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第八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第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如今,一个孩子永远失去了每天帮他补习功课的妈妈,而杀人凶手却还胆敢站在死者旁边说着死者的坏话,实在让人很窝火。
“这世界本来就够残酷了,为什么不相互多宽容一些呢?”张奇焱再次用蔑视的眼神看着大四男,“罢了,我已经看够了这些只懂得仇恨的脸了,真让人觉得恶心,自己好好反省吧。”
张奇焱的眼睛亮了,问:“那个网友叫什么名字?”
“回去之后,我越想越担心,越想越害怕,如果她真的在院长面前说我坏话,让院长找个理由不给我发学位证,那我今后该怎么办,又该怎么面对供我上学的父母啊?我将我的苦恼和对那个图书管理员的不满发了帖子贴到了学校的论坛上寻找帮助,虽然大家都对那个图书管理员表示愤慨,但也都没有办法,直到有一位网友告诉我他有一个好方法让我联系他……”
“这个可恶的图书管理员,不杀掉她难以藏书网解除我的心头之恨!”大四男低着头,愤恨地说,“我马上就要毕业了,这是我在这学校待的最后一个学期,那天我在宿舍整理东西准备往家带的时候,忽然在柜子底下发现了一本布满灰尘的书,薄薄一本现代诗选集,定价七元。思索了半天我才想起来,这书是我四年前刚进大学的时候从图书馆借的,当时可能被各种事所忙,忘了还了,后来就把这事忘了。其实我如果把这书扔了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了,但当时我想毕竟这书是学校的,我还是把它还给图书馆让更多的学弟学妹去阅览吧,于是我就拿着书来到图书馆。
“原来是这样啊。”众人为他的遭遇叹息道。
瞧,唯一让张奇焱无法控制自己的、这几年从来没改变过的就是他那与生俱来的正义感。
这个“猎枪”,就是三番五次向这个学校的学生提供犯罪方案的一个神秘网友、乌鸦社的头99lib.net号公敌,目前关于“猎枪”的情况乌鸦社和张奇焱还处在迷雾之中,只知道他利用网络来蛊惑那些遇到麻烦的学生通过犯罪手段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过从他的网名“猎枪”来看很可能是某位故意挑衅乌鸦社的家伙——枪不就是用来打鸟儿的么?
“我看他写的作案方法行得通,既能将她杀掉又不会暴露自己,于是就使用了。昨晚我拿着做好的道具来到这里,看她还没走,就一个健步上去将她割喉,接着将她绑在道具上,然后放到门口。本来在门口放的呼啦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把它扔到地上了。正当我要走的时候听见了门口的脚步声,于是我从里面立马将门锁上,屏息听着门外的情况,还好那人只是敲了敲门就走了。等他走后灯已经全关了,我将机关设置好之后也就离开了。下楼之后我看赵大妈还睡着,要是她没醒来不锁门的话密室就无法形成了99lib.net,所以我学了几声鸟叫把她吵醒……”
“我当时直接惊了,一本定价仅七元的旧书,我现在竟然要花两千四百元将它还回去,这太不合理了!我哪有那么多钱?我愤怒地说,这不是坑人么?
“你这个愚蠢的家伙,干了这么不可饶恕的事情还不知悔改!无论怎样,杀人都是不可饶恕的事情,不要总把你那点委屈当成作恶的借口,你觉得杀人很解气吗?很酷吗?你做的一切只能证明你的无知、愚昧和心胸狭窄,你不过就是个毫无节操的可怜虫罢了!”张奇焱说道。
三个人刚走出图书馆,几辆警车就赶到了,接下来交给警察的任务就轻松了,但是对张奇焱和乌鸦社来说,想要挖出真正的幕后黑手——“猎枪”,路还很长。
然后张奇焱又转过来对其他人说道:“你们知道死者胡晓梅每天晚上在这待到很晚是做什么吗?她在给她那学习不好的儿子下载复习资料,并且九_九_藏_书_网在自学高中功课来帮助她的儿子学习。虽然在旁人眼里她是一个可恶的女人,但不得不说她是一位很称职的母亲。
张奇焱叹道:“果然又是这个家伙!”
“看吧,你们也觉得我是逼不得已才做了这样的事情吧,都是这个图书管理员可恶我才会这样做的,她就该死!虽然事情败露了,但是我绝不后悔!”大四男好像得到了大家的同情一般义愤填膺地说。
“没注册名字,只是个游客,但他给我发的邮件上署名是‘猎枪’。”
“我来到这里,将书还给她。”大四男指着尸体说,“她告诉我,我没有在两周之内还书,必须交纳处罚金。我一怔,但一想,罚就罚吧,毕竟这也是我的不对。于是我问道,好吧,罚多少?她拿起计算器开始算了起来,边算边冷冰冰地告诉我,学校有严格的规定,规定时间没还书之后必须按每天两元钱的金额交罚款,由于我隔了将近四年的时间没有还…99lib.net…她将计算器翻过来让我看,并说我必须交纳两千四百多元的罚款。
突然,大四男脸上挨了重重一拳倒在了地上,他困惑地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张奇焱因愤怒而阴沉的脸。
她嘲笑着说,这是规矩,她也没办法,赶紧交钱!我给她七元说,大不了我把你这破书买了还不行吗?她说,这是学校的书,不卖的,快交钱少废话!我当时火上心头,一气之下直接把那书给撕了,说老子他妈不还了,怎么着吧你个死婆娘!她也被气炸了,狞笑着对我说:‘老娘我看了你的借书记录,你是公共管理学院的大四学生吧?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正是你们学院的刘院长,现在老娘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的学位证别想拿了!你四年大学白上了!’我怒火攻心,骂了一句脏话就甩门而出了。
张奇焱让山羊胡子和巨汉将带来的书放到桌子上,然后拍拍李志的背,面色不快地带着两个人挤出拥挤的人群,离开了图书馆。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