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目录
第二十三章
上一页下一页
“他带来了什么消息?”
胡安的眼睛潮湿了,他因为父亲的去世还感到非常地难受。此外,自己成为了这个秘密的继承人让他焦虑万分,因为这个秘密关系着整个基督社团。
情况比艾乌拉迪奥想象的似乎更糟糕一些:现在已经没有车队可以离开艾德沙了。谁都不想旅途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丧命。
艾乌拉迪奥的眼睛顿时闪现出惊讶的光芒。他感觉自己后背一阵发凉。这个年轻人不像是个疯子,但是他所讲的一切太神奇了。
“那我就帮助你将它带走。”
“上帝!你确定你说的都是真的吗?绝对不是个神话吗?如果胡说是会受到惩罚的!不要随便拿上帝的名字来开玩笑。告诉我,它在哪里?是在你手上吗?”
“玛尔希奥告诉了伊萨兹他把裹尸布藏在了哪里,这个人是赫萨尔的侄子。伊萨兹在马阿努追杀他之前逃离了艾德沙,然后跑到了西峒,在那里住着蒂梅欧和他的孙子胡安,也就是我的祖先。”
他不知道自己在城市里闲逛了多久,但是当他回到艾乌拉迪奥家的时候,感到自己已经一天都没有喝水了,他的胃也已经饿得咕咕叫了。他到艾乌拉迪奥、埃弗伦,还有卡尔曼都在一起,他们正和两个宫廷派来的贵族谈话。
“还没有,卡尔曼。我已经好多天都睡不着了。弓箭飞来飞去的声音,还有墙壁撞击的声音都在我脑海里不停地盘旋。我完全没办法睡着。”
老人临死的样子让胡安非常难受。他来到艾德沙本来是要向基督社团展示耶稣的圣像,结果他都没敢这么去做,甚至在战火纷飞的这几个月里连想都没想裹尸布的事情。现在看到将死的艾乌拉迪奥,他突然意识到他还有没有完成的任务。
“请进,孩子,请进,我有一些坏消息要告诉你。”
“几天前,我的父亲去世了。在他临死前,他告诉了我这个关于圣布的故事。是他告诉我关于塔德奥和赫萨尔的故事的,还有那个伊萨兹。我的前辈们画了一张图,以便后人能找到藏裹尸布的地方。父亲去世前,把这张图给了我。图上标出了当年玛尔希奥埋藏裹尸布的地方。”
主教示意卡尔曼接受医生的请求。卡尔曼担心地走了,他知道这两个人的状态都很不好。胡安的心灵明显遭受了极大的痛苦,而主教大人呢,看都能看得出来,他的身体受到了多么大的摧残。
“他是带着那个秘密走的。蒂梅欧和伊萨兹发誓要完成阿布伽罗的遗愿,而且也要尽到耶稣门徒的责任:裹尸布永远都不能离开艾德沙,它属于这个城市,但是必须很隐蔽地留在这个城市里,直到不会有任何危险的时候才能现身。他们一致商定如果在他们去世之前,艾德沙的基督徒还是遭人迫害的话,那么就把这个秘密传给另外99lib•net一个人,这个人再传给他的后代,如此传递下去,直到某一天裹尸布没有任何危险的时候才能公布于众。这时,基督徒才能重新和平地生活。那个隐藏裹尸布地点的秘密就这样传给了胡安,蒂梅欧的孙子,然后一代一代地流传了下来,每一代我们家族的人都会有一个被选做传人,继续保守这个秘密。”
“告诉我,为什么你的家族一直到现在才想要解开这个秘密?”
胡安是个医生,跟他的父亲一样。在阿雷罕德里亚,总是有很多人慕名前来求医。他从师于最好的老师,他的父亲也对他倾尽毕生所学。
“这是一个很长的历史。我跟您说了,我的名字叫做胡安。我的父亲、爷爷、爷爷的爸爸,祖祖辈辈都叫做胡安。我们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57年,那个时候在西峒住着蒂梅欧,他是基督社团的第一个首领。蒂梅欧是塔德奥和赫萨尔的朋友,他们都是耶稣的门徒,他们那个时候住在这里,在艾德沙。蒂梅欧的孙子就叫做胡安。”
突然,主教的声音又变得坚定起来。这一次,胡安低下了头,知道自己必须服从了。
“胡安,我叫胡安。”
“裹尸布是很神奇的东西,但是为了得到它,已经死了不计其数的基督徒。我们必须确认不会有任何危险,我害怕这会让艾德沙又重回到那个糟糕的局面。我的车队碰到了一些游客,他们说这个城市也许又会被新的王国围攻。世世代代以来,我们的家族就是耶稣裹尸布的看护者,我不能因为我犯了一个错误,而让裹尸布陷入危险当中。”
“很抱歉,艾乌拉迪奥,都是因为我的到来,给你造成了那么多的困扰,而我最大的罪过就是对你没有足够的信任。我非常后悔没有相信你,告诉你圣裹尸布的下落。我会告诉你,你来决定我们到底应该做些什么。如果我所说的只不过是个未被证明的东西,希望上帝能原谅我的过错;但如果那真的是圣主的裹尸布,它一定会解救我们的,就像它当年救活了阿布伽罗那样。”
“我找艾乌拉迪奥,艾德沙的主教大人。”
在卡尔曼的陪同下,他走到了主教祈祷的房间。
“我不知道。他说他只能跟您单独说。他已经精疲力竭了,好几个星期一直赶路,都没有停下来休息。”
接下来的日子,对胡安来说简直就是一场恶梦。从艾德沙的城墙上就能看到围着篝火的波斯士兵们。进攻几乎每天都在持续着。
“我知道,让您相信我说的话比较困难。但是请相信上帝的帮助能让我尽快告诉您我所知道的一切。”
“他好多了。”
“如果你说的确是事实,那么圣裹尸布一定在城市里的某个地方,我也不希望是我自己让它陷入危险。你在我
99lib•net
的房里休息吧,当你体力恢复了之后,我们再来好好谈谈如何做更好一些。”
“上帝保佑啊!艾乌拉迪奥,我要跟您说点非常特别的事情,我们两个能单独谈谈吗?”
“我叫人端盆热水,给你驱散一下旅途的疲劳,然后给你拿点吃的东西。你随便什么时候睡觉都可以。”
“告诉我,年轻人,你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们去吧,听胡安的安排。艾德沙会获救的。”
“你不会相信其他人吧?”
也许他还是提前了一点,胡安自言自语道。在艾德沙即将面临一场战争的时候,如果裹尸布出现将会是件很可怕的事情。他有些迷茫了,非常害怕自己做错了。
“我不能把它给你,我必须跟你一起到那个隐蔽的地方,而且我们不能把这个秘密透露给任何其他的人。”
“把它给我。”老主教命令道。
“我要去见见艾乌拉迪奥。”
“我就是。你是谁?”
主教表示同意。他看得出胡安脸上的痛苦和疲倦。年轻人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他自己也需要好好想想,祈祷。希望上帝能指明一条道路,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办。
胡安好像没有听见艾乌拉迪奥的声音,还是一样地气喘吁吁,继续讲他的故事:
“如果我告诉你圣布的所在地呢?”
“我不会告诉其他的人的。”
“那么,你也应该知道阿布伽罗国王生了重病,然后被耶稣救活的事情吧。赫萨尔把包裹过耶稣的圣裹尸布带到了艾德沙。国王在触摸圣布之后,他的病奇迹般地好了。在这块圣布上有一些非常奇特的东西:上面有耶稣的圣像还有他受到折磨的记号。当阿布伽罗痊愈之后,这块圣布就被奉为神物,而且它上面可以清楚地看到耶稣的脸庞。”
“那好,艾乌拉迪奥,就说是你要我去的。”
“对不起,艾乌拉迪奥,我知道你可能没有耐心了,但是还是请你听完了再说。当阿布伽罗预感到他要死的时候,就将他的几个朋友召集到了一起,塔德奥、赫萨尔,还有玛尔希奥,那个皇家建筑师,他想让他们共同保卫裹尸布,不能让任何人找到它。玛尔希奥负责看管它,就连耶稣的两个门徒,赫萨尔和塔德奥,都不知道他会把裹尸布藏在哪里。玛尔希奥把自己的舌头割掉了就是为了不泄露裹尸布的秘密。他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折磨,和那些艾德沙最为虔诚的基督徒一样。只有一个人知道玛尔希奥把圣裹尸布藏在了哪里。”
艾乌拉迪奥吃惊地听着胡安的告白。这样看来,那个圣裹尸布真的是在城墙的下面埋藏了三百多年,它放在城市西大门的上面,城墙上一个小洞的砖块下面。那是惟一能够逃离可恶的波斯军队破坏的地方。
“不,我不能离开!我不能把裹尸布带走,它里面九九藏书网曾经包裹着耶稣的身体啊!”
埃弗伦看了艾乌拉迪奥一眼,主教点头同意。埃弗伦就走开了,就剩他们两人单独在一起。
“城市马上就要沦陷了,我们抵抗不了多久了。”
“我做了个梦,你们两个陪着胡安去西城墙……”
士兵们的叫喊声混着幸存步兵的哭喊声一直传到了主教的房间。艾乌拉迪奥将卡尔曼和埃弗伦都叫了过来。
“这里有个东西!”卡尔曼惊叫道。
他没有等埃弗伦和卡尔曼,自己一个人飞奔到艾乌拉迪奥的家。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不,我不能跑到那些用生命保卫城墙的士兵面前,告诉他们我要在城墙上找一个小洞。他们一定认为我疯了,或者我以为藏了个什么宝贝……不行,我不能那么干。”
卡尔曼已经准备好要做教士了。他是艾乌拉迪奥一个老朋友的孙子,主教答应要照顾他。卡尔曼的父亲是皇室管家,他的爷爷是管理皇家档案的。他自己则很想接爷爷的班。但是和胡安打过交道之后,他觉得受到了震动,他想成为一个教士,说不定哪天还能成为主教呢。
“请坐,你先坐下,休息一下,然后告诉我你认为如此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主教看到胡安兴奋地回来了,激动得直发抖。胡安把圣布取出来,小心地在老人面前摊开。看到圣布上那栩栩如生的耶稣形象,主教不禁起身,跪倒在地。
“但是艾乌拉迪奥,”埃弗伦说,“那些士兵不会让我们过去的。”
“去吧,胡安。”
“你睡了吗,胡安?”
艾乌拉迪奥坚定的语气说服了胡安。他祈祷上帝自己没有走错路。当父亲临终前给他讲了这个故事,他警告他这个神圣的裹尸布的命运就掌握在他手中,他必须发誓决不向任何人透漏这个秘密,除非到了基督徒真正安全的时候。
“艾乌拉迪奥,有个年轻人想见你。他从阿雷罕德里亚来。”
胡安表示谢意,然后就去找主教大人了。
“你知道在这个城市里,曾经有一个阿布伽罗国王成立的基督社团。马阿努,就是国王的儿子,迫害所有的基督徒,把他们的财产和田地都夺走了,很多人为了保持对耶稣的信仰受尽了折磨。”
“连城门都快要保不住了,你们竟然让我去帮您们找什么小洞……你们不是疯了吧!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主教派来的,都给我回去。”
“胡安,进来吧。哈南和马卢塔给我们带来了悲惨的消息。”他说道,“我们已经身处战争当中了。”
胡安矛盾地走出了房间,眼睛里溢满了泪水。他走到街上,清晨的凉风也不能降低六月艳阳的灼热温度。他漫无目的地闲逛,第一次,他注意到了这个地方的居民都已经开始备战了,大家都已经知道城市将要面临的灾难了。
“我知道,卡尔曼,我http://www.99lib.net知道。我所做的也很不够,我只能给士兵们处理伤口,照顾妇女和儿童,却看到他们在我怀里因为感染或者流血过多而死去。艾乌拉迪奥怎么样了,我都没有来得及照顾他……真是抱歉。”
老人沉思着,又来到了教堂。他跪在十字架前面,把脸埋在双手之中,祈求上帝能够指明,如果年轻人说的都是真的,那他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那就开始说吧。”
“我们不是,是他们,那帮贪婪的人,他们想占领我们的城市。”
胡安紧紧盯住主教大人,拉着他的手,坐在他身边。
工人们还在不停地忙着修筑城墙,士兵们紧张地在四周的工事上走来走去。商人们几乎都不把商品摆出来出售了。目光交错时,明显感到大家对于即将来临的大战都是忧心忡忡。
看到主教的样子,医生吃了一惊。他瘦了一大圈,他的骨头都从皮肤里透了出来,毫无血色的样子就像在宣告他的死亡。
“他希望你能照顾那些更需要你的人。他由于过度的斋戒已经很虚弱了,疼痛都侵入他的骨髓了。他的肚子胀得不行,但是他没有任何的抱怨。”
他觉得自己太过自私,丝毫没有考虑四周发生的事情。来到这里之后,这是他第一次想念远方的米利亚姆,他年轻的妻子,他连一个口信都没有给她传过去,告诉她自己过得很好。艾乌拉迪奥说得有道理:要么尽快离开艾德沙,要么就和他的居民一样接受命运的考验。他的后背一阵发冷,因为这种所谓的命运很有可能就是死亡。
“你们为什么是波斯人的敌人?”
“我知道城市的历史。”艾乌拉迪奥不耐烦地说道。
但是胡安,却感到了一种迫切的需要,他启程上路,来到了艾德沙。在阿雷罕德里亚,人们告诉了他艾乌拉迪奥这个人,讲述了他的虔诚和善良,于是他决定到了该将圣裹尸布还给基督徒的时候了。再也不要把这个秘密留在自己的家族中了,他们已经保守它太长时间了。
埃弗伦走进胡安和卡尔曼的房间,对胡安说:
主教的声音透出他的担忧。胡安等着他继续说话。
“是的。”
胡安跟一个和他岁数相仿的年轻人交谈了起来,他好像跟艾乌拉迪奥认识。
“艾乌拉迪奥……”
“我担心过不了多久我们这里就会被波斯人占领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不能出城,你的生命也会和我们的一样面临危险。你已经在艾德沙待了一个月了,我知道你认为还不是告诉我圣裹尸布在什么地方的时候。但是我担心你,胡安,我担心那是一块真的裹尸布,上面真的有耶稣的圣像。真是这样,你必须要把裹尸布带走,越快越好,离开艾德沙。我们不能冒险让它留在这个即将被摧毁的城市里,那样的话耶稣的圣像将永远消失了。”
“卡尔曼,让九九藏书网我和主教单独待一会儿。”
艾乌拉迪奥非常专注地听着年轻人讲述,但是这个故事还是让他有点糊涂。
“你是谁?”艾乌拉迪奥问道。这个年轻人黑黑的脸庞,嘴唇已经干裂了,眼神迷茫。
“是我叫你去的。在你跟卡尔曼一起进来看我之前,我在梦里就听见耶稣的母亲对他说,艾德沙要得救了。这样看来,上帝也是希望你这么做的。”
“这是个很奇怪的年轻人。是我哥哥叫他来的。”
老人吃力地坐起身来,抱住胡安大哭了起来。
“但是,孩子,你害怕什么呢?”
“上帝保佑啊!我的心中是多么高兴啊。你应该去城墙那儿,把裹尸布挖出来。埃弗伦和卡尔曼可以帮助你。但是你要尽早去,我希望耶稣还能怜悯我们,再创造一次奇迹。”
“艾德沙从战争、饥荒、洪水中都幸存过来了,它也一定能逃得过波斯人这一劫,但是你,我的孩子,应该根据理智来办事,不论是为了你自己也好,还是为了你们家族保护了这么多个世纪的秘密也好,你都要逃命啊。你马上准备出发,胡安,三天之后,你就离开这座城市。一群商人已经组成了一个车队,这是你最后的逃生机会了。”
胡安上前一步,坚定地对团长说,不管他愿不愿意帮忙,他们都要在西门的城墙上挖挖看。
“他带着裹尸布逃跑的吗?”
艾乌拉迪奥陪着年轻人走到一间小房里,那儿有一张床和一张木桌。
人们都守在房子里保护着自己的家庭,士兵们则在不断抵御着敌人的进攻。幸好还没有粮食和水源缺乏的情况,因为国王已经提前为他的士兵们囤积了足够的小麦和动物。
他的父亲没有说错,他们家族就是圣布的护卫者。
他的生活一直很幸福,直到父亲去世以后。他非常爱他的父亲,尊重他的父亲胜过一切,甚至爱父亲超过了爱他的妻子米利亚姆。
“我的父亲告诉我说,他们保存这个秘密这么多年,他害怕这么多年间裹尸布会落入到了不义之徒手中而被毁掉。我的所有前辈们都没敢透露半点关于它的事情,把这个责任交给他们的后人。”
弓箭就在身边四处飞窜,但是这三个人在士兵惊异的目光下,不停地在墙上挖着。士兵们都在竭尽最后的力量保护这部分围墙。
那个团长,看来很生气,让这几个教士都回去。
“埃弗伦,他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吗?”
艾乌拉迪奥和埃弗伦从小教堂里走了出来,然后朝旁边的那间小屋走去。
主教大人停止祷告,使劲起身,拉住这个进来报告的人的胳膊,才站了起来。
“你有地图?”艾乌拉迪奥问道。
几分钟后,胡安就拿到了这个已经被时间和灰尘埋没的小盒子。他打开它,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这块叠好的布块。
“艾乌拉迪奥想跟你说话。他在工作室里等你。”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