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目录
第二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那个老人,艾德沙的主教感到上帝已经远离了自己。他在石砌的教堂里,站在十字架旁,被教士们包围着,这些都是最为忠实的基督徒。他们一起祈祷能够重获曼迪雷翁,对于他们而言,它就是他们的生命。
“你好呀,过得怎么样?”
“我不知道。但是你不是也承认有这种可能性吗。他们将它带到了法国,之后它也就是在那儿又重新出现的。”
“是圣殿骑士把它拿走的吗?很多作者都坚持说是他们弄走的裹尸布。”
“不过,我认为还是那些圣殿骑士拿走了裹尸布。”
“嗯,你在这儿干什么?”鸠瑟贝问道。
“马马虎虎,这比我原先想象的要困难许多,不过我不会放弃的。”
“是的,的确如此。在944年,曼迪雷翁打败穆斯林人,拜占庭人就成为了艾德沙的主人。拜占庭的帝王,罗马诺·雷卡贝诺很喜欢曼迪雷翁,希腊人都是这么叫它的。因为罗马诺认为,正是得益于曼迪雷翁他才得到了上帝的保护,才使得他坚不可摧,所以他也一定要保护曼迪雷翁。所以他给曼迪雷翁派去了由他最优秀的将士组成的一个军队,想要给艾德沙的埃米尔(穆斯林国家国王或者酋长
九九藏书网
的称号)一个巨大的震慑:如果他们交出了裹尸布,军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不用伤害任何人就凯旋而归,而且还会慷慨地给他们一大笔奖赏,此外还会释放两百个被囚禁的穆斯林人。
“你吃过饭了吗?”
“那我们俩一起吃吧,我请你。”
安娜惊呼着从梦中惊醒。她觉得焦虑困扰着自己,梦魇中的情景是那么生动和真实。
“他已经跟鸠瑟贝一起去都灵缉私警长家里吃晚饭了。”
索菲娅从前台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张便条。
“只有一段?要我说,它所有的历史都让人费解。它在艾德沙的出现和在君士坦丁堡的失踪……”
“索菲娅……”
她们要了晚餐,还点了一瓶巴诺罗酒,两人偷偷地互相瞥了一眼。
他们都是绨希欧,那个书记官的后代,是伟大的欧博达斯的后代,是赫萨尔的侄子伊萨兹的后代,是胡安和众多为了曼迪雷翁牺牲了生命的基督徒的后代。他们一定要获得曼迪雷翁,世世代代不懈努力,直到真正得到它为止。他们在上帝面前发誓,在他们神坛庄严的木刻十字架前发誓,在耶稣圣母的肖像前发誓,在《圣经》前发誓藏书网,一定要完成夙愿。
“他可能对裹尸布有那么大兴趣吗?”
她从冰箱里找了点水喝,打开窗户,让清晨新鲜的空气吹进房间。
放下了这些报纸,她有些困意了。想象着拜占庭和艾德沙的埃米尔的激战,安娜渐渐睡着了。她仿佛听到了战士们的呐喊,木头燃烧的吱吱嘎嘎声,婴儿在母亲怀里想努力找寻一个生命避难所而发出的哭喊声。她仿佛看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被其他老人所包围着。这些人神态虔诚,双膝跪地,恳求着一个不能实现的奇迹出现。
“不好,还是我请你吧。”
“我是不介意的,不过不知道头的意见如何。你稍等一会儿,我跟他说一声。”
她觉得自己在梦中看到的和听到的东西似乎真正发生过。而且自己很肯定这些一定是发生过了的事情。
“干得不错啊。”
“为什么?”
两个女人又聊了好一会儿,安娜继续构想圣殿骑士如何带走裹尸布,而索菲娅则不断透露出各种资料。
过了一会儿,这个老人走到祭祀神坛旁边,拿出一条小心折叠好的麻布,将它交给一个穆斯林的士兵。这个士兵非常小心,激动得都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这99lib•net件圣物是如此珍贵,这些人都将它惜如生命。
“这很难弄清楚。人们总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归咎于圣殿骑士,把他们想象成为能完成一切事情的超人。骑士似乎走了。十字军团在所有他们走过的土地上都散播了死亡和混乱。也许是的,那个最终成为君士坦丁堡国王的人拿走了裹尸布,因为他一直都很觊觎裹尸布,而正是从那个时候起,裹尸布就消失了。
“但是艾德沙的基督教社团拒绝将曼迪雷翁交给埃米尔,而埃米尔本人虽然是穆斯林教徒,但是他仍然害怕裹尸布的神奇能量,决定要奋起抗争。最后拜占庭人打了胜仗,而裹尸布就在公元944年8月16日被带到了拜占庭。从此,拜占庭的宗教仪式中就加入了裹尸布的纪念仪式。在梵蒂冈的历史文件中能够找到一段记录,记录了副主教格雷戈里奥在接受裹尸布时所举行的布道仪式。
“介意我也加入吗?”
拜占庭部队的将领从艾德沙的一位贵族手中得到了曼迪雷翁,得意洋洋地向君士坦丁堡进发了。
“这是若干种说法中的一种。他没有足够的财富来支撑整个帝国,所以他乞求所有欧洲的国王和大人物们,终于将十字军九-九-藏-书-网从圣地掠夺来的圣物都卖掉了,其中买主还有他的舅舅——法国的圣路易斯国王。很有可能是那些圣殿骑士,相当于那个时代的银行家,他们也致力于寻找那些圣物,于是他们为了得到裹尸布向巴尔杜伊诺偿付了一大笔钱。当然,文件里对此却没有任何可以佐证的记载。”
“还没有,不过我正要给马尔科打电话,如果他还没有吃晚饭的话,我打算叫他下来,到酒店的餐厅一起吃饭。”
“索菲娅,在裹尸布的历史中有一段比较让人费解的传闻。”
马尔科和鸠瑟贝在通往电梯的路上碰到了她俩。
冲了个澡后,安娜感觉好多了。她一点胃口也没有,于是在房间里又待了一会儿,从那些她刚买回来的书里面找寻关于巴尔杜伊诺,这个乞丐国王的资料。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她只有求助于因特网了,尽管她一向对于互联网上的信息持怀疑态度。之后她还真在网上找到了关于圣殿骑士的信息,而且令她吃惊的是,她还发现了一个专门介绍他们的网站。她给她所在报社的信息部主任打电话,他给她解释了她想知道的情况。
半个小时之后,主任给她回了电话。这个关于圣殿骑士的网站地址位于伦敦九-九-藏-书-网,是绝对合法注册的机构。
安娜坐在床边上,因为床上的大部分地方都被各种报纸,便条还有书占得满满的。安娜陷入了沉思,回忆着和索菲娅的谈话。
“我从书中了解到,在艾德沙有一个非常根深蒂固、势力强大的基督教社团。就连艾德沙的埃米尔也必须抵抗拜占庭的军队,因为他们不想交出裹尸布。”
马尔科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快,只是冷漠地和安娜打了个招呼,然后要索菲娅和鸠瑟贝陪他再到酒店的酒吧里喝上一杯。
他们凶残地抢夺基督徒的曼迪雷翁,因为耶稣是个伟大的预言家,就连阿拉真主也保佑着他。
“国王要求副主教将裹尸布保管在布兰格尔纳的圣玛丽亚大教堂内。每个星期五所有的信徒可以去那供奉它。它也就是在那儿消失的,然后又在十四世纪出现在了法国。”
安娜不是天主教徒,或者至少不是真正的天主教徒。她受过洗礼,就像所有的西班牙人一样,但是从她作为小孩完成第一次领圣体仪式之后,记忆当中就再没有去做过弥撒了。
他们铁蹄的尘土席卷了所有沿途的房屋,拜占庭士兵疯狂地抢掠,战利品把骡车堆得满满的。
“我跟安娜刚吃完了晚饭,我们相处得很愉快。”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