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休止符
第二十一章
目录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第二十一章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上一页下一页
事情已经越闹越大,韩思齐死了,杜平死了,花霖霖生死未卜,下一个又会是谁?他现在只希望花霖霖能够度过这一关。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该不该插手调查这件事,若不是他,那些人或许仍将继续平静的生活,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区楚环……”姜每文默默苦笑,“我竟然一直都没想到,你就是那第三个人头……”
姜每文并未同他们一起去,而是滞留在现场。花霖霖既已送去医院,剩下的就交给医生去做,而他的工作则该在这里。
姜每文差点叫出声来,真没想到遇害的竟会是他!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忽然想起花霖霖在咖啡店中接到的那个电话,难道说——是他约了花霖霖?虽然还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凭直觉,他感到这一定与那个隐藏着的凶手有关。
他不愿多生事端,只压低头,侧着脑袋打横向里看去。这一看不打紧,那张痛苦扭曲的面目正是杜平!
是他?!不信与惊恐慢慢爬满了整张脸。他舔着苦涩发干的嘴唇,再次向那望去。只见斑驳的地面上,几道业已干涸的血迹歪歪扭扭地排列在一起,呈现出一个极其丑陋的“区”字。
他又将目光移向另一边,见几个老师正搀扶着一个昏迷的女孩进行急救,另有一个女孩满脸关切地站九九藏书在一旁。
姜每文离开咖啡店,漫无目的地行走在大街上,心中一片茫然。萧瑟的秋风中,梧桐树叶飘满了整条街道,将地面铺成一片金黄,仿佛专为映衬这晴朗的天空似的。他无助地仰起头,天地茫茫,究竟该上哪里去找她呢?
“又是一个,想不到他终究还是快了一步。”姜每文神情颓然,喃喃自语,语气中满是无奈与不甘。
只见剩下的两名医务人员正蹲在地上察看另一个人,但不多会儿就站起身来。两人对望了一眼,转身问众人是否已经打电话通知警察,紧接着告诫大家这个人已经死了,不要再碰触他的身体。先前那几个老师不约而同“哦——”了一声,并不显得特别惊讶,其实任谁都瞧得出来他多半是没救了。
“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听我说,花霖霖有危险,现在最重要的是马上找到她。你赶紧派人去我学校附近的loyer's cafe,一定要快!”
姜每文一遍遍拨打花霖霖的手机,铃响了好久都没人接。随着一声声的铃响,他的心也跟着一点点沉下去,先前那股不祥的预感又弥漫开来,渐渐笼罩全身。当铃声响过第十下后他毅然摁断电话,改拨黄绍纬的手机。
“她头部受到撞击,暂时昏迷,已叫人通知校医院了。”见他九九藏书网神情焦急,一位老师好心地说明了下情况。正说话间,一队身穿白衣的医务人员挤开人群,抬着担架走上前来。大家七手八脚地将她抬上担架固定住,立即向校医院方向赶去,一边还给她做着简单的护理。夏雨霏担心好友安危,跟随众人赶往医院。
“咦,姜每文?”站在一旁的女孩出声唤出他的名字,语气中带着些许讶异。姜每文之前未曾留意她,此时循声看去,发现竟是夏雨霏,倒难为她还记得自己的名字。
姜每文寻遍了店里的每个角落,仍是不见花霖霖的踪影。他又向店主和服务生询问,得到的答案是她在一小时前接到了一个电话后就结账离开了。
学校!他突然想到离这儿隔着两条街的校园,一种奇妙的感觉自心底升起来。她一定是去了学校!姜每文对自己说,至于为什么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了。但他来不及细想,加紧脚步直奔学校而去。
此时此刻,他眼前不断浮现出那神秘画稿下方的三个人头。倘若韩思齐是其中的一个,那另外两个又是谁呢?接着他又想到案发现场,墙边遗弃的球鞋,口袋中的手机,刀上没有凶手的指纹……姜每文不禁叹了一口气,刀上没有凶手的指纹,我怎么早没注意到这点?方嘉伟忘了抹去手机上的指纹,使得
九_九_藏_书_网
黄绍纬认定他就是凶手。但他充其量不过是个配角。他在夺去手机后又将它还给了韩思齐,为的只是安抚住他。因为他要将他带去一个地方,而在那里等待他的才是那个没有留下指纹的真正凶手。姜每文深吸一口气,若他猜的没错,此人就是画中的最后那个人头。
夏雨霏点点头:“他是我们的……一个朋友。”
街角,小小的咖啡店内一如往常,香气缭绕,沁人心脾。三三两两的客人散落各处,轻声慢语,悠闲地品尝着咖啡。在这个意兴阑珊的下午,人的动作是放慢了的,声音是压低了的,神情更是慵懒的,就连时间也不禁缓下脚步,一步一停地踯躅而行。
姜每文失神乏力的目光再次落到杜平身上,突然,他隐在脸颊底下的手指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揉揉眼睛,将目光集中到那里,杜平弯曲僵硬的食指下仿佛写着什么字。他凑近一看,几乎跌倒在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认识他?”老师转眼瞧向夏雨霏。
“你开玩笑吧——我这儿都已经布置好了!再说,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总不能为了你一句话就……”姜每文与他缠不清,索性掐断电话,拦了辆车直奔咖啡店。一路上望天祈祷,希望这一切还不算太晚。
身边有人纷纷跑过,www•99lib.net在不远处聚拢起来。他疑惑地朝那儿望了一眼,见围了一圈人。记得那里是连接宿舍楼与操场的一条小路,平时少有人经过,看样子多半是出了什么事。难不成……姜每文心中不由打了个突,急忙跟上前去,挤开层层叠叠的人群朝里张望。
秋日的校园依旧恬淡平静,好似一片独立于尘世喧嚣之外的世外桃源,随处飘荡着不知忧愁的年轻身影。他们的悠闲与蓦然闯入其间的姜每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只见他疾步穿越枯黄的草坪、平整的道路和一幢幢错落有致的楼宇,在每一处可能的地方找寻花霖霖的身影。
姜每文无心享受这份闲暇,他焦急的目光在一个个座位间游弋徘徊,希望能从中发现那张熟悉的面孔。这就是他现在的首要任务——找到花霖霖,确保她的安全。
“花霖霖!”姜每文一个箭步冲向昏迷中的女孩。老师们回过头,其中一个立即起身拦住他。那显然是个体育老师,体格健硕,一身运动服,脖颈上还挂着个哨子。
姜每文也蹲下身去,伸手想翻看死者的脸。不料一旁抢过一只手将他拦住:“警方到来之前,不许乱动尸体!”声色厉疾,隐隐透出一股威严。姜每文半仰起头,见是其中的一名医务人员,正神情严肃地盯着自己。
“你说什么?”那头叫起来。
九_九_藏_书_网方闻言放下戒心,让开身子。姜每文扫了两人一眼,顾不上奇怪夏雨霏怎么会在这儿,急急向正在进行急救的老师了解花霖霖的情况。
那边黄绍纬一接起电话就嚷嚷着正找他呢,说是逮捕令已经下来,听筒中满是喋喋不休的兴奋。姜每文不耐烦地打断道:“杀死韩思齐的人不是方嘉伟!”
姜每文缓缓闭上眼睛,那第三个人头到底是谁?裴志辛、彦炎、欧阳文佩、傅秋岩、夏雨霏、孔家辉,一张张脸孔在眼前飘过,他们之中谁才是那个真正的凶手?又或是下一个受害者?
他接下去想,若韩思齐打电话时被发现,也就意味着花霖霖跟着暴露在了凶手眼前。一想到这里,姜每文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额头冒出点点冷汗。方嘉伟或许没什么,但那个人——那才是真正令他感到心惊胆寒的原因。此时的他好比在和那第三个人头赛跑,胜负的关键就在于谁先找到花霖霖。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只将姜每文吓掉半条命。狭窄的小道上,一个蜷曲的身体卧在那儿,鲜红色的血液自身躯下不断渗出,歪歪扭扭向四处蔓延开来,宛如一条条外出觅食的蛇。在他身侧,一个黑色的皮质公文包浸泡在血水中,包口敞开,文件散落了一地,白色的纸张饱吸了殷红的血水,沉甸甸地瘫软在地上,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