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休止符
第十六章
目录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第十六章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上一页下一页
“他确实和另一个人同住,但不是苏沁,而是——”他顿了一顿,“韩思齐。”
“因为杜平啊!那时候,他开始与花霖霖交往,也常会和我们在一起。我发现尽管两人负责的工作差不多,但黎书泽明显要比他忙得多。而且很多时候,连苏沁都弄不清楚他在哪儿。我总觉得……他有什么事瞒着大家。”言下似有话未出口。
“秘密组织?”姜每文貌似惊讶地轻呼一声。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迟疑道,“人们总是只看到事物的表面。或许我该说,就当时的种种迹象而言,他们无疑是一对模范情侣。当然,除了最后那段时间。”
“另外我猜测,警方之所以严守消息,始终在暗中调查,是担心一旦学校与黑社会有染的事传出去会引起师生及家长们的不安,当然还有来自社会舆论的巨大压力。毕竟,我们是全国重点院校,影响面太大。”傅秋岩进一步从政治角度深层分析。
姜每文不禁皱起眉头,他的猜测实在太过天九*九*藏*书*网马行空了。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黎书泽与黑社会帮会有牵连。
“你是研究历史的,该比别人记得更多事。”
“这么说——你已经找过别人了?”
姜每文不觉当场愣住,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他。
傅秋岩将饭菜托盘平稳地放到桌上,随后才缓缓坐下,每一个动作都慢条斯理,好似他的为人一般,沉稳持重。坐定后,他扶着眼镜望向对面:“说实话,真没想到你会特地来找我。”
姜每文不由得暗暗失望,这显然不是他所期望得到的。警方坚持在暗中调查是因为死者的父亲是警界要员。当然,傅秋岩并不了解这些,只是凭空胡乱猜测。
“是的。在我印象中,他总在不断变化,特别是在大四开学后那段时间。”傅秋岩望了望他继续说道,“刚开始和他接触时还不觉得怎样,只是觉得他不大爱与人沟通,后来却不知怎么的和苏沁走到了一起。”
姜每文顿了一两秒钟,细细揣摩他99lib.net话中的意味:“你对黎书泽的印象如何?”他问。
“你知道,这很难用准确的语言描述出来。总之,他有时看起来很正常,做事条理清晰、目的明确。但突然之间,又会变得完全相反。封闭、神经质、甚至……”他深吸一口气,“含有敌意。”
“何以见得?”
姜每文饶有兴致地望向他:“你是第一个说他‘刚毅’的人。”
“原先我们几个都在一个寝室,后来由于他常常很晚回来,说是怕打扰我们休息,就在外另找了房子。我去看过,两室一厅,还不错。而韩思齐为了安心考研也正打算在外租房子,这样一来,两人便一同搬了出去。”
“哦——那次啊!我想起来了。好像是他自己不小心打翻了氢氧化钠溶液,话说回来,出这样的意外也确实古怪。不过那阵子他老是精神恍惚,迟早会出事的。你瞧这不,才过了一个月就……”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指他和苏沁。”
“我并没那么说,事实上……”他酝酿了http://www.99lib•net好一会儿,似乎在考虑如何措辞,“我也说不好,黎书泽他——总是让人捉摸不透。”
姜每文不禁认同地点点头:“那在你看来,他和苏沁的关系……我是说,感情是否和睦?”
“到了大三以后,他常常单独行动,似乎总有忙不完的事,还经常缺课,很晚不回寝室。起先我还以为他是因为学生会的工作,后来才知道不是。”
“是吗?”他有意无意地摆弄着托盘中的蔬菜,想要从中找出一根像样的,“相信不会是最后一个,若没有刚毅果敢的一面,是无法做到学生会副主席的。”
傅秋岩反复掂量了一阵,这才趋身向前压低嗓音:“我怀疑,他很可能在校外参加了某个秘密组织,而且还是相当危险的那种,因此不能让人知道。”
姜每文抬起头,眼神中带着询问。
姜每文对他笑笑:“我也没想到你就在学校读研,早知道第一个来找你。”
姜每文心念一转:“和苏沁?”他料想黎书泽租房子是为了和女友同居,大学生九-九-藏-书-网中这种事普遍之极,谁知傅秋岩却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
“哦——”傅秋岩低头动了动筷子,挑拣着几棵瘦小的青菜,“只怕我帮不上你什么忙。”
“哦,对了!还有件事忘了告诉你。”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
姜每文“哦”了一声,默默在心里记下时间。
“苏沁、花霖霖、杜平、韩思齐、欧阳文佩。”他掐着手指算了算,“你是第六个。”
“你的意思是——”姜每文沉吟道,“他们的关系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好?”
“看来,我该再去见他一次。”许久,他睁开眼睛,轻声而坚定地对自己说。
见对方义正辞严的样子,姜每文不由得脸上一红,悻悻道:“那……”
“没准就是什么黑社会团伙。”傅秋岩顿了顿,神秘兮兮地扫一眼四周,“若我猜得没错,他的死多半与帮会仇杀有关。如此一来,他平日里的奇怪表现也就有了合理解释。毕竟,一个成天生活在阴影中的人难免会变得孤僻怪异。”
“苏沁家教很严,思想也很传统,不会那九九藏书网样随便。”
“捉摸不透……什么意思?”
姜每文不觉直了直身子:“那以你看来……”
“敌意?”姜每文重复了一句。
“黎书泽从大三开始搬出宿舍,在校外自己租了一套房子。”
“我想想……差不多是在大二快结束时。”
“韩思齐——”姜每文靠在椅背上若有所思地念叨他的名字。忽然他眼睛一亮,“你可记得黎书泽出事前一个月发生的一起事故?”见对方面露疑惑,他又提醒了一句,“在化学课上。”
一时间,他与韩思齐见面时的种种情景又回到眼前,姜每文渐渐合上双眼,将大脑中那些千头万绪的线索丢到一边,努力回想当时所发生的一切。
傅秋岩后面的话姜每文并没有听进去多少,显然他并不了解那起事件的内幕。姜每文此时所关心的是韩思齐在这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到底,他和黎书泽有着怎样的关系,又究竟知道多少秘密?
“内向、孤寂、刚毅。”傅秋岩脱口而出。
听着话外之音,傅秋岩苦笑一声:“记忆常常难以如实地反映历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