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休止符
第一章
目录
无尽的休止符
第一章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无尽的休止符
上一页下一页
花霖霖闭口不语,许久方才吁出口气,悠悠叹道:“不愧是号称‘满园春色关不住’的沁园春,果然勾魂夺魄,风韵犹胜当年哪!难怪人家千叮万嘱,要你无论如何一定出席。”
“还不就是当年死追着你的那个孔家辉,上回一见面就迫不及待地打听你的消息,显然对你仍不死心。”
苏沁不去与她多争,伸个懒腰,自顾自取过一本杂志翻看。花霖霖见好友并无响应,话锋一转,凑近道:“不是我多嘴,这男人啊——可不能让他整天在外头野,谁知道都在干些什么?”
区楚环笑吟吟地来到床边,俯身吻了吻妻子的额头:“近来院里研究一项课题,我身为负责人,少不得要多操些心,等忙过这阵我请长假,陪你去欧洲散心好不好?”
“今天也要上班?”她白皙柔滑的手背浅浅搭在额头,懒洋洋的,眼中睡意犹存。
区楚环一笑:“好,听老婆大人的话,下班早早回家。”
“你呀九九藏书网,就会贫嘴……”不等苏沁说完,那张贫嘴已堵上她温暖红润的双唇。她咯咯笑着将他推开,“行了,行了,快去吧!路上小心,要注意……”
话没说完,手中杂志已被花霖霖夺去扔在一旁:“哎!我可告诉你,这种事不可不防。我就不信什么课题这么重要,连星期天都不休息,又不是要得诺贝尔奖,再说了……”她一脸严肃,煞有其事道,“听说他们医学院漂亮女孩可不少,这天天见面的,难保……”那难保后面的话适时省略,留下足够空间让人自己想象。
苏沁侧目相向:“怎么,你还和他在一起?不是说不喜欢他吗?”
“人家?哪个‘人家’啊?”
“嗯,那也算难得了。不像那个杜平,连给我买双鞋都要犹豫半天。”相较之下,花霖霖咬牙切齿,一脸忿忿。
苏沁不解,举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喂!怎么了?没见过似的。”
苏沁温驯地点点头:“我九-九-藏-书-网不指望那么多,只要你多些时间在家就好。”
苏沁垂下双手,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我对他可是半点感觉都没有。傻里傻气的,不过心眼还算不错,听说捐了一千多元给个贫困儿童。”
“哎哎!什么年纪不小了,以后少提这两个字,我听着烦!”花霖霖触电似的跳起来,半途拦截,摆手堵住苏沁的话。见她还欲张口,连忙抢着道,“我知道该怎么办,你就别为我担心了,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说着三两步跳到门口。苏沁见状,知多说无益,望着好友无奈地叹了口气。
苏沁白了她一眼:“陈年旧事还提来做什么,都嫁人了,老啦——”
花霖霖不屑地甩了下头发:“只是打发时间罢了,要不看在他当年是学生会主席的份上,我才懒得搭理他呢!”
花霖霖一把打开门,仰起脖子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心情也跟着舒畅起来,不觉回头提议:“如此好天99lib.net气,出去走走吧!”见苏沁仍站在原地,又劝道,“老闷在家里会生病的,女人就该对自己好一点,不是吗?”说罢闭起眼睛抬高双手,在阳光下悠然转了个圈。
花霖霖挪到苏沁身旁坐下,也帮着埋怨道:“我说这个区楚环,结婚才半年,就扔下如花似玉的老婆独自在家。我要是他,成天捧在手心里疼还来不及呢!”说罢仰天长叹,“想当年,你我一‘沁’一‘花’,才貌冠绝全校,正副学生会主席成天跟在我们身后打转。一个成天吟《沁园春》,一个忙着背《蝶恋花》。痴心一片,终被列为校园七大浪漫传说,不知羡煞多少人呢!”
花霖霖显然对这个“老”字分外敏感,直跳起身来:“可千万不能有这样想法!你我大学毕业不过两年,正当风华,怎能自堕威风?”
苏沁不禁皱皱眉头:“霖霖,不是我说你,还是和他说清楚吧,大家年纪都不小了,免得……”
苏沁在99lib.net床上慵懒地翻了个身,看着丈夫自浴室出来。
“开车安全——”区楚环抢在妻子之前将叮咛说出来,顺手从衣架上取下外套搭在手臂。行至客厅,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回身向里喊道,“早餐在微波炉里,热热就能吃了,别忘了……”
苏沁耸耸肩,示意无所谓。花霖霖过来抬起她的手臂,后撤一步,歪着头上上下下打量起来。
丈夫离开后,苏沁再也睡不着,索性起床,摊开一份画报在桌上,边吃早餐边看。拖拖拉拉至十点,忽然听到门铃响,打开门一看,见来人是花霖霖,苏沁的挚友,小学到大学都在一起,说是死党也不为过。
花霖霖见好友面带愠怒,忙陪笑缓和气氛:“我不过是给你提个醒罢了。哦,对了,下周校友会你去不去?”
“星期天也不休息?”苏沁又问,瞧着她睡眼朦胧的神态,着实娇憨可人。
区楚环听见娇妻的声音,本已经过卧室的他硬生生倒退一步,后仰着身子朝屋里九_九_藏_书_网望去,双手还不失时机地整理着衬衣的领口。
苏沁看着好友在阳光下泛起的白色裙子,不由得一阵眩晕。记忆的闸门在瞬间被扯开一线,一些似曾相识的模糊片段飞快地掠过眼前,她皱起眉头努力回想:这些,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呢!
“喝牛奶——”这次轮到苏沁出口气,抢丈夫的台词来说。区楚环微微一怔,随即摇了摇头,笑着出门。
苏沁听得心中烦乱,似有些动摇,甩手向电话走去。才两步又停下,没好气地转过身来:“哎!我说你该不会只是来跟我说这些的吧!”
“他呀——别提了。”苏沁自脑后挽起头发,懒洋洋地坐进沙发中,“成天就是研究啊,课题啊……哪有工夫管这个家!”
想那苏沁冰雪聪明,怎能听不出弦外之音,心中虽暗暗一跳,面上仍镇定如常:“你就别瞎操心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楚环他们院在搞一个课题……”
“咦?怎么就你一人在家,楚环呢?”花霖霖探头探脑地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