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燃烧之翼
第十八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第十八章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事实上呢?”
“但是,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内心的不完美,这会让他们对自己绝望,对自己恐惧,为了保护自己那脆弱的心,他们便戴上了面具,试图消灭心中的黑暗面。可每个人内心的黑暗,又怎么可能被消灭呢?
“每一名乌鸦,都应该感谢猎枪的存在,尤其是你——张奇焱。没有猎枪,你只是一个空有灵活大脑的小人物。正是你不断破解猎枪设计的诡计,不断从我这里汲取营养,平凡的张奇焱才最终成为不平凡的张奇焱,成为社团的领袖人物。乌鸦社有今天,不只是你张奇焱一个人的功劳!是你和我,分别站在光与暗的两端,共同维持着乌鸦社的运转,就像你眼前的这个天平一样,一端倒塌,另一端也会随即消亡。
“看看现在的你,为此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失去了英俊的外表,失去了热爱的音乐事业,失去了心爱的女人,失去了你已经获得的受人敬仰的王座。现在的你,只是一个可怕而又可怜的怪物,你的人生真是失败啊!”
“小迟……”张奇焱看着他,摇摇头。
“其实,人心哪有那么容易九九藏书网被蛊惑。就像小迟一样,那些说是受到猎枪蛊惑才去作案的人,为了让自己心里获得些许慰藉,在事情败露之后,就习惯性地把责任推到猎枪头上,好像是我教唆他们去杀人一样,似乎没有我,他们就是无害的羔羊。
“然后呢?是我找你,要你一起杀掉张奇焱的吗?说出真相吧!”
“不是猎枪需要人们,而是人们需要猎枪,就像人们需要乌鸦社一样。猎枪从来没有逼迫任何人去作案,我也没有什么通天的本领去蛊惑别人犯罪。猎枪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向他们展示日光之下存在的另一种选择,无论他们做出什么选择,采不采用我提供的方法,选择权都在他们自己手上。
张奇焱说:“小迟是无罪的,他只是受到了你的蛊惑,仅此而已。况且,他并没有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所有实际行动都是你做的,在这件事中,你负全部责任。”
“是我不小心泄露了杀人计划,被张奇焱提前发现了。”小迟面无表情道,“他已经知道我与你的联系,所以我才将所有计划和盘托出,对张奇九*九*藏*书*网焱说,我是受到猎枪的蛊惑才这样做的。”
“这也就是我同时创造乌鸦社与猎枪的初衷。”
“事情好像越来越明朗了。那么,请你告诉张奇焱,自始至终,我有没有蛊惑过你?”
“对,是你先向我求助的,而且,最开始我只是为你提供杀人道具和计划而已,对吧?”
“是我。”小迟并没有回避,“是我提出的。”
“不是我主动放弃的。”小迟有些艰难地说道。
“事实上,我是为了自保才那样说的,我不想因为与猎枪的关系而毁掉我的人生。我不想承担这个责任。”
乌昭笑道:“张奇焱啊,你不用再维护这悲催的小兄弟了,既然今天我们三个遇到了一起,那么就把一切事情追究清楚吧。陈迟,抬起你的头来,我有几件事想和你探讨一下。”
乌昭微笑着,用一种夸张的语气说道:“哦,那又是怎样的呢?”
他用那清澈的右眼看着乌昭,笑着说:“你终于说完了,这次罪犯自白的环节还真是有点啰唆啊。至于你问我的感受?”张奇焱说,“我当然是心情好得不得了啊!”
“人都是这样99lib•net的,不自觉地逃避着,隐藏着,伪装着,保护着自己,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黑暗面,却又被内心的黑暗面驱使和支配,本能地做出许多自相矛盾的事情。
“我为什么给自己起名为猎枪?猎枪的枪口永远不是朝着乌鸦,而是朝向猎物的,只有依靠猎枪打死猎物,乌鸦才有丰富的、新鲜的食物,才能存活。这就是猎枪的意义。
“……”
乌昭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嘴唇,露出兴奋的表情。
“……”
乌昭伸出左手,“我创造猎枪,代表黑暗,制造各种各样的案件。”
“我问你,当初说要杀掉张奇焱,是谁先提出来的?”
他将两手并在一起,“乌鸦和猎枪,在这样的矛盾中共存。没有猎枪,乌鸦社就不可能壮大到今天这个地步,如果没有猎枪将自己设计的诡计交给需要黑暗的孩子,乌鸦社哪有那么多需要解决的案件呢?如果没有这些案件,社团很快便会枯萎掉。
“嗯。”
小迟狠狠地看向乌昭,与他四目相对。
小迟抱着脑袋,痛苦道:“……我不知道。”
“事到如今,你还不肯说出真相吗?你在害怕什么?九*九*藏*书*网
“张奇焱,你为你所做的一切后悔吗?绝望吗?你想哭吗?老朋友,请告诉我你的感受,因为我现在特别特别想品尝你此时的痛苦。”
“他们是善良的,也是残忍的;是坚强的,也是脆弱的;是正义的,也是邪恶的;是对的,也是错的。就像有光的地方总会有阴影一样,人就是这样一种矛盾的存在,谁也无法逃避。
一道闪电照亮乌昭那英俊而冷酷的脸,他继续说道:“张奇焱,现在你应该能清楚地看到,猎枪到底是什么了吧。
小迟看了看张奇焱,没有说话。
乌昭伸出右手,“我创造乌鸦社,代表光明,负责解决这些案件。”
“……”
“你的智商确实很高,但是你的情商实在是太差了,你竟然蠢到想要抓到猎枪,破坏我苦心维持的平衡。如果你继续做好你的推理机器,安心坐在我给你打造的王位之上,那么一切悲剧便不会发生。可是,你如今竟然联合毁了你一切的小迟,来对抗给了你一切的我!
“说啊!小迟,说出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在这种需要与被需要、选择与被选择的关系之中,猎枪的存在就九_九_藏_书_网是必要的。这个世界需要白昼,也需要黑夜;需要正面,也需要反面;需要获得,也需要代价。唯有如此,才是万物运转的真理。
“最后一个问题。”乌昭说,“假如张奇焱没有发现我给你的计划,那么在无光之夜演唱会上,你会不会执行这个计划,对他开枪?”
……我真的不知道……“看到了吧,张奇焱,真正想杀掉你的人是他,是小迟!而我只是帮助他完成心愿的圣诞老爷爷!”乌昭笑道,“现在,你还能说出他是无辜的吗?站在你面前的这个家伙,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真正的罪人!是他毁了你的一切!这才是真相!”
“现在,我要问你,第一个计划的流产,真的是你主动放弃的吗?”
张奇焱仰起头,雨水落在他那张魔鬼般的面孔上,顺着褶皱划落下来,他用干枯的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脸,然后又放下。
“只是因为这个计划最终没有成功,我才采取了第二个计划,通过绑架谢梦语,完成对张奇焱的猎杀。如果第一个计划成功了,便不再会有第二个计划,谢梦语也不会死。”
“不是。是我找的你,请求你帮助我杀掉张奇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