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噩梦之城
第三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第三章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他灭掉烟,望眼欲穿地看着黑漆漆的大楼。
“这些狗屁不通的话,就是他留下的线索?他的意思是我们凭他这几行字就能找到谢梦语?”
“那两个社员正是被嫌犯叫进去进行游戏的那两个人,现在应该正在和嫌犯周旋。”
然而这表面温馨的小屋,实质却是恶魔的囚笼。
而毛绒玩具店,虽然在这个现场出现的毛绒玩具数量既不是最多也不是最少,也没有揭示什么重要线索,但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于,照片中所显示谢梦语所在的房间,有同样多的毛绒玩具摆在那里,如果将这与玩具店关联在一起,那么说玩具店是这里面最特殊的一间也不为过。
“据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情况,嫌犯和人质此刻应该都在这栋楼里。”
“而且,你看他最后一句,什么烟雾消逝在黑暗中,我们根本无法抓到她,为什么他就能这么肯定?”
“说什么所有线索已经呈现,这也算线索?我看他根本就什么都没说啊,看了这个,就说谢梦语所在房间的钥匙在一层某个商店里。一层那么多商店,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找,而且即使找到了,大楼内这么多房间,哪一间才是谢梦语所在的房间?还不就跟大海捞针一样!”
张奇焱托着脑门陷入思考,没再搭理小迟。
但与之相反,现场却仅找到一串珠宝店的项链,这又是另一个极端,这样的话,单凭数量多少很难判断哪一个种类更特殊。
“不,刚才来这里的时候我们已经看到了,一层一共有五家商店,每个商店的面积都不小,无论在哪家店摸黑寻找一把钥匙,花费的时间都是无法估计的,如果我们找错了商店,那就等于把自己的路逼死了。”
0点16分,新世界国际D座大楼外。
http://www.99lib.net败和无助袭来,小迟感觉自己受到了猎枪极大的侮辱,他根本就没留下线索!这是谎言,一定是猎枪的谎言!他制造的所谓“火灾”现场,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这里面什么都没有!这就是一个幌子,一个骗局!
说完小迟迈步准备离开配电室。
“凭什么?你自己在这儿琢磨吧,别管我!咱们分头去找,看你的脑子好使还是我的腿好使。”
“赵警官,您来了?”社长乌昭向大汉示意。
“猜对商店的概率只有五分之一,这样太冒险了,我想既然猎枪说他展示了线索,那我们还是找出他留下的线索吧。”
城堡中一共有208个房间,公主就安睡在这当中的一间她就安睡在那美丽的寝室,穿着美丽的衣服
每一间商店都有可能是其中最特殊的,小迟想得头都快炸了,也不敢把其中任何一家商店的可能性完全排除。
“哪有什么线索?你就那么相信猎枪?他怎么可能会帮助我们!”
“哦?那嫌犯要求的条件是什么?”
推翻自己后,小迟崩溃了。
黑暗之中这个丧心病狂的疯子,写下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一想到此时昏迷不醒的谢梦语的样子,再看到眼前这段如同游戏解说一样的文字,小迟就浑身起火。
除了这张之外,还有两张照片,小迟阴沉着脸切换到下一张。
“不清楚,但至少我们找到了他留下的谜题。”
小迟想起平时见到的钥匙,确实,有些钥匙后面会有房间的号码,张奇焱这样说有他的道理,于是他说:“要一个一个地试吗?”
张奇焱没有回应,看来他心里也有同样的疑问。
张奇焱早已不是以前那个万能九九藏书网的摇滚青年了,谢梦语被抓后,他那发达的大脑显然已经被担心和恐惧所占满。小迟心想,事到如今,也不能什么都指望张奇焱,关键时刻,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个谢梦语,他只能相信自己。
“我已经解出猎枪的线索了,而且无论你现在闯入哪一家店都会将这线索破坏!”
小迟决定回归自己之前的逻辑线——哪一家店在这场“火灾”中的地位最特殊,钥匙就最有可能在哪一家店里。
同时,大楼内一层配电室。
小迟强忍一肚子的火走到一旁,发泄似的一脚踢飞了一个烧得只剩脑袋的毛绒小狗。
“站住!”张奇焱厉声喝道。
最后一张照片不再是那个房间,而是拍摄了打印在白纸上的一段文字:
猎枪的线索,归根结底就是在他制造的这起“火灾”上,他将一层五个商店里的商品各取一些放到这里烧掉,究竟想要表达什么含义?在已经知道钥匙在五家商店中的一家这个前提下,他做这样的动作,是想把线索指向哪一家?
赵警官深咂一口烟,缓缓说道:“真是不爽,不过现在也只能按你说的方法做了,只能祈祷那两个孩子能够平安无事了。”
“我已经知道猎枪所说的线索是什么了。”
“那要怎么找?”
雨势比刚才小了不少,稀稀拉拉地落着。几辆警车在大楼门口停下,从里面走出来几个警察,带头的是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大汉,身边的人想把伞给他,被他拒绝了。他表情凝重,点起一支烟,冒着雨径直向乌鸦们走来。
赵警官问道:“乌鸦社……有点意思,那两个社员现在在哪儿?”
赵警官端详着枪惊讶地说道:“你们是怎么找到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而且,在思考的过程中99lib•net,小迟终于发现自己这套思路的问题所在了。正如张奇焱所说,自己这样的推断是依靠一个主观猜测的前提,并没有真正的逻辑支撑。猎枪说过钥匙在“火灾”现场情况最特殊的那个商店吗?没有!即使自己找到自认为最特殊的商店,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钥匙就一定在那儿,这只能是推测甚至猜测,而不是推理!
数码相机中的照片散发着诡异的气氛:暗红色的背景光线下,奄奄一息的谢梦语双手被反绑在一把精致的木椅上,原本漂亮的长发此时蓬乱地披散着,脑袋歪向一边,闭着双眼奄奄一息,脸上尽是一道道污浊的痕迹,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她被换上了一身干净漂亮的粉色衣裙,这让她看上去像是一个睡着了的公主,但是她本来白皙的胳膊以及腿上的血痕和淤青却显示她曾遭受过残酷的殴打,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惨状,张奇焱和小迟的心都紧紧地揪了起来。
赵警官急了:“这也太胡闹了!这明摆着是嫌犯不甘心失败,想要对他们进行报复所采取的手段啊,这两个孩子也太冒失了,是嫌人质数量不够吗?这事怎么提前不跟警方商量?!”
“这个您不必太操心。”乌昭说,“做出这个决定的正是他们当中的一个人,他是我们社团的核心成员,也比我们任何人都要了解嫌犯。他一个人应对嫌犯的能力,恐怕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还可靠。”
这张照片拍摄的位置比第一张距离谢梦语稍远一些,几乎可以看清整个房间的全貌:这是一个被装扮得非常温馨的房间,就像公主的闺房一样,毛茸茸的粉色地毯上,两侧摆了大大小小许多可爱的卡通毛绒玩具——玩具熊、玩具狗、玩具青蛙等,中间放着一个书柜,书99lib.net柜上有一个烛台,房间的灯是黑着的,但整个房间却发出幽暗的光,光源就是烛台上插的这几根燃烧着的蜡烛。谢梦语坐的位置在最深处靠近落地窗的位置,她面对镜头背对着窗户,由于距离稍远看不清表情,看上去就像可爱女孩歪着脑袋欣赏自己心爱的房间一样。
“我不等了!”小迟说道,“我就随便从哪个店开始搜,没时间再去浪费了,与其相信敌人的谎言,不如相信自己的运气!”
“情况怎么样?”
电器店的照相机,是揭示猎枪线索的重要道具,通过里面的照片他们才看到谢梦语以及猎枪的提示,从这个角度看,电器店确实也非常特殊。
乌昭说:“这把枪是我们两个社员从嫌犯手上骗到的,本来如果顺利,我们应该连人带枪给您送来,但是由于我们低估了对手,让他从我们布下的圈套中溜走了,现在问题才会变得如此棘手。”
在椅子背后,绑着一个亮着红色数字的仪器。
美丽的公主被恶魔抓走了,被关在永远见不到光的噩梦城堡亲爱的勇士,你现在必须试图找回她
“玩游戏?这是什么奇葩条件?你确定楼内的这个嫌犯就是制造公交爆炸案,窃走警枪的那个家伙?”
从“火灾”现场的废墟来看,作为燃烧物最多的就是书籍了,猎枪一定是从书店带来大量的书进行燃烧,如此看来书店非常可疑。
再看看现场的残留物,唯一完全没有出现的物品就是汽车用品店的汽油了,现场连油箱都没有找到,在这方面汽车用品店又是最特殊的,因为猎枪至少将汽油桶清理掉了。
“没有。”
因为它已随着你们眼前的烟雾消逝在了
乌昭拿出小迟给他的99lib.net枪,递给赵警官:“您看这把枪是不是警方丢失的那把?”
“先不管他说的这些,时间不多了,我们得抓紧。总之,既然我们从这段文字中读出最明显的线索是关于这钥匙,我们就先找钥匙,我想,那把钥匙上恐怕会有关于房间在哪里的信息。”
乌昭看了看表说:“嫌犯所说的游戏时间有一个小时,现在已经过去了近一半的时间,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封锁这栋楼,绝不能让他再一次从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如果时间到了里面还没动静,我们再展开搜捕,您看如何?”
“那我们总不能在这儿干等吧,必须采取点什么措施。”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小迟不得不承认,还是得从猎枪给出的提示出发。
“呵呵,我怎么可能……什么!你刚说什么?”小迟猛回头。
“妈的!”小迟只感觉胸中发闷,强忍住自己心中的情绪,连他都无法承受心中的女神被这样戏弄,可以想见看到女朋友这副惨状的张奇焱此时该有多么绝望。
但是时间流逝,屋子的烛火消逝,她的生命也将渐渐消逝假如你在1点以前没有找到她并将她解救,那么椅子上的定时炸弹便会使她成为尘烟要打开那个房间,必须要先找到公主房间的钥匙城堡第一层有五家已锁上的商店,恶魔将把钥匙放在其中一间智慧的勇士,至此所有线索已经毫无保留地呈现给你了希望你们能够幸运地找到公主
但是,张奇焱表情依然冰冷,他接过照相机,将照片翻到最后一张。
另外,不要指望抓住恶魔
“嫌犯没有要求别的,只是让我们中的两个人进入大楼,说是要和他们玩个游戏。”
“什么?那他们手上有武器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