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目录
第十七章
上一页下一页
阿布伽罗去世后的三天,遗体一直存放在他为耶稣修建的第一神庙里。所有朝廷的官员都在那里,所有艾德沙重要的人也都在那里了。王后的目光搜寻着塔德奥和赫萨尔,但是没有看到他们。她觉得不安起来。她的朋友们会到哪儿去了呢?
“你们都冷静点!”赫萨尔下命令了,“医生马上就到,他会治愈玛尔希奥的。”
这个医生也是个基督徒,他非常惊恐地看着这些人。
赫萨尔肯定的语调最后打动了医生。
“你们可以打他,可是他不能说话了。”他的仆人坦言道,“他做了些可怕的事情:两天前他把自己的舌头割掉了。”
“不知道,我的国王。”
马阿努戴着阿布伽罗的皇冠,看起来心情却很不好。他要找到塔德奥和赫萨尔,但是他的卫兵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裹尸布以前一直都保存在这里的,但是现在不知放在哪儿。
那个年轻的仆人害怕地哭了起来。玛尔希奥的脸上沾满了鲜血。另外那个仆人已经跑到赫萨尔家去给他通报这个在皇家建筑师家发生的惨剧了。
马阿努反手抽了母亲一个耳光。王后向后一仰,倒在了地上。大厅里的群臣中立刻发出一阵可怖的议论声。
“恰好我们就是为了他,”赫萨尔解释道,“因为这是惟一的办法,这样马阿努就不能让我们说出任何事情。为了知道耶稣的裹尸布在哪儿,他会让我们受尽折磨,你知道所有的基督徒都会受到马阿努的迫害。”
赫萨尔和塔德奥对仆人讲述的事情一定都不感到意外。
“就在那时,我们听到一声尖叫,很可怕,我们冲进玛尔希奥的房间,他的一只手上拿着他的舌头,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把九_九_藏_书_网锋利的匕首,他就是用这把匕首把自己的舌头割下来的。他失去了知觉,我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的上帝啊,他自己把舌头割断了啊!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啊?”
马阿努下令列队开始行进。到了要下葬阿布伽罗的时间了,然后他就可以跟这群基督徒算账了。
玛尔布思让国王坐下,给他端来一杯红酒,他一饮而尽。
“陛下,我们已经搜查了所有重要的基督徒家里,但是我们没有找到裹尸布。同时也没有找到赫萨尔和塔德奥。”
“是的。”玛尔布思回答道,“他们会死的。”
一帮人急匆匆去抓人,另一群人开始解散纷纷回家寻求避难。人们都在窃窃私语,准备这个夜晚离开艾德沙,逃过马阿努的追捕。
他冲士兵们做了个手势,他们就将塔德奥和赫萨尔拖了出去,他们已经对疼痛失去感觉了。玛尔希奥无声地哭着。他们此时该要来找他算账了。
塔德奥一下子昏了过去,王后惊叫起来。赫萨尔的泪水已经撒满了他整个脸庞,他的后背已经被鞭打得皮开肉绽了。
“我的国王,我们找到了一个知道裹尸布下落的人,我们找遍了艾德沙才将他找到……”
“我要见见我的父亲。”
“你告诉我,到底在哪儿!告诉我,否则我将你的舌头也割去!”
卫士们暴虐地抽打着这些老人,但是在惊恐的群臣和暴怒的国王面前,他们还是一个字都没有吐露。
玛尔希奥的手被捆着静静看着这一切。他祈求上帝的怜悯,对他们发发慈悲。
国王根本没听他说的是什么,走到他母亲身边一把把她从地上拽了起来,拼命地晃着她的身体,冲她99lib•net嚷道:
“上帝已经宽恕你了。”
“我们的耶稣不会同意这样让人致残的。”
为她的朋友所遭受的折磨,王后伤心地哭了起来。她知道她的儿子不会善罢甘休的,要赎回他在众人前丢的面子。
“躺在床上,然后把这个喝下去。”他对赫萨尔说道,“你会睡着的,醒来的时候你就不会有舌头了。希望上帝能宽恕我。”
赫萨尔在家里不耐烦地等待着医生。医生来的时候脸上满是悔恨的表情。
国王抬起目光,用自己的眼睛盯住玛尔希奥的眼睛。
两个年轻仆人不做声了。医生到了之后,他要求大家都到外面等,就他和一个助手在屋里。大家等了相当一段时间,他们才出来。
“国王要休息了。今天太漫长了。”玛尔布思让朝臣们退下了。
王后站在一边,是马阿努要她这么做的。就在很近的地方,站着赫萨尔和塔德奥,他们双手被反绑着,衣服被皇家侍卫抽打得稀烂,但是仍然一句话都没有说。
皇家侍卫官负责维护秩序,他叫人把王后带回了寝宫。
“那么我们只能自己动手了。”赫萨尔说道。
他们先去了塔德奥家。在他家里,医生将一小瓶液体用水调匀,让塔德奥喝下去。他一进入睡眠状态,医生就让赫萨尔离开房间,让他回到自己家里。不一会儿医生也到了他家。
“我的国王,请您冷静一下,不要再打您的母亲了!”另外一个人也恳求道。
两个卫士架着玛尔希奥走了进来。除了这个皇家建筑师,还有他的两个惊惶不已的仆人。
当陵墓的石头封合之后,马阿努给了玛尔布思一个手势,玛尔布思给了士兵们一个信号,当着所有99lib•net人的面,他们马上将赫萨尔和塔德奥抓了起来。人群中立刻弥漫了恐怖的气氛,立刻大家都明白了马阿努不会遵守阿布伽罗的遗言,他要残害所有的基督徒。
王后痛哭得抽搐了起来。宫廷里的一些贵族看到马阿努如此对待他的母亲,实在无法再无动于衷了,他们打算制止国王。要是阿布伽罗看到这个场面一定会把他杀了的!
“陛下,放开她吧!”一个人请求道。
“陛下!”
马阿努冲着他们说道:
看到玛尔布思回到宫殿,王后的脸上就充满了惊恐。人们的惊叫声听来就像绝望的哭号。艾德沙被恐惧震荡着,而此时的马阿努正在皇宫里喝着葡萄酒,心满意足地观察着朝臣们脸上露出的无限惊恐。
“我现在是艾德沙的国王。”
人还没有到,马阿努洪亮的声音就已经先传到皇宫了。
马阿努让士兵将主要的基督徒的头领都抓起来,把他仇恨的塔德奥和赫萨尔都抓起来。同时还要将所有基督徒聚集祷告的神庙都毁掉。此外,马阿努还偷偷对玛尔布思下令将耶稣的裹尸布带回皇宫。
“够了!你们住手!”
他想到了耶稣在十字架上所受的折磨,想到罗马人在鞭打他时他所受到的痛苦,想到他还为他们向上帝请求宽恕。他也想在心里为马阿努请求宽恕,可是除了对他的仇恨什么也没有。
但是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哪怕来计划逃亡。就在这一刻,皇家侍卫队正在摧毁所有重要基督徒的房子,同时这些人也已经被逮捕或者处决了。
赫萨尔和塔德奥试图让这个年轻人平静下来。他们看出他的确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他们马上起身要去玛尔希奥家里。在那里他们看到了他们已经九-九-藏-书-网昏迷的好朋友,床上满是血,另外一个仆人蜷缩在角落里不停地哭,很大声地祈祷。
“您是国王,您应该施以仁义!”第三个人说道。
现在她就要死了,因为她很肯定马阿努不会宽恕她的,她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自己是多么自私啊!耶稣会宽恕自己么?
“你是的,所有人都会承认的。”
马阿努气得发抖。怒火已经将他的脸烧得通红。玛尔布思靠近他,害怕他会有什么反应。
“好了。他已经安静地休息了。你们要按时给他舌根上滴这种药水。这可以减轻他的痛苦。”
“你这个懦夫,折磨两个老人,你有什么资格当国王!”
“他们都该死。”他几乎是在自言自语。
这个夜晚充斥着惊恐的嚎叫和着火的吱吱嘎嘎声,这些声音一直传到宫廷的每个角落。马阿努已经将他父亲的最后一个希望也背叛了。
王后已经将她该操办的后事认真地完成了。阿布伽罗的死讯已经传遍全城的每一个角落。她就等待着可能哪个时候她的儿子马阿努会来到皇宫,出现在她面前。
护卫队长突然不出声了,因为塔德奥和赫萨尔大步朝他们走了过来,他们面如死灰,跟死人似的。王后张开手,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把手伸给他们。赫萨尔温柔地看着她,什么都没有说,塔德奥也默不作声。
“你怎么敢发号施令!”马阿努嚷道。
“给我打,直到他们说话为止。”
玛尔布思给了个手势,一个士兵将玛尔希奥也带走了。
“他们要是不说出裹尸布藏在哪里,在所有人面前,他们都得死,还有他们的同伙,所有人!不管他是谁都得死!”
马阿努怀疑地看着她。
玛尔布思走九_九_藏_书_网近国王:
“我们有个请求,”塔德奥对医生说道,“我们希望您也能将我们的舌头割下来。”
“所有的基督徒你们都得死。你们的房子、田地、所有你们拥有的东西都将分给对我忠诚的人。你,玛尔希奥,背叛了我两次。你是艾德沙最大的贵族之一,你把自己的心卖给了这帮基督徒,被愚弄到要割掉自己的舌头。我会找到裹尸布的,而且我会将它毁掉的。我发誓。”
“你们的请求同上帝的法则相悖啊。我的职责就是要治病救人,我怎么能让其他人变成残疾呢。”
一群沉默的人跟在他后面一直到皇陵。在那里,在马阿努要封印大门之前,王后要求为国王祷告几句。
王后看着玛尔希奥,然后又看了看塔德奥已经不能动弹的身体和赫萨尔。她理解了这几个人决定自残是为了在严刑拷打面前也不屈服,这样才能保护好裹尸布的秘密。
“请您一定要帮帮我们。”塔德奥坚持道,“我们没有玛尔希奥那么勇敢,他竟然可以自己用匕首将自己的舌头割下来。”
“给我狠狠地抽他们,我要他们向我求饶,让我结束他们的痛苦。”
她没有时间顾及马阿努,尽管儿子不久就要替代他父亲的当上国王,她太专注于自己对国王的爱了。
“你们知道裹尸布在哪儿么?”
她不是一个好母亲。她的确不是。她对阿布伽罗的爱是排他的,她不允许任何其他的人或者东西,连自己的儿子也不能让她离开他身边一刻。
玛尔布思也拉住了国王的胳膊,他正想再给他母亲一下。
马阿努放下了胳膊,靠在玛尔布思身上。他感到自己被母亲和那几个老东西嘲弄了,他筋疲力尽。是愤怒让他完全筋疲力尽。
“他已经死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