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目录
第十三章
上一页下一页
“你过来就是以马阿努的名义来恐吓我吗?王子对自己那么没有信心么?我已经老了,无所顾忌了。马阿努只能把我杀了,我的生命本来也就差不多到头了。现在你给我滚,让我安安静静地工作。”
她已经老了,尽管她的双眸依然熠熠生辉,她的举止一如从前那么尊贵。她可怎么办呢?他很肯定国王的儿子一定非常恨她。
“马阿努想知道阿布伽罗到底已经布置了些什么工作。他知道昨天不只有你,还有赛宁、赫萨尔、塔德奥和那个书记员伊萨兹都在国王病榻前待到入夜。王子很想了解你对他到底是不是忠诚,如果是的话,一切都不会有问题。如果情况恰好相反,你绝对不会有幸逃脱。”
“国王的护卫长您在这儿找什么呢?难道是阿布伽罗派你来叫我的吗?”
他在睡觉,但是王后将手一搭到他肩膀上的时候,他就醒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她回到夜色中隐蔽的寝宫,绨希欧则非常小心地离开了宫殿去赫萨尔家了。
“如果上帝答应的话,也许他会的。”
整整一个小时,大家都在休息,但是玛尔希奥还是像平常一样沉浸在自己的设计图中,不时上上下下走走,检查一下还要进行扩建的城墙是否坚固,检查大门的四周,因为他想把它做一些装饰。
赫萨尔正睡觉呢,守门的卫士就给他传来了王后的口谕。在太阳下山之前,他必须和塔德奥一起去皇宫。
他告诉伊萨兹和那个大个的欧博达斯他们要去的地方,然后就命令车队启程了。
工头当然也没有怀疑玛尔希奥有什么问题,他像往常一样在城墙的墙垛最高处,仆人拎着一篮子水果给他送上去,他抓起一个苹果,一边到处走着检查墙砖的牢固度,一边心不在焉地咬着苹果。不时地将泥土拍到墙缝的空隙里,用熟陶砖将空洞的地方填上。玛尔希奥向来都喜欢摆弄那些砖头,只是太阳这么晒,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他怎么也不休息呢?工头心里想着。
另外两个人也走了进来。宫廷建筑师玛尔希奥和艾德沙最富有的商人赛宁,他们都是国王最忠实的朋友。
http://www•99lib.net他要去通知塔德奥,一到下午就和他一起去皇宫。他预感到可能发生了什么很严重的事情。
阿布伽罗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国王要死了,他自己知道。“我的间谍已经通知我说,一旦我要去世了,我的儿子马阿努将会对基督徒实行残酷的屠杀,还会要你们当中一些人的命。塔德奥、赫萨尔,还有你,伊萨兹,你们要在我死之前离开艾德沙。因为之后我就不能保护你们了。马阿努不敢刺杀玛尔希奥和赛宁,尽管他知道他们也是基督徒,但是他要尊敬艾德沙的贵族家庭,否则他们家族剩下来的人会报复他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因为知道这有可能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国王热情地同所有的人告别。
“这个由你来决定,我的好朋友。王后和我都不必知道,你当然也可以找个人与你共同分担这个秘密,然后让他在赛宁的帮助下离开此地。我很遗憾,我的生命就要终结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希望我跟你们说的这些足够你们完成这项重任。”
阿布伽罗坚强地多挺了三天。整个皇宫沉浸在夜的浓重里,只有王后一个人守在国王身边。他睁开双眼,感激地冲王后微笑,眼神里充满了温柔和爱意。不一会儿,他就在安详中和上帝一起呼吸了。王后使劲地攥住丈夫的手,然后轻轻将他的眼睛合上,亲吻了他的嘴唇。不过几分钟的工夫,她就开始为阿布伽罗向上帝祈祷了。
太阳焦灼着大地,玛尔希奥指示工头到了该休息一会儿的时候了。工人们都汗流浃背的,工头自己也疲惫不已,也想坐下来歇一歇了。
这个早上赫萨尔小心翼翼地将那块亚麻布卷好,按照和玛尔希奥的约定将它垫在篮子底下藏好。艳阳高照之前,他就到市场上,挎着那个篮子,停在不同的货摊前同商贩们聊天。差不多到了合适的时间,看到了玛尔希奥的一个仆人正在老人的摊前买水果,他就走了过去,热情地向那个年轻仆人问好,他也拎着一个和赫萨尔一样的篮子。很隐蔽地,他们就将篮子藏书网交换了。谁都没有注意到,马阿努的探子也没有看出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赫萨尔就是热情地和玛尔希奥的一个仆人打了个招呼。
她悄悄走到旁边的一间屋子里,那个宫廷书记员绨希欧已经在那里静候了几天了。
过了几个钟头,伊萨兹来到他家,几乎是和塔德奥同时进门的。他的侄子,一个聪明强壮的年轻人,给他们带来了皇宫里散布的流言。阿布伽罗的生命危在旦夕。
阿布伽罗感觉到了赫萨尔的担心。
赛宁的车队已经准备好了离开艾德沙。哈兰是赛宁派来带领车队去西峒的负责人,他看来有点儿不耐烦。
直到清晨来临,伊萨兹才打开玛尔希奥交给他的那张羊皮纸,然后读出他给自己的准确指示,告诉他裹尸布到底藏在哪里。他将羊皮纸撕成碎片,撒落在沙漠中。
之前那天晚上,在离开阿布伽罗宫殿之前,他和塔德奥和赫萨尔商量妥当,一旦知道要把裹尸布藏在哪里,他就会给他们留口信。他们要想出一个万无一失的计划,能使赫萨尔把裹尸布交给玛尔希奥但是又不能引起马阿努的怀疑,因为阿布伽罗已经提醒他们了,他的儿子一直在监视着他们。他们也做出了一个决定,玛尔希奥只将藏裹尸布的地点告诉伊萨兹,这样在赛宁的帮助下,一旦知道了裹尸布的藏匿地点,他就可以逃到城外。塔德奥准备要他逃到西峒,那里已经成立了一个虽然很小但是很繁盛的基督徒社会。那里的精神领袖是蒂梅欧,他是被佩德罗派到那里传教的。伊萨兹会得到蒂梅欧的庇护,他也会知道如何处理基督的裹尸布。
阿布伽罗对他自己的身体状况很清楚,王后把他的一些朋友都召到了病榻之前。他希望给他们留些遗言。所以王后才派人去叫他们几个。
塔德奥和赫萨尔同其他城里的基督徒们齐聚在那个神庙里。一起为阿布伽罗祈祷并且祈求上帝再对国王发发慈悲。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玛尔希奥一直沉浸在工作之中。那个工头不时地瞟上他几眼。玛尔布思已经收买了这个工头,让他监视玛尔希奥这个皇家建筑师的行动九九藏书,他答应了。他自己也感到背叛了这位老者,因为玛尔希奥一直对他都非常好。但是玛尔希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玛尔布思承诺他马阿努一定会嘉奖他所作的贡献的。
“你不准备跟我说说阿布伽罗跟你们布置的事吗?”
“阿布伽罗,你希望我把圣布藏在哪里呢?”玛尔希奥问道。
“肯定会的,玛尔希奥,他肯定会当上国王的,要是昨天你和阿布伽罗在一起的话你就该明白这个事实,很明显,死亡已经离他不远了。”
三天之后,哈兰和欧博达斯才认为车队已经离艾德沙够远了,可以停下来休息一下,并派了个人去给赛宁家报信。还要再赶三天路,伊萨兹才算彻底安全。
王后做了个手势让他们来到阿布伽罗的身边,同时叫仆人们退下,让卫兵将门关好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扰。
五个人无声地听完国王的这番话。赫萨尔看看王后,他第一次觉察到时光催人老的现实,王后从面纱的褶皱中间露出的头发都是银灰色的了。
“马阿努会把给耶稣建造的庙宇都烧掉,同样也会毁掉一些基督教中比较有地位的臣民的房子。很多男人、女人和小孩都会被杀死,因为他们是基督徒,或者被迫改信他们那些古老的神。我担心耶稣的裹尸布,担心这块圣布被毁坏了。马阿努发誓要在所有艾德沙人的面前,在集市广场上将它焚烧掉,就在我去世的那一天完成这件事。你们,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一定要挽救它。”
伊萨兹注意到了隐藏在阴影中的那个老人。利用塔德奥和赫萨尔要他给信徒们分发面包的机会,他从人群中接近玛尔希奥。玛尔希奥递给他一份小心折好的羊皮卷宗,伊萨兹将它藏在自己袍子的褶皱里。然后他探询到一个高个强壮男人的目光,他正等着他的信号呢。伊萨兹谨慎地离开了神庙,这个人跟在他后面一起走到一个车队旁边。
“我最后的命令就是你们要挽救耶稣的裹尸布。它在我身上创造了奇迹,让我能顺利活到晚年。它不属于我,它属于所有的基督徒。为了所有的基督徒,你们也应该挽救它。为此,我又要求你们不www.99lib•net要让它离开艾德沙,让这个城市一个世纪接一个世纪地将它保存下去。耶稣曾想来这里,就让他永远待在这里。塔德奥、赫萨尔,你们要把裹尸布交给玛尔希奥;玛尔希奥,你呢,应该知道把它藏在哪里可以躲避马阿努的怒火。赛宁,我希望你能安排塔德奥和赫萨尔的逃亡,当然还有年轻的伊萨兹。我的儿子还不敢破坏你的车队。我希望他们能得到你的保护。”
看到玛尔布思和那个包工头赫勒闵在说话,玛尔希奥很吃惊。
他的仆人给他的帐篷拿了些水,玛尔希奥洗了把凉水脸。从炎热中舒缓过来,这个皇家建筑师把身上的脏外套脱掉,换了一件干净的。他觉得自己时日也不多了。阿布伽罗一旦去世,马阿努就要知道裹尸布的下落以便毁了它。他会折磨所有他认为可能知道裹尸布下落的人,而玛尔希奥就是阿布伽罗的朋友中的一个,马阿努会怀疑他的朋友都知道这个秘密。所以他决定当晚就同赫萨尔和塔德奥联系,一旦知道伊萨兹安全了,他就将事情了结。
“王后陛下,”赫萨尔说道,“您的性命比我们的都更加危险。”
“赫萨尔,我是艾德沙的王后,一个王后就不应该逃跑。如果我该死的话,我宁愿在这里和所有跟我一样信仰耶稣的人一起死去。我不能抛弃那些信任我们的人,抛弃那些和我一起祷告的朋友。我会一直跟阿布伽罗在一起,我绝不能扔下他,让他在皇宫里听凭命运摆布。只要国王活着,马阿努就不敢对我怎么样。现在你们就好好听从国王的计划吧。”
在黯然神伤中赫萨尔听到绨希欧带来的国王过世的消息,这个时候天都还没有亮。他要给玛尔希奥留个口信,这样建筑师才能继续将他们的计划完成。同时,他也需要及时通知塔德奥,因为很肯定的是,他们两个人的生命也已经要走到尽头了。
玛尔布思的狂笑打破了黎明的沉静。
玛尔希奥已经鳏居了很多年了,没有子女,在他两个年轻仆人的照顾下生活。这两个仆人和他一样都是基督徒,他清楚他们两个都不会背叛他。
在他的两个年轻仆人陪同下九-九-藏-书-网,他们走到那个神庙,他知道他的朋友们一定都在那里祷告。到了神庙后,他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远离人们的视线。因为阿布伽罗已经警告他们要注意马阿努的探子。
当玛尔希奥到达西边的城墙时天亮了。工人们在那里等候着他的命令。作为皇家建筑师,玛尔希奥不只是负责修建那些给艾德沙带来荣耀的建筑物,而且还要负责安排城市里所有的工程,就好像这个在西边城墙的工程,这里需要打开一个新的城门。
到达皇宫的时候,他们被直接引到国王的寝宫。阿布伽罗躺在床上,比几天前苍白了许多。。
就在这个时候,玛尔希奥家的两个年轻的仆人拎着两个筐子走了过来。工头瞧得清楚,他们带来的是些新鲜水果和水,建筑师把这些东西分发给大家共同享用。
“赫萨尔,我早就让王后离开了,现在仍然来得及,但是她拒绝了我的请求。”
欧博达斯专注地看着他,同时也看看自己的四周。他是受赛宁之命来保护这个小伙子和自己的生命安全的。
守卫那紧张的眼神告诉他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直到太阳要西下了,玛尔希奥才下令停止工作。对于玛尔希奥的工作他几乎没有可以报告的,但是工头还是准备去特雷波尔酒馆,去同玛尔布思见面。
“你想要什么?赶快跟他说,我们还要工作。”
“玛尔希奥,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玛尔布思嚷道,他掉转马头,一夹马肚子飞奔回宫了。
“我的朋友们,我就要离开你们了,最后我还有一些要求。”
“玛尔希奥,你好啊。”
尽管阿布伽罗要求他们逃命,但是塔德奥和赫萨尔都已经决定留在艾德沙,和其他的基督徒一起迎接未来的命运。他们都不愿意离开裹尸布,尽管他们也不知道玛尔希奥将它藏在了什么地方。
玛尔希奥半转过身去,没有回答玛尔布思的问题。然后他开始检查一个工人在搬运的泥板。
工头闭上眼睛,好像精疲力竭了一样,其他的工人也都累得没有气力讲话。
建筑师同大家告别后就在仆人们的陪同下回家了。
“马阿努派我来的,他很快就要当国王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