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默莎
目录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艾默莎
上一页下一页
“那我,我……”她使劲咽了口口水,感觉喉头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几乎无法将那句话完整地说了出来,“……那起车祸发生时,我已经……死了?”
“你好。”她轻轻说了一句,由于太长时间不说话,声音听起来生涩而不自然。
“怎么回事?”他走进房间,望着遍地碎玻璃问道。
艾默莎比以前开朗了些,出去活动的时候也多了起来。但是由于从小到大长时间的封闭,街区中已几乎没有人认识她。人们从她身边擦肩而过,没人会主动跟她打招呼。这种感觉并不太好,但是艾默莎已经习惯了。
“嘉宝,来,这是我叔叔。”他朝缩在沙发后头的嘉宝招招手,示意他过来。嘉宝踌躇了一下,见艾默莎热切地望着自己,只得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艾默莎这些年来讲过的话加起来都没今天多。时间过得很快,分开时,艾默莎和嘉宝都有些依依不舍,约好第二天再在这里会面。
“叔叔,这是我朋友,我请他一起来替我过生日的。”她轻声嗫嚅,面对这位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叔叔,心里多少是有些畏惧的。
“你怎么了?”她怜惜地伸出手抚摸他清秀的脸庞,触手冰凉。
嘉宝摇摇头。
艾默莎指了指前方:“四十三街,离开这儿不远。”
日子一天天过去,艾默莎仍然过着单调而平静的生活。她学会自己料理家务,与大人之间过着相安无事的生活,互不干扰。家的概念已渐渐模糊,他们只是安静地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仅此而已。
当生日那天她突然宣布这个决定时,嘉宝几乎是吓了一大跳,脸色变得很难看。艾默莎可没期望会是这样的结果。
“嗯。”艾默莎点点头,“有时候来,它真漂亮。”说这话时她不禁望了对方一眼,过了一会儿她又说,“我叫艾默莎,你呢,叫什么名字?”
门铃响过良久还不见有人来开门,艾默莎抱歉地朝嘉宝笑笑,走到窗台边,从花盆www.99lib.net底下摸出一把钥匙。房间内漆黑一片,艾默莎一间间房间打开灯,这才感觉好了些。
嘉宝点点头:“我父亲是华裔,母亲是当地人。不过……这里似乎不太欢迎我们。”他神情有些落寞,“同学们都不愿和我玩,说我和他们不一样。”
艾默莎铁青着脸一言不发,突然走到一边,抄起柜子上的相架用力往地上摔去!砰的一声巨响,摆放一家三口的像框在坚硬的地板表面爆裂开来,玻璃碎块四处飞溅,仿佛在尽力宣泄她内心的愤怒。嘉宝吓呆了,当碎玻璃飞向他时连丝毫躲避的意思都没有。但真正令他恐惧的是当艾默莎回过头来时的表情,那上面写满了憎恨和怨怼,与平时漂亮动人的模样几乎判若两人。
艾默莎有些不太理解,喃喃道:“你是说……你是混血儿的事?”她试探道,并向他解释叔叔之所以不理会他并不是因为这个,只是他脾气不好。
天气好的时候,她偶尔会去教堂做礼拜,那里有她喜欢的唱诗班。结束后会绕道社区的花园走走,然后独自穿过胡比的农场回家。她发现胡比新养的小马驹非常漂亮,枣红色的鬃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如果它刚刚跑过几圈,就会看见它脊背上亮晶晶的汗珠,好似玫瑰花瓣上的露水。艾默莎喜欢它的原因不只因为它漂亮,还因为它对自己的友好,每次见到她来都会甩着尾巴走近两步。
艾默莎走过他身旁时,小马驹刚好跑完一圈,摇头晃脑地朝她走来。她也就停下步子迎了过去。人和马刚好停在男孩一旁,离开还不到一米。艾默莎伸出手抚摸它缎子般光滑的皮毛,小马驹也亲热地舔着她的手掌,男孩依旧若有所思地望向远方。他们就这样各顾各地静静呆了一会儿。
“我本应该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但我还是忘不了那片牧场上方的天空,那里可以见到最美丽的夕阳。”嘉宝喃喃自语,“从此以后,我常常会回到那里,坐在围栏上看落日
九*九*藏*书*网
。当然,我再也用不着害怕被马撞了。”他自嘲地笑了一下,“所以那天当你望向我时,我几乎都不敢相信,事实上,只有和我一样的人才能看得见我。”
离开时,艾默莎抬头看了他一眼,男孩此刻也正好回过头来。两人对望一眼,艾默莎忽然觉得该说些什么。这是她头一次想要主动和人打招呼,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这个男孩带给她一种亲切的感觉,好似他们是同一类人。
嘉宝仿佛突然间明白了过来,但眼神依旧捉摸不定。“我跟你回去。”他终于鼓起勇气道。
“坐吧!我父母可能出去了。”她对嘉宝笑笑,倒了杯水给他,试图打破屋内沉默尴尬的气氛。或许是由于第一次上门的缘故,嘉宝显得相当紧张,几乎是坐立不安。他最终在一把老式的扶手椅中坐了下来,眼神不安地四处游荡。
男孩沉默着,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夕阳的余辉在两人之间交织出一抹奇异的色彩,远远望去仿佛某部好莱坞影片的宣传画报。
“那是我吓着你了?”
以后的日子里,两人常在一起聊天、玩耍。偶尔经过他们身边的大人都会很奇怪地看他们一眼,嘉宝不愿意在人多的地方出没,他总是选择一些空旷无人的场所,似乎仍然担心当地人对他的歧视。
“什么朋友?”叔叔将带来的东西和一些钱放到桌上,转头瞧她。
时钟敲过五点,可艾默莎的父母依旧不见踪影。
“他们一定是被什么事给耽搁了。”艾默莎尽力缓和气氛,“我跟他们说过你要来,我想他们会记得的。”可是对于他们是否真会如期出现,心里也着实没底。不知为什么,今天她觉得这间屋子似乎与往常不大一样,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仿佛突然间变得无比陌生。
“知道我的情况。”嘉宝痛苦地捂着脸。
男孩终于有所反应了,他从围栏上跳下,然后从栏杆的空隙间钻了出来。艾默莎看着他做完这一切,直至他再九*九*藏*书*网次站到自己面前。
嘉宝还是摇头。她走近他,发觉他在微微发抖。那感觉与其说是不愿,倒不如说是恐惧。艾默莎抬起头,用她清澈美丽的蓝眼睛望着他。她看到嘉宝脸色苍白,眼神中流露出一种近乎绝望的悲哀。
叔叔走后,屋里又只剩下艾默莎和嘉宝两人。艾默莎有些不好意思地向他抱歉说叔叔就是这样,平时凶得很,不喜欢跟人讲话。而嘉宝只是垂着头不说话,艾默莎越说,他心里就越难受。终于,一阵沉默过后,他毅然抬起了头。
艾默莎不安地扭动了下身子,喃喃地支吾着。叔叔望了望她,绷着脸环顾一眼屋内,不见有什么异样。
艾默莎小时候出过一起车祸,从此以后就变得性情孤僻。那时她有好一阵子昏昏沉沉的,这种状态持续了大约三四个星期。之后她就整天将自己锁在屋内,既不吃东西也不出去和街上的孩子玩。渐渐的,其他人对此也就习以为常了,大家各有各的事情,没时间整天迁就一个九岁女孩的任性。即使她偶尔离开房间,也保持着那种特有的孤僻,像是一面厚厚的盾牌,将其他人屏蔽在了她的世界之外。同样的,她也能感觉到大人们异样的目光,就好像她根本不存在这个世上一样。这其中也包括她的父母,有时候,她觉得他们宁愿对着相片也不愿意瞧她。
男孩转头朝那儿望了望,又看了看围栏内的小马驹:“你常来看它吗?”
“是的。就在那条围栏上,一匹怀孕的母马突然向我冲过来。我来不及逃,被它一下子撞出围栏。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很多人围着。”他痛苦地叙述着当时情况,艾默莎忽然想起邻村那个被马撞下围栏的人,听说他还是个孩子,在送去医院的路上就已经断气了。一想到这里,她惊恐不已地再次打量眼前人。
叔叔疑惑地瞧着她朝空无一人的沙发后头招手,目光空荡荡的漂移,最后停留在自己身前。
傍晚的四十三街显出它特有的九_九_藏_书_网萧瑟之感,秋风肆意拍打着路人的衣衫。两人一路默默走着,谁也没有说话。艾默莎觉得自己仿佛又变回了几年前那个沉默寡言的姑娘。
“难怪父母没听自己的话准时回来,事实上,他们压根儿就什么也没听到。”想到这里,她不自觉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颤巍巍地转向嘉宝,双手不自禁地攀上自己消瘦冰冷的面颊。
“嘉宝。”他回答说。
“听起来像是中国人,你是混血儿吧?”艾默莎打趣地问道,觉得和他聊天很轻松。
艾默莎感觉头脑有些麻木,她努力回想当时的情形。不知怎么的,竟然又想起了多年前的那场车祸,想起自己的昏迷,父母和路人对自己的冷漠,独自渡过的岁月,见到嘉宝时的亲切……种种在过去显得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在那一瞬间涌到眼前,渐渐变得无比清晰。突然间,一个可怕的,令人毛骨悚然念头在她脑中一闪,令她生出一股遍体的寒意。
嘉宝默默站在那儿,同情而忧伤地注视着她。这正是他不愿意来这儿的原因,面对那张因惊恐而变的惨白异常的脸,他实在不愿意再打击这个自己所喜欢的女孩。
艾默莎有些同情地望着他,难怪之前和他打招呼时他有些不太敢回应。这个小镇确实比较排斥外来居民。
“求求你!别说了!”嘉宝蓦的朝她大声喊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你叔叔他……他根本就看不见我!我去年就已经死了!”他颤抖着嘴唇,用尽全身力气才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知道什么?”艾默莎愣了一下,她停了下来,心里蓦地升起一股不祥之感。
打开门,出现在门口的不是父母,而是常来探望自己的叔叔。
艾默莎略带害羞地向两人介绍。嘉宝颤巍巍地朝着他叔叔问好,而对方则似乎根本看不见他。
这一年,艾默莎十三岁了。嘉宝是她长那么大唯一的朋友,也是她唯一喜欢的男孩。她决定在她生日这天带他回家,让父母见见嘉宝,尽管平日里很少交谈,但他们毕竟是自己在99lib.net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自从和嘉宝在一起后,她觉得自己对事物的看法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偏激孤僻,脾气也温顺了许多,渐渐地开始喜欢这个世界了。
“你好!”男孩微笑着答道,向她耸了耸肩。他的英语讲地并不太好,但是有种异样的亲切,仿佛两人很早之前就认识似的。他比艾默莎高半个头,皮肤很白,说话时带着几分腼腆。“很少有人和我说话。”他害羞地笑了笑,“你从哪儿来?”
艾默莎一下子怔住了,她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你,你说你……已经死了?”
“我原来以为你知道的。”他悲哀地望向她,“可现在……”他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了,觉得自己即将失去这世上的一切。
末了,他深吸一口气:“那起车祸中死的不是你,而是他们——”他转头望向照片上那对笑容灿烂的父母,“你只是可以看见他们,就好像你能看见我一样。其实自那以后,你一直一个人生活着……”
叔叔静静地瞧着侄女在那里自言自语,心里泛起了一股不知道是什么的感觉。直至最后,他也没有对嘉宝说过一句话,也没有认真看过他,只是照例关照艾默莎好好照顾自己。临走前又停了一下,说有空让她和自己去见见一位做心理医生的朋友。
认识嘉宝是在一个月之后,这个漂亮的东方男孩独自坐在农场的围栏上,出神地望向远方。说实话,那样是有些危险的。围栏虽不高,但如果马匹突然冲过来,那后果可就不妙了。艾默莎听说邻村就有人被受惊的马匹撞下围栏的。
“你不喜欢我吗?”她问。
两人一直等到六点,艾默莎首先坐不住了。她噌一下站起身来,眼中含着隐隐怒意。嘉宝见这情形也害怕起来:“要不,我改天再来吧!”他怯生生地说,“他们或许真有什么要紧事。”
正当两人都不知所措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艾默莎仿佛一下子清醒过来,手足慌忙地将破破烂烂的像框重新摆到柜子上,抹了下脸,蹬蹬蹬地跑去开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