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燃烧之翼
第十四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第十四章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而乌鸦们则陷入了更大的困境。黑暗对于抓捕猎枪造成了很大影响,但当他们把目光投向手机屏幕时,才发现密密麻麻全都是红色的目标,散布在B座的各个角落。仔细一看,原来所有显示乌鸦的蓝点在一瞬间通通变成了显示目标的红点。
“名字叫露露不寻常~~”
“当然,人不能总戴着假面。即使再多伤疤,总要以真面目示人,你说对吗?”
那歌曲再次出现,似乎是在提醒着他,对他说:哥们儿,往哪儿看呢?我在这儿呢!
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乌昭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个唱歌的人距离自己不过五六米。
该死!追丢了!乌昭头上渗出汗水,急促地喘息着,四处张望。
同一时间,按照乌昭的指示奔向天台的乌鸦们打开伸缩铁门,看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景象:地面之上到处是爆炸过后的残骸废墟,而在那片废墟之上,坐着一脸颓然的张乐天,他抱着一团血淋淋的物体,无助地向他们张望。
张乐天瞬间手足无措,接着理智告诉他,应该立即报警,并联系社团其他人,告诉他们在天台发生的这起爆炸。
“谢谢夸奖!”假面人的声音异常沙哑,说完转身走向六层拐角处那个写着“危险,禁止进入”的牌子的窄楼梯。
“手机里怎么全是目标红点?连我自己也成了目标!”
乌昭面无表情,闭上双眼,静静站在教学楼正中间的地板上,似乎在吸收着从四周传来的声音。
它意味着未知,意味着无序,意味着难以预见的无数种危险。
没错,就是这个声音!乌昭睁开他鹰一般犀利的眼睛。
“收到!”
前所未有的疲惫感侵蚀着他,他想要就此睡去,但他明白如果现在睡去,等待他的很可能将是永恒的死亡。
黑暗的可怕之处,并不只是黑暗本身。
它能够激发身处黑暗的人所有关于绝望的想象力,即使再冷静的人,面对彻底的黑暗也很难保持清醒。
“崔少阳,请你们小组守好大门,任何疑似上述打扮的男子都不能让他99lib•net离开教学楼。其他女生还有不符合外貌特征的男生,安全地送出教学楼。听清楚了吗?”
“你给人们带来幸福的美丽鲜花,你要在哪里悄悄地开放~~”
黑暗的B座内,忽然间各层都闪起了微弱的白光,就好像夜空中的星辰,它们开始穿梭于走廊、教室与楼梯间,到处都是乌鸦们寻找希望的身影。
而此时,他不禁自问,这一场狩猎,到底谁是谁的猎物?
奔跑声、尖叫声、说话声、喘息声、啜泣声、安慰声不断缠绕在乌昭耳际,惊慌失措的人群从他身边不断经过,而他却一动不动,就是这样站着,紧闭双眼,紧皱眉头,不时还晃动一下脑袋。
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乌昭面对眼前的黑暗,暗想道,你就在这里的某处等待着我。
他想了想,重新戴上耳机,遮住话筒小声地说:“全体乌鸦请注意,全体乌鸦请注意!现在,关掉你们的手机地图。目标现在就在B座教学楼内,中等身高,身穿红色上衣,头戴白色面具,大家分头行动,如果发现这身打扮的人,立刻向我汇报位置!
靠近,再靠近……他顺着楼梯走向二层。没错,那声音应该就在二层偏北的走廊里!乌昭挤过混乱的人群走上楼梯,屏住呼吸逐渐向那里靠近……“大波斯菊是我的帽子,美丽的蒲公英在我在我身边飘荡~~”
终于,从千百种不同的杂音之中,一个细微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那若隐若现的旋律就如精灵般在黑暗中飘荡着。
面具上是一张假脸,挂着一副阳光灿烂的微笑!
手机屏幕显示的地图上,出现了无数代表目标位置的红点,它们密密麻麻地分布在B座各个角落,而原本代表乌鸦社队友的蓝点,却全部消失掉了!
一切秩序都荡然无存,变成了一场混乱。
“请大家原地待命吧……”
他在寻找着什么?
唯有左眼附近的皮肤几乎完好,一只俊秀得如同女人般的眼睛正盯着乌昭。
“哈哈哈哈哈……”“魔鬼”嘶哑九-九-藏-书-网地笑着说道,“我也很意外啊,乌昭,没想到最后站在这里面对我的人会是你。不过,你错了。‘谢梦语’可不只是我一个人哦。”
在他身后,一个埋伏在暗处的黑影重重地关上了那扇铁门,接着缓缓向他走来。
那是一个左臂绑着绷带、瘦弱单薄的身影,他此时阴沉着一张毫无血色的脸,一双几乎要冒出火的眼睛正狠狠地盯着乌昭。
“陈迟?”
这歌曲,刚才在A座进行抓捕的一瞬间,他也在耳机中听到过,那是用沙哑的嗓音唱的一首儿歌!而如今,摘下耳机,这声音就飘荡在黑暗中的某处!
“是乌鸦社系统出故障了吗?社长,快想想办法!”
天台之上,到处都是碎落的石块,而在眼前的地面上,李志浑身是血的身体静静地躺在那里,身下黑红色的液体在雨水的击打下冒着水泡,破碎的眼镜在一旁默默地守着主人。
“说不定,说不定有那么一天~~”
他全身的肌肤像是在灼烧一样痛苦,可身体却感到极度的寒冷。
“我正等你呢。”假面人对乌昭说,他的声音沙哑得令人难受。
“怎么突然停电了?我刚听到一声巨响,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围没有跑步声,说明那个人没有再跑,一定是在暗中的某处,并没有离自己太远。
眼前的一切瞬间被照亮,就在那一刹那,他看到眼前的走廊上站着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的瘦高男人,但是看不清脸。那人看到乌昭在拍他,立马向另一侧撒腿狂奔起来!
“我们的软件被黑了!”
乌昭惊诧了一下,然后又恢复平静,他摇摇头苦笑道:“实在是让我很意外啊,没想到我千辛万苦要找的‘谢梦语’,竟然是你——张奇焱!”
“目标进入楼梯间,朝上跑了!”
乌昭露出一丝苦笑,还真是丝毫不露破绽啊。
张乐天一下子懵住了,他完全不敢想象刚才还一直跟他分析案情的李志学长就这样死在他面前。
……即使是乌鸦社的精英,在面对黑暗与混乱时,也很99lib•net难再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们的语气中透露出困惑、急切、惊恐和不知所措,感性已经超过了理智,任凭负面的情绪在心中蔓延……这样的乌鸦社,已经失去了对局面的控制力。这样的一群充满恐惧的人,是没有可能战胜猎枪的。
“就来到,来到你身旁~~”
他们在天台呼喊着乌昭的名字,却无人应答。他们疑惑着,恐惧着,继而彻底失去了方向。
“我追你追得可真辛苦。”乌昭笑道,“现在,可以把你那滑稽的面具摘了吗?”
乌昭的笑容怔住了,迅速回头看去。
乌昭露出浅浅的笑容,你终于出现了!
而且,显示自己位置的那个点,也变成了红色的!
当他终于想起自己是谁,自己在什么地方的时候,当他的双眼终于能够勉强对焦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却让他陷入绝望。
在雨中,他看到对面那个假面人孤零零地站在干净的天台上,正双手插兜,姿态轻松地看着他。
乌昭暗笑,他心里再清楚不过,最后的时刻到了!
然而却没有任何回音,耳机里寂静一片,再一看,原来连接手机的耳机线在刚才的爆炸中已经被烧断。
乌鸦们得到指示,全部向二层北侧走廊靠近。目标径直进入走廊尽头的楼梯间,快步向上跑去。
这下,该如何判断谁是乌鸦,谁是猎枪?
“不好!A座大门的封锁被学生突破了,大约十几人冲出了大楼,怎么办?要抓他们回来吗?”
于是,乌昭的耳机里传来乌鸦们铺天盖地的疑问:
但是因为走廊上学生太多,而且光线太暗,追逐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再加上四周的杂音,没过多久,乌昭就听不见脚步声了。
此刻,乌昭静静地站在陷入黑暗的教学楼一层的大理石地板上,呈现在他面前的景象,便是一幅黑暗中的众生相:
“报告社长,我抓到猎枪了!他竟然是……不对,怎么会是你?”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再考虑的?乌昭迅速朝那个人追去!两人在二层走廊展开追逐,由于那家伙跑得太突然,乌昭九-九-藏-书-网来不及打开手机的照明灯,只能通过脚步声来判断对方的大体位置。
在说出这句话后,乌昭干脆拔掉耳机,不再让这些无意义的噪音干扰到自己。
“目标进入天台。”乌昭对着话筒说完最后一句,拔下耳机的连接线,缓缓走向楼梯……拉开那遍布铁锈的伸缩铁门,乌昭步入天台。
张乐天看着眼前的黑暗,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就在行动开始之前,他还一直认为猎枪已经是一只困兽,一只即将被乌鸦社逼上绝路的猎物。
是尸体,是乌鸦社李志的尸体!
乌昭奋力奔向六层,刚出楼梯间,就看到阴影之中,那个假面人正站在那里等着他。
乌昭仔细倾听,向声音的来源方向挪动脚步,那声音逐渐变得清晰起来,旋律也越来越欢快。
“我什么都看不见!社长,15小组请求指示,我的两个队友都找不到了!”
接着,他又掏出手机,当手机屏幕映入眼中的时候,他再次被惊骇到了。
“目标到达三层!”
乌昭立刻朝那声音奔去,一边奔跑一边对话筒喊道:“目标在二层北侧走廊!”
“我是崔少阳,现在大门口情况十分危急,停电之后,教学楼内的学生情绪很激动,他们现在就是要往外冲,我估计封锁坚持不了多久了,怎么办?”
怎么会这样?这下怎么办?
“魔鬼”指指乌昭身后。
那旋律中断了,唱歌的人显然也感受到了周围不寻常的氛围,但乌昭却没有听见那人有任何行动,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一定是场噩梦,怎么会凭空出现这么多的目标?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道闪电照亮整个天地,瞬间,天台上的一切尽收眼底。
“猎枪究竟想要干什么?要不要取消任务,我担心继续封锁下去,楼内的学生很可能会有危险。敌暗我明,这场仗我们不可能赢了。”
被无限放大的欲望,被无限放大的恐惧。日光下被隐藏起来的本性,在黑暗中完全释放出来了。
突然,“哐当”一声,乌昭的身体不小心重重地碰到了走廊边上的铁质垃99lib.net圾桶,他立马低下身体,屏住呼吸,侧耳倾听。
“目标到达四层!”
几乎是使尽全身的力气,张乐天终于挣扎着从地上艰难地爬起,他感到头痛欲裂,头晕目眩,巨大的嗡嗡声不断在耳中回荡,眼前的一切都在左右摇摆,重叠变幻。
面具下,是一张皮肉难辨、狰狞恐怖的脸。焦黑的烂肉上,右眼凸起,眼球上布满血丝,由于没有皮肤的遮挡,两排牙齿完全裸露在外。简直就像刚从地狱中钻出来的魔鬼一样。
而他自己却不能仅是等待,急中生智的乌昭拿起手机,打开拍照的闪光灯,对着眼前的黑暗按下快门!
张乐天彻底崩溃了。
“我到处把你找,脚下的路伸向远方~~”
楼内到处可以听见学生们的尖叫和哀嚎,有的是出于恐惧,有的是出于兴奋,他们在楼道里、走廊上奔跑,不停地叫着,喊着,撞翻黑暗中的人群,自己也不停地跌倒。黑暗中,他们就像无头苍蝇般到处乱撞,知道猎枪在教学楼里的学生充满了恐惧,开启手机的手电筒到处乱照,摸索着逃命的出口,而对于更多不明所以的学生来说,这突如其来的停电是释放压力的一种狂欢。
假面人缓缓将面具摘下。
“是我。”小迟停下脚步,冷冷地说道——“你终于出现了,猎枪!”
“幸福的花仙子就是我~~”
你跑不了,乖乖投降吧……“穿过那阴暗的榛槐树林,努力向前,向前~~”
乌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打开刚才拍摄的照片,照片中,那个穿红色衣服的男生正向他这边看来。乌昭放大照片想要看清那人的相貌,却惊异地发现,那人脸上戴着白色的面具!
“乌昭,乌昭!B座天台发生爆炸,李志学长被炸死了,快来人啊!”张乐天打开耳机对讲,嘶哑地喊道。
乌昭气喘吁吁地看着面具人,深吸一口气说:“你歌唱得真难听。”
“咔嚓!”
“……学长,李志学长!”张乐天扑过去,跪倒在地查看李志的身体,然而李志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的迹象,他只是徒劳地摇着那躯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