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最后挣扎
目录
第二十九章 最后挣扎
上一页下一页
看完报告,石井四郎慢慢点了点头,问:“那些幸免的佐级以上军官在什么地方?”
大家都点了点头。川岛清和菊地斋两人脸上明显带着不服气,但也没说什么,天皇都投降了,还争这个有什么用呢?黄向东又道:“给大家做完体检后,我们就乘坐运输车到王岗机场,大家一起飞回日本。如果各位不想拖延时间的话,就尽量配合我,别捣乱。紧急防疫大队就驻扎在本部附近,他们被山田总司令官授予最高权限,可以直接枪毙任何违令者,到时候可别怪我三条洋平不客气!”
“我当然不敢指责冈村长官,但‘如意计划’是天皇陛下亲自签署命令实施的,就算处罚也要首相甚至天皇本人亲自下令才行。我看总司令还是消消气,不然对身体不好!”石井四郎在军界人脉很广,连梅津美治郎也得给几分面子。冈村宁次和他僵持不下,忽然电话铃声响起,这是冈村司令办公室的专线,没有特殊事务,没人敢把线路接到这里来。
黄向东面无表情地说:“要是照山田总司令的说法,您也是石井中将的上司,照样有失察和监督不力的责任。”
再次钻进车里,卡车缓缓拐进部队大门,很多身穿白色防护服的士兵抬着尸体朝焚尸炉方向走去,活像一群地狱派出的勾尸人。
看到他这副德行,黄向东恨得牙根发痒,他转了转眼珠,对若松有次郎说:“若松大佐,我希望能在特别试验楼里对这些人进行细致的感染检查。”
石井四郎沉吟片刻,问:“其他事务怎么处理?比如监狱里的犯人、供试验的动物和已经制成的细菌弹。”
“我觉得大本营做出这样的决定,虽然令人很难接受,但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石井四郎不痛不痒地回答。
这些人没敢说什么,黄向东例行给大家都抽了血,酒井直人笑着说:“三条阁下,恭喜你升为部队长,回到日本后,我们最好还能分配到同一个部队共事。”
“病毒的研制工作很复杂,要由几百人共同完成,我和三条洋平中佐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逐个在他们背后监督?”石井回答。
“就算是你们的部下操作失误,那你们也是他们的上司,逃不掉失察和监督不力的罪责。”冈村宁次哼了几声。
军用飞机在空中航行,外面隐隐传来低沉的炮声,那是苏军在进攻日军前线。石井四郎和黄向东并排坐着,两人半天没说话。黄向东心想,这个老家伙对日本战败好像并没有表现得多悲伤,以他的城府,现在最关心的肯定不是日本国的命运,而是他自己的命运。过了一会儿,石井四郎长叹口气,说:“三条君,我刚刚接手东乡部队不到半年,‘如意计划’就失败了,天皇陛下现在又决定投降,看来这是天意啊!”
冈村宁次大怒,指着黄向东的鼻子骂道:“巴嘎!你竟敢这样对我讲话,你算什么东西!”他霍地站起来,迅速绕过桌子来到黄向东面前,抬手就是四记狠狠的耳光,打得黄向东脑中嗡嗡作响,鼻子和嘴角全都渗出鲜血。但黄向东知道日本的军纪极严,上司抽下级耳光,是绝对不能躲避的,他只好咬牙忍住,冈村宁次越打越怒,啪啪啪连续抽个没完,黄向东眼前金星乱冒,眼看着就要支持不住了。他甚至想一脚踹倒对方,再找个什么东西砸死这家伙算了,临死也能拉个人垫背,总好过被打死。
七点闹钟响起,黄向东从床上爬起来,问军营的人事处参谋,打听石井四郎宿舍在哪里。参谋查了记录,说石井四郎根本就没回军营睡觉,可能还在平房区的防疫给水部队吧。黄向东觉得奇怪,饭也没顾得上吃,连忙换好防护服,跟着紧急防疫大队的军车来到731部队。
“胡闹!”石井四郎叫道,“那他们早晚会被活活饿死!”
在几名士兵的带领下,再次回到本部大楼的部队长办公室时,黄向东看到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人,正在与另外几个站着的人交谈。因为所有人都穿着防护服,只在眼睛处开有两个圆形玻璃窗,互相看不到长相。士兵向对方通报之后,那人才从办公桌后走出来。黄向东看到他胸前的标签上写着“紧急防疫大队长——若松有次郎大佐”。
在地下试验室,黄向东看着这四十多人,说:“石井阁下临回日本的时候,已经正式任命我为代部队长,这个你们都应该知道了吧?”
石井四郎慢慢坐下,看着办公室里的书柜、酒柜和保险柜都被贴99lib•net上封条,不由得又长叹起来。若松有次郎把一份文件递给他,石井翻了翻,上面写着详细的感染死亡人数:
在哈尔滨王岗机场下了飞机,731部队的大部分人都感染病毒而死,包括运输班的人,所以两人已经没有专车可乘。石井四郎在机场值班室给宪兵队打电话,对方迟迟才派出一辆破旧的运输卡车。坐在驾驶室里,石井四郎感到极为别扭,他从没坐过这么破的车,但宪兵队的人和车辆都被派到731部队去紧急防疫了,有车坐已经很不错。
监狱楼囚犯死亡805人
哈尔滨特别市居民死亡170人
未感染者:佐级以上军官206人
“天皇陛下为什么会这样做?我不信,我不信!”整整五天,冈村宁次都在像擂鼓似的狂砸桌子,在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中也听得一清二楚。守卫的日本兵都垂着头,活像斗败了的公鸡,威风八面的大日本帝国军队居然也有战败投降的一天?他们做梦也没想到。
本部军人及工作人员死亡1944人
黄向东没有坐在副驾驶位置,而是坐在司机身后。司机觉得奇怪,但也不好问什么。外面的炮声越来越大,震得汽车玻璃窗嗡嗡直响,忽然司机说:“三条长官,前面有一列车队,好像不是日军的,我们得拐到小路上去。”
一路来到平房区,还没开到731部队门口,就远远看到那两根高大的烟囱冒着浓浓的深灰色烟雾。路面上设了两层哨卡拦截,很多身穿白色防护服的士兵持枪把守,这些人的胸前都贴有标签,写着各自的名字和职务,看来是方便辨认身份。当对方得知是石井四郎时,连忙敬礼,但同时告知他们,平房区已经被列为传染病毒高危区,必须穿上防护服才能继续前进。
黄向东劝道:“石井老师,你也别太难过,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冈村宁次不悦地道:“你们两人策划的这个‘如意计划’不但给我带来麻烦,也打乱了日本在东亚的战局,这么大的罪责,还敢问凭什么?”
两人在路边临时修筑的消毒站内换好防护服,同样有人把刚写好的标签贴在他们左胸,石井四郎胸前的标签写着“满洲防疫给水部队部队长——石井四郎中将”,而黄向东的标签则是“满洲防疫给水部队特别班——三条洋平中佐”。士兵告诉他们俩,在平房区范围内绝对不能脱掉防护服,或摘下防护面罩,否则极有可能感染病毒。好在这种德国防护服内有氧气泵,能维持十五小时,而且氧气泵还可以更换,只是在换的时候要屏住呼吸半分钟。
又过了三天,石井四郎实在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他准备正式提出回哈尔滨。上午十点半钟,冈村宁次又把他叫到办公室,石井四郎已经厌烦了这种形式,心想我又不是你的参谋长,不必什么事都和我说吧?冈村宁次再把一封密电扔在桌上,这回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有麻木。
总计死亡3762人
还没等黄向东回过神来,石井四郎拍案而起,“我为了大日本帝国的霸业付出半生,凭什么送我上军事法庭?”
石井四郎再也看不下去,他猛然站起身,伸手死死抓住冈村宁次的手臂,说:“冈村长官,您不能把三条君活活打死!”
不到半个小时,人就都走光了,除待命的司机在运输班等候之外,731部队成了名副其实的死城。
接二连三的沉重打击,让石井四郎也发了蒙,美苏双面夹攻日本,这怎么顶得住?而且美国人到底有多少原子弹?要是每天都扔这么一颗,日本国岂不是要从世界地图上抹掉了?
黄向东掏出手枪,抵在司机后脑,“沿大路向前开,否则打烂你的脑袋!”司机吓傻了,这才明白为什么黄向东要坐在他身后。运输车继续行驶,前面的车队越来越近,从颜色和形状看,打头的是苏制BA轻型装甲车,后面跟着几辆吉斯牌MM-B型运兵车和一辆小型吉普车。
那边冈村宁次歇斯底里,这边的石井四郎却在司令部后院和黄向东密谈。两人开始商量后路,石井四郎说:“天皇陛下亲口宣布休战,那是他给自己留面子,其实就是投降。我看我们也不要在这里干等着了,我下午就要求飞回哈尔滨,东乡99lib.net部队的病毒泄漏事件非常棘手,我们必须尽快回去处理。”
冈村宁次慢慢转过头,说:“刚刚接到日本方面的密电,说今天上午九点钟,一架美国轰炸机在广岛市上空投下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到目前为止至少死亡十万人,几万幢建筑被毁,广岛市成了废墟。”
若松有次郎说:“他们还都在地下防空洞中,有电话可供联络。据第一部长菊地斋报告称,因为躲避及时,还没有人感染病毒。但山田总司令官有令,在事件没有完全彻查之前,不允许放他们出来。”
黄向东只好不再打听,若松有次郎又道:“三条中佐,日本已经在战争中投降,过不了几天,美中苏三国就要派人在中国各地接管物资和战俘。我们最好加快处理善后的速度,不然等三国军队到来,我们就都成战俘了。”
“没错,拖得时间越长越不好。现在是紧急防疫大队在接管,可如意病毒还在我的特殊试验室里,我得回去查看是否完好,有没有再次进行试验的可能性。”黄向东也跟着附和。
这是日本最有名的播音员和田信贤的声音,平时只有逢重大新闻的时候才由他来播音。他说完之后,所有日本军人再次立正站直。这时,广播中响起另一个略微苍老的男人的声音:
若松有次郎摇摇头,“这是山田总司令官亲自安排的绝密军事行动,我无权过问。”
在口字栋的广场上,黄向东看到了菊地斋、川岛清和太田澄这些人,他们都坐在地上,一个个蓬头垢面,神情呆滞,活像逃难的乞丐,哪里还有当初穿军装时的神气劲儿,更看不出都是少将、大佐军衔的日本军人。他们半个多月没看到太阳,很多人被阳光刺得还在流眼泪。看到黄向东走过来,川岛清爬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到黄向东面前,紧紧抓着他的胳膊,“我没感染病毒,真的没有感染啊!”
若松有次郎走了,石井四郎见四下没人,拍拍黄向东的肩膀,“我最多六天就会回来,在我离开的这几天内,希望你能有条理地处理善后事宜。在生产部的库房里有很多细菌陶土炸弹,你要把这些炸弹全部销毁。今晚我会把文件资料整理出来,明天带回日本,不能给中国人留下半页纸!”黄向东连忙附和,心想得设法把文件资料偷出来几张,加上平时收集的照片罪证,一起偷偷送给延安方面。
若松有次郎点了点头,亲自带着几名士兵和黄向东来到特别试验楼。黄向东用钥匙打开地下试验室的气密门,一行人进去检查,见金属罐仍然静静地立在储存室中。打开罐体,里面装有如意病毒的玻璃管培养基还在,旁边那几十个新的玻璃管培养基也完好无损。若松有次郎问:“这个就是此次病毒泄漏事件的病毒样本吗?”
这时从吉普车上走下一个苏联军官,满脸大胡子,身高足有一米九,神情倨傲。重要的是旁边那名随军翻译懂日语,这让黄向东欣喜若狂。翻译问黄向东等人的身份,黄向东看面相就知道那大胡子军官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大老粗,来硬的肯定不行,于是连忙说:“我就知道您肯定是这里的最高长官,我有非常重要的军情汇报,希望能提供一个相对隐私的谈话场所。”
黄向东暗自打着算盘,说:“这样吧,你命令紧急防疫大队先撤离这里,只留一名司机待命,我保证最迟今晚六点就能做完检查,完毕后用运输班的大型运输车直接送他们到王岗机场。”
“就是说,还有一个半小时了?”石井四郎看了看手表。
三天后的下午,冈村宁次又把两人叫到办公室,他神色沮丧,说刚刚接到密电,今天早晨苏联方面突然调动一百多万军队对日军发起猛攻;上午十一点多美国又在日本城市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估计死亡人数不低于五万。
石井四郎重重地哼了一声,“总司令这么说,有点太伤人心了吧?我们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当初全日本没有一个医学专家愿意研究如意病毒,只有三条洋平站出来;为了这个计划,我跑遍军政两界,还不是为了大日本,难道是为了我自己吗?不管成败,至少我们都在努力!”
在走廊里,黄向东用手帕擦着脸上的血迹,石井四郎默不作声,两人各怀鬼胎。黄向东暗骂:“狗日的冈村宁次,今天让你占点便宜,等有机会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朕深鉴于世界之大势与帝国之现状,欲以非常之措置,收拾时局,兹告尔忠良之臣民。朕已命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接受其联合公告。九九藏书网
盖图谋帝国臣民之康宁,同享万邦共荣之乐,乃皇祖皇宗之遗范,亦为朕所眷眷不忘者。曩者所以对美、英二国宣战,实亦出於庶几帝国之自存与东亚之安定……失信于世界,朕最戒之。宜念举国一家,子孙相传,确信神州之不灭,任重而道远,倾全力于将来之建设,笃守道义,坚定志操,誓期发扬国体之精华,勿后於世界之潮流。望尔等臣民善体朕意。
十二个木箱做好后,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若松有次郎再下命令,一辆全身黑色的大卡车缓缓开过来,把木箱装上车后又缓缓开走。黄向东趁机问道:“若松长官,这是要把病毒样本送回岛上吗?”
这时有士兵前来报告,说关东军总司令山田乙三来到,冈村长官要他们俩立刻去会面。两人一愣,山田总司令来干什么了?从后院来到前院,发现守卫的军队明显增多,院子里停着几辆黑色高级轿车。上楼来到冈村办公室,见关东军的最高长官山田乙三和冈村宁次并排而坐,一把缠金丝、绿鲨鱼皮鞘的日本刀倚立在山田乙三身旁。两人级别相同,都是总军司令官,也同样面无表情。
两人面面相觑。冈村宁次又拿起话机,接通电讯部的电话,要他们立刻发密电给东京大本营。石井四郎朝黄向东使了个眼色,两人悄悄退出办公室。
若松有次郎当然同意,命令士兵把这几十个人都押到特别试验楼的地下室里。若松有次郎说:“三条中佐,恐怕没有太多时间,这些人今天就得被安排去机场回日本。因为刚刚接到大本营的密电,让我们在今晚九点之前必须撤离,按照《波茨坦公告》,美中苏三国的军队很可能会在这几天占领这里,日本方面会在午夜十二点从旅顺口派出轰炸机把这里炸平,以免留下证据。”
“是的,还有机会,我这就发密电!”冈村宁次像孩童赌气似的拨电话对电讯部下达命令。
若松有次郎说:“石井中将,地下防空洞中有可供400人支撑半年的压缩粮食和清水,请不用担心。”
黄向东和石井四郎立正敬礼,山田乙三的脸拉得比驴还长,示意他们俩坐在对面,然后开腔,“诸位,我特地从东京大本营赶来,就是为了‘如意计划’之事。计划既然失败,就要做好善后工作。两年前,阿部石隆曾经对我说富锦县有一个我军修筑的秘密要塞,可以将暂时不用的秘密物资存放在那里。梅津总长的意思是,如意病毒危害太大,世界上还没有血清能治疗,副作用难以估量。所以我决定,命令石井四郎和三条洋平马上回到哈尔滨,配合紧急防疫大队将东乡部队中剩余的病毒样本封存,然后运到富锦县。如果以后能研究出有效的血清,大日本帝国就还有出奇制胜的机会。”
黄向东看到他就想起这家伙爱吃人肉的事,恶心得真想两拳打死他。检查了一圈,他发现没有田中维武和常谷川,酒井说:“唉,他们俩那天刚好到生产课办事,结果感染病毒被隔离,三天后就死了。”
对这个事情,石井四郎明显表现得已经没了激情,他早就看出日本在战争中败局已定,什么“玉碎战”,无非是再多死几个人罢了。他和黄向东商量,准备以整顿东乡部队残局为由,尽快溜回哈尔滨。又过了三天,冈村宁次再次把两人叫来,并把一封电报放在桌上,让两人观看。
当晚,石井四郎来到黄向东的宿舍,秘密商量“如意计划”失败处罚的事。石井说他已经托人给日本陆军本部的朋友发过密电,就算送到日本军事法庭,对方也会全力保护他们。黄向东心事重重,他可不想在日本成为犯人去矿场采石头。
“如意计划”失败了,日本在战场上同样不好过。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联合发表《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尽快投降,以避免更大的灾难,但被日本政府拒绝。8月6日这天中午,冈村宁次把石井四郎和黄向东叫到办公室,面色严肃地说:“‘如意计划’的失败,你们二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准备上报铃木首相和梅津参谋总长,送你们两人回日本,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
若松有次郎看到黄向东就说:“石井中将把整理好的文件装了六大箱子,今天凌晨四点半就乘坐军用卡车到王岗机场回日本了。九*九*藏*书*网
听了十几秒钟,冈村的脸像变色龙一样从白到青,从青到黑,又从黑变成白。他颤抖着声音问:“到底什么炸弹有这么大威力?军方和政府表态了吗?是美国人干的?”又过了半分多钟,他才松开话机,呆立在桌前一动不动。
“什么?”石井四郎和黄向东都惊呆了,“有这种炸弹?这怎么可能?”
黄向东在几座大楼之间仔细查找,部队长办公室、各生产班办公室、总务部、人事部……他越找越恨,石井四郎实在太狡猾了,居然没留下半张纸和照片,生产部仓库里的大批细菌陶土炸弹也都没了,现在要想找到731部队的犯罪证据,除了几栋楼和这四十多人之外,什么都没有。
双方的车都慢慢停住,从运兵车中跳下五名高大的苏联士兵,手里握着莫辛纳甘步枪,一路小跑到黄向东的车前举枪高声喊着什么。黄向东听不懂俄语,但也不需要听懂,连忙和司机乖乖开门下车。苏联士兵边呵斥边用力推搡两人,黄向东用中国话和日语分别解释,对方显然也听不懂。有个士兵不耐烦了,举起枪托猛砸黄向东的脑袋,打得他差点儿没昏过去。
冈村宁次问:“石井中将,你怎么看?”
石井四郎和黄向东对视几眼,石井四郎问:“总司令,出了什么事?难道是病毒又出现了?”
不用问,黄向东就知道肯定是细谷刚男、细谷三男和他们的老婆。他恨得想撞墙,后悔昨晚就不应该离开这里。但转念又想,石井四郎急着回日本肯定有意图,这个老狐狸贪污军费、纵情酒色、研究杀人武器,他很清楚日本已经投降,如果被美中两国找到细菌研究和活体试验的文件,当然不会对他客气,他已是惊弓之鸟,恨不得早逃一秒是一秒。
石井四郎运了半天气,对黄向东道:“去看看你的特别试验楼吧。”
若松有次郎听他这么说,也就答应了,就算以后出什么意外,责任也可以推到这个三条洋平中佐身上,其实他也恨不能立刻插上翅膀飞回日本。他立刻命令紧急防疫大队的人陆续撤出,直接前往王岗机场回日本。
石井四郎和黄向东立刻站起来,同时说道:“是!”
山田乙三说:“大本营的意思是,全部就地销毁。因为美苏军队很快就会渗透到中国各省市,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和条件再打细菌战。”
黄向东大惊,刚要推辞,若松有次郎却对黄向东说:“那就请三条部队长尽快配合紧急防疫大队做好善后处理工作。目前我们已经将绝大多数死者都在焚化炉中火化了,但5号和6号楼中还有大量动物尸体没有处理,另外这里有很多文件资料,最好尽快整理出来带走。”
“可是……可是如果时间耽误太长,他们被敌人俘虏,那可就糟了。”若松有次郎连忙道。
“什么?”黄向东顿时震惊,“石井中将已经回日本了?”
这人向石井四郎敬了个军礼,道:“石井中将,我是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长若松有次郎大佐,受山田总司令官和冈村总司令官的派遣,任紧急防疫大队负责人。”
冈村宁次猛捶桌面,怒道:“什么没有更好的办法?大日本帝国怎么可能会向支那人投降?我将会给参谋总长和陆军大臣发密电,强烈抗议大本营的这种荒唐想法,‘玉碎战’必须执行!”
内容不长不短,大概讲了十几分钟后广播结束。日本天皇极少在广播中讲话,所以能听出他声音的人不多,但内容摆在这里,显然就是裕仁天皇本人的声音。虽然措辞还是端着天皇的身份和架子,但傻子都能听出这就是一篇投降书,而且还是由天皇本人亲自讲出来的。广场上的日本军人全都呆呆地愣在原地,包括冈村宁次在内的人全都说不出话来。
黄向东点点头。若松有次郎连忙下命令,不到十五分钟,有人陆续从外面抬进来几十个形状相同的金属罐,把黄向东之前复制出的几十个新培养基分别小心翼翼地放入金属罐中,封好罐口。然后把这些金属罐以六个为一组,放进特制的木箱中,再往木箱里浇入水泥,将金属罐牢牢铸为一体。
石井四郎拿起密电一看,也愣住了,这封“陆第68号绝密”的电文说天皇陛下已经决定接受《波茨坦公告》,并将在8月15日中午12点整通过电台向全世界发表讲话。
冈村宁次走到桌旁,自言自语:“以前曾经听说美国人在秘密研制一种利用原子核裂变原理的炸弹,一颗神像大小的原子弹,威力相当于十几万九九藏书吨TNT炸药,难道就是它?”
石井四郎拿起电报,见最上面写着“陆第67号绝密”的字样,看过内容后,石井四郎觉得虽然在意料之外,但同时也在情理之中。密电中说,日军大本营准备接受《波茨坦公告》,向中国政府投降。
“具体要运到富锦县的什么地方?”
黄向东和紧急防疫大队的人开始处理监狱楼的那些死动物,整整忙碌了大半夜,到凌晨两点才完事。黄向东累得睁不开眼睛,真想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睡觉,但防护服氧气泵容量有限,他只好跟着大部队乘卡车出了平房区,在消毒站里换过衣服,再到哈尔滨市南郊的军营睡觉。他把闹钟调到早晨七点,想睡醒后就去找石井四郎,以帮他整理筛选文件为由,寻机接触机密文件。
“不是,山田总司令官有令,要把病毒样本用专列运送到佳木斯市富锦县。”
“可你的努力为什么换来这种结果?你不是说每个步骤都经过数百次试验吗?”
黄向东悲喜交加,回想起这一年多潜伏在731部队的日子,简直是生不如死,现在终于熬出了头,他忍不住借机伏在地上痛哭起来。
军人及工作人员家属死亡679人
石井四郎松开手指,冈村宁次瞪了他一眼,走到桌前接起电话,“是哪位?”
“你也想来指责我?”冈村宁次恶狠狠地瞪着他。
黄向东对若松有次郎说:“若松长官,特别试验楼是我进行此次病毒试验的场所,我要去检查一下病毒样本是否完好。”
石井四郎点点头,“是的,所以我决定临时任命三条洋平中佐为关东军满洲防疫给水部队代部队长,代表我全面负责这里的一切决策。我明天要紧急乘军用飞机到日本面见梅津参谋总长,说服他同意我们再次进行‘如意计划’。虽然日本已经投降,但很多地区仍然在日军管辖范围内,我觉得还有机会。”
石井四郎假装劝解,“密电中只说大本营有这个想法,并不是最终的决定,我们还有机会。”
“是的,他说想早些回去找梅津参谋总长商谈秘密军务。这里的感染者及动物尸体都已经焚化,细菌炸弹全部销毁,平房区附近的空气也都用喷雾器消过多次毒。昨晚我们进行了动物活性试验,结果显示这里已经没有如意病毒的感染迹象。所以在今天凌晨三点多钟,我们就把那几十名佐级以上军官从防空洞内释放出来,石井中将去机场时还带走两对夫妇,说是他的亲戚。”若松有次郎连头也没抬,边坐在桌旁填写报表边回答。
“哦,真不幸。”黄向东心想,只要生产课的这些人活着就行,他们是活生生的罪证。检查完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天完全黑了,黄向东命令所有人都登上运输车,锁好厢门,然后让司机开车驶出平房区。
黄向东心中吃惊,他板起脸,“如果让他们就这么回日本,一旦他们回国后感染给更多的日本人,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
旁边的日本军人起初吓了一跳,后来都受到感染,也有人跪在地上捶胸顿足。跟着哭的人越来越多,不多时广场上就充满各种音调的哭声,很多人哭得直抽搐,甚至昏厥过去,比死了爹娘还伤心。
冈村宁次沉着脸说:“之前我曾经和蒋介石沟通过,想和国民党政府讲和,被蒋介石拒绝了。别看美国人和苏联人共同欺负日本,我们也不会示弱。毕竟我们在中国还有八十万军队,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准备全面发动‘玉碎战’计划,与三方军队血战到底!”
中国派遣军司令部的两千多名日军齐聚南京鼓楼广场东侧,整齐地摆出一个队形,如此多的军人却没发出半点声响。如果闭上眼睛,甚至完全感觉不到身旁有人,好像身处无人的广场。广场上的电线杆顶部支着两个大号电喇叭,黄向东笔直地站在石井四郎身后,不知道日本天皇要说些什么。到了12点整时,从喇叭中传出一个中年男人浑厚的声音:“全世界日本听众,这次广播极其重要,请所有听众起立。天皇陛下现在向日本人民宣读诏书,让我们以尊敬的心情播送玉音。”
冈村宁次没回答。
驻哈尔滨特别市宪兵大队死亡164人
“先回东乡部队看看情况,然后我回国去找梅津参谋总长,让他同意我们继续进行第二次‘如意计划’!”石井四郎的话让黄向东吃了一惊,没想到石井四郎居然如此倔强,难道自己看走了眼?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