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噩梦之城
第七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第七章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小迟将手中的刀藏到袖子里,抱着怀疑的态度听着张奇焱的解读。
“我已经竭尽全力了,最终还是没能躲过这一劫,或许这就是对我懦弱的惩罚吧。”
“仔细看照片中反映出来的房间格局:房间两边是墙,正对镜头的是一块巨大的落地玻璃窗,你再看大楼办公区的平面图,只有南北两侧的房间是这样的布局,而东西两侧的房间则有两面落地窗,因此梦语所在的房间范围就缩小到南北两侧的房间。
张奇焱拿出一张纸,“根据这张照片的画面,我们可以将整个房间的大致情况画出来(如图)。”
小迟抬头,透过玻璃窗向上看去,然后他便呆住了。
“我说,把钥匙给我,我们去找梦语。你怎么了?”张奇焱疑惑道。
他还是没有办法抬头,他不想和张奇焱的眼神对上,不是因为他害怕,只是不愿意看到张奇焱那同样绝望的表情。他就这么一直低着头,等待着对方的反应。他已经做好了接受这煎熬的准备,他也不在乎等待他的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钥匙早已被我弄坏了,如今唯一能救谢梦语的钥匙,就是你的生命。
九*九*藏*书*网“什么钥匙?”
小迟看着张奇焱,问道:“现在,还有希望吗?”
“一切归零,重新梳理所有线索,现在获得的所有东西,唯一包含梦语房间信息的就是这张照片了。”张奇焱拿着照相机,将照片翻至第二张,说,“猎枪拍摄这照片也许是为了让我为梦语心焦,从而失去判断力,但是,这照片无疑透露了许多能够让我们分析的信息。”
“然而,即使如此,依然差得很远。”张奇焱分析道,“必须再从这些房间中进一步排除,我们才能解放出更多的时间去解救梦语。”
“现在只剩10分钟了,一定来得及的!陈迟,我们得抓紧时间了,毕竟48个房间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搜完的。现在这样,你替我照明,我来开门,先把钥匙给我。”
“排除了东、西、南三个方向,因此梦语只可能被困在大楼北侧的这一排房间里了。”
黑暗的房间里,两个人对视着。
“看一层的示意图,珠宝店的窗户也是在北边的,咱们现在面对的这栋楼同样也是梦语那个房间所面对的。从这里可以清楚地藏书网看到,那栋楼上的‘新世界’三个字占了八层到十层的全部空间,那么从我们这栋楼八层至十层的北侧房间拍照的话,必然能映出‘新世界’三个字的一部分,考虑到拍摄点与楼层形成的夹角,这个范围可以扩大至七层至十一层。也就是说,如果梦语在七层至十一层中的某个房间,那么照片上的玻璃窗后必然会映出‘新世界’三个字的哪怕一个笔画,然而这个房间的窗户后面什么都没有,只是黑漆漆的一片。
张奇焱完全找回了状态,也许真的有可能!如果是这样……小迟摸摸自己的胳膊,真为刚才自己的举动感到后怕。
“那你想到了吗?”
仅通过最简单的推理,张奇焱就将一大半的房间的可能性排除掉了。
因为自己的那个致命错误!
为什么人生最艰难的选择,要在自己最不堪的时候决定?
要不要杀掉他,要不要杀掉他……
时间过了很久,又或者只是一瞬间。
“起来吧,不要这样跪着。”张奇焱平静地说。
三个大字横跨那栋楼的整个横面,并且占了上下共三个楼层的面积,仿佛一条缠在楼上的腰带。
http://www.99lib.net他深深地低着头,如同一个等待审判的罪人,一个万念俱灰的丧家犬。
怎么办?
小迟拿过手机,按放大键将照片放大,谢梦语穿着公主装,双手被反绑,歪头坐在椅子上,泛着一层红光,她的身后,是黑漆漆的玻璃窗,由于烛火的光线很暗,窗户那里如黑洞一般,什么也看不到。
“嗯?”小迟绷着脸,冷汗直流。
“那把钥匙啊,我想想……”
“你说什么?”小迟再次握紧刀柄。
他带着小迟走向珠宝店的最里面,站在玻璃窗前,向上一指:“你看到了什么?”
张奇焱,你还不知道,我们已经没有可能了,你的所有努力都是白费。
……
张奇焱心中的火焰已经燃起。
与自己所在大楼面对面的那栋相同格局的楼上,赫然亮着“新世界”三个LED红色大字,这正是他们刚来到这里时在车上看见的那栋楼,却没想到自己所在这栋楼就在那栋楼的对面。
是直面自己的愚蠢和罪恶,接受最无情最残酷的绝望和失败?
“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手上是什么东西?”
小迟跪倒在地上,跪倒在一脸惊http://www.99lib.net诧的张奇焱面前,跪倒在他一直痛恨着的人的面前。
“回到照片,你看整张照片的纵深,明显能看出来窗户的宽度和墙壁的长度几乎是一样的,而且还没算上拍照者身后的空间。这说明;左右两侧墙壁的长度至少要大于对面玻璃窗的宽度,而办公区示意图显示,只有大楼北侧的房间符合这样的格局,而大楼南侧那排房间的墙壁长度明显小于窗户宽度,也就是说在南侧房间根本无法拍出我们看到的这张照片。
张奇焱蹲下身,将小迟从地上慢慢拉起,小迟感到他的手很凉。
……
还是为挽救自己的至爱而背负永恒的罪孽,彻底陷入黑暗的深渊?
“就是我们刚才拿到的钥匙啊!你装什么傻?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张奇焱有点着急了。
但这是他的选择。
“这个……什么也看不到啊?”
最终,刀子从他的手上划落。
“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张奇焱问道。
懦弱……
从一开始的208个房间,排除到只剩48个房间,确实可以称得上是个奇迹了,然而小迟的脸却渐渐阴了下来。张奇焱越是说得真切,他的身体就越冰凉。
九-九-藏-书-网是,只有小迟最清楚,猎枪根本没留下找到谢梦语的线索,这游戏本就是猎枪考验小迟的游戏,他绝不会慷慨地将找到谢梦语所在房间的任何信息留下,就像赌博中对手绝不会将自己的底牌露出来一样,即使他给你再多假惺惺的提示,让你觉得你可以猜到,那也都是迷惑你的烟雾弹。
张奇焱遗憾地摇摇头。
“小迟,你仔细看这张照片,看看她身后的玻璃窗。”
“因此,囚禁梦语的房间一定不在七至十一层之间,而一、二层是空间极大的商铺,也可以排除。只有三至六层,以及十二至十五层的北侧房间才符合所有条件,这样一算只有48个房间。小迟,这下我们的搜索就有针对性了。”
他将钥匙的事情对张奇焱和盘托出,他知道,这对重新燃起信心的张奇焱来说也是最沉重的打击,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扼杀着那黑夜中的最后一丝光明。
“那就对了。”张奇焱向他摆摆手,“你跟我来!”
此时此刻,小迟真希望时间能够停止一段时间,让他静静地坐下来好好思考一下,他感到自己就像是一个被逼到万丈悬崖边缘的人,踏错一步便会粉身碎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