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燃烧之翼
第十三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第十三章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可是,这些事,为什么你们早点不告诉我们?”张乐天的表情有些愤怒,“你们什么时候做的调查?”
暴雨来袭的黑夜里,宽阔的天台展现在眼前。
“乐天,你干什么呢?乌昭让我守着走廊啊!”李志不解道。
张乐天的声音里充满兴奋,似乎已经解开了所有的疑惑。李志没多想,就从后面跟上了他。两人穿过天秤走廊,来到B座教学楼,张乐天向右一拐进入楼道,然后三步并作两步上楼梯。
因为天台上没有灯光,四周漆黑一片,张乐天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微弱的灯光映照着不断坠落的雨滴。
更让他头皮发麻的是,这旋律张乐天再熟悉不过,正是刚才小迟吟唱的歌曲!
“不是我说你,你觉得可能吗?”李志擦了擦眼镜片上的雨水,走近张乐天,对他指了指对面的A座,“那栋楼离我们这栋楼有近百米远,你觉得猎枪能够一瞬间从那边的天台传到这边?”
“是的,现在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我们刚才的秘密行动,如果猎枪没有收到什么消息,怎么可能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做出反应?显然,乌鸦中有人将这次行动泄露给了猎枪,正因为可能存在内奸,我们才没有在社团内公布调查的事情。”
“我也不清楚,刚才上来之后我就一直守在天秤走廊,可以确定的是,猎枪绝不可能从这里转移到B座,没有任何人从我这里经过。而且把守A座大门的是崔少阳,我相信凭他的敏锐,也绝不可能让猎枪从他眼前经过而不被发现。”
天台上空无一人。
只见李志悄悄地朝天台上一处凸起的方形建筑走去,那是一个五米见方的小房间,正对着他们的门似乎没有完全合上。
因为在嘈杂的雨声中,张乐天听到了极其微弱的旋律,那旋律若隐若现,就像是幻觉一般。
别开玩笑了,这绝对是我的错觉!
对于小迟的失踪,张乐天心想最好还是先不要告诉李志,如今整个社团都不信任小迟,他不能再因为这个让李志对小迟起疑心了。
“况且,乐天,你真的认为张奇焱对之前猎枪消99lib.net失之谜的推理没有任何问题吗?”
“我说的是真的!”张乐天急忙辩解道,然后他发现李志学长眼镜片后的目光是望向自己身后的,“怎么了?”
“可是,只有这两个地方能通往B座啊!难道教学楼内还有什么别的途径不成?”
“内奸……我也不希望社团里的人与猎枪有什么肮脏的联系,但是不要忘记,猎枪最擅长的本领就是蛊惑人心,将人内心最阴暗的一面激发出来,把人彻底摧毁。”
终于,张乐天知道李志所说的光是什么了。原来在配电室门前的地面上有一摊积水,此时积水倒映着微弱的红光,在雨点的击打下跳跃闪烁。
“就是……”
“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目标突然出现在了B座?”
张乐天来到B座六层的最边缘,在尽头的拐角处有一段狭窄的楼梯,楼梯旁的墙上挂着“危险,禁止进入”的牌子。张乐天继续朝上走,楼梯尽头有扇生锈的铁门,他拉开铁门,走向天台。
“好像是大楼的配电室。”
晚上10点10分。
“嘘——”李志神情专注,继续向那扇门靠近。
“我刚才一直守在这里盯着手机看,我告诉你我看到的:在10点09分的时候,地图上的红点是瞬间消失掉的,而在我反应过来将地图范围扩大之后,红点就已经出现在了B座,前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即使猎枪从A座以最快速度向B座跑,也不可能这么快!所以,猎枪一定是用了非常规的方法来完成转移的。”
“只要提前做好准备,利用绳索横跨两楼,猎枪就能够……从A座摆渡到B座的天台!”
抬眼望去,空荡荡的天台上只有那巨大的钢筋水泥结构的“天秤杆”横在眼前。
是什么原因让猎枪发生这样的变化?难道仅仅是因为猎枪发觉了乌鸦社的围捕吗?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猛烈的暴雨在夜空下肆虐,密集的雨水落在地上、建筑上,腾起了一层如云的水雾,并发出令人心乱如麻的哗哗声。
“可是……”
李志跟在他后面,气喘吁吁地问:“你这个九*九*藏*书*网熊孩子,到底发现了什么?总得告诉我原因吧!”
“那是什么?”张乐天问道。
李志看着张乐天,忽然也意识到什么,问道:“对了,小迟呢?他不是跟你在一组吗?”
“学长快点,晚了就来不及了!”
“你想多了,完成你所说的那个宏大诡计,需要提前做多少复杂的准备工作?而且如果猎枪真的早就警觉到我们要来教学楼抓他的话,直接关闭手机让我们失去目标就好了,何必赌上性命玩这么大?难道他是故意引我们来到这里,看他的穿越表演吗?这完全说不通!”
另外,一般“谢梦语”在发过照片之后,10点10分就会准时退出论坛,可现在,“谢梦语”依然在线,而地图上的红点也依然闪烁着。
但是,小迟你究竟去哪儿了?你不能总这么任性啊!
从夜空鸟瞰下去,B座教学楼的天台上腾起了一朵绚丽的火焰之花,在下一秒,那如同夜航巨轮般的两栋教学楼瞬间灯光全灭,就这样隐匿在了黑暗混沌之中。
“你给人们带来幸福的美丽鲜花,你要在哪里悄悄地开放~~”
“李志学长!你有没有见到……”张乐天叫道。
“我也不知道猎枪究竟在耍什么鬼把戏。猎枪的这些行为根本就不像是在逃避我们,而更像是在跟我们周旋,天知道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到处把你找,脚下的路伸向远方~~”
张乐天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等于说,直到现在,我们都还没有搞清楚猎枪的消失手法,一切到现在都还是谜?”
“彻底摧毁……”张乐天脑中第一时间映出的是在树林深处赤裸上身、瘦骨嶙峋、着魔般地将刀划向自己的小迟。
“调查的事情只有乌昭、崔少阳和我三人知道。没有告诉乌鸦社其他人的原因,一个是因为意义不大,只会打击大家的信心,我们的目的是抓到猎枪,而不是分析他的消失手法;而另一个原因,就像张奇焱所说的那样,我们怀疑乌鸦社里有内奸。”
张乐天顺着李志学长的目光望去,天台上漆黑一团。“哪里有亮九九藏书网光?我怎么没看见……”
张乐天环顾天台四周,却根本无法判断出那旋律的来源,因为它好像不是从周围任何地方传来的,而就在张乐天的心中小声吟唱着。
“那里怎么了?”
“不,乐天。”李志开始分析起来,“虽然今天和昨天有很多相像的地方,但也有很多不同之处。要完成张奇焱所说的诡计,需要一个必要条件,那就是起始点的位置附近有一个略低于起始点的接应点,保证物体转移时需要的势能,无论是13号女生宿舍,还是‘新世界’大楼,在楼附近都有靠近的接应点能够让目标瞬间完成转移;而天秤座教学楼则完全没有这样的条件,你看A座的天台,离我们这里多远,而且两边天台是等高的,更何况中间还有大柱子阻挡着,猎枪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像张奇焱所说的那样完成转移,太异想天开了。”
天秤座教学楼中间的巨柱之上,在“分度盘”的中心位置,有一个巨大的钟表,此时指针移动,发出闷重的声音。
“可是,如果社团里真的有内奸,那么这个内奸会是谁呢?”
忽然,他感到李志学长的表情有些奇怪。
“可是……”
“那里有亮光!”
“你不要过于失落,乐天。猎枪不是怪物,他只是一个人,而今晚就是他的末日,相信我,一切就要结束了。不需要管他是怎么消失的,怎么转移的,现在的事实是,他依然在楼内,你一定要相信我们这次的抓捕行动,他是绝对跑不了的。”
一头雾水的张乐天默默地跟在李志后面,他完全看不到李志所说的亮光。
“是的,直到现在,猎枪的每次消失都没有一个真正合理的解释,所有的可能最终都被现实否定了。”
“另外,在13号楼猎枪消失的事件里,即便猎枪能够从封闭的女生宿舍楼通过天台与对面的大槐树连接,那么在此之前猎枪又是从哪里传到13号楼的呢?我们问过楼内的目击者,所有女生都没见到有任何男生进入过宿舍楼,而13号楼天台周围也没有更高的起始点。”
张乐天回过神来,说:九_九_藏_书_网“那……那个,小迟刚才先于我到达B座了。你知道的,他对于猎枪恨之入骨,没有人能够比他更迫切地想要抓到猎枪了。”
“内奸?”
“我的意思是说,张奇焱虽然做出了一个最合理的解释,也是目前来说唯一的解释,但是他从没有到过事发现场,只是通过我们的资料得出结论。而事实上,仔细一想,张奇焱的推理同样是说不通的。”
在乌昭的呼喊下,除了守在大门口的小组,原本在A座的乌鸦又如潮水般涌向B座,他们兵分两路,分别从一楼大门和天秤走廊向B座奔去。
“当时目标位置显示在13号楼内,但实际上13号楼的所有女生都没有看到楼内有什么可疑人物,而且从目标出现到消失,也没人离开宿舍楼。你想想,当时的情况和现在多么相似,还有当初在‘新世界’大楼,猎枪同样也是凭空在大楼内消失。这一切,张奇焱早就给过我们答案,可我们竟然还是疏忽了。”
面对乌鸦社的围追堵截,猎枪所做的真的只是在逃吗?
“别的途径……不可能啊,我在这里上了三年学,哪里还有什么别的途径。真的很匪夷所思。而且,乐天,你有没有注意到刚才地图上的红点是如何转移的?”
显然,那红光映照的是门内的亮光,而在这个时间,门内又会有什么东西发光呢?
“你是什么意思?”
“乐天?你怎么这么慢?”
李志说:“张奇焱曾说,在‘新世界’大楼,猎枪是通过房间的缺口与对面的大楼连接,然后转移到另一栋大楼的。然而今天上午我们问过‘新世界’的负责人,那栋爆炸的楼对面的所有房间的落地玻璃窗都是完整并且封闭的,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如果猎枪真的是从对面大楼传过来的,那么接应点在哪里呢?
张乐天心头生出一阵无助的感觉,“猎枪,究竟是个怎样的怪物?这一仗,我们还有胜算吗?”
张乐天头也不回地说道:“学长,你还记得今天上午在医院,张奇焱怎么解释猎枪在13号宿舍楼的消失手法吗?”
李志先一步凑上前去,小心翼翼九_九_藏_书_网地推开门,张乐天正要跟上去,忽然停下了脚步。
之前每晚10点09分,“谢梦语”都会上传爆炸现场的照片,然而今晚,已经又过了5分钟,论坛里依然风平浪静。
张乐天向A座望去,“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但他之前做到过,现在也一定可以。”
“乐天,你想到了什么?”
“……我刚才在锁定教室之后,就没有再看过手机了,等我发现教室空无一人再看手机之时,红点就已经出现在B座了。”
“怎么可能!”张乐天感到双腿一阵发软,“你的意思是他的推理也是错的?”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能听到小迟的歌声?
李志比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看起来格外紧张,然后猫着身子向前走去。
“李志学长,请你快跟我来!”张乐天忽然变得很激动,快速向B座教学楼奔去。
“非常规的方法……难道说……”
“记得啊,怎么了……”
“可是,就像你刚说的,既然猎枪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他完全可以关闭手机啊,为什么还要开机,让我们知道他的所在地呢?”
还没等他说完,先是一道耀眼的火光,接着一声雷鸣般的巨响在耳畔响起!整个配电室在张乐天眼前炸了开来,两人被夹杂着水泥碎片的巨大冲击波远远地击飞,接着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你是说……天台?”
很多乌鸦下意识地用手机浏览乌鸦社的论坛。论坛上,没有“谢梦语”发来的照片,这和前两天的情况不同了。
“李志学长,你听到歌声了吗?”张乐天的声音在颤抖。
李志回头道:“什么歌声?”
在通过天秤走廊的时候,张乐天遇到了守在天秤走廊的李志。
“正是!猎枪刚才根本就没在A座内部,而是在A座的天台!我们刚才恰恰漏掉了那个地方!”
“如果没有异想天开的方法,猎枪早就被我们抓住了!”张乐天反驳道,“就是因为我们保守,才让猎枪一次次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你看,两栋楼正中间的那个大钟表,完全高于两边天台,如果利用单摆的原理,将绳索系在钟表之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