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无光之夜
第二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第二章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没什么好可惜的,嘿嘿,或许那个拿着材料分析案情的张奇焱消失了,但是那个拿着吉他唱歌的张奇焱就此诞生了。”张奇焱又灿烂地笑了,“对了,明天晚上8点,咱们学校体育场里,我们乐队又要进行演出了,你可一定不要错过哦!这是我毕业之前的最后一场演出了。”
空荡荡的阅览室里,灯光下只有零星几个学生在看书,借阅处的管理员阿姨在用电脑玩着空当接龙,本来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场景此时在小迟眼中却显得异常压抑。小迟没有直接去16排,而是先在其他排书架旁来回走动,偶尔翻出一本书,假装看上几页,实际上却是在观察周围的情况。
“我一定不会错过的。”小迟说。但是,不知道到那时你有没有那个命去进行那场演出了。
“别啊,一起走呗,我们也该走了。”
忽然,小迟听到附近有什么响动,他迅速将裹着油皮纸的手枪塞进自己的口袋,转身看去……“陈迟,你也在这儿看书呢?”白炽灯光下,一张干净的面孔在对着他笑,当看清了这人的容貌之后,小迟魂都快吓出来了。
书的中间被人剜空了,就像电影中常见的情景一样,里面是一个黄色油皮纸包裹着的东西。
“这么晚了还在这里看书,真是刻苦啊,你看什么书呢?”张奇焱乐呵呵地靠近小迟,将他手中的那本《世界文学史通论(中)》拿了过去,打量起来。而在这整个过程中小迟的身体都是僵的,动弹不得。
“陀思妥耶夫斯基啊,嘿嘿,我好像也读过他写的东西呢。”张奇焱嬉皮笑脸,“《罪与罚》,只是那里面人物名字太长了,我看到后面就忘了谁是谁。不过,我也好长时间没有看过国外的小说了,就看看这书借鉴下吧。”
小迟剥开油皮纸,里面的东西瞬间让小迟头皮炸开了——手枪!竟然是一把冰冷的手枪?!小www.99lib.net迟仔细看,和今天早上开会时投影中的手枪一模一样。
张奇焱的眼神变得黯淡,却依然微笑着说:“是啊,人怎么可能心想事成,一旦这种心想事成的事情发生了,那就肯定会出问题。我在担心自己终将失去我所热爱的东西,即使不放手,我也不可能永远拥有它们。”
她安静地伏在桌上,拿支笔写着什么,灯光在她周围似乎都变得柔和起来,小心翼翼地洒在她清秀的面容上。此时她眉头微皱,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认真到可爱的双眼,就好像坠入凡间的仙子一般。
“等人?”
张奇焱笑笑:“哪有,我只是随便转转而已,我在等人。”
他感到有些眩晕,这家伙竟然会送给自己这样的东西。打量着手枪,小迟心乱如麻,难道说今天上午开会说到的那个制造恐怖爆炸窃取警察手枪的家伙就是猎枪?!
张奇焱又将手伸向书架,不过这次拿的是旁边的那本《世界文学史通论(上)》。“就借这本了!”
如果每天都可以看到你的笑容,幸福能永远这样下去就好了,我那该死的不好的预感,就让它快消失吧。
他来到了16排。编号D547……找到了,是一本又厚又大的《世界文学史通论(中)》,夹在左右两本同样类别的书之间,再次确认环境之后,小迟从书架中艰难地拿出了它。
谢梦语看着张奇焱,说:“真的会是这样吗?也许……你说得对吧。不过,我总觉得他这个人有点奇怪,我跟他做过一次任务,总觉得他心里有一种很执拗的感觉,他心中的欲望很强烈。”谢梦语说出了她对小迟的感觉,只是,关于小迟曾向她表白的事情,她却对男朋友隐瞒了。
“世界文学史,你看的东西还真有深度啊。”张奇焱饶有兴趣地看着封面,俊美的眼睛中散发着轻浮的气息,而这边的小迟却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如果张奇焱打开这本书,里面的那个洞自己该如何解释九*九*藏*书*网
“有时候我确实觉得自己挺幸运的,竟能拥有我所热爱的一切——音乐、社团,还有喜欢的女孩。连我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我这样一个吊儿郎当的家伙,上天怎么这么眷顾我?”
谢梦语抬起有些疲惫的脑袋,看到张奇焱,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她就看到了张奇焱身边的小迟,笑容瞬间消失在恐惧和疑虑之中。
“担心?”
“所以,你觉得你唯一可以放下的,就是乌鸦社?”
“没什么,我只是有点累。”
“……嗯,我真的好期待。但是……我们今天能晚点回去吗?”
“这种感觉我也有,我认为他现在遇到了一些麻烦,很棘手的麻烦。如果不能从这麻烦中走出来,他会变成一个非常危险的人。他内心的欲望使他痛苦,不过,欲望是一把双刃剑,有欲望,人就会痛苦,没有欲望,人就会平庸,他的未来会是怎样,全看他对自己的掌控了。”张奇焱表情凝重地说,“我想如果可以,我愿意帮助他渡过难关,我不希望我看中的未来之星就此堕落。只是我不清楚究竟是什么让他变成现在这样。”
“幸福?”张奇焱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是啊,我确实很幸福。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可以拥有这么多。”
虽然张奇焱以前的谈吐也给人很难懂的感觉,但那些都是因为跟不上他的逻辑所致。但从他此时的话中,小迟可以明显感受到在他身上发生的变化。
谢梦语缓缓走过来,看到张奇焱表情的变化,说:“你是怎么看陈迟的?”
这边的张奇焱和小迟两人都傻傻地看出了神。
用身体和书架将书挡住,小迟打开这本书。
张奇焱笑了:“哪有人会不爱自己亲手创造的东西的?但是,乌鸦社的未来不可能一直掌控着,也做不到。而且,伸张正义、探索真相这种东西是永远无穷尽的,世界上每天都有那么多事件会发生,有那么多案件要解决,单靠我一个人又能解决多少?相www.99lib.net信我,社团不会因为我的离开就一蹶不振,每一个新乌鸦的加入,都会使社团一步步壮大起来,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的离开而衰败甚至消亡的,这一点上,乌昭就做得很好,虽然他这个人迂腐了一点,但不得不说,在社团的管理上他还是很有能力的。相比破解案件,我还是更爱音乐,简单、自由,多有意思啊!”
小迟向张奇焱所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坐在桌边的那个清秀的女生——谢梦语。
是张奇焱?!
没错,就是他!
“正是。”
小迟的心又被提起来了。
这些天,小迟每晚在梦里都会梦到自己在猎枪的帮助下杀掉张奇焱的场景,但是无论怎么想象,他都没有意料到猎枪会给他整了把手枪!搞什么啊,谁敢用这玩意杀人,那不是找死吗?而猎枪,竟然也可以为自己的计划做到如此,不惜制造那样一起恐怖案件。
“不了,我还有点急事,先走一步了。”小迟扭头就走掉了。
但是,单有这把手枪,该要如何杀掉张奇焱呢?
“是啊,等我的女朋友,她在这里上晚自习,我等着和她一起回去。对了,你应该认识她,她还和你一起做过任务呢。”张奇焱用手一指,“你看,她还在那儿坐着。”
当夜11点20分,小迟佯装去买东西,走出宿舍楼。晚风轻轻吹着,校园里昏黄路灯映照的路面上,已经没有多少学生在活动,即使如此,小迟还是戴上一个黑框眼镜,抄没有监控的道路绕行,来到图书馆。
“而谢梦语,人海茫茫,像我们这样相爱的人能够相遇的概率简直太小,对于老天的眷顾,我能做的就是用我最大的努力去珍惜,她也是我绝不能放弃的。”张奇焱说。
一个人的电梯上到五层,左右观察没有可疑人物,他进入图书馆文学区。
张奇焱换成一张温柔的笑脸:“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吗,我很欣赏这家伙,他遇事那股执著认真的劲儿我很喜欢,我有一种预感,总有一天这家伙会www.99lib•net给乌鸦社带来新鲜的东西,我说他会是社团的未来,你信吗?”
是啊,你拥有的东西太多了,小迟心想。
小迟擦擦汗,用手扶扶眼镜,让自己镇静一些,继续往里走。在他拿起学生卡准备刷卡通过门禁系统时,有那么一瞬间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刷卡进入了。
“……是啊,很可爱。”小迟发自肺腑,“拥有这样美好的女朋友,真是让人羡慕,学长你真幸福。”
“好!那我们今晚就逛逛校园,散散步。”
“但你不觉得可惜吗?社团需要你,乌鸦社能够走到今天,全是仰仗你的能力,而你却突然不做了,你难道要为她,放弃发挥你能力的舞台,放弃你的社团?”
原来张奇焱整天折腾摇滚是抱着这样一种天真的想法,他有时还真是单纯得可怕。
呵,没想到张奇焱也会有低头的这一天,看来,他的心思真的不在社团这边了。小迟表示惋惜:“原来如此,那真是太可惜了。”
“那一言为定啊!啊,已经快十二点了,我得叫她回去了。”张奇焱看看表,然后打了个响指,“嘿,谢同学,我们该走了!”
张奇焱沉默了一下,说:“在我破解猎枪所设计的案件过程中,我越来越发现这家伙似乎是冲着我来的,有的案件他完全可以用一种更直接更隐蔽的方法去设计,但是他却没有那样做,而是故意向我展示他的作品般炫耀自己的能力,那么我不就成了刺激猎枪作案的帮凶了吗?所以我就想如果我退出,撒手不干了,那么他的兴趣是不是也会就此降低?这样一来我退出乌鸦社是不是更好呢?”
“这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围绕着我,让我很担心。”
张奇焱看着小迟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说:“这家伙……”
没有什么特别的,周围根本没人注意他,他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
“是吗,那你喜欢谁的作品呢?”张奇焱似乎对这本书失去了兴趣,将书递给小迟,小迟赶紧接过来,将它插进书架。
“嗯……藏书网
小迟看到了她表情的变化,原本想打招呼的构思又灰飞烟灭了,他看着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摆摆手,然后低声对张奇焱说:“学长,那你们慢聊,我先回去了。”
“累了就早点回去吧,早点休息,明天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看我的演出吧。”
“嗯?为什么?你不是累了吗?”
“嗯?”小迟不明白张奇焱在说什么。
“她很温柔可爱吧。”张奇焱嬉皮笑脸道,他凑近小迟,将胳膊搭在小迟肩上,这让小迟很难为情。
竟然出乎意料地沉重,小迟差点将书掉在地上。
谢梦语叹了口气,张奇焱牵起她的手,“怎么了?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小迟心中长舒一口气,然后说道:“学长,你这么晚了也还在这里看书啊。”
图书馆内基本只有往外走的学生了,因为图书馆熄灯的时间快要到了,小迟恨自己没有早一点赶来,好让自己的逆流而入显得不突兀,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他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走。忽然,他看到同班的一个女生正迎面朝他走来,他还没想好如何组织语言,女生就从他面前走了过去,显然没有认出他来。
“那猎枪呢?你不是曾发誓早晚会把他从黑暗中揪出来吗?你放弃了吗?”
“我就是想让你和我在校园走走,多陪我一会儿,好吗?”
“嗯……学长……那个……我比较喜欢世界文学,所以看看这本书了解一下哪些作品值得一看。”小迟开始胡诌。
谢梦语紧紧地抓着张奇焱的手,看着他那张干净又充满自信的面容,竟有一种心闷的感觉。
“我必须学会放下,才配更好地去拥有。音乐拥有可以触及灵魂的魅力,我从中感受到的力量,我想让它感染更多的人,靠解决案件、靠逻辑推理是救不了世界的,只有蕴含力量的音乐才能救世界,我不能放弃它。”
“我比较喜欢俄罗斯文学,陀思妥耶夫斯基还挺有趣的。”其实这个人的作品小迟也没看过,只是小时候拿他的名字当绕口令玩,也顺便记了几个他的作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