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无光之夜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第一章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每个人周围都会有几个讨厌的人,这些人整天在你眼前晃来晃去,出于种种原因你只能忍受。你渴望他离开,渴望他从你生命中消失,但自己却无能为力。你一定受够了这样的人,受够这样的日子,不敢去想这样的未来了吧?
——如果有一个机会,能让你讨厌的人彻底消失掉,你愿不愿意把握这机会呢?
——世上的作案方法有错误的和正确的,而我会告诉你的是打开第二种方法之门的钥匙。用正确的方法作案,完全可以安全地除掉你讨厌的人,不用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我给你一个计划,如果你完全遵照要求去做,就绝不可能出任何问题,如果你看到之后觉得这个计划不可行,把我拉入黑名单就好了。
——我是猎枪。
这些话语就像悬浮在空中的幽灵一般一直在他脑中反复游荡,似乎有千百条蠢蠢欲动的小虫蚕食着他的内心,让他终日惶惶恐恐、坐立难安。他渐渐变得愈发阴郁古怪,头发胡楂乱作一团,脸颊消瘦、眼窝深陷,如同孤魂野鬼一般。
终于,在一个深夜,他再也按捺不住,在被窝里战战兢兢地掏出手机,按下了那一串早已熟记在心的号码。
“猎枪?”发过这条消息,他感到有些窒息,将手机搁在自己胸口的位置,脑袋伸出被子,惊恐地观察着周围。
宿舍内静悄悄的,舍友们都睡得很沉。
他开始等待,等待那来自地狱的信息。然而手机却像一块石头一般压在胸口一动不动,他有些失望,又有些许轻松,最后苦笑着闭上了疲惫的双眼。
突然,胸口的手机如过电般颤栗起来,他一个激灵坐起了身。
“是我。这么晚叫醒我,不厚道啊。你谁啊?”
他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用颤抖的手回复道:“你不认识我,不过,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请我帮忙?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不,不会错。我想请你帮我杀一个人。”
“呵呵,看来我的口碑不错嘛。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号码的?”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帮忙吧。”
“你好像不太了解我的行情嘛,我的规矩是从不亲自动手,只提供方法。而且,你不亮出自己的身份,如此没诚意,叫我怎么帮你?”
“这我知道,但是我要杀的这个人,你应该会感兴趣。”
“哦?那么你想杀掉什么人呢?”
“乌鸦社张奇焱。”
发出这条信息之后,他放下手机深深地吸了口气,而手机另一端的猎枪似乎也同样如此,因为好一阵子都没有回复。
几分钟后。
“有点意思。”
“听说使用你的方法可以万无一失,怎么样?愿不愿意帮我?”
“呵呵,你为什么想要杀掉他?”
“如果有一天,你曾梦寐以求的一切出现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但是拥有它的人却不是你,更痛苦的是你完全没有可以和他竞争的实力,这个人虽然没对你做什么,可他存在的每一天都在霸占着你的阳光,让你预见的未来每一天都黯然无光,面对这种煎熬,你会怎么做?”
“原来如此。张奇焱确实是一个挺遭人恨的家伙,也曾揭穿过我之前制造的一些有趣的诡计,那简直就是对艺术的破坏,当然,那也与我的委托人愚蠢,没有完全按照我的计划实施有关系。而且,他还不自量力、千方百计地想要抓到我。”
“这么说,你答应帮助我了?”
“不过,刺杀张奇焱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儿啊。你对他了解多少?”
“不是很了解,我只知道,他在学校外的一间破旧民房住着,经常和他乐队的朋友在那里练习,平日里似乎都不太出来,这也是我为什么求助你的原因。”
“的确是这样,张奇焱如今每天都在那里和他的小伙伴编曲练歌,偶尔有乌鸦社将难解的案卷拿到这里交给他,但是都要通过他那两位朋友才行,而且,张奇焱出院子的行踪是谁都掌握不了的。这样的话,设计诡计就很难。”
“什么?难道连你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呵呵,只要他和乌鸦社还有联系,我就有办法把他逼出来。放心,我一定会帮助你制定出一套最完美的杀人计划的,给我五天时间,让我为我们这次行动做好最充足的准备,五天之后,我会将所有计划一并告诉你,到时我再通知你吧。”
“好,谢谢你!”
“我们是朋友嘛,为了除掉共同的敌人!”
“对,除掉共同的敌人!”
关掉手机之后,他那苍白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久违的笑容,残酷美好的未来既让他感到隐忧,又让他感到期待,走出这一步,剩下的事情就不要想了。他似乎已经看到张奇焱那冷冰冰的尸体倒在自己面前,睁着那失去神采的双眼。
想到这里,他在黑暗中不禁笑出声来。
忽然,一个声音差点将他的魂吓出来:“小迟,你笑什么呢?还没睡啊?”
声音来自舍长胡须男,听上去迷迷糊糊的,于是他赶紧装迷糊说:“没事,梦到好玩的事,把自己笑醒了。”
胡须男没有接话,过一会儿传来呼噜声,看来是睡着了。
而他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汗,闭上了双眼。

第一章

“张奇焱啊,”李志学长说,“你找他有事吗?”
小迟又开始寻找另一个人,她的身影也不在这里。
“寻找警察丢失的手枪,这不是要命吗?万一失手不光是社团声誉,估计连命都会搭进去,这么危险要不要去做呢……”
小迟和张乐天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张乐天为这第一次召开的全体乌鸦会议感到激动不已,而小迟,只是一脸憔悴地看着讲台。
乌昭似乎看出了大家的疑惑,说道:“是的,之前我们社团大都负责解决校园案件,由于众位的努力,社团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如今,我们社团准备开始着手从两方面继续发展:一,在本市所有高校内扩充乌鸦社分社,招收更多学生成为乌鸦以扩大我们的队伍;二,跳出咱们学校这个狭窄的范畴,开始逐渐对外接手社会案件,相比校园案件,外面的案件更复杂也更刺激,在这件事情之后,社团原本的校园服务器将会全面对外开放,任何人都可以登录网站向我们进行求助,社团以后的责任会更重,社团的意义也会更大。”
“事后,警察对公交车爆炸事件进行调查,发现爆炸原因是人为的,有人故意在公交车门附近放置了小型炸药,致使车门被损坏,并且燃烧起来,导致乘客被困在车内。据公交车司机回忆,发车之时车门那里并没有任何东西,肯定是之后上车的某位乘客将爆炸物带上车的,可惜,由于当时现场极其混99lib.net乱,这位制造爆炸的真凶已经很难查起了。”
投影仪被打开,幕布上出现了一把手枪的照片。
“他已经退出乌鸦社了。”
“这次寻枪任务就是我们步入社会要处理的第一个案件,由于案件性质特殊,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我要求大家对今天的会议内容绝对保密,这起事件除了在座各位,不可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警方目前所掌握的所有情况会后会发给中级乌鸦的邮箱,各位中级乌鸦可以自行挑选组员展开调查。记住,这是一次真正的实战,任何社员都不能出现任何纰漏,这里在座的每一个人我都是绝对信任的,也请大家不要辜负我的信任,社团能不能打响这第一枪,能不能在学校之外享有同样的声誉,就全看各位的表现了。
“散会!”
小迟关上手机,在手里紧紧捏着。
下课的铃声回荡在整栋教学楼,从各个教室涌出的学生洪水般流向楼外,上午的课已全部结束,同学们都按捺不住自己对午饭的渴望,急匆匆地直奔学生食堂。
讲台上走上来一个英俊冷酷的高个子男生,那样子仿佛是从漫画中走出的高大的男主人公,他就是这个学校最特别的一个学生社团——乌鸦社——的社长,乌昭。
小迟走出教室,拐进楼道,左顾右盼之后打开手机:
乐天朝小迟所指的方向看去,史娜莎正在前面微笑着朝张乐天摆摆手。
众乌九_九_藏_书_网鸦哗然。
“现在屏幕上显示的这支枪,就是那位刑警被盗手枪的型号。”
众人盯着屏幕上的手枪,表情更加严峻了。
“我想大家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吧,这支枪如今落在很危险的人物手上,警察局已经成立了特别调查小组,对这起案件进行调查,而我们乌鸦社这次也申请参与调查案件。”
张乐天无奈道:“让她开完会在自习室等我,就两步路都非要跟我一起去,唉。”说完他屁颠屁颠地过去了。
“面向社会?那解决社会案件要不要向他们收费呢?”
张奇焱这家伙为什么没有来呢?
张乐天皱皱眉头:“你现在怎么变得比我还消极,这还是我认识的小迟吗?自打你从碧华寺回来后就整天心不在焉、心事重重的,怎么回事啊?”
“原来是这样……不对啊,他当时不是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要抓住猎枪的吗?现在却又这样?”
这是教学楼B座二楼的一间偏僻的大教室——bj24。在那股涌出教学楼的“洪流”之中,偶尔有几个“小浪花”落入这间教室之中。随着时间的流逝,进入这间教室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当整个教学楼的学生基本上都走光的时候,最后进入这间教室的人反锁上了教室的门。
“今晚11点30分,图书馆五楼文学区,16排找一本编号D547的书。注意不要被任何人盯上,否则一切计划都会泡汤,书里面有你九*九*藏*书*网想要的一切。记住,穿一个大口袋的衣服,祝你好运!”
失望之余,他准备离开,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发现李志学长正对着他笑:“好久不见啊陈迟,怎么变得这么沧桑了?”
什么?乌鸦社参与这起事件的调查?台下众乌鸦纷纷议论。
乌昭似乎看出了大家的疑惑,说:“案子的重点现在才开始:当时正准备执行任务的三名刑警见到燃烧的公交车后立刻前去救人,在一番忙碌之后,一名刑警突然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手枪不翼而飞,怎么找也找不到了。手枪是别在腰上的,枪套上有被割破的痕迹,一定是有人趁乱偷走他的手枪,同时丢失的还有弹夹里的五发子弹。”
“对现场的碎片进行调查之后,警方发现炸药的量并不足以造成人员伤亡,更多的是类似燃烧弹之类的东西,并且在碎片中发现一部被炸毁的手机和金属线,推测这是一起利用手机遥控作案的恐怖事件,即是说,作案者是可以控制炸弹爆炸时间的,再加上公交车爆炸的位置在派出所附近,刚好执行任务的警察最终枪支被偷,整个事件极有可能是提前预谋好的,作案者的目的就是为了偷取警察的手枪。
乌昭走下讲台,教室的灯被打开,灯光照耀下,乌鸦群中尽是嗡嗡的探讨声。
五日后。
“昨天晚上9点左右,咱们市内新城区发生了一起公交车爆炸事件,事发地点正是新城区派出所门前,当时九_九_藏_书_网车门起火,乘客被困于内,因为救援及时,公交车内部分人员只受了不同程度的轻伤,所幸没人死亡。
乐天离开座位后,小迟的目光在大教室里四处游走,按理说这是乌鸦社全体大会,他和乐天这种初级乌鸦都来了,那个人也应该在场的,然而整个bj24教室当中,却没有那个人的影子。
“上个月,张奇焱就宣布退出乌鸦社,不再参与任何社团活动了,其实他早就属于乌鸦社编外人员了,只是我们社团遇到困难时还是经常请他出山帮忙,不过最近他彻底断绝了与乌鸦社的联系,就连我们上门送给他的资料他也拒绝接受,我们只能在门外听到里面激烈的音乐声。”
社团扩充,网站开放?这是不是意味着乌鸦社从此不再仅仅是这个学校的一个学生社团,而是成为了一个社会组织?台下众乌鸦骚动起来。
乌鸦们开始交头接耳,这个案子虽然很恶劣,也会对社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恐慌,但是案子本身的后果并不严重,有必要专门召集全体乌鸦来开这个会吗?而且,这案子跟乌鸦社有什么关系?
后排的张乐天拍拍小迟:“怎么样,要不要干一票?这件事要是被咱们拿下了,社团积分肯定是天文数字。”
警察的枪丢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这玩意流落到犯罪分子手中,天知道会捅出多大的娄子。
此时他深邃的眼神中也透露着些许疲惫,心头似乎压着什么事情,他开口道:“这次九-九-藏-书-网召集咱们社团所有乌鸦来这里进行秘密会议,是因为昨天夜里发生的一起案件。”
小迟赶紧说道:“好吧,真是太可惜了。李志学长,我先走了,高数还等着我照顾呢。”
小迟笑了笑:“最近不是快期末考试了嘛,我从小学开始就有畏惧考试症,我得回去复习高数了,你要是想参加这次任务就跟别人组团吧,我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你看,那边坐的是谁?”
“乌鸦社要扩编了,太振奋了,当初选择乌鸦社真是太正确了……”
“迫不及待啊,谁来与我组队?”
教室的所有窗帘都被拉上了,灯被熄灭。座位上黑压压地坐了七八十人,气氛严肃,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凝重的表情。
小迟打了个哈欠:“还是算了吧,乌鸦社藏龙卧虎,就是解决也轮不到咱们啊,回宿舍吧。”
“什么?!”小迟瞪圆眼睛。
张奇焱彻底不参与乌鸦社的活动了,也就是说,张奇焱的行踪就更没有办法被掌握了,这下面对这样的困境,猎枪会制定一个什么样的计划呢?
小迟摆出一个微笑:“怕挂科啊,最近每天晚上都上晚自习,把人都熬老了。对了,今天怎么没有看到张奇焱?”
就在这时,兜里的手机震了,小迟一瞥,是猎枪来的信息。
“呵,没有,我随便问问。”
“好,小迟,放轻松,乌鸦社考试都过了,高数算什么,加油!”
李志耸耸肩:“那就只有天知道了,这个人的思维一般人是很难理解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