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目录
第十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有的,我们可以不断施压,说她是个好管闲事的家伙。但是我的意见是我们应该在对索菲娅·加罗尼动手之前首先自保。”
“那当然了,玛丽,我记得你的妹妹。”
“玛丽,那边的那个人是谁啊?”
“我们能达到目的么?”年长者问道。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七个人,他们在一起聊了一会儿,一有人从身边经过他们就改换话题。
那个最年长的人,高高瘦瘦的那个好像主持着他们的谈话。
“是啊,自从玛丽你不像从前那么经常来意大利旅游,我们就没见过面了。丽莎,我记得您好像是住在罗马的,是吗?”
玛丽·司图亚特已经满五十岁了,她的丈夫詹姆斯为了表达对她的挚爱,举办了这样一个生日宴,会将他们所有的朋友都请到这里。
“他没有怀疑到我们的内线吧?”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我们最好的一个朋友啊,乌姆贝尔托,你不记得了吗?”
“马尔科·巴罗尼已经请求文化部长将那个都灵监狱的哑巴放了。”另外一个母99lib.net语虽然是意大利语却操着严谨英文的男人说道,“内贸部长已经接受了他的要求。这都是那个加罗尼博士的意见,她是他的合作者之一。这个聪明的女人得出的结论,很明显那个哑巴是他们可能追踪的惟一线索。她还说服了巴罗尼要彻底调查COCSA。”
丽莎记得是在哪儿。在马尔科给约翰的那份报告里,关于都灵教堂大火的事情中谈到了这个COCSA公司,还提到了它的老板德阿拉瓜,但是她不能跟她姐姐提及此事,约翰不允许她这么做。
姐妹俩朝德阿拉瓜走了过去。
“在这里聚会真是个好主意。”
“我觉得研究过去是一项最神奇的工作了。乌姆贝尔托先生,我记得您也同样是个考古爱好者。”
“可以,我们在监狱里有自己人。但是需要非常小心地操作,因为如果哑巴出了什么事情,马尔科就不会相信官方的报告了。”
在这个特别宴会上,美国总统和总统夫人也是宾客之一,其他来宾还有财政部和国防部秘书,很多藏书网众议员以及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有影响力的议员们。除了主要财团和欧美跨国公司的总裁外,还有数十个银行家、大公司的律师、科学家和一些其他学术领域的显赫人物应邀参加宴会。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太着急。”那个意大利人插道,“弄走加罗尼博士或者让她消失都将是个错误。这只会激怒马尔科,让他更加坚信在这些事故的背后还有其他的东西,让他对我们的内线产生怀疑。加罗尼博士是个危险,但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掌握巴罗尼他们做的所有事情和他想做的事情。”
“詹姆斯能邀请我参加你的宴会才让我感到无比高兴呢。拿着,希望你喜欢。”
“有办法让这个加罗尼博士离开艺术品部吗?”
“乌姆贝尔托,还记得丽莎么?”
他将一个白漆纸包着的小盒子递到她手上。
“是啊,我们住在罗马,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在其他的什么地方生活。”
玛丽马上将盒子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她高兴得一阵眩晕。
“先生们……谈成什么生www•99lib•net意了吗?”
在詹姆斯的陪同下,美国总统向这群人走了过来。这几个人马上散开并同他们俩寒暄。两个小时后他们才得以继续谈话,不过还好,没有引起其他宾客们的怀疑。
“萨法宁两天前回到了乌尔法。还没有任何关于阿达伊奥反应的消息。他的同伴今天就会到家。”
“不久前我听人提起过他……但是那是在哪儿呢……”
“是的。”另外一个操着法国口音的人回答道,“在这里我们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没人会注意我们。”
“是啊,我总是想找时间逃离开,能去某个挖掘项目工作。”
“好的,我们还有什么信息?”长者问道。
“那是最明智的做法了。”另外一个法国口音的男人说道。
“他在出狱前会受些罪的。这是肯定的。否则他出来了就会被跟踪到阿达伊奥那里。”那个英国人补充道。
“你不用这么费心的……这是什么?”
詹姆斯·司图亚特走到他的夫人和乌姆贝尔托身边。两个男人热情地握了握手。
那个法国口音的男九九藏书网人是第一个说话的人。
年长者死死盯着那个刚刚说完话的男人。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也许是这个人说话的语调让他很吃惊。但是他没有在动作甚至是眼神上有任何表示。但是……他打算说些震慑的话来看他的反应。
“太珍贵了,谢谢你。我要晕过去了,詹姆斯,詹姆斯……”
詹姆斯走近德阿拉瓜,不顾丽莎兴趣正浓,把她拖到另外一堆人里。丽莎很想继续同这位先生聊聊,因为他出现在了马尔科的报告中。她想如果玛丽去罗马,就可以组织一个晚宴请上德阿拉瓜和马尔科。
“乌姆贝尔托基金资助了很多挖掘项目呢。”
司图亚特在他六十二岁的时候达到他人生的颠峰。他拥有了生命里他希望得到的所有的东西:一个幸福的家庭,健康和事业上的成就。他拥有钢板厂、医药实验室、科技改造工厂,还有其他一些领域的生意,这些让他成为了世界上最有钱、最有影响力的人物。
“我们也可以让她消失。我们不允许任何一个好奇的调查员坏了我们的大事。你们认为呢?九九藏书
“好的,他们都已经安全了。我们需要操心那个监狱里的哑巴。”
事实上,玛丽觉得在宴会上知名人士比真正的朋友要多。她没有这么跟丈夫说,她不想打击他的积极性。
“如果你想问候他一下,我可以陪你过去。他送了我一尊公元前二世纪的雕像。那可真是件珍宝啊,待会儿你上楼来,我给你看看。”
“是个冷酷的钻石王老五。真遗憾哪,不仅帅而且还很招人喜欢。”
“是一尊公元前二世纪的雕像。一个跟您一样美丽迷人的贵妇雕像。”
“乌姆贝尔托!”
“看到你我是多么高兴啊!”
波士顿的这个夜晚一点也不热。至少在司图亚特的府邸所在的居住区内温度不高。
“他是巴罗尼最信任的人之一。”
“玛丽,亲爱的,生日快乐啊!”
“不,我觉得不好。我觉得这是没有必要的。这会是个致命的错误。”
“啊,我想起来了,丽莎,你是考古学家。”
“是的,你跟我说过这个人,哦,是的。和以往一样让人印象深刻,多帅啊。”
一个英国贵族样子的男人开始说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