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燃烧之翼
第十五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第十五章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小迟,现在,我要你做几件事情,来完成这个奇迹。这对你来说可能是非常艰难的,但是,你必须完成……”
“这就是演唱会猎枪失踪的真相。事到如今,一切都可以推理出来。可在当时,我却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你就是猎枪,我也没有时间去怀疑那‘直播’的真实性。因此,乌鸦社放弃了在体育场的搜索,我在你的引导下,来到了另一个地方——‘新世界’大楼。”
“接着,在无光之夜演唱会上,警察和全体乌鸦完全封锁了体育场。而在演唱会灯光熄灭的一瞬间,猎枪的确为小迟提供了杀人定位。那个时候,猎枪必定就在体育场之内。当时现场大屏幕内出现的猎枪,视频的画面绝不是直播的,而是早就已经被录好的,猎枪提前绑架好谢梦语,然后命乌鸦在现场进行播放。
火焰、鲜血、蔓延的恶臭、无尽的暗黑……小迟艰难地爬起来,像一个醉汉般走到张奇焱身边,他背对着1307室,不敢看室内,泪流满面地扑打着张奇焱身上和脸上的火苗。
乌昭面对注视着自己的张奇焱和小迟,笑了。
张奇焱绝望地呻吟着,脸上的皮肉已经焦黑,他急促地呼吸着,疼痛得无法回答。
我们彻底输了……“……不,小迟,我们……还没输……”
那超过他承受极限的惨状,彻底击溃了他。
小迟感到全身的骨骼都在瞬间结成了冰,喉咙像是被人死死攥住,张着嘴却说不九*九*藏*书*网出任何话。
“对于我们三人来说,那是一切的转折点。”
那是他生命中最绝望的时刻。
“什么?”
“不过,那段视频实在是太像直播了,以至于我当时认定那是直播,并被它干扰到乱了方寸,而且视频中是我深爱的谢梦语,她在视频中被猎枪伤害的画面深深地激怒了我,让我无法判断这只是一个阴谋。另外,还有一点使那视频像是直播,那就是——视频中的猎枪与现场曾有互动。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到这里,就出现了一个矛盾。这个矛盾是当时我怎么也想不通的,那就是:小迟背叛猎枪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猎枪怎么可能预知他的计划会流产,继而提前录好一段计划失败之后的视频来应对呢?我究竟是哪里出现失误了呢?
“哈哈哈!”张奇焱也笑了,转过头看着小迟,“我倒是觉得我现在这个造型挺摇滚的呢,I like it!小迟你说呢?”
“在这场较量中……我们一直都疲于追赶猎枪的脚步……就像白子不停地封堵黑子……但却总是被狡猾的黑子牵着鼻子,笨拙而徒劳地奔波……到了最后,我们也没有办法堵死黑子的路线……他还是即将完成五连……无论我们堵哪头,他都会取得胜利……可是,如果你回过头看整个棋盘,看看我们为了堵他所走的废子……会发现在一个隐蔽的角度,那些废99lib•net子却先一步连成了一个绝杀……猎枪太自信了……他输就输在了这里……”
“在猎枪那短暂的视频中,你是唯一与他有过对话的人,你只需在录制视频时预留出相应的时间,就完全可以自导自演一出隔着时空对话的戏码,让那视频在所有人面前展现出一场彻头彻尾的直播!
“他每次出现绝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也让我的调查无法下手。没有线索的话,任何推理都无从谈起。直到新一届的乌鸦——小迟出现之后,猎枪的身影才逐渐清晰起来。
小迟颤抖着转过头,视线进入1307室,看到了那最残忍的真相。
说到“新世界”大楼,三个人的表情都变了。
“……你都成这样了,还逞什么强?”
让一切倒转回另一个时空,那个逆转一切的开端……黑色的世界,惊雷滚滚。
“谁让你的名字是张奇焱呢。”乌昭笑着说。
“又到了久违的解谜时间啊,虽然我已经退出社团多时,但是每逢此时,还是忍不住内心的兴奋啊!”张奇焱无奈道。
“因为收到小迟杀掉我的委托,猎枪决定亲自为小迟提供作案工具,于是在远离校园的市区制造了一起公交车爆炸事件。然而,因为小迟背叛了猎枪,偷偷告诉了我这一切,我便能够将这起案件与猎枪联系在一起,继而通过爆炸现场目击者的证词,得到猎枪最基本的一条信息:一个单独作案的年轻男性。
张奇焱说:“行九*九*藏*书*网了,这种时候,你就别逗小迟了,他可是我能够抓到你的最为关键的一环!”
小迟阴着脸,盯着乌昭一言不发。
乌昭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小迟,你刚才说我是猎枪。这不可能吧,我怎么可能是猎枪呢?你是不是搞错了?你说说,为什么我是猎枪?”
猎枪,根本不是我们能够战胜的。
“然而,这个猎枪的面貌却始终是模糊的。他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目的是什么?能够确定的只有一点,猎枪这家伙像幽灵一样一直徘徊在学校周围,并且似乎就是冲着乌鸦社来的,总是给社团制造麻烦。
这就是他们拼尽全力想要保护的人?
他跪倒在地,无声地嘶吼着,他全部的希望,全部的光,在爆炸来临的一瞬间消失殆尽。
“猎枪这个名字最早被我注意到,是在乌鸦社蓬勃发展的时期。那段时间,学校内总是出现一些非常棘手的案件,在我解决掉那些案件之后,发现每起案件背后都有一双黑手在策划着一切——有一个人,自己不作案,却将自己设计的作案手法传授给需要它的人。不,与其说是他人需要,不如说是那个人蛊惑并放大了他人的犯罪欲望,让原本埋藏在人心中的恶之种子生根发芽,最终绽放。久而久之,这些案件与一个叫做猎枪的人联系在一起。猎枪就是那个幕后黑手。
“小迟,你别板着脸好吗?”张奇焱说,“真正见不得光的幽灵,现在就如我www•99lib•net们所愿,乖乖地来到了我们面前,这应该是值得我们笑出声的事啊。你说对吗?”
“我们可以的……抓住猎枪……”张奇焱两排血淋淋的牙齿艰难地上下张合着,“现在……我们其实已经能够……抓到他了。”
“当时我让你率队搜遍整个体育场B区看台的所有男生,都没有找到身上带着伤的猎枪,因为我当时根本没想到猎枪会是社团内部的人——我竟然让猎枪自己去抓自己,简直太愚蠢了。
“现在想来,那真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小伎俩了,可在当时那个环境下,那些互动却蒙蔽了所有的人。当时的我被视频画面震撼,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而接过麦克风与视频中的猎枪对话的人,正是你,乌昭!
“张奇焱……张奇焱!”小迟咧着嘴哭着,拼命拍灭他身上的火焰,“告诉我,地上的血是不是谢梦语的?”
“是的……我承认……到目前为止……我们从来都没有战胜过他……他从没给我们留喘息的机会……把我们逼上了绝境……但是……他同样也把自己逼上了绝境……我已经想到能够抓到他的办法了……”
“直到后来,我才想通。我当时虽然隐藏了小迟背叛这张牌,但是体育场围捕猎枪的计划,我是告诉过乌昭你的。而且,不光是你,所有社团的成员都会知道围捕计划,因此,如果猎枪是社团内部的某个人的话,一切就都能说通了。
一声巨响,爆炸的火焰吞噬了张奇焱……小迟九_九_藏_书_网跪倒在“新世界”大楼13层的走廊上,眼前的火灼烧着他的眼睛,刺痛着他的灵魂。
“……这种时候,你还在想这个?”
“我笑你俩的样子。”乌昭看着张奇焱,“一个瘦骨嶙峋,像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僵尸;一个全身腐烂,像是从地狱里逃出来的魔鬼。你们怎么好意思在我面前出现呢?”
张奇焱张着嘴,小迟将头凑到他的嘴边。听着张奇焱的话,小迟脸上的神情变得越来越恐怖……黑云之下,天台之上,宿命般连接的三人分立在大雨之中。
“你在说什么?什么白子黑子,猎枪怎么就输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已经这样努力了,还是会失败?即使拼尽全力,即使跨越无数障碍,即使付出那么多代价,还是会不断地失败?
一道道闪电不断撕裂着夜空,映出那黑色的、翻滚着的云,也将大地映照得忽明忽暗。
“你在胡说什么!从头到尾,我们都一直在被猎枪愚弄!他从一开始就不在房间里,我们拼上性命与他搏斗,对他来说可能只是一个有趣的游戏。事到如今,你还不肯承认我们失败的事实吗?”
如果注定是失败,那我们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根本就没有什么奇迹。
“小迟……你玩过五子棋吗……”
乌昭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哦?说说看,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我们距离抓到他,只差这最后一步了……”
“你笑什么?”小迟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