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燃烧之翼
第四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第四章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陈迟,虽然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很艰难和痛苦的事,但是,我不得不让你再次回忆一下当时在十三层的情况。现场留下太多难以理解的疑问,而你是唯一一个当时就在现场的人。”
“我们想知道,爆炸发生之时,你所经历的一切。”
李志戴着手套,将刚才小迟喝过水的那个玻璃杯拿起,沿着玻璃杯撕下一张透明的薄膜,递给崔少阳。
崔少阳坐在电脑桌旁,在那个薄膜上撒了一些粉末状的东西,放进扫描仪,打开电脑进行了一系列操作之后,对乌昭说:“不匹配。陈迟的指纹与照相机残骸上的不是同一人的指纹。”
乌昭用低沉地声音说:“痛苦是逃避不掉的,你必须直面它。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小迟没有说话。
“难以理解,你就没有往房间里看哪怕一眼?你甚至都没有去救正在被火焰烧着的张奇焱!真的很不合理,你当时究竟在想什么?”
因为,乌昭怀疑陈迟是猎枪的内奸。
乌昭扶着额头,苦笑着说:“就像一只鸵鸟,在遇到危险之后就把头埋进沙子里,以为自己看不到,危险就不会来临。”
“那你有没有看到从1307室里走出来什么人,或者进去什么人?”
“具体位置是不清楚的。”李志解释道,“通过移动设备连接互联网时,会自动连接到附近位置所提供的临时IP地址,而当移动设备断网之后,这个IP地址便会自动清除,然后转移到其他连接网络的用户。而这个网络地址也只是一个大概的位置,所以,我们只能通过这个临时IP获取地得知当时照片上传者在咱们学校当中。”
“所以,直到我们赶来之前,你都一直跪在那里,什么也没有做,对吗?”
乌昭看着眼前小迟这一副病态的样子,叹了口气说:“算了,这也不能都怪你。毕竟,在那个环境中,我想也没有人能保持十分的冷静。看到你这个样子,我也很难过。关于你,我们其实99lib•net还有很多疑问,但今天就到这里吧。另外,你必须要振作起来,尽快从阴霾中走出来,以后的路依然很艰难,你要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如果有回忆起任何事情,请直接与我联系,好吗?”
“你们不是一起上的楼吗?”
小迟的声音颤抖着,“对不起,我让所有人失望了,我只是一个胆小鬼,我没有办法阻止任何人,也无法控制我自己。”
“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乌昭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的修长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地敲打。看来事情还是得从其他方面寻找突破口。然后他对崔少阳和李志二人说:“关于那个上传现场照片的‘谢梦语’账号的调查,进行得如何了?”
“然后,我看到了张奇焱面前的那一摊血和一块块粘稠的黑色物体,当我意识到那可能就是我拼死要找的谢梦语之后,我的腿就完全不听使唤了,我……”小迟表情变得痛苦,“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坍塌掉了,所有的希望,所有的努力,都成了徒劳。大脑一片空白,无法呼吸的我跪倒下来,开始不停地干呕……”
“……嗯。张奇焱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不要太在意自己的感觉。一切可能都是我想多了,这想法在我脑中已经被剔除,直到刚才开会你提到‘谢梦语’账号再次出现,我才想起那时我的想法。”
在对爆炸现场进行调查的时候有了重大发现,警方在那个被摔碎的拍立得相机上提取到了新鲜的指纹。得到指纹模型之后,乌昭没有声张,只是将他最信任的李志和崔少阳叫到自己的宿舍,亲自组成调查小组,并且利用询问的机会获取了陈迟的指纹。
小迟点点头,站起身来蹒跚地离开。
屋内的灯亮了,这时才看清楚房间的全貌,这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宿舍。宿舍外的门栏上写着“321”的门号,但其内部却与普通的房间完全不同,除了正中间摆着一张干干净藏书网净的桌子以外,几个床铺桌位摆放的东西各有特色:一张桌子上摆放着可怖的人体模型和各个器官模型,还有玻璃试管、烧杯、量筒和铁架子,以及摆在后排的一堆瓶瓶罐罐,上面写着一些化学符号和复杂单词;另一张桌子上,则有几台台式电脑,旁边各式的数据线、扫描仪、链接器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些叫不上来名字的奇怪仪器;第三张桌子上,放着一个书架,上面插满了牛皮纸的档案袋,桌上也被纸笔覆盖;宿舍的墙上贴满了犯罪现场的照片和地图,不同颜色的贴纸和便笺也尽附其上,黑色的马克笔在上面划出一道道轨迹。整个宿舍就像一间大杂烩的实验室。
小迟闭上双眼,深深地低下了头。
小迟摇摇头说:“我只是努力闭上眼睛。”
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乌昭扶着额头,这家伙究竟想要干什么?
一旁的李志扶扶眼镜说:“这是一个很谨慎的举动,因为如果没有退出登陆,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攻击发送者的设备,从而掌握照片上传者设备上的所有资料,以及对该设备进行GPS定位,从而得知其具体位置。”
“没有,我不知道……”
“学校哪里?”
他感到这个幽灵已经逼到了自己心脏位置。
况且,在动机上,陈迟也有很多令人怀疑的因素:在演唱会舞台上的时候,为何是他提前知道了猎枪想要杀掉张奇焱的计划?为何猎枪的信息总是发到他的手机上?为何猎枪要让他与张奇焱一起解救谢梦语?还有传言说,陈迟曾对谢梦语表白过,但是失败了。这一切,都让质疑贴在了陈迟头上。
“你没有第一时间去看爆炸现场的情况?”
这是乌昭临时组建的三人特别小组,用来调查谢梦语这件案子。
“在我陷入黑暗之中的某个瞬间,只是一个瞬间,谢梦语和猎枪在我心中的形象忽然重合了。”
然而,指纹比对的结果证明,乌昭的猜想是完全错误的,九*九*藏*书*网那并不是陈迟的指纹。
“看到这一切之后,你做了什么?”
乌昭有点不解,“一点都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忽然,小迟转过头来,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乌昭。
乌昭严厉道:“不只是可笑,你的逃避和不负责任放走了猎枪!你就没有考虑过猎枪可能还在房间里?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吗?现在手头上的一切已经证明,在爆炸发生之后,爆炸现场还有被人动过的痕迹,有人进入现场,拍了照,切除了尸体的左手,并且安然离开。爆炸之时只有你在走廊里,也只有你能看到1307室的情况,你却选择了闭上眼睛!你的逃避所造成的后果,可能是放走了杀害谢梦语的凶手!”
这是一个很顺理成章的推理。爆炸现场确实出现了有人在爆炸后进入的痕迹,可当时大楼是被警察和所有乌鸦封锁的,不可能有人从这样密不透风的环境中逃脱,而当爆炸发生,警察和乌鸦进入现场之后,搜遍整栋大楼却没有找到除陈迟和张奇焱外的第三个人。张奇焱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而且没有任何动机,当时能够进入现场切掉尸体左手的人,按逻辑来说就只可能是陈迟了。
小迟离开房间,乌昭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乌昭说:“敌人不可能在这种细节问题上犯错误。”
“不是,当看到对面大楼映出的火光之后,张奇焱就直接奔上楼去了,因为时间不多了。而我的手机已经被我摔碎,没有光源,我只能摸黑向楼上爬,其间我摔倒了几次,因为看不见,也因为恐惧。当我赶到十三层时,刚出楼梯间的一瞬间,爆炸就发生了。”
一旁的李志暗自松了口气。这次乌昭叫陈迟过来谈话,一个目的是询问他在案发现场的情况,而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则是要提取他的指纹模型。
“你们不是已经做过调查了吗?还需要我说什么?”
“你看到了什么?”
此时,刚才关灯时隐藏在桌九九藏书网子后面的两个人出现了,他们一个戴着圆框眼镜,留着中分的长发,另一个则是看上去很凶悍的光头,他们分别是乌鸦社的两名干事,李志和崔少阳。
“我当时的思维完全凝固了,只是死死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然后下意识地朝张奇焱走去,每一步都很艰难,而我的眼睛却再也转不到其他地方,眼睁睁地看着火焰在张奇焱的身上肆虐,燃烧着他的皮肤,蚕食着他的身体……
“你的胳膊怎么了?”
“没有,我跪倒在地之后,就再也没有力量站起来了。”
那么,这个进入过爆炸现场的家伙究竟是怎样瞬间从楼内消失的呢?
乌昭点了点头,闭上眼思索着什么。
乌昭递给小迟一个玻璃杯,杯中是加了冰块的水。“喝点水吧,能让你平静一些。”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仿佛整个楼都在震动。我看到……我看到走廊深处的张奇焱被可怕的火焰冲击得摔在对面的墙壁上,他全身都烧起来了,浑身都是血。”
“另外,我们发现登陆‘谢梦语’账号的IP地址属于动态IP,这说明上传者使用的是移动设备,直接连接互联网,通过对该临时IP地址的调查,竟然发现这个移动终端的位置是来自我们学校!”
等等……如果李志和崔少阳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这家伙难道会想不到可以利用网络地址定位?如果能够想到,难道这是他故意留下的线索,告诉我们他此时就在学校?
“我,我当时没有睁开眼睛。我跪倒在地上,没有再上前一步。”
“是这样的。”崔少阳打开乌鸦社的网页,看着内部论坛上“谢梦语”所发的这个照片的帖子,说道,“这张照片的发送时间是今天晚上10点15分,直接发在了咱们网站内部的论坛之上。我通过管理服务器可以看到,‘谢梦语’账号的登陆时间是今晚10点整,退出登陆的时间是10点15分,并且除了发这张照片以外,该账号在论坛里再无其他留言、九*九*藏*书*网跟帖等任何活动。也就是说,上传照片者登陆论坛只是为了发照片,发完之后便立马退出登陆了。”
黑暗的房间内,只有桌上的昏黄台灯映照出对坐的两个人,由光和阴影构成的线条勾勒出乌昭和小迟的面孔,他们彼此对视着。
“我不愿再睁开眼睛,我无法接受所看到的一切,不愿相信张奇焱正在被火吞噬,更不愿意相信谢梦语已经被炸死。我闭上眼,一切都是我的错觉,一切都不存在。如果我没有看见谢梦语的尸体,就不能确认她是真的死了。当时我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在想象一切都是梦,都只是一个噩梦……”
“这的确很可笑。”
今晚10点多的时候,这个家伙还在学校!乌昭陷入思索。晚上10点钟,学校大门已经关闭,难道这家伙是学校的学生?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一件事。在我通往十三层的途中,曾经出现一种强烈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感到无比恐慌,甚至想要阻止张奇焱撞开关着谢梦语的房间的门!”
小迟又喝了口水,镇定了一会儿,开始说道:“黑暗,无尽的黑暗。我在没有光的地方不停地向上爬,我只能感到寒冷,感到自己的呼吸,以及空气中那令人窒息的气味,我追逐着张奇焱的脚步,但我感到我离他越来越远。”
“开始吧。”乌昭对着黑暗说。
小迟拿起杯子喝了几口,冰凉的液体通过喉咙进入身体,然后扩散。
“什么?”
“是没有看到,还是你不知道?”
“陈迟,这一切只是你的感觉,对吗?人的感觉是最靠不住的东西。谢梦语已经死了,被猎枪残忍地炸死了。如果你的感觉可以用来当真,那这世界就太简单了。”
“我不知道,只是忽然闪现的一个念头,我不知道这个念头从何而来,但在那一刻却异常强烈。在黑暗中,除了谢梦语一人,我再也感受不到大楼内有任何人存在,可猎枪却真实地存在于楼内,如果……”
“没事。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