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目录
第二十一章
上一页下一页
他的丈夫因为她对姐姐的不忠诚而生气。
“你们还要再见面吗?”马尔科问道。
索菲娅和乌姆贝尔托跟其他的宾客们已经一起坐到了一张桌子前。德阿拉瓜对她表现得很殷勤,索菲娅看起来也很幸福。
那个金发女人又开始笑了起来,并用手势跟她打了个招呼。
“只要在有众多艺术品的地方出现事故,就像这次在都灵大教堂的火灾一样,我们就有责任调查所有的可能性。”
“请允许我问您一个问题,那您的上司和您对我们今晚的见面还期待些什么呢?”
“他也应该是这么觉得的。”鲍拉肯定地说道。
德阿拉瓜的话好像是对索菲娅的嘲讽,让索菲娅愈发感到自己的做法很可笑。
“哦,当然喽,当然应该认识一下啊。”
“欢迎啊,鲍拉。你真是太漂亮了。你是加罗尼博士吧,我猜一定是。欢迎啊。”
“索菲娅,我们要走了,我不知道你想不想跟我们一起走……”
“我们也很高兴您能陪同马尔科和鲍拉夫妇一起来参加我们的晚宴……”
“那是我妻子的姐姐,玛丽·司图亚特。”
“不是这样的,我的头是约翰·巴里的朋友,我……”
“我也是啊。”鲍拉回答说,“但是我们既来之,则安之吧。”
“你跟玛丽说了为什么请马尔科吗?没有,肯定没有。因为你不能也不可以这么做。马尔科是我们的朋友,我已经准备尽可能帮助他,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要把我们的家族牵扯进来,你更不应该搅和到这起艺术品部的调查中。丽莎,你是我的妻子,我对你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但是我求你也不要插手我的工作,我也不会干涉你的任何工作的。此外,为什么呢,这场教堂的纵火案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约翰注意到索菲娅在男人中引起的反应。所有人都在看她,甚至红衣主教也看着她。一会儿她就加入到一群人的谈话中了,那群人里有两个大使、一个部长、三个商人和一个银行家。
99lib•net“但是你们得到什么结论了吗?”公主继续说道。
“看看您,如果有可能的话,跟您聊聊看。”
“没有。”
“丽莎,让我们好好跟博士聊聊嘛。”
“那就是说,你喜欢上他了?”马尔科掩饰不住地微笑道。
马尔科感觉出了约翰的不痛快。他对丽莎请他们来参加晚宴觉得很紧张。他甚至想办法让他们拒绝这个邀请。他很礼貌地,温和地试图让他们不要来。马尔科对此不太理解。
“你爱上他了?”
“你们认识?”玛丽问道。
索菲娅很紧张,一直都没有张嘴,尽管她一直盯着德阿拉瓜。而他却用很自然、又很有距离感的语调冲她说道:
这场谈话围绕着对伊拉克的战争展开了,部长和蔼地问起了她的看法。
“你们看起来倒是很兴趣相投嘛。”鲍拉说道。
“玛丽,我想让你认识两位我最好的朋友,马尔科和鲍拉,还有加罗尼博士也是跟他们一起来的。”
索菲娅低下头,她知道马尔科正在打她的主意。玛丽·司图亚特正和德阿拉瓜谈着呢,这样正好有机会接近那个男人。
“是的,几周前,我接受了博士在都灵的一个采访。你们已经知道那场都灵教堂的大火了吧。艺术品部之前在,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在调查着这场火灾的纵火者。”
“博士,跟我说说你都跟那个了不起的男人聊了些什么啊?”
“我们怀疑有人想要得到耶稣的裹尸布,但是不知道他是想偷盗它呢,还是想毁了它。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那场火灾的对象就是裹尸布,过去的那些事故也是针对它的,过去那些教堂里发生的不计其数的各种事故都是。”
“你们应该是对不错的伴侣。”鲍拉建议道。
她惊讶地看着他。德阿拉瓜温柔地挽着她的胳膊,朝着自助餐桌走去。詹姆斯·司图亚特在金融部长的陪同下向他们走过去。
“还很漂亮,”玛丽补充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乌姆贝尔托对哪个www.99lib•net女人这么有兴趣过。他对她显然是非常特别的,他对她那么关注。看得出来,他还是很高兴的,在她的陪伴下他很放松。”
索菲娅开始寻找乌姆贝尔托·德阿拉瓜的身影。看到他在那儿了,他正和一位金发女子聊天,她很漂亮、精致,和丽莎有一点点相似。两个人都微笑着,看得出来两人都很欣赏对方。
索菲娅希望德阿拉瓜能主动要求送她回家,但是他没有那么做。他站起身,吻了吻她的手同她告别。他也这样同鲍拉告别。
索菲娅看着马尔科,他在准备讲话前清了清嗓子。
“博士,其实你和你的朋友来参加这个晚宴就是为了来看我,我说的没错吧?”
“这正是我们在调查的东西。”
“跟我说说看,博士,那个事故可能是人为的吗?”那群女人中的一个问道,她是个经常出现在核心刊物上的公主。
“亲爱的,马尔科想认识玛丽和詹姆斯。”
德阿拉瓜那么肯定的问话让她觉得脸红。她又一次感到被识破了,难堪得很。
四名侍从端着盘子为宾客们送上鸡尾酒。当巴罗尼在鲍拉和索菲娅的陪同下走进屋子的时候,他完全无法掩饰自己的惊讶,那里有两个部长、红衣主教、很多外交官,其中还有美国大使、商人和丽莎的很多宗教界的朋友,这简直是个让人惊讶的庞大的宾客群。
“COCSA的人事部长,拉索蒂先生跟你们合作了吗?”
“再没有什么别的了么?”
索菲娅很吃惊,当着她的面,德阿拉瓜谈了好一会儿亚洲经济危机,让她也不禁参与到讨论中去了。索菲娅和金融部长热切地讨论起来,并且对于司图亚特的断言她还不时跟他辩论一下。德阿拉瓜饶有兴趣地听她说着。
“好了,别说这个了。我们只有希望他不在任何一个部长面前抱怨我们对他如此坚持地调查了。”
“您看我们一起吃点东西如何?”
玛丽和其他几个人非常惊讶地看着他。
http://www.99lib.net莎和约翰陪着他们一起走到门口,索菲娅还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露台。德阿拉瓜正和一帮人聊得起劲,让她觉得很失望。
“是的,但是……”
“你过来吗,索菲娅?”丽莎问道。
“你们太笨了,但是我不想欺骗自己。像乌姆贝尔托这样一个男人不可能对我有什么兴趣。我们没有任何共同之处。”
“告诉我,您怀疑什么。”
“是啊,是啊,她就是那么有魅力,”鲍拉回答道,“她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
“是的,我们没有任何的抱怨。他很和蔼,工作也很有效率,他给了我们一份所有我们需要信息的极为详尽的记录。”
她惟一持异议的人,这样也让谈话变得活跃起来。索菲娅列举着诸多反对战争的证据,给大家上了一堂精彩的历史课,让她的听众对她另眼相看。
那个女人大方地朝他们笑了笑,很礼貌地加入到了他们中间,然后开始自我介绍起来。德阿拉瓜礼貌地欠了欠身子,很冷淡地冲他们微笑。
“不不不,我想不会了。他很和蔼,就这样了。”
索菲娅垂下眼帘,喝了一小口香槟。她没有回答,至少没有一个让人信服的答案。对于一个像德阿拉瓜这样的男人,总不能说是因为自己对他特别心动吧。她又感到自己在进行考试,而且全部考试都不及格。因为所有他提出来的问题,她都无法明确回答,而且自己的答案听起来都很幼稚。
“剩下来的时间我们聊了聊亚洲金融危机,石油,艺术和文学。”
“这可是个有趣的理论。现在您告诉我,你们到底怀疑谁,你们认为谁可能去偷盗或者毁掉裹尸布呢,特别是,为什么呢?”
“很感谢您能邀请我参加,巴里先生。”
“我从没说过我们怀疑您,但是有可能是您的什么雇员搅到这件案子中了。”
“当然了,玛丽·司图亚特都过来跟我们说,她从来没有见过德阿拉瓜对哪个女人像今天他对你这么殷勤过。”
同时,马99lib•net尔科·巴罗尼还是无法从惊讶中缓过神来,特别是看到索菲娅又加入到了这帮重要人物的讨论之中。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显然已经引起了德阿拉瓜的兴趣。
“加罗尼博士,你们的调查进展如何?”
索菲娅的眼睛一直都没放过那个和德阿拉瓜亲切交谈的金发美女。她利用约翰过来向这帮人道歉没有好好招待的机会,离开了他们,朝她的朋友们走过去。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但是也就仅此而已。”
“因为负责教堂工程的那个公司是COCSA。博士调查的是这场事故到底是偶发的,还是有人故意引起的。”
“博士,您认为我可能去偷或者毁掉裹尸布吗?”
玛丽·司图亚特欢快的声音让马尔科一下子回过神来。又或许是鲍拉偷偷用手肘杵了他一下让他清醒过来的?
“什么?”
“但是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呢?”玛丽问道。
“抱歉!我有点出神了。”马尔科跟两位女士说道。
已经凌晨一点了,鲍拉提醒马尔科第二天她还要早起。她八点钟要上第一堂课,她不想玩得太疲惫了。马尔科要她过去跟索菲娅说他们要先走了。
丽莎很紧张。约翰很生气,当他从华盛顿回来后听说她已经决定以玛丽和詹姆斯的名义举行这场晚宴,而且还邀请了马尔科和鲍拉。
“你们有很多相似之处啊。玛丽跟我们说他是个对艺术很热衷的人,他还参加过一些他资助的考古挖掘活动。你呢,可能自己都不觉得,你是个非常聪明、有修养而且非常漂亮的女人,不是吗,鲍拉?”
德阿拉瓜的话让索菲娅很吃惊。丽莎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动作,拉走了她姐姐,好把这群人弄散了。这样索菲娅和德阿拉瓜就单独在一起了。
“如果你要我只用跟着感觉走的话,我必须回答是的。但是我是个大人了,所以我还是希望自己能理智一些处理问题。”
“长的和丽莎好像啊。”马尔科说道,“您不给我们介绍介绍吗?”
“谢谢,鲍拉。好吧99lib•net,我跟你们一起走。”
“很抱歉,但是我对此持反对意见。在我看来,萨达姆·侯赛因除了对他的人民,他对其他人都不是威胁。”
夜晚充满了花朵的芬芳气息。罗马照亮了约翰·巴里和丽莎宾客们的脚底,他们都站在空旷的平台上,在这个主宰着这个城市的空中楼阁上。
“你们难道没有任何好的线索可以追踪的吗?”
她穿了一身阿曼尼的白色套装,松散着一头金黄的头发,除了带了一对很小的耳环和卡迪亚的手表,她没有佩戴什么过多的装饰,但是无疑她是那晚最美丽的女人。
这是他们夫妻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争吵。约翰感到有些自责。可能是因为他感到妻子对他的朋友的事情表现出了过多的热情。
丽莎这个时候走了过来。
丽莎显得很紧张,打断了公主的话,叫服务生给大家端些酒来。约翰趁此机会拉住马尔科的胳膊,把他和鲍拉领到另外一群人中间。但是索菲娅就站在原地不走,不停地看着德阿拉瓜。
“没什么。”
“乌姆贝尔托,奥拉西欧和我正在讨论亚洲风暴对欧洲股市的影响呢……”
丽莎笑着冲他们走了过来。她看起来也和约翰一样有些紧张。“难道我自己看起来像个偏执狂吗?”马尔科自问道。因为丽莎的笑容有些不自然,约翰一向平静的眼光看起来也闪烁着不安的情绪。
“您的朋友还真有魅力啊!”
进到车里面,马尔科才有机会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公主,我们的工作可能比看起来的更普通。意大利拥有众多特别珍贵的艺术珍宝。我们的工作就是要保护它们。”
“就是说,他没有跟我说什么,只是说他明显感到我们去这个晚宴就是为了找他的。我觉得自己很可笑,好像做错了什么一样。他还很直接地问我,我们是不是怀疑他想偷窃或者毁掉裹尸布。”
丽莎陪着这几个人走到她姐姐和德阿拉瓜还有其他三对聊天的地方。索菲娅盯住德阿拉瓜的眼睛,他都没有瞧她一眼。他没有认出她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