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燃烧之翼
第三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第三章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爆炸事件之后的第三天。
他清了清嗓子,用他那浑厚的声音说:“首先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经过抢救,在爆炸中严重受伤的张奇焱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他仍处于昏迷之中,目前正在医院进行救治,相信他会逐渐恢复起来的。”
“另外,我再跟大家说一说由法医提供的对1307室爆炸现场尸体检验的结果:
“好了,会议到此为止。”乌昭关掉电脑。
“这一次,他又给我们制造新的难题了。发生爆炸之时,猎枪究竟在何处?是如何逃脱的?他为何要在现场拍照,并且将照片传到我们的网站上?他为何要切掉并带走死者的左手?通过这张照片,猎枪想向我们传递什么信息?他做这一切是出于什么目的?
乌鸦社网站的内部账号,每个乌鸦只有一个,要进入社团的内部论坛,每个人只能用他自己的账号实名登陆,不可能有马甲存在。那么如果使用“谢梦语”账号的这个人不是她本人的话,还会是谁?
乌昭召集全体乌鸦展开紧急会议。
“怎么?”张乐天问道。
“只有思维走在敌人之前,才有击溃敌人的希望。他以为摧毁了张奇焱一人,就等于击溃了整个社团,但我们要让他知道,乌鸦社不是由一群乌合之众组成的,乌鸦社不是只有张奇焱一人,我们每一个社员,都有击败猎枪的可能!
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他们从中间的过道往最后一排走。小迟努力想要避开所有人的目光,但九_九_藏_书_网这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即使埋头向前,那嗡嗡的议论声也不断从四处传来。
谢梦语?怎么会是她?
乌昭打开另一张图片,依然是爆炸现场,第二张照片中,画面更加清晰,不过画面中没有燃烧的小熊,取而代之的,是地上的一堆黑色灰烬。
“以上便是那起爆炸案件的后续,但是今天叫大家过来,则是因为另外一个事件,相信大家刚才已经在社团的网站上看到了那个帖子。现在,我们主要来说一下这件事情。”
“刚才给大家看的第一张图片,是今晚10点15分在乌鸦社内部网站上出现的,而第二张图片则是警方当时在‘新世界’爆炸现场拍的照片。通过对比可以看到,第一张图片所拍的照片中,小熊还没有完全燃烧,而第二张图片中小熊所在的地方已是一片灰烬了。
“可恶,看他那弱不禁风的窝囊样子,一定是他拖了张奇焱的后腿,才让任务失败的,否则张奇焱怎么可能失手?他怎么选择了一个这么孱弱的搭档?”
“乐天,你先回去吧。”李志指指小迟,“乌昭还有一些事情想和小迟单独谈谈。”
当天晚上11点半,教学楼B座BJ24教室的门口站着两个人——崔少阳和李志,面色凝重的乌鸦社成员一个个走到他们面前,核对好身份之后进入教室。
这熟悉的窒息感……图中的照片不就是那天的爆炸现场,乌昭放这张图片上来是什么意思?等http://www.99lib.net等,好像不太一样,当时现场全是灰烬,哪有什么毛绒小熊,而且,这张照片……张乐天想到了当时在现场发现的拍立得相机。
屏幕熄掉,教室大灯开启,映照出每一名乌鸦脸上那沉重的表情。
李志做出一个“放心我们会把握好分寸”的表情,拍拍张乐天的肩头。
“你是说……”
李志看着小迟恍惚的状态,无奈地摇摇头。
他走过去扶起小迟,“走吧,哥们儿,我带你吃点东西。”
“好吧。”张乐天低声对小迟说,“我先走了,我在宿舍等你。”
“说不定就是他和猎枪联手,故意破坏解救行动的!漆黑封闭的大楼内就他们两个人,发生任何事也不会有人知道事实的真相!”
“等等。”说话的人是学长李志,他朝他俩走来。
“虽然我也愿意一厢情愿地相信这照片是谢梦语发的,但是,这是不可能的——谢梦语已经在爆炸中丧生了。”乌昭继续分析,“一个已经不在真实世界的人,无法再在这世界做任何事,即使是虚拟的网络世界,也不可能。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家伙曾经先于我们到达过爆炸现场,利用手中的拍立得相机拍摄了现场的照片,并且在今晚向我们社团展示了他的成果。据我猜测,这个家伙很可能就是当晚离奇消失的猎枪本人。
旧的疑问还没有解决,新的疑问就接踵而至。在爆炸现场进行拍照,并将照片利用死者的ID传到乌鸦社的论坛上九_九_藏_书_网,这看似毫无必要的举动,背后究竟包含什么样的意义?
台下的乌鸦并没有发出太多疑问的声音,显然大都已经知道乌昭在说什么事,只有小迟和张乐天一脸茫然。张乐天最近愁得焦头烂额,根本没时间看社团网站,而小迟,更是早已不关注社团的任何事了。
……在阵阵议论声中,小迟坐到了教室后排的座位上,他没有挨着张乐天坐,远远地独自坐在角落,把自己的脸埋在阴影里。
“经过各方对比我们可以确定,这张被贴在社团网站上的图片,拍摄时间在我们赶到爆炸现场之前。再看这张图片,是翻拍拍立得照片得到的,想想我们当时在爆炸现场发现的那个拍立得相机的残骸,可以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这张图中的照片,是在我们抵达爆炸现场之前拍摄的,拍摄者利用拍立得拍照之后,扔掉相机,带走了照片,并且翻拍后在今晚将它上传到我们社团的网站。
“由于尸体碎块完全被烧焦,表面皮肤已经碳化,目前只能通过骨盆骨骼判定出是一具体长1米68的年轻女性的尸体,具体DNA鉴定结果大约需要一周的时间。不过,对尸体左臂切口的技术分析得出,死者的左手是在爆炸发生之后被切除的,也就是说,发生爆炸之后还有人到过现场。
小迟恍惚地点点头道:“我们吃点东西。”
在张乐天的不断劝说下,小迟还是过来参加会议了,他的左臂缠着白色绷带,张乐天搀扶着他,缓缓走九-九-藏-书-网向教室。李志看到他们,想要上前打个招呼,但他看到小迟面如死灰的样子,也不知该对他说些什么,只是轻轻一摆手道:“快开始了,这边。”
小迟茫然地看着李志,喃喃道:“可是,我想吃包子。”
“猎枪既然能够利用‘谢梦语’账号进入网站,证明我们的内部论坛已经不再是一个秘密讨论案件的地方,因此我集合大家召开紧急会议,是要告诉大家在论坛上的活动一定要谨慎,我们已经没有再犯错误的机会了。任何人如果有关于这起事件的任何线索,请直接与我联系。”
“什么?与猎枪有联系?说不定……”
现场出现一阵躁动,即使大家已经看到论坛的帖子,还是对这个事实无法相信。
“不,我听说是猎枪指定他和张奇焱一起解救谢梦语的,我还听说这家伙私下跟猎枪有联系,猎枪的信息都是发到他手机上的!”
“可是……”张乐天露出一个“他已经成这样了你们就别再打扰他”的为难表情。
这是一张对着照片拍摄的图片,画面中是一张放在桌子上的拍立得相纸,而相纸的内容,是一只冒着熊熊火焰的粉色毛绒小熊,歪倒在被灰烬覆盖的地面上,地面上还有一片触目惊心的血渍,在周遭昏暗的环境和闪光灯的渲染下,显得异常诡异。
张乐天扶着他一步步走进昏暗的大教室。
“记得在体育场演唱会之时,谢梦语的微博曾更新了一条地址,将自己的位置告诉每一个人。但当时视频中谢梦语是被猎枪99lib.net囚禁的,所以那条微博绝不可能是谢梦语本人发的。猎枪利用谢梦语的手机发出信息,将我们引到‘新世界’大楼,来实施他的诡计——猎枪拥有谢梦语的手机,而谢梦语手机上的所有信息,都是猎枪可以利用的,包括谢梦语登陆社团网站的账号。所以,这个利用‘谢梦语’账号闯入乌鸦社内部论坛的家伙,必定是猎枪无疑。
灯光全暗,投影打在大幕布上,乌昭打开文件,出现一张图片。
“对,就是他,当时就是他和张奇焱一起进的‘新世界’大楼。”
张乐天望着小迟。小迟还是进来时的那个动作,低着头,阴郁的脸上毫无变化,他到底有没有在听?张乐天又想起凌晨在学校树林里,小迟划伤自己的那画面,深深叹了口气。
……“你看,这家伙就是那个……”
教室逐渐安静下来,李志和崔少阳锁好前后门,社长乌昭拿着几张照片走上讲台。他带着一贯冷静沉稳的表情,可是依然能清楚地看出他的眼睛微微发红,黑眼圈很重。如今,整个社团遭遇重大的灾难,可以想见作为社长,作为乌鸦社最后一道屏障,他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
“是他吗?怎么变成这样了?”
张奇焱没死?这对社团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无论他能否再为社团贡献力量,张奇焱都是社团的精神支柱所在,只要张奇焱在,每个人心里就有底,一切就有希望。
“而更让我们震惊的是上传照片者的身份,这个发帖的人,竟然用的是谢梦语的ID。”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