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猫
目录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白猫
上一页下一页
宁静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三个月前。小蓓忽然一病不起,至此以后,小猫更是不肯离开半步,日夜守在主人身旁,时常静静凝望着她。
当父亲接过碗时,小蓓看一眼小猫,又转头向父亲。父亲明白女儿的意思,犹豫片刻,缓缓地摇了摇头。自从两天前,小猫已不肯再吃任何东西,只是蜷缩在小蓓身旁。小蓓甚至觉得小猫能预见什么事情的发生。起初,她还为它担心,但如今已经释然。看着它同自己一起慢慢虚弱下去,她甚至会自私地认为死后能有小猫做伴是件多么值得高兴的事呵!
“没……没什么。”小蓓扭过头,冲着父母僵硬地一笑。
按医生的嘱咐,小蓓仍需静养。于是她听父母的话又在家里休养了大半年,直至上个月去医院复查之后才被http://www.99lib•net告知已完全康复。这是她一年多来第一次真正到户外走动,自然显得格外愉悦兴奋。
父亲并不知道女儿对死亡已无恐惧。他不愿失去宝贝女儿,但却无能为力。除了遵照医生的嘱咐外,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每晚默默祈求上苍,希望女儿的灾难能够尽快过去,希望家里能恢复往日的恬静……
小蓓深深吸入一口气,仰起头,闭上眼睛优雅地转着圈。任由阳光倾泻在身上,感觉心情从未像今天这样好过。
一年后的深秋。
当父母继续赶路时,小蓓却悄悄转过了身。背后,当年那几只大花猫正死死盯着她。小蓓看了看它们,又看了看路边的电线杆,脸上渐渐露出一丝狡黠得意的笑容,庆幸自己终于脱离了这群肮脏九_九_藏_书_网粗鲁的同伴。
自午后服过药,小蓓一直睡到现在。三个月来,她一直躺在这张床上,休息已代替了平日里的一切活动。为了不打扰小蓓静养,她父母也不常陪在身边,只有那只小猫……
“怎么了,不舒服吗?”母亲急忙扶着她,关切地问道。
深秋,金色的夕阳透过白纱窗帘轻轻落在床头,如此小心翼翼,仿佛怕惊扰了梦中人。
小蓓从它身旁路过,它突然掉转过头看她。小蓓也直直看着它。莫名地感觉到她们之间存在某种奇妙的联系。因此,当小蓓一星期后再次遇到它时,就将它带回了家。
父亲手托一只乳白色的瓷碗,小心翼翼地走进来,生怕弄出一丝声响。他看到小蓓已经醒来,便小心地扶她起来喂药。小蓓压根就不想喝,99lib.net这三个月来,药物对她一点作用也没有,她还是一天天衰弱下去。但小蓓不愿让父母难过,她明白这碗药中掺杂着父母最后的希望,她知道它的份量,所以每次都很顺从地服药。
一想到小猫,小蓓吃力地转过头,看了看那只蜷缩在身旁的白猫。夕阳正照在它身上,光滑的皮毛泛起一层柔和润泽的光晕,显得格外圣洁。
“喵——呜——”一声尖锐刺耳的尖叫蓦然在身后响起。小蓓一下子顿住脚步,满脸的紧张不安。
小蓓轻轻伸出手,她喜欢它脊背上柔顺光洁的皮毛,光滑如缎子一般。门发出“呀——”的一声响,她感到手中微微一颤,只见小猫警惕地抬起头来注视着门口,目光灼灼。
小蓓第一次看到它是在一年前去医院探望外婆的路上,当九九藏书时它正在路边的电线杆下看着几只大花猫围在一起争食。小蓓料想它是因为个头太小而无法挤进去加入战团,但真正引起她注意的却是那异常平静的神态,它既没有焦急地徘徊在大猫周围,妄图寻找空隙;也没有楚楚可怜地趴在一旁,等待着残羹冷炙。它只是静静站在一旁观看,似乎是在看一场蹩脚的演出,与自己没有丝毫关系。
望见父母在一旁甜蜜地注视着自己,一股幸福的感觉突然间洋溢全身。她仍记得一年前当她最后一次昏迷醒来时,发现自正躺在医院里。她被告知已过了五天,而小猫也已在此期间死去。此后,她的身体竟奇迹般一天天好转起来。留院观察了三个月后,便顺利出院了。回到家,父母告诉她已将小猫的尸骨埋在了屋后的花园里。她低下头经过他九_九_藏_书_网们身边,只淡淡地嗯了一声。
小蓓与父母一起去郊外探望外婆。午后温和的阳光透过疏落有致的枝叶落在宽阔的街道,泛起一片金黄,好似几米的《地下铁》中那童话般的出口。梧桐树叶在三人脚下发出沙沙的声响,清脆柔软。
此后,小猫几乎与小蓓形影不离,即使睡觉都在一起。小蓓给它取名也叫小蓓,因为她觉得他们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至少在孤僻的性格上是这样。当她俩单独在一起时,小蓓会对小猫说许多心里话,感觉就像在和自己聊天。而小猫也总是静静听着,偶尔发出“喵——”的一声作为回应。
小蓓缓缓睁开双眼,任由一丝淡淡的余辉自脸上划过。她喜欢这种感觉,想象着生命就这样渐渐离去,想象着死亡可以如此安然美丽。这已成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