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目录
第四十一章
上一页下一页
“国王陛下希望跟您做笔交易:用圣裹尸布来换取您的生命。国王很肯定裹尸布在圣殿骑士兵团的手上,圣路易斯国王对此也很肯定。在皇家文件中,有一份相关的记载,是我们在君士坦丁堡的大使所提供的报告,肯定巴尔杜伊诺国王没有将裹尸布交给他的法国国王舅舅,还有我们在国王宫廷密探的报告也有记载。我们知道圣裹尸布就在圣殿骑士兵团的手上。您一定是把它藏了起来。”
他还控告他们信奉魔鬼,崇拜一个叫做巴弗梅特的偶像。
赫奥弗洛伊·德查尼是诺曼底首领团的一位客人。他的家族为圣殿骑士兵团输送了很多优秀的骑士,譬如他已经牺牲的叔叔,弗朗西斯·德查尼。
但是国王对雅克斯·德莫拉伊的印象还是非常深刻的,私下里他非常佩服这个大统帅的勇气和人格,因为他具备了自己所欠缺的贵族风范和美德,他清澈如水的眼神让人不敢直视。国王对他无计可施,直到眼睁睁看着他在大火中死去才算了却心愿。
赫奥弗洛伊·德查尼不能掩饰自己的失望,他问大统帅:
从兵营的城墙上就能看见远处的大海。但是兵营的外围有很多敌人的工事,他们占据着瓜蒂亚娜的垛口,从他们的烽火台望去,才能看到一望无际的地平线。
“我们对此一直非常保密,现在也是一样。菲利贝就是想要闯进圣殿骑士兵团,去每一个角落搜查它。他相信他的谋臣们的话,如果他能找到圣裹尸布,他的权力会无限增长,他作为基督教国王的权势会覆盖所有的国家。他的野心已经让他盲目自大,但我们都知道他是个内心多么险恶的人。
“你去利雷伊,在那里好好保管当年你叔叔用来包裹圣裹尸布的那条亚麻布。我觉得你最好待在法国,但是是在法国比较安全的地方。这些年来,我一直寻找这条亚麻布的神奇之处,因为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你的叔叔当年将它交给马尔塞亚大统帅的时候,激动得泪流满面。两条亚麻布都是非常神圣的,所不同的在于,第一条是真正包裹过我主耶稣圣体的。
赫奥弗洛伊·德查尼只带上了他的持盾卫士就上路了。他一直觉得自己被人跟踪,那些肯定是菲利贝的暗探。
大火开始灼烧着骑士们的皮肤。雅克斯坚定地看着国王和法国的人民。他们和菲利贝一样,耳中听到了大统帅无辜的宣告,还有请求上帝审判法国国王和克雷蒙德教皇的声音。
贝尔德兰·德圣迪亚娜和赫奥弗洛伊·德查尼走进大统帅的办公室。夜晚的寂静被从遥远的巴黎传来的嘈杂人声和骚动打破。
现在已经是在卡斯蒂亚的境内了,他怀念起过去的时光,那时候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子,只是梦想成为一个士兵,奋勇杀敌,解救圣塞普尔科洛,让它重返基督社团。
“是的,看起来您很高兴的样子。”
他参加过圣地之战,所以了解他们这一路上会是多么艰苦,他现在还能回想起当年那些在东方的夜晚,无数的星星照亮了夜空,看起来好像伸手就能够得到一样。
一些农民看到他们走过来,挥手向他们致意。他们都很尊重圣殿骑士。一个持盾的士兵负责安顿他们的马匹,然后告诉他们如何进入城堡。
“骑士,我们要用生命来守卫好这个圣物。大统帅令我从现在开始不能告诉任何人圣物在我的兵团里。我们必须等待法国情况的进一步发展,维也纳理事会将会如何对待首领团再作决策。雅克斯要我马上派一个骑士,刺探法国的情报。他必须乔装打扮,不能接近任何兵营,不能和任何兵团的成员联系,只能看和听,一旦知道了首领团的境遇,马上回来报告。那么,根据他的要求和建议,我需要马上作出决定,是把裹尸布放在这里呢还是转移到另外一个更为安全的地方去。这样,我们开始行动吧。我要赶快去找到一个能完成这项艰巨任务的骑士。”
“只有你、萨贝伊洛、德查尼和我,我们知道圣裹尸布藏在哪里。萨贝伊洛在临死前才能将圣物传给他的继承人。你要在葡萄牙好好保护圣物。如果有任何意外,我会给九-九-藏-书-网你们新的指示。在你们去往西班牙的路上,你会经过很多兵营和圣殿骑士兵团驻地,我给他们每一个长官都准备了一份文件,以便在任何地方发生不测,你都知道如何处理。”
雅克斯和赫奥弗洛伊关在了同一辆囚车上。他们知道几分钟之后,他们就将被烧死,他们肉体的痛苦将会永远结束。
天刚蒙蒙亮,广场上就已经挤满了人。甚至有人为了抢占一个有利地形,能够看到这位骄傲的圣殿骑士的大统帅死刑的全过程打了起来。人民总是愿意看到这种场景,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沦落到悲惨的境地,而圣殿骑士兵团就是这样一类人,只不过是他们从前的所作所为总算是贡献大于危害。
暮色渐沉。圣殿骑士兵团的大统帅雅克斯·德莫拉伊正在烛光下读着骑士皮埃尔·贝拉尔德从维也纳带来的纪要,文中讲述了理事会的一些细节问题。
“有足够的文字材料说明当时教皇和国王去世时的情景。我向您肯定,绝对没有任何的消息,甚至是推测,证明他们的死是圣殿骑士报复所为。此外,也不应该这样去推测圣殿骑士。您已经看了这么多了,也应该了解这一点。”
雅克斯告诉他的朋友最近的一些情况。国王控告圣殿骑士们骄奢淫逸,生活腐败,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有所行动,所以他们需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在被处死之前还会遭到各种酷刑的折磨。
菲利贝很久之前就已经跟克雷蒙德教皇会晤过了,他认为自己作为法国国王对圣殿骑士兵团的财产享有归属权。现在这个大统帅已经很不耐烦地等待着维也纳理事会的决议。菲利贝亲自向克雷蒙德教皇和宗教教庭施加压力。他不满足于管理属于他的东西,他要这些东西都属于他自己,所以维也纳的理事会把他的事情作为特例处理,批准了他对圣殿骑士兵团实施致命的打击。
“克雷蒙德教皇在此之后的四十天内去世了,而菲利贝国王则在八个月时候也死去了。他们的死亡都是很可怕的,就像我说过的那样。上帝做出了审判。”
骑士们没有跟他讨价还价。他把他们载到了瓜蒂亚娜的对岸,并且告诉他们从哪里骑马能够到达卡斯特罗·马利姆。它明显耸立的碉堡远在卡斯蒂亚的河岸那端就能看到。
“我很喜欢雅克斯。”
大统领的脸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皱纹。他长期熬夜,眼睛总是红红的,看起来很疲惫。
当听贝尔德兰说完之后,首领要他把圣裹尸布拿出来给他看。这个卡斯蒂亚人将裹尸布展开来看,两个人看到了如此逼真的耶稣圣像后都浑身一紧。那上面可以清楚地看到责罚和痛苦的记号。
当他们分别的时候,各自的心中都觉得很满足。贝尔德兰丝毫没有透露他们的使命,而兵团的首领或者那些弟兄们也根本没有问起,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法国的菲利贝国王,被人们称作是英俊的菲利贝,他命令他的宦臣们无情地折磨那些骑士,特别是对大统帅,因为他希望听到他告饶,告诉他圣裹尸布到底藏在哪里。
“我能看看您所有的那些吗?”
这段时期圣殿骑士兵团的日子很不好过。
“弗朗西斯·德查尼两次经过异教徒的国家,穿过沙漠,就是为了将圣裹尸布安全送到圣殿骑士兵团。这一次,我们又再次需要你们这个如此虔诚和勇敢的家族来帮助我们了。”
伯爵听到他针对菲利贝国王的这一通讽刺,气得满脸通红。
“我知道,所以我不得不见您。”
他想拉拢所有的骑士,承诺如果他们帮助他打败圣殿骑士兵团,那么他们可以得到封地和村庄。而且在教皇克雷蒙德的身边,他也收买了很多很有影响力的教士,他让他们对教皇进谗言,使得教皇能够跟他一起共同对抗圣殿骑士兵团。
“好吧,那您告诉我是什么,因为我肯定地告诉您,我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这种……”
3月19日的巴黎洋溢着一派节日的气氛。因为国王要求升起了巨大的篝火,他要用火将这个骄傲的大统帅烧死。贵族们和老百姓纷纷赶过去看热闹,国王也不反对皇宫里的人参加。
“跟我99lib•net说说,那个国王想要找的圣物到底是什么。根据您资料里的记载,他们其实根本就没剩下任何东西。但是菲利贝还是坚持要雅克斯交出那个宝贝。他指的是什么东西?一定是很具体的东西,很值钱的东西,对吧?”
在这里的几天,他非常开心能和这些其他兵团,但也是出生在坎塔布连山脉的弟兄们一起聊聊天。他们回忆起了他们共同的朋友们的名字;还记起了那些奶牛的名字,它们骄傲地在那里吃着草,看见孩子们乌拉乱叫毫不为之动容。他们出生的村庄都离得很近。
“我以国王的名义来见您。”
“小姐,历史不是通过猜测写就的,那都是真实的事件,通过各种途径证明了的事件。”
已经离开特罗耶斯村庄了。离利雷伊城只有几里路了。
法国宫廷上下一片雀跃,国王跟贵夫人们开玩笑说:我,菲利贝国王已经将圣殿骑士兵团彻底消灭了。它的丰功伟绩已经跟他们一起化成灰烬了。
“不,不,我不认为他是想要黄金。”
菲利贝的后背一阵发凉。他由于害怕开始颤抖起来。但是他突然又想到自己作为国王,没有任何人可以把他怎么样,况且自己还有教皇替他撑腰,教皇可是宗教社会里最高的权力所有者。
“根据您的资料,在国王将雅克斯抓起来的前几个月,他给很多兵营驻地都写了信,很多骑士都离开了,然后就没有回来。您还保留着那些雅克斯写的信吗?”
“不是,我要去巴黎。”
“我尽量满足您。”
“您告诉我,我的任务是什么呢?”
“好吧,您明天早点过来吧。”
最开始的那些年还是非常艰难的,他虽然喜欢舞剑弄刀,但是他活泼的本性还不适应对骑士坚韧忠贞的要求。经过了很长一段艰苦磨练的岁月,他才最终能控制自己的躯体,实现自己的理想,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圣殿骑士成员。
大统帅正在房间里祷告,突然仆人进来通告说德查尼骑士回来了。他立刻起身去见他。
但是菲利贝四世根本没有还钱的打算。他的计划正好相反:他想成为圣殿骑士兵团首领团所有财产的继承人,尽管可能要将其中的一部分同教会分享。
菲利贝的一个信使来到了基地,并要求见大统帅。雅克斯非常平静地接待了他。
麦克法登教授无趣地看着她。安娜已经两整天泡在这堆资料里面了,经常会问他一些没有任何意义的问题。
贝尔德兰向军营的首领说明了法国现在的情况,将一份由雅克斯签署的文件交给了他。
“我长大了,也要当圣殿骑士。”他说道。
是他的父亲要求他进入圣殿骑士兵团的首领团,想要他成为一名真正为上帝而战的士兵。
“瞧您说的,小姐!”
首领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们,让他们休息,以洗一路的尘土。他没有急着跟他们说话,而是等他们吃喝完毕,舒服地被安置到了给他们准备好的几间简朴的屋子里之后,才召见他们。
农民们看到太阳已经快要落下了,纷纷收拾起各自的工具。德查尼看到这无尽的田野不禁怀念起了自己的童年,突然很想能拥抱一下自己的哥哥。
“我要什么时候出发?”
“我觉得这个大统帅很棒。我觉得他是一个好人,公正的人。菲利贝是个坏蛋。所以,我很高兴,在这件事情上,上帝决定作出正义的审判。惩罚就是让他永远也干不了坏事了。那么现在看来,难道说他们这些奇怪的死亡不是圣殿骑士在幕后操作的吗?”
贝尔德兰这才发现自己要失去的祖国还有如此美妙的风景。他喜欢用卡斯蒂亚语跟农民聊天,跟这一路走过的骑士兵团军营里的弟兄们聊天。
“什么意思?”
“伯爵先生,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们,我绝对没有您所说的那个圣物,那么这样说来,我的生命是肯定没救的了。国王不要把所有的人都想得跟他自己一样。”
何塞·萨贝伊洛是卡斯特罗·马利姆的大统帅。他很博学,是一个智者,从前他研究过医学、天文学、数学,而且得益于他良好的阿拉伯语,还阅读了很多经典著作。他阅读、翻译并且收藏了智者亚里士多德、米雷藏书网托、阿基米德和很多其他人的作品。
雅克斯要求他们不要去骑士兵团的营帐,以防走漏了风声。至少也要在离巴黎足够远的地方才能和他们取得联系。
她很聪明,但是还是有那么点无知。有时候还需要给她好好上上历史的基础课。这个年轻姑娘对十字军和十二世纪、十三世纪或者十四世纪时的复杂的宗教社会知之甚少。但是,这样她不会受到误导,她作为记者,在学术上的无知反而给她的直觉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她不断地寻找,就会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她要的东西了。一个单词,一个字,一个事件都可以成为她调查中的线索。
帝国的银库几乎已经空无一物,菲利贝是圣殿骑士兵团最大的债主之一,他欠了他们无数的黄金,估计他只有再活十次才能还清这笔债务。
1314年3月18日,国王宣布了对圣殿骑士兵团大统帅的死刑判决,那些幸存下来的骑士们将接受永无止境的折磨。
整个家族都为弗朗西斯和赫奥弗洛伊两个孩子而感到骄傲。因为他们用自己的行动,真正为首领团效忠。
到了出发的那天,小赫奥弗洛伊含着眼泪跟他的叔叔告别。他拼命要求叔叔能带他一起去圣地打仗。大家怎么都不能劝服他。这个小东西哪里知道,他的叔叔即将经历的是一场最为恶劣的战争,他的敌人丝毫不讲究战斗的道义,他的叔叔也不会得到任何的荣誉。因为他的敌人,不是萨拉瑟罗人,而是法国国王菲利贝。
自从菲利贝买到了艾斯捷乌·德弗洛伊兰的圣经赝品之后,他就越来越靠近圣殿骑士兵团,而且他对兵团的这种控制力看来是与日俱增。
贝尔德兰·德圣迪亚娜出生在坎达布连一个穷困的家庭,他个子很高,身材魁梧,总是沉默或者在沉思。他加入首领团已经有大约十八年了,就是在圣地战斗的那一次让他加入到兵团中来的。在那次战役中,他认识了雅克斯,是他救了雅克斯的命,萨拉瑟罗人的那一剑直刺统帅的咽喉,而他则用自己的身体为雅克斯挡了一剑。从那以后,在圣迪亚娜的背后,接近心脏的地方,就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疤痕。
“菲利贝认为圣殿骑士兵团拥有比他自己所有的东西更多的财宝。他对财宝非常贪婪,他认为雅克斯欺骗了他,还藏有更多的黄金。”
赫奥弗洛伊的喉咙一阵哽咽,似乎知道圣殿兵团的大门未来是不会向他敞开的。
“德莫拉伊先生,国王其实是发善心给了你一个求生的机会,因为你拥有的东西本来就是属于国王,属于法国和所有基督社团的。”
一天下午,国王要求他们将雅克斯带到他那里。这个大统帅几乎看不见东西了,但是他直觉到了这个藏在面具后的人是谁。他依然坚定如初,努力让自己的双唇摆出一个微笑的姿势。国王让他交待到底把裹尸布藏在了哪里?
他一直小心翼翼的,试图转移她倾注在这些历史事件上的注意力。因为这些东西一旦落在了这个记者手里,将会成为非常危险的材料。
“很明显事实不是这样的。这不符合圣殿骑士的行为准则。”
何塞·萨贝伊洛温柔地抚摸着这块亚麻布,很清楚自己这么做代表着一种多么大的特权。那里可以看到耶稣真实的形象。他对这个形象其实已经非常熟悉了,因为很早以前维斯埃尔斯大统帅为了告诉大家耶稣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就派人将他的圣像复制,送到每个圣殿骑士兵团。
卫耶内乌维的兵团军营不再是一个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基地了。国王的军队将里面可以找到的所有东西都拿走了,菲利贝还很生气,他们没有找到那个最珍贵的宝物的影子。谁都不知道,几个月前雅克斯已经将黄金分批运送到各地的军营了,最大部分的珍宝在苏格兰,同样雅克斯也给那里发去了秘密文件。卫耶内乌维的兵团军营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空屋里回荡的是国王的无穷怒火。
“啊,不是吗?多有趣啊!那您认为是什么东西呢?”
兄弟俩相见的场景是非常感人的。他的哥哥鲍尔非常高兴地接待了他,肯定地说道,那就是他们的家。他的父亲已经时日无多九*九*藏*书*网了,他非常崇敬圣殿骑士兵团,每次他们只要一有什么需要,他就义无反顾地和首领团合作。
“您跟我一样清楚,圣路易斯国王派人给巴尔杜伊诺国王,也就是他的外甥,一大笔黄金,而巴尔杜伊诺将其他一些圣物卖给了国王。您很清楚,当年蒂洪伯爵在巴尔杜伊诺的宫廷里待了很长时间,就是为了能将那个被称作曼迪雷翁的圣物买下来,而且巴尔杜伊诺国王答应了。”
圣殿骑士皮耶尔·贝尔拉德通知他的信使,克雷蒙德已经准备好要帮助菲利贝实施他的预谋了。首领团所剩的日子屈指可数,维也纳方面已经发出了对首领团的判决。这也就是实施早晚的事情了,所以必须尽快将兵团里仅存的东西进行转移。
贝尔德兰来到了首领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开着一扇大窗户,海风缓缓地吹了进来。
他推了推眼镜,准备开始给她解释什么叫做上帝的审判了。安娜一边听,一边奇怪地看着他。她总觉得,当教授用戏剧的语调念出雅克斯的那些话的时候很滑稽。
“贝尔德兰,你需要马上赶到葡萄牙去。我们的兄弟皮耶尔·贝拉尔德告诉我说教皇不久就要制裁我们了。虽然很快,但是我需要知道首领团在其他国家的遭遇是不是更幸运一些,但是法国看来已经彻底没有希望了。我想过要把你们派到苏格兰去,因为他们的罗伯特·布鲁斯国王和教皇断绝了来往,教皇的命令对他不起作用。但是我相信葡萄牙的那个迪奥尼斯国王,他曾经向我保证会保护我们首领团。菲利贝国王从我们这里抢走了太多的东西,但是我并不担心黄金或者土地的丢失,而是担心我们最为珍贵的财宝,圣殿骑士兵团的珍宝,圣裹尸布。很多年前那些基督教国家的国王就怀疑裹尸布在我们手里,他们都极其渴望将其夺走,因为他们认定它具有神奇的力量,能够让拥有它的人坚不可摧。但是,我倒认为路易斯国王的愿望才是真诚的,他仅希望我们能在真正的耶稣圣像前祈祷,祷告。
“您怎么知道呢?”
远远地,在地平线之上,他就依稀看到了骑士城堡高大威严的身影。这个富饶的村庄给他们提供了食物,涓涓流水把他们从干渴中解救了出来。
卫耶内乌维的盛典骑兵团是个面积很大而且力量强大的基地,在它的对面,修建了非常宏伟的皇宫。法国国王菲利贝准备在那里对圣殿骑士的首领团发动一场猛烈的攻击。
伯爵拼命控制住了自己的怒火。
“属于谁?请您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属于菲利贝国王啊?”
“你不要跟我提什么国王之间的交易,我的生命是属于上帝的,国王可以将我的性命取走,尽管这应该由上帝来决定。您去告诉菲利贝,我没有圣物,但是我就是有,也决不会用它去交换我的生命。我是绝对不会做有损荣誉的事情的。”几个小时以后,雅克斯、赫奥弗洛伊还有卫耶内乌维的兵团军营里剩下的一些圣殿骑士们都被抓了起来,然后被带到了国王的宫殿。
这天下午,和平常一样,雅克斯在小教堂里为那些被菲利贝残害的骑士们作祷告。
在这几天时间里,赫奥弗洛伊又重新找到了那些属于他的欢乐。他跟侄子一起玩耍,这个侄子的名字和自己一样,未来也要继承家业。他是个很聪明,而且很勇敢的孩子,他追在叔叔的屁股后面,央求他教自己打仗。
“我尽量明天把那些文件找到给您。您要回西班牙吗?”
“哎呀,吓死我了!我正在看关于雅克斯被处决的故事呢。正看到关键的地方。我想知道,什么是上帝的审判啊?”
“啊!您要走!”
那些在阳光抚摸下闪闪发亮的房子,就是他们要过河去往葡萄牙经过的最后一个村落。船主的收入很不错,因为他每天都要在河的两岸来来回回运送人和货物。
一直以来,在每个圣殿骑士的家里和军营里都有另外一个崇拜的偶像,这个秘密不知道是通过什么途径传遍四方;也许是在某个地方的某个不忠实的仆人被人收买了,于是将他们生活中的一些细节暴露给他们,并且说他们经常要去一个秘密的小教堂做祈祷,那里九*九*藏*书*网别的人都是不允许入内的,里面有一幅什么偶像的圣像。“那是另外的偶像,”骑士们的敌人们叫嚣说。
“我跟您说了,一定是个十分具体的东西,一个对圣殿骑士兵团、对法国国王,而且对基督社团都非常有价值的东西。”
他们骑行了很多天,终于就要到比达索阿勒了。贝尔德兰在四个骑士和持盾士兵的陪同下,快马加鞭。他们极度渴望能尽早到达西班牙,远离那个恶毒的菲利贝国王。
雅克斯站着,坚定并且严肃地请他们两人坐下。这场谈话持续了很长时间,因为有很多细节问题需要慢慢推敲。
现在他已经五十岁了,已经接近老年了,但是这次的旅程让他觉得自己又变得年轻了起来。他这次要穿过卡斯蒂亚的领土,从它的北边走到它的南方边境。
雅克斯面无表情地听着伯爵讲话。他从内心里十分庆幸上帝让自己及时地将圣裹尸布转移,在这个时候,他估计裹尸布应该已经在卡斯特罗·马利姆那里了,已经有何塞·萨贝伊洛看管它了。当伯爵说完话以后,大统帅干脆地回答道:
他把亚麻布藏在皮包里面,就像当年他的叔叔弗朗西斯所做的那样。
菲利贝知道对他如何施以酷刑都是不起作用的。他就是死也不会交待的。只有让他被当众处死,才能让全世界都知道,圣殿骑士兵团从此就退出历史舞台了。
“我想最好明天就能看到,晚上我就要走了。”
一接到这封纪要函,雅克斯的眼睛就被怒火烧得通红。他找来了一张羊皮纸,他奋笔疾书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信还没有写完,他就下令找来了圣殿骑士兵团里最为忠诚的两名骑士,贝尔德兰·德圣迪亚娜和赫奥弗洛伊·德查尼。
“那么也有可能是他们组织了一帮骑士,他们给了教皇和菲利贝致命的打击吧。”
“不是,不是他们。”
“是的,我知道我给您添了不少麻烦,耽误了您工作。”
雅克斯就像相信自己一样信任赫奥弗洛伊·德查尼。他们一起在埃及作战,攻克多尔多沙的碉堡。就像对贝尔德兰一样,他非常了解德查尼的勇敢和虔诚。所以他决定由他们两人来完成这件最为棘手的任务。
三个男人沉默了一阵,这种沉默更甚于离别的感言。就在当晚,两个男人带着同样珍贵的圣物,踏上了完全不同的征程。雅克斯说得很有道理:上帝在弗朗西斯·德查尼的亚麻布上又一次创造了奇迹。那条柔软的亚麻布,相同的质地,还有相同的颜色,跟何塞·德阿里马特阿用来包裹耶稣圣体的那条裹尸布简直是一模一样。
“如果您不是那么有素养,您一定会说是‘这种的胡言乱语’。好吧,也许您说的有道理,你是教授嘛,我只是个记者,您更注重事实,我就是瞎猜测。”
首领接着读完了雅克斯的信,对贝尔德兰说道:
他们知道国王的刺客很有可能在追踪他们,所以他们几乎都不敢停下来休息。菲利贝在所有的地方都有耳目。很有可能,有人跑去向他的探子告密说,有一队人马离开了卫耶内乌维的圣殿骑士兵团基地。
“我们必须挽救我们的珍宝,就像从前你的叔叔德查尼一样。至于你,贝尔德兰,你将带着我们的圣物,去我们的卡斯特罗·马利姆基地,穿过卫兵的防线,然后将圣物交给他们的首领,我们的弟兄何塞·萨贝伊洛。我还会给你一封密信,我会在里面告诉你应该怎样来保护圣物。
在骑马行走了三十天之后,他们到达了赫雷斯的最边境的村庄附近。这里也有一个圣殿骑士兵团的营地。贝尔德兰通知同行的弟兄们在这里待上两天,然后再继续他们最后一段行程。
大统帅自己站着,也没有请来者坐下的意思。这个香巴格内的伯爵生气地看着统帅。大统帅的无上尊严让他感到害怕,他觉得很不舒服。
“一准备好,就可以出发了。”
“你弄完了吗?”
“我一直得到了你们德查尼家族的鼎力协助,你的兄弟、父亲都一直保护着这块亚麻布,直到送到圣殿骑士兵团手里。
“我们有一部分证据,我们从它的复印件上可以看出来是雅克斯的真迹。其他一些就已经完全流散,找不到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