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第六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第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张奇焱点点头道:“嗯,原来如此。”
张奇焱,在这个学校可以算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在当年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时候,既有高超智商又有潇洒魅力的他曾迷倒无数少女,乌鸦社就是他和他的舍友共同创立并一步步发展壮大的。后来经历了某些原因,他好像沉寂下来,不再有之前那么张扬。再后来,他从学校搬了出去,自己组了一支小乐队——他旁边那两位就是乐队的成员——沉浸在自己的摇滚世界里,很少过问社团情况,也不怎么来学校了,只有在乌鸦社遇到特别棘手的案子求助于他时,他才会出面解决。当然,这些也是正传里的内容,这里就不多说了。
张奇焱坐在椅子上,点了开机键。这是一台老旧的电脑,显示器都是老式的CRT显示器,机身也都已经发黄。开机之后,巨大的噪音嗡嗡地在办公室回响,一开始还是蓝屏,99lib.net数据恢复了半天才出现windows标志,等到电脑桌面出现的时候,已经整整过去了两分钟。
其实人家就是来还书的。别看张奇焱显得痞里痞气的,他却是一个非常喜欢读书的人,每次借书借一大堆,然后在屋子里没事就躺在书堆之上嗑着瓜子看书。他借书时是一本一本借的,可还起来就麻烦了,凭他那略显单薄的身板,一次性还书有些吃力,于是他叫来这两个苦力,一人捧着一摞书,他自己却两手空空地领着他们来图书馆还书。
“没……没有啊,怎么了?”
张奇焱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
……“原来是这么回事。”张奇焱摸摸下巴,“凶手真可恶!虽然我这两年没少挨过管理员胡晓梅的白眼,可是没有她我们可怎么还书啊!我一定要还她一个真相。走,进去看看。”
“今天来还书的人挺多九_九_藏_书_网啊,所以说咱们学校的学生大有前途啊。”张奇焱乐呵呵地说。
之后,张奇焱又来到办公室中央,拿起地上的呼啦圈,掂了一掂,继而扫视房间一周,乐道:“哈哈,原来如此!”
张奇焱看着这些文件,沉默了,然后他转过头来看着乌鸦社众人,面无表情地说:“GAME OVER。”
最后,带头的这位,首先身材方面就没有前两位那么极端,和正常人一样。而且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长着一双清澈的眼睛,称得上是个美男子。不过,可能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家伙也是文着身抽着烟,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并且时不时露出常人很难懂的狡黠笑容。他就是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张奇焱。
这三个家伙走在一起,简直是校园中一道怪诞的风景线。
李志跟随张奇焱进入还书室。张奇焱是李志非常崇拜的一个人,九*九*藏*书*网当初他也是因为见识到张奇焱非凡的才华才毅然加入乌鸦社的,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他们几乎就没有见过面,只是在乌鸦社论坛上有过几次交流。这次张奇焱突然出现,李志兴奋异常,将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了他,现场勘查的情况、三个嫌疑人的证词以及自己心中的那些疑惑,事无巨细交待得清清楚楚。张奇焱仔细聆听,时不时点头,但是没有露出任何困惑或者豁然的表情。
“我想我已经知道了案件的全部真相。接下来,请你们帮我把那三个嫌疑人叫过来,我要亲自将那个愚蠢至极的杀人凶手揪出来!”
张奇焱低头略作考虑,说:“不,还不够,再等一下下。”
“什么?”李志好像不懂英语似的问道,“……什么意思?”
李志终于忍不住了。“我说老大,什么原来如此啊?你发现什么了吗?是不是对案情的分析有点眉目九-九-藏-书-网了?说出来让我们分享一下啊。”
他目光继续在这办公室内游移,突然他指着桌上的电脑问:“今早开门之后,有人动过这台办公电脑吗?”
一上二楼,他就看见还书室被围得严严实实的。
他首先来到还书室的门口,突然往地上一趴,仔细检查门缝。门板果然与地面贴得死死的,什么东西都过不去。
桌面上除了办公系统之外,其余满屏幕全都是高中的课程教材和习题文件!
平时根本见不到人影的张奇焱三人组,今天怎么突然出现在图书馆了?李志根本没有给他打过电话。
“太好了!你们跟我一起来!”张奇焱兴奋地跑过去,李志和其他乌鸦也紧随其后。
接着,他又来到尸体面前,认真端详了死者那血淋淋的伤口,又让巨汉和山羊胡子把尸体扶着立起来,这样一来,尸体就真像十字架上的受难者一样了,不过稍有不同的是竖着的木板不够直九_九_藏_书_网,有些弧度,脚如果立直身体就会稍微向后倾斜,仿佛面朝天空展翅飞翔的感觉。
桌面的壁纸,正是死者胡晓梅和她那刚上高中的儿子的合影,照片中母子二人搂在一起,笑容甜蜜。
李志不解地看着他。他那犀利的眼神背后究竟在想些什么,怎么就“原来如此”了?
先看左边这个光头巨汉,光头锃亮,整个身体像一座山一样巍峨,身体结实得可以参加美国职业摔角比赛;胳膊上文满了图案,让人误以为穿了秋衣;长着一张凶神恶煞的脸,目露凶光,威慑力惊人。
再看右边这位,从后面看你会觉得这位一定是一个长腿美女,乌黑的长发,高挑的身材,纤细的腰身……嗯,不错。但从正面一看你就怔了——这家伙根本就是个男的!他倒吊着眼睛,眼窝深陷,留着夸张的山羊胡子,嘴里永远都叼着一支烟,也永远是一副疲惫的神态。他和左边那巨汉手里各抱一摞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