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目录
第五章
上一页下一页
“闭嘴!我说过了,我还希望继续下去。如果有可能大家在纽约碰面的话,我会通知你的。”
艾玛实在是个太过富有的女人了。这是她最大的缺点,尽管对他而言这也意味着是一个优势。好吧,她不那么美丽的外表的确也让他有些耿耿于怀。
“你注意点分寸。阿尔佛雷德知道如何将事情玩转在手心之中。”
事实上,他并不喜欢离开他那个广阔的庄园,那个在森领边缘上的庄园。那里非常的安全,他的人没日没夜的在方圆若干公里里面忙活,庄园里有着精密的传感保护系统,可以防止任何出其不意的袭击。
弗兰克放下电话后,干了一杯威士忌。乔治,这个谨慎而不轻信人的乔治,总是一副很有道理的样子。
“早上好,杜卡斯先生。”
“我估计那些伊拉克人肯定已经封锁了他们的边境,即使他们不那么做,土耳其人也会封锁的,或者科威特人,或者别的什么人,谁知道呢。你希望把人驻扎在边境上,而且还要驻扎一部分在伊拉克国内。你就不能像别人一样再等等吗?”
“我跟恩里克已经谈过了。我们可以去塞维利亚跟他一起待上几天,或者在海边找个地方见面,在玛贝雅,那里到处都是我们这样的老头子。在西班牙,九月份的时候还是很热的。”
“好的。”
“我这是谨慎,所以我们才需要到这里来聚会。我提醒你其他很多人就是因为失误而已经都掉了下来。我也很想见见恩里克,但是如果这让大家都陷入危险的话,我看就算了。”
布朗不是那种愿意浪费时间的人,跟杜卡斯这样的人就更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总之,就像在其他一些公司里一样,他占据了星球保险公司相当重要比例的股份。当杜卡斯还是纽约码头的一个贪污海关官员的时候,他就已经认识他了。
“你的人要准备完全听从另外一些在那里等待他们的人的吩咐。不要再用你那些蠢话来烦我了。”
“提前派人进驻是很危险的事情。我们在国防部的朋友们正在
九*九*藏*书*网
集结精良的部队,准备在几个月之后进发,据他们说大概会是在明年开春的时候。我们可不能有任何闪失,因为这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意。”
这个男人宣布董事会结束。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他这才得空享受一下办公室的幽静。大街上的嘈杂声还没办法到达这个纽约大楼的第二十层,而就是在这个他向他的整个帝国传达着指令。
“夫人正在休息,她有些头疼。”
但是一想道阿里希娅,他就产生了一种不可遏制的生命力。而这,对于他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可是用金钱买不来的。另外,他还需要去纽约,这样以来无论如何他也需要先去里约了。
布朗这个时候该下楼来了,离八点还有两分钟。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拉蒙·冈萨雷斯赶忙去门口迎接这位布朗先生的贵客。
“早上好,拉蒙,不过外面还真有些凉。我需要一杯浓咖啡,少放水。我都要饿死了。为了准时到这,我连口点心都没吃就出门了。”
这套房子很宽敞。一共有五间卧房,三个大厅,一个餐厅还有一个办公室。除了这些功能区域外,拉蒙还有一间自己单独的私人套房。
“那是他儿子做的,你要是他的话也会那么做的。”
“去西班牙?不,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吧。我们已经丢出了太多诱饵了,没必要把我们自己先就丢出去吧。”
“到现在为止难道我有过失误吗?”
“啊,我把这个忘了。下周我去纽约。”
“我的女儿呢?”
“那么,老朋友,我们再讨论如何见面的问题。”
“我不认为她会变成一个威胁。他知道他在干什么,他的孙女也是个聪明人。”
阿里希娅是个黑人。是个纯种的黑人,但是很美丽,让人着迷的美。他们俩在一起已经十五年了。他是在里约的一个酒店的酒吧里认识她的,当时他正在等另外一个生意伙伴。她对他开门见山的干脆,完全的把自己给了他一点都没有保留。他就从此把她留在身边一辈子。九*九*藏*书*网她是他的,她属于他,她很清楚如果自己胆敢跟另外一个男人欺骗他会有什么后果。
“现在我需要你们送一封信去罗马,然后将它交给拉尔夫·巴利。十五天之后,你们把回信给我从阿曼取回来。”
“但我还希望能够继续和从前一样。我刚开完一个董事会,我们需要准备迎接战争。我们要赚钱了,弗兰克。”
“我再向你重申一遍,没必要提前特别多的时间让他们到达制定位置。我会告诉你他们需要到达的准确日期的。然后他们就要想进驻时一样迅速的离开,他们不会待到轰炸开始的三四天后的。”
“我需要你将一些人运到伊拉克去。”
“他肯定被洗脑了,所以才会一再的犯错误。我们告诉他应该跟她解释一下真相。他却不愿意,一味的继续在她面前装聋作哑。不行的,弗兰克,我们不能再坐视不管了。我们可不能让一个情绪化的老头将我们的一切都毁于一旦啊。”
这些年其实也没有徒劳无功的过去,但是他觉得疲惫。他一向在清晨起床,因为晚上睡不塌实,所以他成小时成小时的用阅读和听瓦格纳的东西来打发时间。最好的休息就是在这午间时分。他松了松领带,把外套挂了起来,然后就一头倒在了沙发上。
拉蒙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挤出了一个微笑作为回答,然后把杜卡斯先生引到那个小厅里。罗伯特·布朗已经在那等着他了。拉蒙端上早餐,然后关上门离开了,让这两位先生可以放心的单独聊天。
“你放心,我会的。”
“人类历史书。”
管家跟着布朗先生已经工作了三十多年了。负责处理家中失误的还有一个跟管家一样的西班牙女人,她每天都会过来干那些非常辛苦的活计。还有一个园丁小伙子,这可是个话多得不得了的拉美意大利后裔。
“我现在反正是没有儿子,所以我对此也无法理解。”
“但是我有孩子,所以我理解他并不满意。”
仆人静悄悄地离开了。弗兰克和何塞相处地很不错。这99lib.net个男孩子谨慎,不爱言语,做事有效率。他把自己照顾地很周到,比自己那个任性的老婆强多了。
“保罗,绝对不能有任何疏漏,这次行动比以往我们经历的任何一起都要意义重大。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只可成功不可失败。”
“我们有成千上万人都已经做好准备了。只要一开战,就需要办保险。昨天国务院的内线还给我打电话呢,他们希望只要我们的部队一到达巴格达,我的手下能够占据一些固定的地点。几个月之前,我就开始雇人了,他们已经散布在各个地方了。”
“你在说什么傻话呢?”
“不是啦,他已经办不到了。你不记得他发起的那件事情了?那次他就试图去拉动那根还不应该拉动的线索,现在又是如此。”
“你的计划一旦成熟,人员选定,希望你能马上通知我。”
“不,你说得有道理,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权力和知识,知道我们在什么人中间牵动那些线索。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要睡觉了。”
“你总是有那么点妄想狂,乔治。”
她认识他的时候还不过二十岁的光景,只不过是个有着修长大腿和颈项的小姑娘。他则是个七十岁却还不承认自己衰老的老头。他还可以向一个这样的姑娘作出承诺:他有足够多的钱让一些女人可以对他还是不是个男人装聋作哑。
“何塞,我等的那些人都到了吗?”
“我的妻子呢?”
“乔治,我是弗兰克。你睡觉的吧?”
他是个老人了,是的,所以他给她相当丰厚的报酬。如果他一旦去世,阿里希娅就可以挥霍他准备留给她的大额遗产,里面还包括伊巴内玛的那个漂亮的顶楼,还有他陆续送给她的那些珠宝首饰。
他的秘书得到的是不容置辩的命令,不论发生任何事情,也不能接入任何电话或者让任何人进来打扰他休息。
“他就应该那么做,他就应该接受事情本来的面目。他不应该让赫尔穆特活下来。那个男孩聪明过头了。阿尔佛雷德明明知道那些规矩,他知道www.99lib.net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现在他又犯迷糊相信这个任性至极的小外孙女。”
罗伯特·布朗自己一个人住。尽管这么说并不准确,因为拉蒙·冈萨雷斯也同样住在这所华盛顿郊区的两层小楼里。
“好的,随时有情况通知我。”
“我们都已经老了,谁都不知道……”
“我们也都老了。”
“是的,先生。”
“而且阿尔佛雷德……”
“我说过了,你不必担心。”
戈麦斯对他是绝对的忠心不二,并且也很享受这种不需要太过操心这个老单身汉生活的方式。
“好的,先生。”
“没有,你绝对没有。所以,你才会这么富有。”
“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先生?”
“没错……再给我拿瓶威士忌,还要一些吃的东西。”
“还没有,先生。控制塔通知我们说那架飞机还在靠近过程中。”
“我们还需要带上些什么东西吗?”
罗伯特·布朗的眼神让保罗·杜卡斯感到害怕。杜卡斯知道跟这个男人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很费了段时间来了解他,来了解在他高雅行为举止的背后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而所发现的一切让他产生了巨大的恐慌,那是一种深刻的恐惧。所以他不准备继续刺激他的情绪了。他会完成好在伊拉克所需完成的一切。
“他已经变成了个老蠢货了,他现在什么都控制不了。”
“什么命令?”
她身材矮小,皮肤黝黑,非常的黑,还有发胖的趋势。艾玛皮肤的颜色简直就是接近全黑了,而且有点粗糙,摸起来并不那么顺滑。她可真不能跟阿里希娅比。
“正准备睡呢。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明白这个生意是如何运作的,你不需要给我说这个。保罗,你给我听好。我需要你帮我运送一些人员,一些去约旦,另外一些去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这些人里面的一部分将会待在前线的一些据点,直到他们接到新的命令为止。”
“阿尔玛女士和她丈夫一大早就离开了。”
小厅里的早饭已经准备好了,这个时候的阳光透过窗户像无数条
99lib•net
细线射了进来。
“我是。”
“别问我这些傻问题。”
“也许可以叫上恩里克也到纽约来。”
“对你对我现在钱都没有任何价值啦,乔治。”
而且我还幸存,杜卡斯心里想着。他在处理跟罗伯特·布朗的关系时可不敢有丝毫马虎,这个风度翩翩并且谨小慎微的男人有能力办到任何事情。他对这一点深信不疑。他们两个人已经是很多年的合作伙伴了。
他按了按办公桌上那个小小的银铃,一分钟后,一个身着白色制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布朗是个要求非常严格的主人,但是绝大部分时间他都不在家。他几乎不说话,恪守着一个相当严格的谨慎原则,他付给报酬很慷慨,并且给了他们大量的自由时间。
只有一个电话能够让他从小憩的梦中惊醒。他身上总是带着一个小巧的移动电话,不论是在任何时候,哪怕是在这个他准备好要睡上一觉的时候,他也要随时待命的。
“我又不是说要你明天就把他们送过去,我只是请求你去组织一些小分队,并且让他们做好准备,随时待命出发。你要去找一些能够为国牺牲的人。”
拉蒙·冈萨雷斯是多米尼加人。通过他姐姐的帮助,在四十多年前他移民到了纽约。两个人都在第五大道的一个金融经纪人家里找到了份工作。他们就是在那里学会如何从事服务业的。在替两家人工作之后,他结识了罗伯特·布朗,并且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再也没有离开国他的身边。
“我更希望在纽约,而不是在塞维利亚看到他。我不喜欢去那里,那让我感到不安。”
他要给阿里希娅打电话并且去里约看她。希望她能准备好了。
“保罗,我不需要再强调咱们之间的这次谈话从来没有出现过吧,任何人都不能了解到这次任务。我对基金会资助人的董事会去交代,他们也不应该知道任何关于此事的消息。我警告你这一点是因为,如果你跟董事会的某个成员对此事饶舌的话,那么你的舌头就不会长在原位了。”
当听到手机的哔哔声时,他心里一惊,睡意全无。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