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噩梦之城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第一章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黑暗的房间,两个人对视着。
“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是一个雨天。刚下火车我就遇到了一个学长,他告诉了我许多有关这个学校的事情,还告诉我一个神秘的组织,走的时候他给我留下了电话号码,备注的名称是‘乌鸦’。那时我还以为一切都是偶然。
“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在雨中遇到一个撑着伞的女孩,她完全吸引了我,我的心也被她触动,但那时我仍以为一切都是偶然。
“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发生了一起命案,这命案就发生在我刚入住的宿舍,死者是我的舍友。他从楼上坠下,重重地砸在我眼前的地上。而那些自称乌鸦的人前来调查,那时,我意识到一切似乎都不是偶然了,一切仿佛都是被安排好,展示在我面前的。我能清楚地看到命运的轮廓,以及通过它指向的我可以预见的未来。
“我以为那是命运告诉我的,那声音告诉我,我不应该成为这一切的看客,这是属于我的故事,我要成为这故事的主角。那时我坚定地抱着这样的想法。
“然而,来到这里的第二天,我就遇到了你,然后一切都偏离了轨道。
“你一出现就将我还在琢磨的案件解决掉,而我想要加入的乌鸦社也是以你为核心的,接下来,我发现那个让我心动的女孩——谢梦语,竟是你的女友。那个杀害我舍友的罪魁祸首——猎枪,我想要复仇,却发现他的宿敌不是我,而是你,而我甚至连与他为敌的资格都没有。
“在这个故事中我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你吸走了我想要得到的所有阳光,遮蔽了我的未来,有你在,我渴望的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
“后来我渐渐发现,我真正恨的人并不是猎枪。我恨的是你,只因为我不是你。”
黑暗压抑的环境中,一切都像是一场审判。
“所以,你才和猎枪合作,想要杀掉我?”
沉默之后,那个人痛苦地低下了头。
“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被自己的恨意驱使,就不会受到猎枪的蛊惑,那样的话,谢梦语……就不会死。
“我犯下的错误已经太多,所有的一切都无法挽回,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所有人,面对你,面对自己……我真是该死……”
一阵死一样的寂静。
然后,另一个人说话了:“你以为是我的存在改变了你的一切,是我吸走了你的阳光。这只是你给自己找的借口,假如我被你杀掉,或者我根本不存在,你就会拥有你想要的一切吗?不会的,你想要的一切与你的距离不会因此而更近,你喜欢的人依然不会成为你的人,你的敌人依然不会把你当回事,你所向往的荣誉和使命感也不会自动落在你的头上。
“你本来能够代替我成为社团核心的,你有这个潜力,但是你想走捷径,因此受到了恶魔的诱惑。这是你的罪。今后,你要永远背负着这罪前进,时刻警醒自己,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我其实没有资格这么说,但是陈迟,你要懂得,所有外在的不公平和阻碍都不是你真正的问题,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你能够成为什么样的人,只与你自己有关。
“但是,今天这样的结果,真正的原因却不在你,而在于我。”
“在于你?”
“是的。可以说,是我一手把自己推向了失败的深渊,这完全是我咎由自取,我以为我可以避免这一切的发生,可是我错了。这是我的罪,这痛苦也将缠绕我的一生。
“陈迟,如果说一直以来我在你的印象中是一个拥有一切的人,甚至是一个你想成为的人,那么,我下面所说的话将会彻底改变你对我的看法,我会告诉你我其实是个怎样的人,以及我犯下了什么难以被饶恕的罪孽。”
微弱的白光下,张奇焱一脸痛苦,这是小迟唯一一次看到这样的表情写在他的脸上。

第一章

过了一会儿,一只乌鸦带着一位矮胖的胡子大叔来到门前,这位大叔穿着背带牛仔裤,戴着红色鸭舌帽,手里提着一个工具箱,活像超级马里奥。
一切都还是个谜。
……
小迟不自觉地抬头,仰望眼前这被黑暗笼罩的大楼,今晚没有光,即使如此,小迟似乎也能感受到猎枪在黑暗中的某处投来残酷冰冷的目光。
想起张奇焱的话,小迟不禁打了个冷颤,在整个事件中,自己算不算作恶者那一边呢?
马里奥大叔狐疑地看着众乌鸦:“看起来你们都是些大学生啊,我还当是警察呢,什么情况,你们想干什么?”
伞下的张奇焱低头思索了一阵,然后抬起头看了乌昭一眼。
假如这真是猎枪安排的一场游戏,要战胜制定游戏规则的人,这可能吗?当然,如果那个人也是一个君子,也许会赢,但对方是卑鄙的猎枪,他会将任何一丝赢的希望留给你吗?
马里奥大叔掏出电子钥匙,向大门走去。
乌昭说:“张奇焱的选择没有错,他们进去,一是可以暂时放松猎枪的警惕,为我们展开围捕争取更多时间,二来也是出于对谢梦语的安全考虑,至少在这一个小时内,谢梦语是安全的。”
马里奥大叔打开电子门,里面黑漆漆的一片。
“乌昭,外面的事情就靠你了。”张奇焱说。
乌昭摇摇头道:“真是漏洞百出的安保措施啊……也就是说,如果疑犯和人质真的出现在这里,一点线索都不会留下,猎枪还真是会挑地方。”
“我要你亲眼见证,做恶者的下场是怎样的!”
“陈迟,我们走吧。”张奇焱拍拍小迟的肩膀,“迟疑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放心吧。你俩在里面,小心点。”乌昭看着他的眼睛。
乌鸦们将大楼围起来。难道,谢梦语此时就在这栋楼里?
“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刚入社的初级乌鸦,实力应该也很强,猎枪连社长都不放在眼里,却能叫出他的名字,可见来头不小。”
张奇焱说:“念来听听。”
而此时,这里却忽然冒出了几十号年轻的男男女女,他们冒着雨藏书网来到其中一栋大楼的大门前,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有的人拿着手机打电话,有的人在相互议论,还有的人正一脸焦躁地看着眼前在雨夜中沉睡的高楼,个个表情严峻。他们撑着黑色的伞,每个人的袖子上都别着红色的袖章,袖章上印着黑色的乌鸦图腾。
谢梦语,你可千万要撑住啊!小迟的脑海中又浮现出视频中那被残忍对待的谢梦语的影像,心再次揪紧。
但是,小迟不理解的是张奇焱对自己的态度。
而那个地址,正是眼前这栋幽暗的大楼。
读完信息,所有人都陷入疑惑。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小迟还是能从张奇焱的表情里看出一丝不安来,在对待猎枪的态度上也更加谨慎了,从那场演唱会的挫折开始……在那场演唱会之上,张奇焱利用猎枪杀人计划提前泄露,在学校体育场内与乌鸦社设下天罗地网,利用诱导定位和猎枪身上有伤的信息,自信猎枪已经是瓮中之鳖。然而,猎枪却令人难以置信地在体育场内凭空消失了,只留下一个笔记本电脑,这让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推理完全自信的张奇焱第一次站在台上不知所措。
视频在猎枪狂放的笑声中戛然而止,接着,谢梦语的微博上更新了一个地址,变得不再平静的张奇焱召集起所有乌鸦社社员向那个地点赶去。
是这样吗?
“等等!”李志一脸不解,“你们真的打算进大楼了?明知是陷阱?”
“别看了。”乌昭回身对雨中的众乌鸦说,“我们也开始行动吧。”
小迟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打开一看,信息来自猎枪。
马里奥大叔看了一下摇摇头说:“没印象,我也不是全天一直守在这里……你们说的那个人质,该不会就是照片中的这个可爱女生吧?简直丧心病狂!唉,可惜我什么忙都帮不上。”
“啊,这我知道,就是那个制造爆炸案并且偷走警察手枪的家伙?太可恶了……等等,我为什么相信你们,你们没任何证件,万一是贼怎么办?”
“没什么,谢谢你。”
也正因为如此,如今谢梦语在猎枪手上,99lib•net行事需要更加谨慎,对于张奇焱的转变小迟是理解的。
张奇焱阴沉着脸,缓缓说:“猎枪绑架了梦语,那他一定会再联系我的,先不要着急。”
最开始的时候是小迟和猎枪共同制定杀死张奇焱的计划的,但小迟最后还是背叛了猎枪,对于小迟的背叛,猎枪必定怀恨在心,如今让小迟进去,难道猎枪是想报复?
乌昭似乎明白了什么,对大家说:“现在这样,我们就按照猎枪的意思,张奇焱和陈迟进入大楼,李志,你带人封锁小区所有出入口,崔少阳,你去联系警方。”
小迟暗暗吃惊,猎枪要我和张奇焱一起进入大楼解救谢梦语?这是什么情况?猎枪究竟想要做什么?
“不,现在没空考虑这个。”张奇焱冷冷地说,“我进去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救出梦语,然后揪出猎枪。”
“看到那个标志了吗——‘新世界’。这几栋楼都是由天宇集团新建的商业办公楼,冷清的原因是还没有正式开放,里面的店铺都还处在装修阶段。就拿你们面前的这栋楼来说吧,它是新世界国际D座,位于整个建筑群的正南方,和附近其他几栋楼的建筑格局一样,一、二层全部都是商铺,其余楼层都是独立办公区,商铺的话现在已经全部售出了,而办公区目前只售出了三分之一左右。因为晚上是不允许装修的,每天晚上19点的时候大楼都会断电锁门,所以里面也不会有人了。”
忽然……
谢梦语,我来救你了。
“我看到你们了,我已经在此等候多时。”
看到那个定位,小迟首先想到的是求救信号。但回想演唱会上猎枪的那段视频,谢梦语应当已经被猎枪囚禁了,如果是那样,谢梦语又是如何发出信息的?所以只剩另一种可能,这信息是猎枪发来的,为的就是将所有人引到这里来。
这回连小迟都吃了一惊,都这种时候了,张奇焱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的那股自信究竟从何而来?
小迟看着张奇焱那张冷静的脸,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小迟听到身后的议论声。
这个谜题http://www.99lib.net同时也始终萦绕在小迟的心头。得知猎枪计划的人就只有小迟和张奇焱两个人,小迟这边一直隐藏得很好,不可能会露出马脚,而一向做事滴水不漏的张奇焱更不会出什么岔子,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这势必是一个圈套,但是,此时他们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主动权在猎枪手上,他们能做的只有在线索中找机会了。
然后,他看了看表,此时正是午夜0点。
“奇怪,为什么猎枪会把信息发到这家伙的手机上,他是谁啊?”
这是地处本市西郊高新区的一处新兴商业区,鸟瞰下去,几栋高大的玻璃体建筑就像积木一样整整齐齐地聚在一起。此时每栋楼都是黑着灯的,仿佛一只只沉睡的巨兽,附近的商店、街道上也都没有灯光,只有十字路口的红绿灯还在徒劳地变化,好像真的会有车经过一样。从这些高楼和公共设施来看,这里本该属于繁华,但眼前的景象却宛如一座死城,唯有其中一栋大楼腰间的LED版上映着“新世界”三个红色大字。
张奇焱淡淡地笑了笑。
“微博显示的地址就是这里了。”张奇焱对所有乌鸦说道。
小迟是因为杀死张奇焱的计划暴露,才被迫出卖猎枪与张奇焱站在一边的,但是,对于小迟为什么要杀掉张奇焱,张奇焱却一直没有问过自己,还依然信任小迟,并且带他一起来到这里,按理说,对于一个要杀死自己的人抱多大警惕都不过分,但张奇焱偏偏一直让小迟待在身边,这让他不能理解。
张奇焱和小迟一前一后进入大门,然后“咔嗒”一声,电子门再次被锁上。
“他来了。”小迟亮出手机。
众人将目光投向张奇焱,等着他做决定。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你们都来了,估计你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想来抓住我的吧,很遗憾,你们没有那个机会了。今晚,我只会对你们中的两位敞开大门,我想和这两个人做个游戏,除他们外,其他任何人不得踏入这栋楼半步。游戏的规则很简单:在一个小时之内从这栋楼里解救出你们的女神谢梦语,藏书网如果超时,或者其他人破坏了游戏规则,你们就将永远无法见到她了。能够进入这栋楼的人是:张奇焱、陈迟。请你们抓紧时间,因为游戏已经开始了。祝好运。”
“那个……虽然楼内无论监控设施还是消防设施都已经安装到位,但出于节省成本的考虑,这些东西都没有投入使用,而且平时进出大楼的装修人员也多,没办法每天都对他们一一进行登记确认,我们只是提醒商家看好自己的东西,防止遗失。我们也通知了大楼锁门的时间,相信不会把谁不小心锁到里面的。”
大叔自怨自艾起来。
终于要直面猎枪了,这也是小迟在梦里无数次期望过的场景,但是他做梦也无法想到的是,和自己搭档的竟然是张奇焱。
大叔的怀疑没有错,但乌鸦们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
“……哦,对了,我这里有几张这栋大楼的平面图,可能会对你们寻找人质有帮助,另外,大楼内现在是停电的,你们要是进去首先得找到配电室,就在一楼……”
张奇焱拿出一张谢梦语的照片问道:“您见过照片中的这个女生吗?”
“杨师傅负责这栋楼的安保,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那只乌鸦介绍道。
就在20分钟前,在张奇焱离校前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上,猎枪如鬼魅一般出现在舞台的大屏幕上,并当着所有观众的面向全体乌鸦下战书,一直以来隐藏在黑暗中的乌鸦社最大敌人竟然公开发起挑战,惊动了一向运筹帷幄的乌鸦社领袖张奇焱和乌昭,更加可怕的是,在视频中出现了被猎枪绑架的张奇焱的女友——乌鸦社中级社员谢梦语。
此时,眼前的电子门是锁上的,显示器上红色的数字停留在“0”,李志一边组织社员联系大楼负责人,一边对张奇焱和乌昭说:“要进去吗?谢梦语微博上的地址就是这里了。她会在里面吗?”
“那也不见得,也许猎枪是想增加自己的胜算,才选他来拖后腿吧,嘿嘿……”
“是这样的。”乌昭说,“我们是协助警方办案的团体。相信您一定听说过之前发生在咱们市的公交车爆炸案,我们九九藏书现在怀疑制造那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和他绑架的人质有可能就在这栋楼里,所以我们想对这里做一个调查。”
“我们有个疑惑,这里看上去应该比较繁华,但却非常冷清,我们看到这栋楼的所有灯都是黑的,这里晚上没有住人吗?”乌昭问道。
午夜11点45分。
“不,我告诉过你们,在完全了解当下环境和形势之前,不要贸然做出任何行动。”乌昭说,“现在谢梦语在他手上,如果强行进入,把对方逼入绝境的话,对谢梦语来说太危险了,况且这楼内的信息我们还不了解,你说呢,小焱?”
这时,小迟忽然想起什么,他从兜里掏出一把手枪对着大叔说:“这就是嫌疑人偷走的那把手枪,刚才走得急忘记还给警察了,这回你信了吧?”
“是啊,即使要挑战,也应该是张奇焱和乌昭才对啊,这个陈迟究竟是什么来头?”
一看到枪,大叔脸都吓白了,举着双手颤抖道:“信……信了,你们随便问吧,我什么都说。”
“那有什么办法?”他身旁的崔少阳说,“现在人质在猎枪手上,如果不按他的意思来,谁能保证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不会对谢梦语做出什么?唉,这到底该怎么办?”
众乌鸦议论纷纷,李志走过来,对张奇焱和小迟说:“这很显然是一个陷阱,现在楼内的情况我们一点都不了解,如果一切都按照猎枪的意思来的话,有危险的就不只是谢梦语一个人了。张奇焱,猎枪所做的一切都是冲着你来的,你要是这样贸然进入,那就彻底中了猎枪的计了。”
乌昭接过图纸,马里奥大叔握紧拳头说:“我现在就去给你们开门,对于这样可恨的家伙绝不能手下留情,你们就用我给的图纸,在楼里来一个地毯式大搜索,我给你们在外面把门,他绝对跑不了!”
“不管在没在,咱们进去搜查一番就清楚了,或许能找到什么新的线索。”说话的是那个光头冷面考官,在来的路上小迟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崔少阳。
“那么,进出大楼需要登记吗?大楼内有没有安装监控设施?你们每一天都会对大楼进行清场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