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燃烧之翼
第七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第七章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在史娜莎刚到四层的时候,登陆者关机了,因此目标消失,但是史娜莎根据记忆寻找到了目标退出前所处的位置,令人惊讶的是,那个位置正是死者谢梦语生前所在的宿舍门口。
“哦?那怎么表达?”
“没有听到,我在全神贯注复习,即使外面有什么我也听不见。”
他真的能办到吗?以这样一种搜集、排查的办案方式,真的能行得通?就目前的结果来看,一切依然是一头雾水。乌昭的实力,也许也就这样了,毕竟他自始至终只是一个优秀的社团管理者,而不是那个一击致命的人。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谢梦语本人。”
崔少阳疑惑道:“老大,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我说的这样?”
“不,我是说你为我做的一切。”小迟没有笑,“我知道,这段时间,你为我的事也操了不少心,背负了很多压力,每天晚上都没有睡好。而且我听到了你和史娜莎的对话,为了我,你和你最喜欢的史娜莎都闹翻了。”
“虽然我也很难以置信,但能够解释目前状况的,恐怕也只有这种可能了。”
“来,在我胸前打一下,以表谢意。”
乌昭沉默,然后转身离开,留给李志一个落寞的背影。
“但是,你就真的从来都没怀疑过吗?我曾对张奇焱动过杀意,并且被谢梦语拒绝过,这些你是最清楚不过的。而且,我真的找过‘猎枪’,请求他帮助我杀掉张奇焱……即使这样,你也不怀疑我?”
“况且,你这么怕黑的家伙,在那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去杀人嘛……哥们儿,我会永远挺你的,只要你能在这段日子里挺过去,比什么都重要!”张乐天笑道。
“难道说猎枪不止一个人?”
小迟接过新的绷带,神情复杂地看着张乐天。
张乐天说:“怎么样,好些没有?你这几天气色看起来比之前好一些了,把这药再换上。还有,最近一定要多吃点东西,尽早恢复体力,伤九_九_藏_书_网口很快就好了。你说你没事扎自己一刀这算什么事儿啊?”
“已经不疼了,谢谢你,张乐天。”
“她会这样说,完全是因为她真的非常在意你。不光是她,如今所有人都会抱着这样的想法,那就是,我跟猎枪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可能是一个危险的人物。所有人都在怀疑我,包括乌昭在内,我能感到他看我时就像在看一个罪犯。如今,只有你选择站在我这一边,为什么你会相信我?”
深夜,10号楼653宿舍已经熄灯,其他舍友都已睡去,只有1号床的台灯还亮着,桌子上摆了一些药物,坐在桌前的张乐天耐心地调着药。
李志说:“但是,这样难以解释的事情就更多了,如果谢梦语没有死,那么爆炸现场的尸体是谁的?谢梦语如果从猎枪的绑架中逃脱出来,那么她应该是见过猎枪本人的,为何她不出来为我们提供线索,反而躲着所有人,在网站上发这些奇怪的照片?另外,爆炸之后谢梦语是如何从爆炸现场消失的?如果刚才在13号楼发照片的人是谢梦语的话,那她又是如何从13号楼内消失的?”
“你真是个怪人。”
“你们再仔细回忆一下案发当时的情况:奇焱在开门的一瞬间就被炸昏过去,而陈迟,压根就没有进入过爆炸现场,我们到现场的时候,看到的只是被炸得四分五裂、面目全非的焦尸。没有一个人亲眼目睹是谢梦语被炸死了,我们仅仅通过谢梦语被猎枪绑架的视频,通过猎枪发来的照片和对我们的语言诱导,断定谢梦语是被绑在定时炸弹上,于是我们想当然地得出地上的尸体是谢梦语的。然而如果我们反过来思考呢?”
“你永远无法理解一个学霸的心,就像我无法理解一个光着身子乱跑的女人一样。”女生扶扶眼镜,转头继续做卷子。
在了解过情况之后,三人原本就疲惫的脸显得更沧桑了。九*九*藏*书*网
“为什么?”
当乌昭三人赶到13号楼的时候,正看到守在宿舍楼门口直勾勾盯着地面垂头丧气的女乌鸦,和一脸茫然地吐着烟圈的史娜莎,因为失去了坐标,这次抓捕行动还是以失败告终。
乌昭向两名女乌鸦了解刚才抓捕行动中出现的各种情况,李志不断在本子上记录着各种信息,崔少阳也点燃一支烟,眺望着女生宿舍楼。
“没有,你是今晚第一个。话说,你为什么穿成这样?”
看着小迟那特别不理解的表情,张乐天又笑了:“是的,我知道你心里所想的一切,我知道你心中曾充满仇恨,知道你曾对张奇焱充满杀意,知道你曾在黑暗中徘徊过,犹豫过。但是,你不可能堕入黑暗,与猎枪同流合污。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
“谢梦语?老大,你没事吧?谢梦语已经死了,难道要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幽灵吗?”
史娜莎没空解释自己的穿着。“那你刚才有没有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
“不,尸体的鉴定结果还没有出来,目前我们还无法证实爆炸现场的那具尸体是谢梦语的。”
“喂……什么情况?你别哭啊……”
“至少,上传照片者和制造公交车爆炸者不是同一个人。”李志严谨地说,“你只说了其中一种可能,猎枪不止一人,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拍摄照片、利用‘谢梦语’账号登陆并上传照片的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猎枪!”
崔少阳愤怒道:“这样看来,猎枪在爆炸现场所做的行动顺序是先拍照,再切割尸体的左手,然后现在又一张张地把照片发给我们看?妈的,他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
“因为……”张乐天说,“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困难的事情,还有比我们更了解彼此的吗?是的,你憎恨张奇焱,憎恨谢梦语,但我知道你最憎恨的人依然是猎枪,我相信即使是在‘新世界’大楼那种完全隔绝的世界,你九九藏书也不会违背自己的心,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对吧?”
“不,不是这样。”乌昭说,“事情比想象中更复杂了。”
“你还记得之前猎枪所制造的那起公交车爆炸案吗?在那起事件中,当时在公交车上的目击者虽然没有看到猎枪的真容,但是可以确定制造爆炸的人是一个年轻男性。而这次通过上传照片事件,几乎可以断定疑犯是一个女的。”
白色蚊帐内,又是一天没出门的小迟艰难地从床铺上坐起身来,他缓缓将绑在自己左臂上、已经被血浸透的绷带取下,露出惊悚的刀口。小迟盯着自己的伤口出神。
“你的逻辑还真是混乱。刚才我已经告诉你了,我在复习考雅思,别人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也不会受影响。如果我也和她们一样受了刺激,那我还如何应付考试?对我来说,考试便是人生。”
一旁的李志明白乌昭的意思,向崔少阳解释道:“的确,我们需要重新考虑一下作案者的身份了。刚才,史娜莎已经问过楼管阿姨,也对13号楼所有宿舍进行了排查询问,但问遍所有人,都没有哪个女生看见一个反常的男生在楼内出现。”
“反过来……”崔少阳忽然惊恐道,“难不成是谢梦语绑架了猎枪?”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呈现在眼前的事实实在太难以解释了。
刚才屏幕上红点消失的地方,正是谢梦语宿舍前的走廊,而且登陆的名称也是“谢梦语”。可是谢梦语不是已经死了吗?如果不是谢梦语,又会是谁呢?
“社团需要张奇焱的大脑。”李志艰难地说出口,“虽然我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但是这可能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怎么可能?”崔少阳不解道,“能够做到这一切的除了猎枪,难道还会有别人?谁能做到在爆炸现场切割尸体,然后神一样地逃脱?谁能利用‘谢梦语’账号发送照片?”
“为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嘛,你怎么可能会做那种www.99lib•net事!”
“谢谢你,乐天。”小迟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论坛上的那张图片,乌昭在路上也已经看到了,画面中是一只已经被烧得焦黑的左手,手指弯曲,像是攥着什么东西。不过照片拍摄的左手当时还连着左臂,并未被切割下来。另外,这次的拍摄角度稍高一些,连同第一张照片燃烧着的玩具小熊一起被照进照片里。
“在锁定登陆者的位置之后,我们第一时间向住在这栋宿舍楼的两位初级乌鸦史娜莎和乔一楠布置了任务。乔一楠负责守住宿舍楼门口,禁止任何人出入,而史娜莎负责通过定位寻找目标,但是在10点15分,目标退出登陆之时,依然没有能够找出目标。这并不是史娜莎的问题,时间确实太短了,史娜莎在这段时间内至少排除了目标在一至三层的可能。
他有点怀念那个人,如果是他面对这一切,他又会怎样做呢?
乌昭的语气很无奈,李志也知道,再排查下去,有新发现的可能也很低了。他望着乌昭那一脸无措的样子,心里渐渐有些变化。
小迟颤抖着身体,咬紧牙关说:“乐天,我陈迟一定会亲手抓住猎枪给你看,我向你发誓!”
史娜莎问戴眼镜的女生:“刚才有没有人进入过你们宿舍?”
“是的,她是我的舍友,有什么问题吗?”
“有,只有一个人能够满足所有条件。”乌昭说。
崔少阳也开始分析起来:“谢梦语消失在爆炸现场,又消失在13号宿舍楼,难道因为她的身体被炸毁了,所以只能通过网络这些虚拟信号来传达信息?而且每天只有在晚上10点钟的时候才能出现15分钟……这不是幽灵么。”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幽灵。”乌昭说,“我们之所以觉得离奇,是因为如今的线索还不足以整理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有我们亲眼见到,才能相信。总之,这次又让‘她’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了,我们的捕猎计划再次失败,就这么简单。我们接藏书网下来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先召集社员再对13号楼进行一次彻底排查吧。”
“咱俩之间还需要说谢谢吗?看来还是没好透。”张乐天笑道。
许久,李志还是拿着本子对目前的情形进行了分析。
“谁?”
“又来了,能不说谢谢吗?”张乐天苦笑,“朋友之间不需要这种表达方式。”
张乐天将新的绷带递给上面的小迟,“来,哥们儿,换个药。”
“什么?”
小迟沉默,注视着张乐天。
提到史娜莎,张乐天的心沉了一下,随即他又露出轻松的表情,“情侣嘛,有时候会闹翻很正常啊,况且她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什么让我远离你之类的,神经兮兮的,我才懒得跟她争辩。过一段时间她自己会意识到错误的,对吧?”
“这次‘谢梦语’登陆社团网站的时间依然是晚上10点整,退出时间是10点15分,与昨天的时间一致。不同的是,这次我们能够通过定位系统得出‘谢梦语’更具体的位置,那人登陆网站时的位置就在这栋楼内。
“这能说明什么?”
“奇怪,为什么你的舍友死了,你可以表现得这么淡定?别的舍友都已经离开这里了,你却能够若无其事地坐在这里学习,你不害怕吗?”
“另外,目标这次登陆社团网站,在论坛又发了一张图片,这次的图片依然是翻拍爆炸现场所拍的拍立得照片,但是照片内容却更加离奇,正是我们在爆炸现场怎么也找不到的尸体被切割的左手!”
“可是,怎么可能不是她的?当时张奇焱和小迟可是亲眼目睹了……”
小迟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伸出拳头,轻轻地抵在张乐天的胸前,然后泪水一下子没忍住涌了出来。
李志一脸黑线,道:“不是这样转的……社长的意思是说,有可能谢梦语才是那个拍摄照片、切割尸体并将照片上传到社团网站的人。”
“6号床的女生,是叫谢梦语吧,这是她的宿舍?”
“社长,我还有一个办法。”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