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燃烧之翼
第二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第二章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我恨谢梦语,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脆弱。
这是多么矛盾。
都是我害的,对不起,我害死了大家。
这是多么矛盾。
“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是凶手,一而再、再而三地寻找隐藏内心丑陋的替代品。我把真正的自己埋葬掉,把真相掩盖在泥土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欺骗我自己。
我恨你们,你们这些怪物,我已经被你们折磨得生不如死,疲惫不堪!
因为最近神经衰弱,张乐天有点失眠,所以听到轻微的动静,他立马睁开眼睛。
“住手!”张乐天终于忍不住了,“小迟!”
我伤害了所有爱我的人,我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张乐天没有发出声响,也没有询问,他拿起床头的小镜子,透过它看自己床铺后面小迟的情况。
非但没有快乐,反而像死了一样难过。
你们都不在我身边了,我却感到难过。
对不起,我做不到,我什么都做不到。
虽然是夏季,但是在这个时间,外面还是很冷的,黑暗的校园此时连路灯都没有开,周围静悄悄的,尾随的张乐天感觉到一丝寒意。
愤恨,痛楚。但却是真实。
“小迟,你不能这样下去,你这样会毁了自己的!”
一切都无法挽回,一切都被我毁了,所有可能的,如今都已经不再可能。
“你……你跟踪我?”小迟一脸震惊,就好像刚被惊醒的梦游者,他那憔悴的脸上此时血迹斑斑,显得格外惊悚。
我不想看到它们。
这是多么矛盾。
镜中的自己,恐惧着怯卑、无能、脆弱。
“……是我害死了你们……是我害死了你……”
事已至此,这一切99lib•net还有什么意义?我还有什么意义?
恶的果实已经绽放,那紫色的毒花覆盖了我周围黑色土地的每一个角落。向前看是一片绝望,向后看是一片绝望,我看我自己,已经是一副腐烂的身躯。
我恨你,张奇焱。我嫉妒你的一切,我所缺少的一切,你全部都有,我在乎却得不到的一切,你都囊入怀中,我所拥有的是完全的黑暗,而你却拥有最耀眼的光明。我曾以为是你霸占了我的光,如果没有你我会好一些,可是你说得没错,即使你不存在,我还是那个无能的我,一切都不会有改变。这让我更加绝望,为什么我不是你?永远无法成为你?
黑暗中,小迟幽幽地下了床。他似乎穿上了衣服,白色T恤穿在他那瘦成杆的身上显得非常不协调,他在自己的桌子前寻找着什么。
我真正恨的人是谁?
小迟越说越激动,表情也越来越痛苦,到最后他几乎是抱头痛哭,发出悲怆的哀嚎,全身不住地颤抖。
我恨周围的人,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怯卑。
我的身体被拉长,被缩小,被扭曲,被重叠,不断变幻着形态,每一个时期,每一个阶段,时而明亮,时而暗黑。
我恨你,谢梦语。虽然你是我最喜欢的女孩。梦中的你和现实中的你是那么不同,你们就好像是性格完全不同的双胞胎一样,一个将所有的温暖赐予我,一个将所有的寒冷刺向我。我鼓起勇气向你表白,却得到你看我时那残忍的笑意,就像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就像在嘲弄一个神经兮兮的可怜虫。这让我无地自容,为什么,你藏书网要这样矛盾地存在于我的世界里?
你们都是魔鬼,散发着相同的魔鬼气息。你们都在针对我,用尽手段解剖我,让我看到我一直想要掩盖的东西。
“……快放弃我吧,我的朋友,我只会给你带来不幸。我的世界里已经不可能再有光了,痛苦和悔恨将会永远缠绕我,永远……”
越是痛恨的人,最后就越成为最依赖的人。
我还能做什么?
真实的自己,恐惧着怯卑、无能、脆弱。
张乐天心里盘算着,然后,他也悄悄下了床,在穿衣服的时候,张乐天发现小迟离开时没有穿鞋。
你们都给我滚,从我的世界里滚开!一切都给我消失,所有让我窒息的一切,所有……可是,如今,你们真的都不在了,你们忽然之间都不在了,如我所愿,离开了我的世界。
但真正的我,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依然自始至终地像难以治愈的绝症般存在于我的身体里。
我的心里充满了憎恨。我恨你们所有人。是你们毁灭了我。
然后,我却将企图帮助我的人全部推向深渊。
这才是真正的我,即使我裹上厚厚的伪装,即使我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真正的我还是会暴露。
然后他拿了什么东西,轻轻地打开门,离开了宿舍。
我越担心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却越是成为那样的人。
“已经没有希望了。”小迟没有力气爬起来,干脆四仰八叉地躺倒在地上,“一切都没有希望了,我犯下了难以弥补的罪。我不需要任何人来管我,你走吧。”
他的精神出现问题了吗?看到自己的好哥们儿现在这诡异的样子,张乐天的喉咙里九九藏书仿佛堵了什么东西。
终于,小迟在一棵巨大的槐树前停了下来,张乐天躲在树后面观察他。
他远远地跟在小迟身后,穿过楼道,走下楼梯。他感觉前面的小迟就像一个阴沉的幽灵一样,悄无声息地往前飘着。
“一切都会好起来?哈哈哈……这是什么狗屁不通的道理?你告诉我,怎么好起来,是人死能够复生?是时光可以逆转?还是我所犯的罪孽能够被赎清?我已经没救了!乐天,很感谢你把我当朋友,但是,这样的我不值得任何人同情,我是丑陋的、肮脏的,你和我不是一类人,你走吧!”
“你不光小看了你,也太小看我了。把你当朋友,至少我很相信自己的眼光。”
这个世界上全是我恨的人,这个世界上全是令我失望的事。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想伤害任何人,我努力让所有人都喜欢我,为什么你们还是要把我不想看到的东西撕扯出来?
“世界上有无数个大道理!”小迟恶狠狠地说,“可是能当真的又有几个?你走吧,你有你自己的幸福可以追求,没必要在我这个可怜虫身上浪费时间。”
镜中的自己,面带狰狞笑容,却满含悔过的泪水。
小迟脱掉上衣,赤条条地露出嶙峋的上身,就像提线木偶般艰难地站起身来。
那被我囚禁在内心深处的、令我面红耳赤的东西,你们眼中带着贪婪,残忍地挖出了它,摆在我的面前让我品尝。
“我不走。”张乐天斩钉截铁地说,“你也太小看自己了。你不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只是暂时找不到出口。虽然我很迟钝,但我相信一个道理,所有的阴影都99lib.net是因为光的投射。你现在只是处在这个阴影里,它确实很让人绝望,但它只是暂时的,你迟早会走出这个阴影,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伸出左臂,用刀重重一划,鲜红色的液体迸射飞溅到树上。
小迟似乎在哭,面朝那棵大槐树,发出哽咽般的呜呜声。
小迟啊小迟,你醒悟得太迟了……“吱吱。”“吱吱。”
一楼的宿舍大门是锁上的,小迟拐进一层走廊尽头的厕所,从小窗户翻了出去。
我犯了弥天大罪。
然后,他跪在树前,不停地对着树说着什么,因为距离很远,张乐天也听不清楚,只能隐隐听到“恨”“毁灭”之类的话。
因为脚踩在地面的树枝上会发出声音,所以张乐天干脆也脱掉鞋,光脚踩在土地上,远远地跟在小迟后面。
“我怎么能不管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绝不能看着你这样一天天地沉沦下去,你给我坚强点!你要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扑了过去,一把夺过小迟手中的刀,将它丢到一边,他看着小迟手臂上触目惊心的伤口,“你疯了?”
镜中的自己,凌乱的头发遮住了眼睛,嘴上挂着变态般猥琐的笑意。
树林处在学校的中心位置,它的面积占了整个大学将近二分之一,与其说学校里有个树林,不如说整座校园就是围绕这片树林建的,树林完全没有人工的痕迹,是自然原始的状态,郁郁葱葱,杂草丛生,此时被雾气弥漫,呼吸间都是潮湿的空气。小迟这深更半夜跑到这里干什么?
谢梦语向我露出的灿烂笑容,张奇焱向我伸出的原谅之手。
我恨你们,我周九九藏书围的所有人。在你们眼中,我从来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无论做什么事,你们都天然地忽略我。我被遗忘在你们视线的盲点,没有任何存在感,你们听不到我徒然的申辩,也听不到我无力的呐喊。你们穿透我的身体走来走去,脸上带着漠然,这让我感到自己卑贱得像地上的蚂蚁。你们为什么不想了解我,不想知道我的想法,为什么?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我越想逃避,却越是向那条路走去。
张乐天紧随其后。
小迟似乎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只见他径直走进了学校的树林。
这么晚了,小迟这是要去哪儿?是在梦游吗?
声音来自小迟的床铺。张乐天看表,凌晨4点多,对面床上肥子眼镜的呼噜声还充满节奏,都这个时间了,小迟在干什么?
所有的一切为什么总不能如我所愿,我的希望为什么总是一次次地破灭?
我恨张奇焱,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
“我……”小迟身体抖动着,不敢直视张乐天的眼睛,却突然变得异常愤怒。他一把推开张乐天,但自己身体的平衡没把握好,摔倒在地上。
我看到了镜中的自己,那个穿着单薄衬衫,拖着瘦弱身体,懦夫般的自己。
他的右手攥着的东西,即使雾气很浓,张乐天也看得很清楚,那是一把明晃晃的小刀。张乐天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我试图掩饰自己的这些丑陋,而恼羞成怒将责任推给其他无辜而可爱的人,就像嫁祸于人的凶手一样。
所有的一切为何这么矛盾!
我辜负了所有人对我的期望,让所有人失望了。如今的局面,我已经无法去面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