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目录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没有人知道他在米兰的住处,连辜那尔都不知道。巴卡尔巴斯牧师下达了专门的指令,来组织那个结束蒙蒂布吉性命的行动。而他本人则需要组织一个其他人都不知道的行动。他在等的人是个职业杀手,他一般只是单独行动,而且从来没有失过手。至少到那个时候为止,没有失败过。
“没有任何资料,也没有照片。您必须自己一个人去找到他。”
他们面对所要完成的使命感到很痛苦:他们中的某个人要死掉,但是巴卡尔巴斯肯定的地诉他们,如果不这样做,那么整个基督社团就会被人发现。没有其他出路。
巴卡尔巴斯坐在沙发边上。柏林的家里很安全。基督社团从来没有用过这个房子。阿赫麦德跟他说这个房子是他儿子的一个朋友的,她去加勒比度假了,所以给他把钥匙留下来了,希望他能时不时地过去给她的猫喂水喂食。
一个男人的声音吓了他一跳。他都没有注意到有个人已经跪在了忏悔室里面。
他坐在忏悔室里,想念着辜九九藏书那尔。他觉得辜那尔很紧张,让自己和他本人都不舒服。其实他知道辜那尔已经受够了这一切,而他自己也是一样。
“圣母玛利亚保佑!”
一旦进去了之后,就需要启动秘密机关,让隐蔽在圣像下面的楼梯露出来。这些楼梯引向的地道直接通到大教堂,直达图尔古特的房子里。地下道就是他们在都灵的住所。他们不能在任何一家酒店登记,他们必须保证不被人发现。墓地是人们很少到访的地方,尽管有一些好奇的游客会去看看那些巴洛克式的坟墓。这个陵园的守卫也是基督社团的成员。这个老者的父亲是从乌尔法移民过来的,他的母亲是意大利人。他本人也是个跟他们一样的好基督教徒,是他们最好的同盟军。
“您该更谨慎一些,您刚才走神了。”
每个人都必须通过自己的途径到达都灵,最好是开车去。多亏欧盟取消了欧洲国家之间的国界,让他们能够不留痕迹地从一个国家到另外一个国家。然后他们必须去九*九*藏*书*网都灵纪念公墓,找到117号墓碑。花盆架里面藏着一把小钥匙,打开陵墓入口处的大门,就可以进去了。
老图尔古特在伊斯迈特的帮助下,已经将地道里的屋子收拾好了。他们在那里,任何人都发现不了,因为没人知道这条地道的存在,它始于陵墓,终于大教堂。没有任何一张地图注意到了这个隐蔽的地下迷宫。他们大概也准备好将蒙蒂布吉的尸体藏在那里了。这个哑巴将会永远在都灵长眠。
他是从乌尔法的一个人那里得知这个杀手的,那个人也是基督社团的成员,很多年前曾向他忏悔自己所犯下的罪行。那个人移民到了德国,然后从德国又去了美国。他对阿达伊奥说,自己从来就没有好运气,他的道路已经扭曲了,最后还成了一个臭名昭著的毒品走私犯,使得欧洲的大街小巷都充斥着海洛因。他犯过罪,但是从来没有背叛过基督社团。他之所以回到了乌尔法,是因为患上了一种很重的病。他就要死了,医生的诊断很99lib•net确切,他身体里长了一个肿瘤,已经将内脏都侵蚀了,什么治疗都无济于事了。所以,他才打算回到家乡,回归故乡,向牧师忏悔。而且为了维持基督社团的生存,他要捐助一大笔钱。富人总是认为,他们可以用金钱来赎罪。
“我要你杀一个人。”
巴卡尔巴斯跟他们解释说,蒙蒂布吉父亲的舅舅已经承诺要去刺杀这个哑巴。他们给他这个机会,但是他们需要确认他一定办得到。需要组织一个相关的装置,蒙蒂布吉一出狱,就要随时跟踪他,以便调查出警察是不是想通过他找到基督社团。
他们得到了都灵基督社团的两个同伴的帮助,但是不能冒任何风险,也绝不能被警察抓住。他们的任务就是不能让那个哑巴从视线里消失,仅此而已。只是如果有人有机会干掉他,那么就一定要毫不犹豫地杀了他。巴卡尔巴斯反复强调说,蒙蒂布吉的这个荣誉将会使他的亲人们受益。
他戴着假发,围着教士用的领巾,手里拿着祈祷书。他和那个男99lib•net人约好了七点见。还有半个小时,但是他想提前一点到那儿。其实他在周围已经来来回回晃了两个小时了,目的是要看看是不是被人跟踪。
他自告奋勇地要在基督社团的神圣使团中尽点力量,但是阿达伊奥拒绝了他的帮助。即使是基督社团的成员,也不能让这样一个对神不敬的人加入到他们神圣的使团中,尽管作为一个牧师,他的义务就是要在他生命最后的日子里,给他安慰。
阿达伊奥离开忏悔室,走到祭坛前面的一张凳子跟前。他用手捂住脸,放声大哭了起来。
那只安哥拉猫喵喵叫着欢迎他。但是他不喜欢猫,他对猫过敏,所以不一会儿就开始咳嗽,而且觉得浑身开始发痒。但是他忍住了。那些人马上就要过来了。
阿达伊奥用了十五分钟,跟这个杀手讲清楚了他要他干的事情。然后,杀手起身,消失在教堂的阴影之中。
他从童年开始就认识这些人。其中有三个是乌尔法人,是基督社团成员,但是现在在德国工作。其他的两个是通过不同的99lib•net途径来到乌尔法的。所有的人都是基督社团最为忠实的成员,就像他们的兄弟和其他家族成员在过去所做的那样,他们也随时都准备在必要时贡献自己的生命。
教堂里弥漫着一阵薰香味道。弥撒刚刚做完不久。阿达伊奥快步走到离祭坛最远的那个忏悔室。这个地方在走廊的拐角处,不会吸引那些好奇的眼光。
“这样需要提高报酬。”
在他们某一次忏悔意义上的谈话中,这个男人给了阿达伊奥一张写着洛特达姆邮箱号码的纸片,告诉他如果有一天需要人完成一项非常困难的任务,或者是不可能做到的任务,那么就给这个邮箱写信。而现在,阿达伊奥正是这么做了。他给这个地址寄去了一张空白的纸,还有自己到了法兰克福才买的一个手机号码。两天之后,一个陌生人给他打电话。他已经想好了在哪儿见面,于是就告诉了这个陌生人。就是在忏悔室里,他很肯定那个杀手会过来的。
“没有罪过就无所谓是否被宽恕。”
“我就是干这个的。您带来了他的资料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