奇说:我的兄弟,你哪里疼?/我的牙疼。/我为了你才生出了宁素(ninsutu)女神。然后她又创造了宁蒂(ni九_九_藏_书_网nti)这个肋骨女神,为了治愈他身体这部分的病痛。恩奇生病是因为吃了不该吃的植物而受到了惩罚;亚当和夏娃吃了善恶智慧树的果子,从那个时候起,他被惩罚以死亡。于是他们和我们从此要面临死亡。”
“我的儿子不太走运。”
“你以为自己是谁,凭什么可以去评判上帝?”
“是的,永远。”
快没有任何光亮了,所以亚伯兰和夏马斯在经过了这一段辛苦的工作之后,就朝部族驻扎的营寨走了回去。亚丁向亚伯兰做了个手势,他想跟他单独谈谈。
“我觉得这不公平。”
上帝说:“我要使地上到处生长瓜果,结满籽实,赐与你们为食。我要把青草绿树全赐飞禽走兽、游鱼爬虫、以及一切生物为食。”话语间一切均成现实。上帝见到所造之一切,他十分满意。黑夜临,晨光现,是为第六日。
“你其实不用太担心的。”亚丁和蔼的说道。
亚丁在去照看畜群前,帮助孩子准备了很多泥板。然后他还要去城里跟教父谈谈,让他们能够负责这个小夏马斯的教育培养问题。他拉承诺陪着他一起去,因为他在这个城里是个名人。
“哪些地方不同?”
我要记录世界的历史了,亚伯兰马上就会给我讲了。这样,人们就会知道是上帝将他们创造出来的。
“记得。”
“没有,今天‘他’不想跟我讲话。我一直在找寻‘他’,但是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夏马斯把自己准备好的泥板拿给亚伯兰看,而亚伯兰什么表情都没有,既没有赞同也没有责怪。
这个孩子重新用挑剔的眼光观察着泥板上的字。父亲从他肩膀上投过来一瞥。
“理智怎么会将我和上帝阻隔开呢?”
“是的,我来说,你来写。在我们离开乌尔之前,你必须完成。”
“因为你会落入那种只相信你自己理解的东西,幻想所有你知道的东西的状况。这在你身上很有可能发生,因为我们身上都有上帝的影子,我们是按照他的模子造出来的。”
“我还是想做个好学生的,但是我知道我还是没有完成所有人所期望的那些东西。我不是不想学习,我当然想,但是……”
“我希望能够做的最好。”
上帝说:“应有穹窿将水分隔。”于是上帝造出穹窿将水分开,有水于穹窿之上,亦有水在穹窿之下。黑夜降临,晨光现,是为第二天。
“我并没有毁掉它,只是想说明那不过就是些泥偶,在它们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我父亲创造了这些神像。难道他拉还是个天神不成?”
“是的,但是告诉我事实。马杜克到底存不存在?”
“为什么他要惩罚我们呢?为什么要惩罚所有的人呢?譬如我,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呢,至少还没有犯什么特别严重的问题。”
上帝说:“要按我形象造人以治理海中游鱼、空中飞鸟以及地上各种爬虫走兽。”于是,上帝按自己形象造出人类,造出男与女。上帝祝福他们说:“你们要生育繁衍,散布及开拓全世界,要做海中鱼、空中鸟与地上爬虫走兽之主宰!”
这天晚上,顶着漫天的雨幕,他拉向大家解释说要在哈兰驻扎。夏马斯连忙问父亲是不是可以给他再找个木屋,可以让他继续学习。
夏马斯注意到亚伯兰正在沉思,所以他就没有现身,不想打扰他,打算等他要回去营地的时候再跟他聊聊吧。
亚伯兰开始说话了,而他的每句话似乎都在听写着黑漆漆的天国里传来的声音。
“我们?”
夏马斯听到这话没有做声,认识到:上帝自然不是为了说话而说话的。
“夏马斯”亚伯兰叫道。
“你跟‘他’谈过了吗?”
99lib.net
为什么不是现在呢?”
夏马斯的父亲陷入了沉思。他知道孩子的聪明劲儿,这次北方之旅也改变了他的视野,但是突然之间,他怀念起知识的味道了。
“因为听到他的声音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们都对于自己太过于关心了。所以上帝惩罚我们,惩罚所有的人,那些最先诞生的,和将要诞生的人,要我们通过劳动才能谋求生存,要我们承受疼痛和疾病,让我们在土地上流浪,所以人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寻找上帝。”
天马上就要亮了,他拉的部族已经整装待发,准备踏上前往迦南圣地的漫长旅途。
“的确不是一回事。但是亚当和夏娃却认为,一旦吃了这棵树上的果实,他们就可以变成神仙,所以不能控制自己去尝试的愿望。当你们从窗子跳出去的时候,你们应该也没有想到你们可能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吧,而亚当和夏娃当时也没有考虑到他们的后果。”
天地万物已造齐。到第六日,上帝造物工作全部完毕。第七天,他停止工作。上帝赐福于第七天,称之为圣日,因那天他要做的一切都已完成,无须工作了。
夏马斯继续写着,直到太阳从地平线上消失之后,他除了睡觉,就一直在工作。
“你知道吗?我试图也想像你对我说的那样去看看我的内心,但是我什么都没有找到。”
“因为我们把他的记忆牢牢刻在心上。”
“我认为……”
“明天我会告诉你的。把泥板和木棒都带来。”
“是的,所以我才一直跟着你。我想要求你开始给我讲‘他’是如何创造这个世界的,还有他这么做的原因。”
“他怀念乌尔,还有伊力。他想学习。我跟他拉一起去神庙了。他们应该会接受他的,但是我担心他会把你跟他讲的东西告诉别人,那我们就会有麻烦了。告诉他不要那么肯定只有一个上帝,或者至少不要传到国王的耳朵里,否则我们将会为此付出惨重代价的。”
“你说得有道理,但是人类的祖先犯了罪,所以他要惩罚我们所有人。”
“你说得有道理,但是明天什么时候呢?”
“明天你需要准备一些泥板,等着太阳一下山我们就开始。到时候我们在帐篷附近的棕榈林见面,我会开始给你讲那段历史的。”
“也许是因为我离你太近了吧。”
“你理解的相当准确。现在你把这些泥板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既不能让你的兄弟姐妹们把它弄坏了,也不能妨碍到你母亲。问问你父亲,它会告诉你要放在哪里。好吧,跟我说说,你对我跟你说的这些是怎么想的?”
“夏马斯,你在写什么呢?”
“我带了小木棍来了,是伊力送给我的。”
小东西笑了。不,他拉当然不可能是个天神了。亚伯兰的那个老父亲,长着长长的胡子,哪像个天神的模样啊。当那些孩子们在烈日当头的时候不让他好好休息,或者天不亮就去给山羊挤奶的时候,他总是生气的冲他们大声嚷嚷。天神们可不会去给山羊挤奶的,夏马斯自言自语道。
“真的什你把他拉制造神偶的那个作坊毁掉了吗?”
就这样,夏马斯继续写了整整一天,直到太阳开始下到地平线以下的时候,他连忙跑到那个棕榈树林里,而亚伯兰正在那等着他。
“我们会做到的”孩子热情高涨的回答道,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这个队伍里五十多个人,带着他们的生活必需品和牲畜一起上路了。
孩子连忙跑了过去。
夏马斯连忙急匆匆的跑回自己的帐篷。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在泥板上用木棒写字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都忘了该怎么做了?于是他恳求父亲给他准备几块泥板,备作练习用。他可不想让亚伯兰失望,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不希望让自己失望。
99lib.net我在内心感到了。我们子孙的子孙,只有因为他们的前辈把上帝造人的历史,用书面形式在泥板上记载下来才能够世世代代把这个事实正确的传承下去。所以,为了他们能够正确的认识上帝,并且了解他到底做了些什么,我们,夏马斯,你和我——我们俩人需要把它记录下来。”
部族在哈兰城墙外驻扎了下来。他拉将在他的儿子亚伯兰和拿鹤的帮助下,重新开始捏塑粘土。他的双手不仅能够塑造出天神的模样,同样也可以捏出砖和瓦。其实拥有着这么多的山羊和绵羊的牧群,还有随身携带的相当数量的泥土,他们其实并不用对生计发愁。
“你已经尽力了,那么这就足够了,夏马斯。”
夏马斯跑去找亚伯兰,而亚伯兰跟他的父亲亚丁还有其他的一些部族的人一起走在队伍的前面。这个小孩子没有让任何人注意到他。那些人现在都还没有对路线达成一致,而疲倦不已的他拉结束了大家的争吵,指出说他们是不能离开幼发拉底河的线路的,他们正向巴比伦靠近,他们将会路经马里,然后从那里去哈兰,最后继续前行去迦南。
“不,不存在。”
“过来吧,坐在这儿。”他指着身边的另外一块石头,对那个孩子说道。
“不会的,你其实已经找到了,你已经找到了正确的通往上帝的路,因为你已经开始在找寻他,并且希望找到他。”
“你教给我的东西我会牢牢记住的。”夏马斯向他保证道。
一天下午,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亚伯兰出去找夏马斯,发现他正在跟其他小孩一起玩耍,但是他脸上却笼罩着一种伤感的表情。
伊力并不相信他说的话。他知道他不论教给他多少东西,他都能马上把大部分自己所教的东西抛到九霄云外,因为上课的时候,很多时候夏马斯根本连课都没听。所以伊力在他背上拍上一下,然后给他了几根小木管和骨头棒。这是给他的礼物,让他永远都不要忘记作为一个学生在这里度过的所有充满了酸甜滋味的时光。
“永远吗?”
“在某些方面,也许是的。因为有些人已经觉察到一些造人的起源,并且想象出一些天神的故事来努力解释这一切。”
“是的,我从营地一直跟着你过来的,但是我知道你没有思考玩,去打扰你是不合适的。”
“耐心点,你能行的。”
“那么,所有人除了你之外都弄错了?”
“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倾听‘他’的声音吗?”
“你知道我要来这啊?”
“这些都是伊力教给我的。你瞧,马杜克和提阿玛特打仗,然后把她撕成了两半,一半成了‘天’,一半成了‘地’。她的眼睛变成了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金古天神用提阿玛特女神丈夫的鲜血捏成了人型。马杜克对艾亚说道:我要造出鲜血和骨架。我要造出一个野蛮的物种,它的名字就是‘人’。我要创造这种叫做人的物种,人要担负起耕种的责任,这样才能让天神们满意高兴。”
“提阿玛特,那个混乱女神……”亚伯兰微笑着回答说:“你真认为有一个天神负责制造混乱,还有一个负责水,另一个负责粮食,还有一个负责绵羊,一个负责山羊的吗?”
每天夏马斯都会不耐烦的期待着跟亚伯兰约好在棕榈林见面的时刻。
孩子靠在一棵棕榈树坐下了,把那些泥板放在自己腿上,左手拿着小木棍。很明显,他还是个左撇子。
“行啊,看来你还是从伊力教给你的东西里学到了点东西。”
“昨天,我突然发现夏娃的出现很像恩奇(enki)和尼努撒(ninhursag)的故事。”
“因为上帝让我们能够自由的作出选择。告诉我,夏马斯,你还记得吗,伊力之所以不允许你们从学校的窗子跳出去是因为那样你们会受伤?”
藏书网现在已经知道上帝为什么要惩罚人类了。亚当所做的一切是让人不能原谅的愚蠢,孩子心里想道。上帝创造了这么好的一个天堂让他生活,一个有着提供各种果实做食物的树木的地方,而且在花园中间还栽着一棵告诉人善恶科学的树,那是唯一一棵不应该靠近的树,因为谁要是吃了它的果实,就会死去。
他要去跟他拉和亚伯兰谈谈,看看到底怎么决定这个孩子的命运。
太初,上帝始创天地。大地一片混沌,是个无边无际的黑暗深渊,强风凌于水面。上帝说:“有光”,于是就有了光。上帝见有光很好,于是将光明和黑暗分开,称光明为“日”,黑暗为“夜”。于是黑夜临,晨光现,是为第一天。
伊力拥抱着夏马斯。这个小东西就要跟着部族一起走了,他感到心里并不感到轻松而是一阵愧疚的刺痛。这孩子他没教育好。他的确是很聪明,但是从来就不能对任何他感兴趣的东西专心致志。尽管他拉的部族也不是第一次去北面寻找牧草并且顺便搞些商贸活动,但也许永远都没机会再见到他了。
“最终你们还是和解了吧?”
孩子马上明白了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请求亚伯兰给他将创世纪的故事。首先他们需要适应这种前进生活中的规矩,这种类似的在各种其他情况下也总是反复出现的各种规矩。但是最开始的日子里,总是会出现一些摩擦的,直到一些人和另一些人都适应了这种寻着羊群脚印前行的状态,习惯了这种穹隆为盖的生活方式为止。
部族在重新向迦南前进前会在哈兰再待上一段时间。所以人们都准备要搭建一些砖和茅草的屋子,这样就可以舒服的住到要走的那一天。亚丁给夏马斯提供了一个能够保存好那些泥板的洞,这样他就可以安心的将亚伯兰讲给他听的故事慢慢的写下来。
早上天还没亮,夏马斯就开始恳求父亲给他准备新的泥板,来练习写字。他可不希望亚伯兰看到自己写的东西会为自己感到害臊。
“但是你们还是那么做了。”
他听一些人说,他们大概这一次会穿过底格里斯河,到达亚述,然后从那里去哈兰。
“夏马斯,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不要看不起这样的生活,这样的人。”
所有人都驻扎在帐篷里,男人们聊着天,女人们则准备着一天工作后的食物,而孩子们则打闹着从安全的帐篷里冲了出去。一个老人报告说这里离哈兰的牧群已经不远了,他拉表示同意并且说他们可以在哈兰好好休息一阵子了,因为他们在那有很多亲戚,而且他本人也正是来自那里的。
“人们只不过是努力解释着他们所经过的事情,他们仰望天空,脑子里想象着天上一定对应着各种东西都有一个天神吧。他们只要好好看看自己的内心,就会有真正的答案的。”
“我们怎么知道那就是不朽呢?”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是为了阻止人类吃生命树的果子,得到不朽的生命。”
过了一会儿,他听见亚伯兰叫他的名字。
亚伯兰一直保持沉默,等着夏马斯把他所说的这一切都写完。孩子还没有把头从泥板上抬起来,亚伯兰也发现孩子正在非常努力的把字都写成一列列非常直的竖线,而努力不犯一个错误。
“只存在你说的上帝吗?”
“也许吧。但是也可能是他没什么要跟我说的了。”
“我可以从这里走到那里学到所有伊力知道的那些东西吗?”
“我知道。”
某一天下午,女人们正在从幼发拉底河里取水,男人们则在数着牧群的数量,夏马斯看见亚伯兰朝着河边的一条小道走去,于是他跟了上去。
“我想过了,既然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这里,我也许可以给你讲讲世界历史的故事了。我们可以先和好粘土准备泥板,而且你还保存着那些小木棍,那么你就可九*九*藏*书*网以把上帝为什么把我们造出来的故事写下来了。你知道吗?所有用眼睛能够看到的东西,必须通过书面的东西才能保存下来。”
夏马斯讲这些从伊力那里听了千百遍的东西又重复了一遍。伊力其实就是要他的学生好好学习讲述人类起源的诗歌《艾努玛·阿里什》(enuma elishi)。
“但是断根骨头跟死可不是一回事啊。”夏马斯坚持的说道。
“我知道。”
马杜克只是个泥偶。泥巴捏的神偶不过是些泥巴而已。亚伯兰的上帝是人们看不到的,所以他才是上帝。无法给他作出一个模型,所以也就无法被人破坏。
“我还以为去上学对你一直都是件受折磨的事情呢。”
“夏马斯,你肯定会成为一个智者,但是我只是希望你知道如何运用你的聪明才智找到‘他’,并且不要让理智迷失了你前行的路。”
“我只是在练习呢,爸爸。”
夏马斯观察着这些泥板,对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并不满意。他写得一点也不灵活,字体也是歪歪扭扭的。他决定继续练习,一直到自己写的东西自己能接受了为止。
上帝说:“天下之水要汇于一处,使干涸土地显露!”于是就出现土地。上帝称土地为陆,称汇集之水为海。上帝见如此很好。又说:“要大地生机蓬勃,地上要有能结实之树木,果子要各有其籽实!”于是大地生机蓬勃,出现无数瓜果树木,籽实累累。上帝见如此很好。黑夜又临,晨光再现,是为第三天。
因为他们离北边越来越近了,所以时间在不知不觉中也发生了改变。一天下午,天空突然乌云笼罩,然后成百上千的水滴就开始砸向他拉的营地。
“但是,你给我讲的和伊力跟我讲的东西在某些方面很像。”
“但是要到什么时候呢?”
亚丁听到他儿子这样的请求,感到很吃惊。
“我不想让你生气,亚伯兰,但是上帝创世的故事跟那些天神创造世界的故事很相似啊。”
夏马斯把泥板拿给亚伯兰检查。有几个符号很难理解,但是总体来说,这个孩子的这篇关于世界起源的作文已经相当成功了。
“那么,马杜克并没有跟提阿玛特打仗咯?”
“譬如,在伊力教你背诵的《艾努玛·阿里什》诗歌中,马杜克是杀了提阿玛特女神和她的丈夫金古天神之后创造的人类。但是马杜克自己也是被创造出来的。那些神没有创造任何东西,他们用现有的东西来造了人,但是那些现有的东西又是谁创造出来的呢?而上帝创造一切是因为他决定了要这么做,从虚无中创造了一切,因为他不需要用任何东西来创造他要的东西。”
只有一个神统治着天和地,他不和其他的任何人分享他的权力。
不管他们要去哪里,反正这一次就是要过很长时间才能再见到他们了,当然如果他们都回来的话。
上帝说:“水中要有万种游鱼,地上要有无数飞鸟”于是上帝创造出种类繁多的大小鱼类及飞鸟。上帝见如此很好。于是赐福与他们,说:“让海中游鱼,天上飞鸟滋生繁衍!”黑夜临,晨光现,是为第五天。
“只存在上帝。”
要想和上帝交谈,我们必须学会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亚伯兰说上帝不是用语言来交谈的,但是他会让人们知道他想要我们做的事情。我试图在内心寻找着,但是还是没办法听到他的声音。我想在我们这群人中间,上帝大概只选中了亚伯兰吧。
“您弄错了,爸爸,比起走路而言我还是更喜欢学习。”
“为什么呢?”亚伯兰问道,他对夏马斯神奇的记忆力表示非常惊叹,因为老师是给他在小木屋里讲这些内容的时候,他还非常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