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燃烧之翼
第十七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第十七章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就在乌鸦们从A座转移至B座的时候,一阵惊雷让两栋教学楼瞬间陷入黑暗,我知道,是猎枪行动了,他利用最擅长的爆炸,在教学楼里制造出黑暗的环境。接着,他又利用管理员的权限,把乌鸦和猎枪的位置混淆掉,让乌鸦们彻底陷入混乱。这样,他就可以利用混乱,从B座转移到A座。
“在爆炸现场的碎片中,小迟并没有找到谢梦语留下的手机,而在体育场的演唱会上,我们曾收到过用‘谢梦语’账号发来的定位。显然,‘新世界’这个地址是猎枪吸引我们的一个陷阱,也就是说,是猎枪利用谢梦语的手机向我们发送信息,又带走了她的手机。这样,除了知道‘谢梦语’账号密码的我以外,在所有乌鸦当中,只有猎枪一人能够登陆账号。利用这唯一的不同点,我就可以只让猎枪一人能够找到我。
“我看着乌鸦们封锁了我所在的A座,封锁了楼内的各个楼层和通道,逐渐向我这里逼近。而我需要做的只是死死盯着手机屏幕,默默祈祷猎枪不要让我失望!
“你背叛了我,小迟,你也背叛了自己的心。谢梦语的死,难道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乌昭笑着说,“现在,你倒完全撇清关系,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骂我是无耻之徒,反过来想要置我于死地。有趣啊!难道你的记性就这么差吗?我们之间,到底谁应该对整个事件负责呢?”
“至此,摆在我和猎枪之间的,就只剩下一个www.99lib.net问题了。我知道了猎枪的位置在B座,猎枪也知道了我的位置在A座,我们之间,不只是隔着天秤走廊这么简单,牛郎和织女要相见,还必须绕过两栋楼之间密密麻麻的鸦群。
“在我对你的建议之下,乌鸦社今夜散布在整个校园,等待‘谢梦语’的出现,而我拿着手机在教学楼A座等待着10点钟的到来。说实话,我的心情激动却又忐忑,因为,这并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完成的计划,这个计划必须有猎枪的配合,因为我们都想见到对方,但又必须不让其他任何乌鸦搅局。我能保证我这边万无一失,却无法保证猎枪会不会关键时刻掉链子。
“哦?”张奇焱说,“这首曲子你之前没有听到过吗?”
“没有啊。”
“终于,在其他乌鸦即将找到我的时刻,在约定的上传照片的时刻,我手机上的‘谢梦语’账号如我所料地退出登陆,猎枪终于被逼得现身了!
“而我在A座,也早已做好了迎接猎枪的准备。
“终于,在你我的共同努力下,你找到了我,我也找到了你。”张奇焱摊开手,“如今,站在我面前的是你,事情已经变得明了。在所有乌鸦中,唯有猎枪能找到‘谢梦语’,因此,乌昭,你就是猎枪!
“10点整,我登陆‘谢梦语’账号,同时通过小迟发来的实时信息了解整个教学楼的情况:几乎所有乌鸦都朝我这里涌来。我知道,在这些密布的蓝点里,99lib.net猎枪也混于其中,他一定在盘算着如何甩开其他乌鸦,单独找到我。
“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猎枪要想阻止我上传第三张照片,只能用这唯一的办法,那就是:他利用谢梦语记住账号密码的手机,登陆‘谢梦语’账号,将我踢出论坛!这样,原本在其他乌鸦手机上显示的‘谢梦语’的位置,便会忽然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而那个地方,就是真正的猎枪的所在地!
看着眼前那恶煞般的张奇焱,还有一旁阴沉的小迟,乌昭只能苦笑着摇摇头,说:“完美啊,真是不容辩驳的推理,也只有你能够设计出如此异想天开的诡计。张奇焱,有你这样的家伙存在,本该是社团的幸运。事到如今,我也不用再装了。”乌昭做出一个投降的手势,“Bingo!我就是猎枪,你们赢了,恭喜!不过,容我弱弱地问一句,我就纳闷,为什么要唱《花仙子》的曲子呢?卖萌吗?”
“我杀了你!”小迟怒吼道,“你这无耻之徒!你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张奇焱,你看到了吗?”乌昭大声说,“真正的凶手在这儿呢!是小迟内心的嫉妒之火,烧毁了你的一切!而我所做的,不过是在这火上添了一把柴罢了。”
“第二,只有通过前两张照片层层递进地传达关于谢梦语左手的信息,才能给猎枪足够的压迫,让他意识到,能揭穿他猎枪身份的就是这最后一张照片。作为猎枪,是无论如何藏书网都要阻止第三张照片出现在乌鸦社论坛的。
“小迟,住手!”这时,张奇焱说道,“你要控制好情绪,猎枪会得到他应有的制裁。”
“教学楼的B座。”张奇焱指了指对面那栋楼说,“你当时就在那栋楼里。
“没事,这不影响抓到你。”张奇焱摊手道,“我之所以选择这首曲子,是因为谢梦语。和我在一起时,每当她觉得难过或者害怕,都会唱这首歌来安慰自己。我还以为她在被你绑架之后,也会唱这首歌来克服恐惧。”
小迟低下头,说不出一句话来,他在不住地发抖,那体内隐藏的究竟是愤怒,还是不安?
“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顺利进行,顺利是因为猎枪别无选择。就这样,在今夜,乌鸦社向‘谢梦语’撒下的网,反而成为了我们向猎枪射出的箭。
“哈哈哈……”在小迟的痛击之下,乌昭反而笑得更开心了,“小迟,我做这一切,难道不是为了你?我们是盟友,不是吗?哈哈哈……”
“好一个干脆的恩将仇报。”乌昭嫌弃地低头擦拭着身上的泥垢,“小迟啊小迟,正是你的背叛,才让一切计划都夭折,既害苦了我,也害苦了你自己。”
“这样,他便会孤注一掷地将手上仅有的‘武器’用在今晚。
“在前天和昨天,每晚的10点整,我都会让乐队的女孩在宿舍内登陆‘谢梦语’账号上传照片,而这样做不仅仅是铺垫而已。
“要知道,当时我还并没有锁定到你,我的搜九_九_藏_书_网索范围是所有乌鸦。乌鸦社一定会想尽办法寻找他们心中的‘猎枪’,如果其他乌鸦先于猎枪找到我,或者同时找到我,那我们也就无从判断究竟哪一个才是猎枪。
“如何才能既不让其他乌鸦找到我,又单单让猎枪找到我呢?”张奇焱拿出一个手机,“这就是我们选择利用‘谢梦语’账号作为诱饵的原因。
小迟死死盯着乌昭,强忍着内心的怒火,拳头紧攥。
“但当他绕过所有乌鸦再次来到A座,听到那旋律再次响起时,他就会领悟到这是‘谢梦语’发来的暗号了。因为,此时其他乌鸦应该都在B座,而他摘掉耳机后却依然能听到这个旋律,就说明唱歌的乌鸦并不在B座,而是在A座。知道‘谢梦语’并不在B座的人,除了猎枪以外,剩下的就只有‘谢梦语’本人了。
“在爆炸现场成功制造这个假象之后,接下来,就只剩通过什么方式引出猎枪这个问题了。”张奇焱挠挠脸,抠掉脸上的一块血痂,弹掉之后继续说,“说是引出,实际上,我要做的事情是如何让猎枪找到我,并且不被其他乌鸦先找到。
“第一,只有通过这两次登陆,才能让猎枪判断出‘谢梦语’上传第三张照片的大致时间和地点。这样,才能让他做好充分的准备,来完成对‘谢梦语’的寻找。
“你这个令人作呕的家伙!”乌昭挑逗的话语撕裂了小迟内心不愿被提起的伤疤,小迟恼羞成怒,拳头落得更加疯狂。乌昭的嘴角溢出九九藏书血来,整个人痛苦地在落满雨水的地面上翻腾。
倒在地上的乌昭,默默地撑地爬起来,衣服已经变得泥泞不堪,头发也散乱地贴在头上,嘴角的血不断落下,但是他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乌昭倒在地上,并没有还手,任小迟的拳头雨点般砸下。
听到张奇焱的话,小迟又用尽全力狠狠打了乌昭三拳,才筋疲力尽地起身。
一阵漫长的沉默。
“早在乌鸦将A座大楼团团围住的时候,我就让小迟哼起了《花仙子》的主题曲,因为乌鸦社所有人都连通着语音,所以小迟细小的哼歌声便会传入每一名乌鸦的耳朵,而隐藏在乌鸦中的猎枪自然也会听到这歌声。不过,他当时应该不会觉得很奇怪,只当是某位乌鸦哼歌缓解压力。
“这就是我全部的推理。”张奇焱说完,耸耸肩道。
“猎枪,我要宰了你!”他的这番话激怒了一旁的小迟。小迟奋力扑向乌昭,将他击倒在地,然后骑在乌昭身上,一只手掐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一拳接一拳地砸在他的脑袋上。
“哦,是这样啊。那真是太可惜了,我本来应该有机会听到这首歌的,不过,你的谢梦语实在是太吵了。”乌昭抱怨道,“很难想象,平时那么文静优雅的女生,面对监禁的恐惧和死亡的威胁时也和普通女生没什么两样,我实在很难忍受那尖锐刺耳的野兽般的哭喊声,所以,我打从一开始就灌药让她说不出任何话来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安静的环境,这有助于我的思考。”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