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目录
第三十七章
上一页下一页
“我还不知道我的。”弗朗西斯说道。
“骑士,你必须启程了。我实在是犯了一个错误,让你又去了一次萨拉瑟罗人的营地,现在已经没有船可以使用了。”
古伊亚乌梅命令骑士们马上备战此次进攻。很多的基督徒都感到了焦虑不安,他们找不到什么交通工具可以离开军营,他们的运气看来是凶多吉少。
两个人紧紧拥抱了一下。那是他们在地球上能见的最后一面了,两个人的运气都已经到了尽头。两个人都知道大统帅为了保卫他们的圣胡安·德阿克雷营地将会在此阵亡。
那些马梅鲁克人统治了埃及和叙利亚,而且已经占领了纳萨内什,这个由耶稣建立起来的城市,在哈法港口还飘扬着耶稣的旗帜,离圣胡安·德阿克雷只有几里之遥。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要恳请您一件事情。我想只带上萨伊得出发。”
“那会非常危险的。”
“你,骑士,跟我过来,在大厅里我再告诉你,然后告诉你你的目的地。”
他们在营地里待了一整月,他们听到士兵们的交谈,和他们一起吃面包、喝水还一起向真主阿拉祷告。他们的身份已经变成了埃及商人,急切地向他们的军队出售弹药。
大统帅读出九九藏书网了德查尼眼中的忧虑,因为他要他们离开自己的土地,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时常在星星照耀下沉睡,和商队一起骑马四处去打探消息,隐匿在萨拉瑟罗人的营地中然后又安然回家。
但是在1291年的春天,古伊亚乌梅除了法国和罗马宫廷之间的阴谋斗争之外,又遇到了更加严峻的问题。弗朗西斯·德查尼和萨伊得带来了坏消息,那是他们从马梅鲁克人的营地里刺探来的消息。
三天内,这两个圣殿骑士就听到了士兵和军官们的议论,还有那些萨拉瑟罗不计其数的仆人们的言论。他们正准备返回自己的营地,萨伊得突然肯定地告诉德查尼,一个老熟人告诉他进攻将在两天后的晚些时候发动。
他小心地将裹尸布用那条亚麻布裹好,装进他一直随身携带的皮包里。
“你要知道,德查尼,这项任务我只有委托你来办。很多年前,你还刚刚加入到首领团中来的时候,和圣雷米骑士一起,你们从君士坦丁堡将耶稣惟一的圣物——那个浮现着耶稣圣像和圣体的圣裹尸布带到了我们这里。多亏了这块圣裹尸布,我得以见到了耶稣的形象,并且向他祈祷。尽管你已经步入了老年,但是九-九-藏-书-网没有关系,我认为你还很有力量和勇气,所以我只信任你可以挽救耶稣的圣裹尸布。在我们所有的珍宝中,这一件才是最为珍贵的,因为它拥有上帝的圣像和鲜血。你一定要挽救它。但是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回马梅鲁克人的营地一趟。我们必须知道如果我们想通过货船将财物运走,他们是不是有能力阻止我们的货船顺利到达目的地。你一完成了这项任务,就立刻带上你觉得合适的随从启程去齐布列。你可以选择路线,坐船或者骑马都可以。我相信你的判断并且能够将圣裹尸布安全地带到法国。谁都不会知道你要带走的东西,你自己决定通过什么方式将它运走。现在,你就出发去完成你的任务吧。”
古伊亚乌梅盯着德查尼的眼睛。德查尼已经有六十多岁了,但是依然很强壮,脸颊被太阳晒得黑黝黝的,他是圣殿骑士中资格最老的一位了。他逃脱了数千次的危难,但是作为一个密探,他没有子嗣。
骑士中最为伤感的要数弗朗西斯·德查尼。当统帅要他远离阿克雷区完成一项使命的时候,他拼命忍住没有让泪水掉下来。这个法国骑士恳求统帅能让他为了十字军而战,但是统帅却九*九*藏*书*网连听都不愿听他讲完。因为统帅决心已定。
德查尼骑士看起来更像一个穆斯林人,而不是基督教徒。他看起来好像就出生在这片土地上,而不是在遥远的法国。德查尼非常肯定地说:不久的将来,最多十五天的样子,他们就会攻打圣胡安·德阿克雷。士兵们是这样跟他们说的,那些跟他们在兵营里交易的军官也向他们肯定了这一点。马梅鲁克人的指挥官肯定地告诉他,过不了多久,他们就可以发财。因为他们一旦得到了阿克雷驻地,就会得到那里所有的财宝,他们肯定那里会像其他被攻陷的堡垒一样,拥有很多财宝。
德查尼帮助他的同伴准备保卫战,他曾经设想了几千遍,如何控制那些有能力杀敌的基督徒和一心逃跑的士兵之间的战斗。但是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启程的航船了,绝望已经将所有人都俘虏了。
和萨伊得一样,他已经习惯在野外过夜,他们可以顺路随便弄些东西填饱肚子,不论是在森林里还是在沙漠中。他们只需要两匹好坐骑就够了。
当天夜晚,他们就离开了敌人的营地。当他们走进阿克雷基地的时候,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已经将圣殿兵团的围墙染红了。
“你按照你的判藏书网断去做吧。”
“我们要分三批将这些箱子运走。你们要随时准备将它们运走。珍宝将分作三条船运送,这样才能保证它们更安全地到达目的地。如果只有一条船的话……你们都清楚各自要搭乘的航船了吧……”
黑夜又一次降临,大统帅把他叫了过去。
“但是任何人都不会怀疑我们的,我们就是两个马梅鲁克人。”
三月的微风稍稍减退了一点几个月以来一直弥漫在那片洒满了基督鲜血的圣地上的灼热。两天前,一队圣殿骑士就开始将基地所有的黄金和珍宝用口袋打好包。大统帅命令他们尽可能早点收拾好行装,然后向齐布列进发,再从那里去法国。没有人愿意走,都向统帅要求留下来同敌人战斗。但是统帅却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坚定:首领团的存亡还需要依靠大家,需要大家负责挽救圣殿骑士兵团的财宝。
德查尼找了一条跟裹尸布差不多大小的亚麻布将它包裹起来。他不想让它在艰苦的路途中受到什么损坏,而且这次他觉得如果将它装在木盒子里也不太合适。他费尽周折来到了君士坦丁堡,估计从这里更容易进入法国。所幸行李不多,这样还好过一些。
古伊亚乌梅,这个兵团的大统帅,小心地将文件
99lib.net
收进了他工作台的一个隐蔽的抽屉里。他那张瘦削的脸上却写满了担忧。法国那边回来的信让他明白,现在的菲利贝宫廷里已经没有像那个可爱的路易斯国王时期那么多朋友了。路易斯是整个基督教社会时期最为绅士、最勇敢的国王了,而他现在已经在天国安息了。
菲利贝四世欠了他们很多黄金,非常多,好像他欠得越多,对兵团就越信任。在罗马,一些宗教权力机构都毫不隐藏他们对于圣殿骑士兵团的权力的嫉妒。
德查尼骑士,在他最忠实的持盾卫士老萨伊得的陪同下,又一次混入到了马梅鲁克人的队伍中。士兵中能明显感到一种大战前的紧张气氛,他们在篝火旁边怀念着自己的亲人,怀念着自己也许已经长大成人的孩子们。
他本来是想要萨伊得再陪他完成一次任务的,但是最后他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走。因为他不能要求他的朋友放弃他的祖国,不,不,因为在法国他一定不会生活幸福的。
对于弗朗西斯而言,回到法国无异于一场悲剧。
大统帅从楼梯上下来,走到基地的地下室里。那里有一间骑士看守的小屋,他检查了一遍这些必须发往法国的大箱子。
弗朗西斯控制着自己的感情,说话之前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