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目录
第二十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马尔科,你不仅仅是个警察。我提醒你,你也是被授予历史学士学位的人,你教会我们所有人除了学校里学的艺术之外的很多知识。”
“是的,绝对是个非常吸引人的男人。您怎么认识他的呢?”
“安娜,这是一个官方的调查。”
“伊维斯,为什么不邀请巴罗尼先生和博士一起吃饭呢?”
“是的。”索菲娅回答道。
“乌姆贝尔托,你在哪儿吃晚饭呢?”博罗米问道。
“非常清楚,头,非常清楚。好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去和一个缉私警朋友吃晚饭了,这个朋友非常好也乐意给我们帮忙,我答应要请他吃饭。他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到。我希望你们能在走之前和我们一起喝两杯。”
“后天,在主教大人的府邸,晚上七点钟开始。除了这个委员会的成员,还有一些跟我们有合作关系的商人,还有市长作为地方政府的代表也会来参加。也许奥布里大主教也能来参加,他是继任国务卿的助手,和他的维斯埃尔红衣主教阁下。”
“我知道,知道的。我们一起喝杯咖啡吧。”
“不行,我不能,而且也不应该这么做。”
“安娜,我很清楚你想要的,但是答案就是不行,非常抱歉。”
“他要不是神父,我还真想跟他谈谈恋爱。”
“您很有想象力,绝对的天才,而且也许很有道理。”
“放轻松,你漂亮极了,只要德阿拉瓜喜欢女人,那他在你面前绝不可能无动于衷。”
“我没有问题。”索菲娅回答道。
“你们过得愉快吗?”主教问道。
“我吗?可能是太惊喜了吧。”
“是我哥哥给我推荐的这家酒店,在那儿待一段时间还是很不错的。”
“很好,非常感谢,主教阁下。”马尔科回答道。
“好的,非常感谢您的邀请。”
“很好。您还记得我吗?”
在离开之前,他找到了索菲娅,这时她已经回到了马尔科和她的老教授谷伊多·博罗米的身边。
“不用麻烦了……”
“是的,我宁愿这样。我跟自己的人在一起更舒服。这里的缉私警察也给予我们足够的支持。尽管这样,我们都需要充当警察的角色。”
“我对宴会什么的没有兴趣,我更愿意通过其他方式交谈,不知道,在教堂里或者在他们检查裹尸布的时候聊聊……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去的。我要去把我的衣服送去熨一下。鸠瑟贝,你呢,带来了什么新消息吗?”
“在都灵红衣主教家里吃饭。”
“但他看起来很高兴跟你在一起。”
“一个招待会,就我们两个?”
“博士……巴罗尼先生……请进,你们能来,主教大人将会非常高兴。”
“他是教会慈善捐助人之一,一个值得人信任的人。梵蒂冈的相当一部分资金来自于他。还有,我要提醒你的是,根据米内尔娃的报告,这个科学委员会也是他赞助的。”
索菲娅对于安娜的直白惊叹不已。她自己即使有这种想法也绝对不敢坦白。但是这些年轻的姑娘们就不一样了,她们就可以。安娜不过二十五岁的年纪,她属于那种习惯于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东西的年轻人,没有虚伪和任何的顾忌。尽管伊维斯的神父身份禁锢了她的感情,但谁能保证能束缚她一辈子呢。
“你们知道我们的伊维斯神父是和谁一起吃饭吗?”
安娜不开心地咬着嘴唇,还没有喝完咖啡起身就离开了桌子。
“好吧。”
“你知道吗?我也觉得他们的确是一群特别的男人。我不是特别清楚为什九九藏书网么或者是在什么方面,但是他们的确很不寻常。他们身上有一种震慑人的力量,也许是他们的生理形象,他们的优雅,或者是表现出来的自信。他们习惯于发号施令,习惯于让别人臣服。我们可爱的博罗米博士跟我说,博拉尔德只对科学感兴趣,所以一直坚持独身。”
“但是我们可以平行工作啊,我告诉你们我调查出来的东西,你们与我可以完全划清界限。”
“希望您说的有道理,神父。”马尔科说道。
“晚安,博士,博罗米还有巴罗尼先生……”
索菲娅顿时觉得自己脉搏加快。她没想到会再一次碰到德阿拉瓜,更没想到会是在这里。对于他冷淡的礼貌自己难道一点也不在乎吗?
“安娜,你不要瞎搅和了,我从不会背着任何人做不该做的事情。特别不会背着那些我信任的人和那些跟我一起工作的人。您跟我相处得很好,但是我有自己的工作,您也一样。如果马尔科决定在什么时候跟您联系,我一定非常高兴,如果他没有决定这样做的话,我也会一样地高兴。”
“博士,你怎么脸红了。”
“好吧,我先告辞了,你们好好享用晚餐吧。”
“不管怎么样,能再见到你我感到很高兴。你大概要在这里待多久?”
他们在亚历山大酒店住下了,那里离都灵历史中心很近。第二天一早他们就要开始工作了。马尔科查看城市所有的暗道,索菲娅也约好了和主教大人见面的时间,鸠瑟贝集合缉私警一起准备好跟踪哑巴所需的一切设施。但是那天晚上,马尔科邀请他们去金贝林·佛加斯科餐馆吃鱼,那是一家很经典很受欢迎的馆子。
索菲娅对于这个年轻人得到了和他们一样的结论感到很吃惊。她饶有兴趣地听她继续讲道:
“如果您能给我些指示,我们就可以交换一下信息……”
“博拉尔德给你的印象如何?”
“为什么不请他们喝一杯呢?”
“在很多情况下都能见到德阿拉瓜。”
“毫无疑问。”马尔科笑着说。
马尔科观察着索菲娅是怎么自然而然地融入到了这个精英团体中去的。最后,就连那个挑剔的主教大人也对她的评论报以微笑,对索菲娅的意见表示出极大的兴趣。
“索菲娅!”
“我已经厌倦了这种社会生活!”马尔科嚷道,一边和索菲娅聊着他们少见的热情,一边往酒吧走去。
“她是我最好的学生!见到她我是多么高兴啊!您最近怎么样?”
“好吧,跟我说说时间和地点。”
“你倒是像个公主,受众人追捧,我可是个警察,我一直都在工作。”
“是啊。”德阿拉瓜插话道,“我知道加罗尼博士非常有能力。”
索菲娅觉得十分不快。她没有兴趣去跟过去的老教授解释,尽管她还必须这么做。
“要待上几天吧,四天、五天或者更长。”
“没有安排,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在这里一起吃晚饭。”
“我不能说我们已经取得了什么进展。不过这是个时间问题。”
马尔科没有作任何承诺,只是回答说如果有时间他很高兴请她喝杯咖啡,但是他不打算在都灵待上很久。当他问怎样同她联系的时候,她说往亚历山大酒店打电话就可以了。
看起来他同德阿拉瓜的关系非常密切,两个人都表现出家人般的亲密,好像有根什么线将他俩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我请你吧,看看我的心情是不是能好起来。”
他们和他聊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到所有人的目www•99lib•net光都聚集到了入口处。
“我为艺术品部工作,只是在都灵稍做停留。”
“没人会知道的。”
“你们的调查进行得怎么样了?”
“好吧,那你跟我说说德阿拉瓜吧。”
马尔科瞥了一眼神父的领带,神父则是报以微笑。
“我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我给教堂打电话,解释说我是记者,我在调查火灾和其他一些在教堂发生的事件,威胁说他们隐瞒了一些事实真相,我要将我所怀疑的东西和一些已经调查出来的东西公布于众。
“太巧了,我们也住在那个酒店。”
已经九点钟了,客人们陆续开始告辞。德阿拉瓜在奥布里、两个主教,还有博拉尔德教授和另外两名科学家的陪同下离开了。
“当然了,博士,主教大人亲口对我说的。”
“啊!艺术品部。我还从来没有想到你能成为一个调查官。”
“是的,您是圣地亚哥·希梅内斯的妹妹,我们大家的好朋友啊。”
“您知道我在都灵干什么吗?”
“马尔科,红衣主教邀请我们后天参加他的一个招待会。”
“现在该我到神父的桌上去跟她打声招呼了。”
“怎么样,还好吗?”
神父友好地走到他们的桌边,同每个人都热情地握了握手,好像非常高兴见到大家一样。
“的确是的。”
马尔科心情很不好。他已经检查了一大部分都灵的地下通道了。其中一些都能追溯到公元十六世纪,还有一些到公元十八世纪,就连墨索里尼都曾命令要利用这些地道,并且将其中的一部分地道进行了扩建。检查这些地道真是一项非常辛苦的工作。可以说地下又有着另外一个都灵,更确切地说是有另外好几个都灵。
“我也被邀请参加吗?”
“这样会让他们觉得我们对他们很感兴趣,我们这样不合适吧,你们说呢?”
“因为他太完美了,正确无误、正直不阿、透明无比,这一切都让我不得不想到他是为了掩藏什么。而且,他还很英俊,非常英俊,您说呢?”
维斯埃尔红衣主教和乌姆贝尔托·德阿拉瓜刚刚到达。都灵的红衣主教和奥布里大主教连忙同索菲娅和马尔科告辞,赶过去跟他们两位打招呼。
“我的工作更加科学化一些,我所做的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调查。”
“前天,伊维斯神父给我打电话。我们见了面,谈了很长时间。看起来他是很坦诚的,他介绍了最近的这次火灾的情况,领着我参观了教堂,然后我们还去喝了杯咖啡。我们又继续交谈。但是昨天我给他打电话要确定一个会面的时间,他推说白天整天都很忙,问我是否介意一同用晚餐。这就是全部的故事。”
德阿拉瓜和索菲娅一起向维斯埃尔主教和一群人走去。主教惊奇地看着索菲娅,好像在对她进行评价。他表现的和蔼却冷淡得像一块冰一样。
“一点也不麻烦,巴罗尼先生,千万不要因为领带的缘故就不愿跟我一起吃饭哦……”
“我们所有的人都要竭尽全力,明白吗?”
“您应该理解艺术品部是不允许圈外其他的人加入到调查小组中来的。”
晚上十二点的时候,伊维斯把他们送回到了酒店。他的盛情让人觉得很舒服。他们笑着交谈了一阵,然后吃了顿非常丰盛的晚餐,就像期待的那样,贝奇亚·兰特尔纳餐厅真是都灵最精致、最昂贵的餐厅。
“如果有人要偷盗或者毁坏裹尸布,公众也是有权利知道的啊。”
索菲娅买了一身黑色真丝夹克的套九九藏书装。但是她没有合适的饰物配套穿着去参加招待会,所以她在罗马街头想找一家阿曼尼的专卖店逛逛,自己买了套装后,顺便给马尔科买了一条领带。
“现在部里的工作已经饱和了。谁都没有闲着。”鸠瑟贝肯定地说道,“如果实在需要,到时候你也是可以让他们暂时放一下手上的工作,过来帮忙。”
“这里的领导没有人负责我们需要的那个设施。我们需要求助罗马方面。按照你跟我说的,为了防止那个哑巴逃走,我也已经跟欧洲警署谈过了。有三个人会在境内同我们合作。所以你要跟罗马方面再说说给我们增派更多的帮手。”
“不,不完全是。”
“不,当然不介意。”
“你们的调查进行得怎么样了?教堂的工程已经结束了,裹尸布又重新回到信徒们的视线中了。我们加强了安全措施,COCSA给我们安装了一台最最现代的防火装置。我认为我们不会再受到类似事件的危害了。”
他心里想,索菲娅除了非常聪明以外,还很漂亮,任何人在她的魅力面前都不可能麻木不仁,就连这个特别要求完美的主教大人也不例外。
“招待会?”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加罗尼博士和巴罗尼先生,巴罗尼先生是艺术品部的主任。市长先生,博拉尔德教授和卡斯蒂戈里亚教授……”
安娜微笑起来,快步离开了酒店的咖啡厅。索菲娅自问道,她这么意志坚定满怀信心的样子会去哪儿呢?她的手机响了,一听到是伊维斯神父的声音她就想笑。
“博罗米教授,看到您我太高兴了!”
“你说得没错,马尔科,真是圣地亚哥的妹妹。”
他们继续热闹地交谈着,突然很意外地看到了伊维斯神父。
“有何高见呢?”
“我可以成立一个拥有两个粉丝的俱乐部了。”索菲娅开玩笑地道。
“哦!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伊维斯神父跟他还真有点像:两个人都很聪明、精确、和蔼、英俊,并且都很难接近。”
“来吧,索菲娅,我给你介绍一些同事,你一定想认识认识。”
“这也很正常啊,您也不喜欢警察去插手你自己的工作吧。”
最后一刻,他们的头决定要陪他们一起去都灵。文化部长从国防部要了一个可以考察那些地下通道的许可,因为这些通道是不对公众开放的。
“但是也没有比跟别人在一起更开心吧。我想说的正好相反,我觉得这个男人对我有兴趣,但是不是真的那种,马尔科,我绝没有撒谎的意思。我已经是个非常成熟的人了,一个男人如果喜欢我,我会很清楚。”
“是的。伊维斯神父刚刚给我打电话说的。负责维护裹尸布的科学家委员会来都灵了,主教大人每次都会为他们举办一个招待会,并且邀请一些城市的名流参加。好像是你某次向他流露了想认识这些科学家的意思,他就特地邀请了我们。”
“我就是说嘛!”神父笑着嚷道。
“我知道这让您的头不是太高兴。”
“为什么这么说呢?”
他们目送他走到和那个黑皮肤的年轻女人一起吃饭的桌子旁边。马尔科笑了:
“我猜想当他做弥撒的时候,教堂一定是人满为患的。”安娜回答道。
“巴罗尼先生,您挑选领带的品位真是不错啊。”
“可以。”马尔科也回答道,“我洗个澡就下来。博士,你要干嘛呢?”
“博士……”
“多明显啊,一个同神父们在一起的黑女人呗。”鸠瑟贝肯定地说道,对马尔科的话感到很奇怪99lib•net
“你难道没想过让他们跟踪哑巴吗?”
“抱歉,博罗米教授,我要给索菲娅引见一下主教阁下。”
“调查教堂火灾事故。”
她很喜欢阿曼尼简约的风格,还有这个牌子的套装并不古板的色调。
“不,还是我请你吧。”
“我对于他们献身裹尸布研究的热情感到非常惊诧,尽管他们都知道在中世纪C14就已经对裹尸布的真实性作出了否定的判断。”
“我觉得伊维斯神父知道的比他说的关于裹尸布的东西要多得多。”
“你又弄得神经兮兮的。”
“是的,你和我的确是的。但是索菲娅不是,安东尼奥不是,米内尔娃也不是。”
“几分钟前我还跟人提起你呢。”
一个下午过完之后,他突然觉得对都灵的地道进行探查就是一场徒劳的工作。
“主教大人接待了一个天主教科学家的委员会,他们每年的特定时间都会来都灵检查裹尸布。他们负责检查裹尸布是不是完好无损。博拉尔德教授是这个委员会的会长。每次他们过来,主教大人都会举办一个招待会,但是不会邀请很多人,最多三四十个人,他希望你们能去参加。因为巴罗尼先生曾经对他表示说有兴趣认识这些科学家,现在主教大人就为他提供了这个机会。”
“知道么,我对伊维斯神父也很感兴趣。但是我们已经对他进行了调查,除了我们能看到的东西外,没有发现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也许还真是会有这样纯洁透明的人存在的,你说呢?好吧,那你还想做什么呢?”
“我了解,我读过你的备忘录。”
一个男人的大叫打断了她和德阿拉瓜的亲密时刻。索菲娅笑着确认是谁在跟她打招呼,原来是大学里的一位老教授。他是她中世纪艺术课的教授,是位发表了无数著作的有声望的学者,是欧洲学术界的明星。
“他是个特别的神父。”索菲娅说道。
“我一直都认为我们是警察啊。”
“但是我们应该从过去发生的事情找突破口。某人想要得到它。”安娜肯定地说道,“某个同裹尸布的历史有着关联的人。”
“跟谁?”
在当局手中掌握的都灵地下通道图中没有显示有通道是通往都灵教堂的。但是马尔科的直觉告诉他,当局一定是搞错了,所以他要去对所有关闭的地道进行一场全面检查。他签署了一份文件,承担所有可能冒风险的责任。
“哦,那个记者啊。她是个非常迷人并且聪明的姑娘。是这样的,我给你打电话是代表红衣主教大人邀请您和巴罗尼先生一起参加一个招待会。”
“我也不清楚,直觉告诉我是这样的。再疯狂的想法我都能找出上千种理论,但是……”
突然德阿拉瓜在维斯埃尔红衣主教的陪伴下站到她面前,让她吓了一跳。
他们走到主教大人身边,主教给他们引见了奥布里大主教。这是个高个子,瘦削的法国人,很优雅,表现得也很友善。他大概五十岁左右,看起来是个外交高手。他马上对裹尸布的调查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跟安娜·希梅内斯。”
“我们单独待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他就只是询问了我关于调查的事情。我除了告诉他我们对这个裹尸布科学家委员会有兴趣外,真正在这里干的事情并没有告诉他。”
“行,跟我说说吧。”索菲娅说道。
“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非常愿意。等我几分钟,我去跟贝奇亚·兰特尔纳餐厅再预定几个座位,你们觉得如何?”
“期待你们的到来。”
他们谈了好一阵艺藏书网术方面的话题,然后谈了谈警察,最后谈到了裹尸布。
“她竞争力十足并且光芒四射,乌姆贝尔托,而且还有一个非常沉着的头脑。不过,请原谅我的冒失,索菲娅,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主教大人邀请我们,他知道我们想了解一下关于这个科学家委员会的成员,我们也想在他们离开之前跟他们聚聚。”
“我认为有人想要得到裹尸布。那些火灾只不过是想引开警察的注意力罢了,最终目的还是要拿走裹尸布。”
“好吧,我又能怎么办呢?无论如何,我得到了任何信息,你不介意我给你打电话吧?”
他们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因为伊维斯神父陪着市长大人和两位上了年纪的绅士向他们走了过来。
“好的。”
“他很奇怪,但是同样看起来像是德阿拉瓜和伊维斯神父同一类型的人。”
“你喜欢他么?”
索菲娅回酒店的时候,在大堂里碰见了安娜·希梅内斯。索菲娅觉得她好像正在等着她回来。
“那是安娜·希梅内斯,圣地亚哥的妹妹。”
“您怎么会有这个结论的呢?”
安娜放心地松了口气,索菲娅却抱怨答应跟这个记者一起坐下来聊天。但是索菲娅觉得还是很舒服的,她觉得可以信赖这个姑娘。可马尔科也有道理,他们有必要跟她合作吗?图什么呢?
“真不知道您也来到了都灵,巴罗尼先生。主教大人跟我说了加罗尼博士要拜访我们的事情,我想应该是明天吧,您会见到主教阁下的。”
“事实上是博士有品位,这是她送给我的。”
“鸠瑟贝,你瞧,我很肯定这群哑巴是从某个地方进进出出的,但是不是那扇门。你很清楚,都灵的地下布满了通道。”
德阿拉瓜拉紧她的胳膊,不让博罗米教授再把她带走。
伊维斯神父在门口迎接他们。这次他没有做神父打扮,甚至都没有穿硬高领的外套,而是穿了一身几近黑色的深蓝色西服,系了一条阿曼尼的领带,一条和索菲娅送给马尔科的几乎一模一样的领带。
“你们就是因为这个招待会到都灵来的……”
“不,我绝不想给你们带来任何麻烦。我知道我跟你这么说是有些自夸,但是我能够帮助你们,请你们一定相信我。我非常在乎我的哥哥,我决不会做任何伤害到他的事情。我的确是想写篇报道,但是我决不会透露一个字,直到你们将此案完全了结,直到所有的事情都水落石出了之后我再写。”
“好吧,这样看来我们肯定能找到时间见见面了。”
这样他们就开始了一场关于裹尸布热闹的交谈,但是索菲娅却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乌姆贝尔托,我还真没想到你认识索菲娅。尽管我也不会太吃惊,她是意大利艺术界最优秀的专家之一。她没有投身学术界实在是太可惜了。”
“你将是招待会上最漂亮的女人。”鸠瑟贝肯定地说道。
“我不想让他们给我们派一些罗马警察。我宁愿从我们小组再抽调几个人过来。谁还可以过来的?”
“你别那么想。”
“我看了很多种关于裹尸布历史的版本,非常有意思。”
在热情的问候之后,德阿拉瓜挽着她的胳膊,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下,将她带离了这个谈话圈子。
“但是我们还算过得愉快。”
马尔科穿过走道,走到伊维斯神父的桌子旁边。安娜·希梅内斯冲他粲然一笑并大方地要求主任能在适当的时候抽时间跟她聊聊。她四天前就来到都灵了。
“是的,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他也不会想到能见到我们。”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