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目录
第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偏见?不过是个穿着体面套装的新贵,仅此而已。事实上,他那套衣服还有点紧。”
“我们也不知道这个老坦到底现在在做些什么。”穆勒说道。
“没有,我绝对没有开玩笑。如果我们找到了一些上面写着亚伯拉罕所讲述的创世纪故事的泥板,那么对特洛伊或者克诺索斯的发现绝对是些小失误。”
“我要好好想想。我要怎么同您联系呢。”
这套衣服似乎对他而言稍显窄了些,梅塞德斯思索道,他肯定是希望别人觉得自己更富有肌肉感一些,没错肯定是这样的。
“侯赛因先生,我这个人不喜欢浪费时间,我估计您也一样。所以我们就看门见山的直接谈吧。如果您有的话,我希望您给我看看那两个您夫妇俩谈到的惊世泥板的照片。”
“你说什么那?”布鲁诺似乎并不明白他的这个朋友话中有话。
四个朋友在卡罗家里一起吃着晚饭。他们等待着调查安全所的所长会给他们寄来一份关于最新进展的材料。他们神经紧张的注意着大门随时会想起的门铃声。又过了一会儿,卡罗的女管家走进了餐厅,给他们送来了一个和早上收到过的那个一样的信封。这个东西本来应该早一个小时就到达的,所以梅塞德斯一直都那么不安。
“那作为交换呢?”
“啊,坦内博格女士!”梅塞德斯带着揶揄的惊呼道。
“您不是在开玩笑吧?”伊维斯不快的回答道。
“就是他!”梅塞德斯惊叫道:“我们找到他了!”
“我一点也不饿,卡罗。”
“没有,还没有吃呢,我直接从办公室过来的。方便的话,我接受你的邀请吃点东西,但是最好先能给我来杯喝的东西。”
“你准备所有必备地东西吧,卢卡,千万不能将他们跟丢了。”
“我很高兴您相信这些。”
“你也太夸张了吧。”
“好吧,我会牢牢记住你的忠告的。现在我希望你能给我提供关于罗伯特·布朗的另外一份报告,一份详尽的报告。我们需要了解这个伟大的艺术保护神的所有资料。”
“您和您夫人所说的事情我觉得非常有趣。”
“是的,当然,您知道发掘是不可能不需要钱的。”
卡罗严峻的生意让这个所长听了一震。
“我估计这并不是他的主意。”豪瑟教授说道。
“梅塞德斯,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只是简简单单的将白天所做的事情做了一个书面的总结,而这也需要时间嘛,而且我的朋友在他们把信寄给我们之前还需要再看一遍,检查一下。”
“卡罗,快念念里面的内容,也许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梅塞德斯肯定的说道。
“卢卡,我希望你能帮我联系上一家这样的机构,仅此而已。我相信你的谨慎,相信你保守秘密的职业道德。你本人也跟我九九藏书说过,如果发生了战争,你不会让你自己的人去冒生命危险的,到时候你会给我推荐雇佣一个像这样的机构去完成任务。”
“是的,他这么做一定有一个特别的原因。”卡罗说道:“但是我更加不解的是,他和这个布朗先生奇妙的关系。这个人看起来是个美国精英阶层非常受人尊敬的人物,而且还是布什政府几乎所有成员的私人朋友,是这个有着国际声望的考古基金会的主席。我不知道,但是这还是有些蹊跷。”
“好吧,我们假定这个阿尔佛雷德·坦内博格就是我们要找的人。那我们要怎么将他除去,什么时间?”梅塞德斯问道。
他们分头开始工作了,并一致同意设立一个基金来支付给马力尼的酬金,还有支付给那个愿意刺杀坦内博格的人。
“克拉拉·坦内博格”马力尼回答道,他似乎也生气了。
“能有一个国际考古学使团来帮助我们开掘这栋建筑物的遗址。我们的感觉它应该是在一个神庙里的某个泥板屋,或者也许就是这个神庙的一个房间。我们需要现代的工具和有经验的考古学家。”
“卢卡,请坐吧。吃过晚饭了吗?”卡罗热情的问道。
“就是他,我们终于找到他了。”
“和金钱。”
“那套衣服和手表也掩饰不了他的本性”这个加泰罗尼亚女人喃喃自语道。
“这已经是最短时间了……”
“您不用担心我们的支出问题”梅塞德斯正声道:“您就一步不离地看好那个克拉拉和他丈夫就行。”
“我直觉你陷入了一场麻烦之中。如果真是这样,我会一直帮助你的,我跟警方也还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关系。你一定要小心,不要相信任何人。”
“猴子穿上真丝,它也是只猴子……”梅塞德斯坚持说道。
“谁都不能信任,卡罗,谁都不可以。”
“你所说的任何事情,指的是什么?”
“的确如此”梅塞德斯回答道:“我们的确都不耐烦了。很高兴认识您。”
两个人的年纪很相仿,都是考古学家,世界主义者。但是命运却将他们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两类人。
“我猜到了。我们大概需要三到四天的时间,你觉得如何?”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人,因为他有可能会误入狼口。现在去近东可不是去逛欧洲的迪斯尼乐园。根据你所调查的情况,目的地极有可能就是伊拉克。你觉得现在在伊拉克生命价值几何?”
“好的,这个没有问题。你什么时候需要?”
“侯赛因明天将和皮科特一起吃早饭,然后如果不出任何意外的话,这对夫妇将会返回阿曼。他们已经预定了约旦航线下午三点的班机。你们需要决定一下,是否需要我再派人跟上这班飞机,或者我们的调查到此为止。”
“梅塞德斯!”汉斯的语调变得充满了斥责的意味。
他们都表示赞同卡罗的意见。是时候决定接下来要进行的步骤了。大家一致商定,梅塞德斯、汉斯和布鲁诺继续在罗马待上两三天,等着阿曼那边的消息。同时要请求马力尼先生,他自己也好或者他推荐什么人也好,做出一份关于罗伯特·布朗的材料出来。
“这也太矛盾了……http://www•99lib•net但是他既然有这么多的朋友关系,怎么可能这么多年都不见踪迹呢?”梅塞德斯大声的问道。
艾哈迈德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他。两个男人使劲的握了握手。坐在邻桌的另外一个男人正在心不在焉的看着报纸,可是他们的谈话,他却一个字不拉的听了个清清楚楚。
梅塞德斯将手伸给卢卡·马力尼。这个调查所长是个保养的很好的六十多岁的男人,穿的很优雅,手腕上有一个文身,但是却谨慎而恰到好处的被他镶着黄金的钨钢表给遮住了。
“安静点,梅塞德斯!让马力尼先生说完,我们再说话。”
“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们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现在,我亲爱的朋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想研究一下你的报告了……”
“他还很聪明”卡罗这是正好又回到了办公室,说道:“他是个好警察,他在西西里岛上同黑手党斗争了很多年,亲眼看到他的很多手下和朋友被人暗杀,甚至他自己的妻子也向他发出最后通牒:要么他不再做警察,要么她就离开他。这样,他才提前退休,然后开了这家公司,然后由此致富。”
“那你们可花费不小啊!”卢卡肯定的说道。
卡罗体现出了非凡的耐心,他一直等着他这位朋友结束晚餐后,才把话题引入正题:近东的局势,贝鲁斯科尼和左派在议会中的争执还有,时间。
“交换什么?”
“吃吧,梅塞德斯。”
“她的丈夫呢?”豪瑟教授问道。
“我们应该摸清这个布朗先生的底细。我估计卢卡可以弄到所有关于他的情况。但是现在我们需要决定的是,我们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你们认为呢?”
“搞古董呢,据这份报告看来”豪瑟教授指出。
“那我们就要圈定一家,然后指定好一个人”梅塞德斯坚持道:“我们必须做好准备,随时确认了坦内博格的身份就行动。越快解决越好!我们耗尽一生的时间,等的就是这个时刻。这个老畜生咽气的那一天,就是我能睡个安稳觉的一天。”
“那么,巴利先生和侯赛因先生为什么会一起吃饭呢?”布鲁诺·穆勒对此很好奇。
管家在桌上又摆上了一套餐具,给卢卡先生端上了一大盘面卷。他高兴的坐上了桌却忽略了梅塞德斯不耐烦的情绪。她生气地看着他自顾自地已经坐上了餐桌准备吃饭,却不是首先向大家透露一下手里那个信封里的内容。
“没什么,这是个西班牙的谚语,意思是一个人虽然穿上了一套好衣裳,变成了一个体面人,但是大家最终会知道他的出身。”
“根据这份报告,艾哈迈德·侯赛因肯定阿尔佛雷德是很宠爱他的这个小孙女的”穆勒先生回答说:“所以肯定有一个非常的原因使得他愿意让自己的孙女曝光。在过去的五十年中,他一直都是隐匿在人们视线之外的。”
“那些您比我更清楚的事情我就不想再重复说了:这绝对会成为近百年来人类历史上最为重要的考古发现。至于萨达姆,他不会阻止欧洲的考古学家去伊拉克的,他也许还会给大家做宣传。那绝对没有问题。”
“别跟我说什么谢谢,因为我也很担心。我并九*九*藏*书*网不清楚你们几个人到底想干什么。最让我感到害怕的是那个女士,梅塞德斯·巴雷达。她的眼睛里连一丝怜悯都没有。”
“除了那些美国佬的轰炸,我觉得你们对这个考古项目也没什么需要担心的。大概你们连乌尔城再哪都还不清楚吧。”
艾哈迈德从一个古老的牛皮包里拿出照片,递给皮科特。皮科特小心翼翼的检查着这些照片,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说任何话。
“好的,卡罗,那我先走了。如果你还需要说明些什么事情,请马上联系我,我一直都在家。”
“我们的两个人试图坐在他们旁边,所以听到了他们谈话的一些细节。巴利先生似乎对于克拉拉·坦内博格在会议上冒失的发言感到恼火,而这位丈夫似乎也很生气。他们还谈到一个叫做伊维斯·皮科特的什么人,这个人是参加大会的教授之一。看起来,他似乎有可能对他们在发言中提到的那些泥板很有兴趣。但是艾哈迈德·侯赛因对这个人看来并没有足够的信任。你们可以看看信封里关于这个人物的简历,还有他的一些事迹的介绍。他是个花花公子,成天追着女人屁股后面转。
梅塞德斯打破了大家为了好好阅读默契的沉默。
“是的,坦内博格女士今天更倾向去购物。她今天在贡多蒂大街和科洛赛大街花了四千多欧,她可真是个购物狂人。她自己一个人在戈列科咖啡厅吃了午饭,一个三明治、一份甜品和一杯卡布奇诺咖啡。然后她就去梵蒂冈博物馆了,在那里一直待到闭馆为止。我过来的时候,他们通知我她刚刚进excelsior饭店,如果没人通知我的话,那么她肯定还一直待在那里。”
“是的”卡罗表示赞同:“我对此也深信不疑。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他沉寂了这么多年突然决定要现身呢。”
“太好了,你就跟我们一起吃吧。我给你介绍我的朋友们,这是豪瑟教授和穆勒教授。梅塞德斯已经单独自我介绍过了。”
“卡罗,对不起,我迟到了。我估计你们都等的不耐烦了吧。”
“他们根本不了解你!”布鲁诺·穆勒笑着说道。
其他三人个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两分钟后,管家打开了餐厅的大门并请进了一位先生。那个调查所的所长手中拿着一个类似的信封走了进来。
“卡罗,多年前你救过我一命。那个肿瘤……我不准备责备你想要做的事情,但是请你告诉我,到底这些事情的背后隐藏着些什么呢?”
“那你也尽量吃点。”卡罗坚持道。
“我们都洗耳恭听。”卡罗奉承了一句。
“听您决定。”
“连你的朋友汤姆·马丁也不信任吗?”
“如果没有别的办法,也……”
“我也这么觉得”卡罗坚持道:“他的孙女怎么会突然参加这个会议,然后向国际求援,要请大家参加开挖项目呢?这样一来,大家的焦点就会一下子集中到她身上,还有,她的姓氏:坦内博格。”
“卢卡跟我谈起过几个机构,他们什么都可以做,之前我跟你们提到过的。”卡罗说道。
“我们会干掉他的,梅塞德斯。这一点你不需要有任何疑问”布鲁诺坚定不移的声明道:“但是我们要干得漂亮。我认九_九_藏_书_网为,一个人总不能自己站到其中的某家机构里说要雇个杀手吧。卡罗,我认为最好利用一下你和马力尼的关系,让他指导我们如何去雇一个杀手更为妥当些。”
“报告里面把这一切都写的很清楚,但是我的人肯定这个阿尔佛雷德先生和布朗先生已经通过这种中间人转交的方式,保持联系很多年了。而且这次阿尔佛雷德先生的回信,他们将会去阿曼取回来。
卡罗的语调并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所以梅塞德斯也就安静了下来。她的朋友说的有道理,应该等这个马力尼先生离开之后,他们再好好商谈。
“谢谢你,卢卡。”
“好吧,您怎么看?”艾哈迈德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谢谢。”布鲁诺·穆勒喃喃的说道,感到有些不舒服。
“现在。”
“您和我一样很清楚这样一种类型的发掘有什么样的意义。那绝对会成为人类历史上震惊中外的事件,不仅仅对于宗教或者政治有重大的意义。”
就在此时,在excelsior饭店的咖啡厅里,艾哈迈德·侯赛因同伊维斯·皮科特教授也正准备要开始吃早餐。
“好吧,我们不要再谈卢卡了”卡罗插嘴道:“他办事有效率,这就是最重要的。我们还是好好看看报告里都写了些什么内容吧。”
“有两个是由前英国皇家空军特别空勤团(sas)成员组成的机构。这些英国人非常专业,但我推荐你雇美国人。根据我的判断,最好的选择是国际集团,拿着吧。”他拿出一张名片,补充道:“这是地址和电话。他们的中心部门在伦敦。你可以找汤姆·马丁。我们认识很多年了。他是个很不错的人,固执、不信教,但是的确是个很好的人。我会给他打电话的,告诉我的一个朋友会跟他联系。但他的收费可是相当惊人的。”
“你在骗我。我还没有失掉我曾经作为一名警察的嗅觉。”
卡罗把马力尼送到门口,此时的梅塞德斯却已经急不可耐的撕开了信封,连跟这个所长再见都没说,就开始看报告了。
“她丈夫晚些时候从酒店离开,然后就漫无目的在罗马街头闲逛,直到下午两点,他去了博隆内萨餐厅跟拉尔夫·巴利约好在那见面。这个巴利先生就是考古基金会的负责人,他在考古学界是个相当有影响力的人。他是哈佛大学的教授,在所有的学术界都是相当受人尊敬的。尽管这个大会是设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之下的,但是和其他一些基金会或者公司一样,考古基金会是自负盈亏的组织。”
“什么女孩?”梅塞德斯问道,她是被这个马力尼先生一半大男子主义一半父权主义的口吻激怒了。
“他肯定是必不得已才这样。”布鲁诺·穆勒插嘴道。
卢卡准备好了四份复印件,这样每个人手上都有一份。他们安静的阅读者所有关于克拉拉和她丈夫的细节内容。
“那你们能够得到些什么呢?是因为考虑到你们国家的状况你才这么努力的引人注目的吗?你想想看不久你们的国家就会遭遇战争的炮火洗礼了,你们想要去发掘不是完全没有意义吗?此外,您的保护神萨达姆,他准备好要接受一队外国的考古学家使团在他的国土上开始挖掘吗,他
99lib.net
不会对付我们吗,譬如把我们当作间谍一样抓起来吗?”
贡多蒂大街的戈列科咖啡馆里还没有什么人。卡罗和卢卡一人端着一杯卡布奇诺。这时的天气对于九月而言是显得热了一些,游客们也都还没有逛到西班牙广场。贡多蒂大街那些优雅的店铺也还没有开门。这个时候的罗马还是一副慵懒的样子。
最后他们总算远远的听见了门铃声,一阵脚步声朝餐厅这边走来。
“穆勒先生,估计您已经习惯别人都这么说了,不过我还是要强调一下,我绝对是您最虔诚的崇拜者。”马力尼说道。
“你是不知道,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让我不得不控制我的不耐烦。跟我一起工作的人会告诉你我其实是多么的无动于衷。”梅塞德斯回答道。
“你对她还有些误会。她是个相当出色的女人。”
“我受够了这种等待了!我们需要做点什么!”梅塞德斯不快地嚷道。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严肃,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
“我的朋友,有些事情是没法解释的。我只是需要一个名字,和这些能够有能力办成任何事情的一家机构的联络方式。”
梅塞德斯肯定自己不喜欢这个马力尼先生。事实上,除了非常卓越地人之外,她谁都瞧不上,而这个所长显然就是在她看不上的人之列。在他眼里最为关注的似乎是那一大盘面卷,而并不顾其他人正在等待,梅塞德斯更是感到自己被忽略到了顶。
“为什么?”梅塞德斯问道:“我们怎么知道他曝光孙女到底用意何在呢?”
他们一直讨论到第二天凌晨。他们不愿考虑掉或者讨论掉哪怕一个细节。他们觉得离终点是那么接近了:他们浪费了那么多年的时间就快要实践自己的誓言了。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个报仇的时间来的太迟。这一刻对他们而言足够完成这个使命。
“艾哈迈德·侯赛因向巴利先生保证说自己并没有金钱上的问题,只是缺少考古学家和有准备能够工作的人手。而最有意思的是,拉尔夫·巴利告诉侯赛因说明天或者后天将会交给他一封罗伯特·布朗的信。这个布朗先生就是考古基金会的主席,这封信是要他转交给一个人,叫做阿尔佛雷德,似乎就是那个女孩的祖父,而且……”
“梅塞德斯,别那么偏见。”汉斯抱怨道。
“很有趣,但是应该做一个严格的鉴定才好说。你们想得到些什么呢?”
“好吧,那女孩子今天没有去大会。”
当离开吃完甜点,卡罗邀请他去自己的办公室再喝点酒,他们也可以在那再安静的聊上一会儿。
“你就不能变得有点耐心吗!”汉斯·豪瑟评价道。
“交换这队人马,工具和金钱啊。”
“荣誉。”
“继续跟踪他们,不论他们去哪”卡罗命令道:“请派一个精干的小分队,你派多少人行动都无关紧要,但是我们需要了解一切关于这个阿尔佛雷德的情况:他到底是不是克拉拉·坦内博格的祖父,他住在哪里,和谁在一起,他现在在做些什么。我们还需要照片。弄到些照片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可能的话,拍些录像带可以让我们看得更加清楚。卢卡,我们要了解所有的情况!”
“也许我们需要雇佣一些当地的人。”马力尼坚持说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