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鸦途迷踪
第十一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第十一章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猎枪,乌鸦社最大的敌人,又一次露出了它狰狞的獠牙。
“那个网号是当时我做调查期间嫌疑人透露给我的,没上报是因为我马上就要成为中级乌鸦了,想根据这条线索亲手带队解决‘猎枪’,成为英雄。没想到,最后却反而让他来帮助我。我把情况向他说明,他问我最近有没有去过什么有水的地方,我就想到了这里的琴湖,然后他指导我根据回忆用赵信的手机编发了那条求救信,又让我带上几个新手乌鸦一起去寻找,方便诡计实施,于是我就想到了你们。我本以为可以掌控一切,却没料到天气的变化。本以为可以趁你们不注意将尸体抛入湖中,但没成想由于气温骤降湖面竟然结了冰,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这都是天意啊……”
张乐天挑眉道:“一直叫你印度男,没想到你真是印度男。”
“切,那些和尚,你就别太高估他们了。”
白澈看着那些警察,表情变得有些落寞,随后又九九藏书笑了,“好了,既然没有骗过你们,那我就直接找警察自首吧,游戏结束。跟你们再次聚在一起,我还是很开心的,这次的任务辛苦你们了,真的很谢谢大家,我也该走了。”
“什么?!”小迟惊道,“你能这么轻易联系到猎枪?这怎么可能?”
这时,几辆警车从路上驶来,停在碧华寺门口,小迟远远地看到三位僧人出门去迎接接到报案出警的警察。
小迟看着自己掌中的号码,思绪万千。
小迟看着号码出了神,舌头在唇间来回摆动。
等等……突然间,一个念头划过小迟的脑海。如果可以联系到猎枪的话,我是不是可以……和猎枪一起先除掉我们共同的敌人?
“你有‘猎枪’的网号,怎么不向社团上报呢?”
“这就是我们入社以来解决的第一个案子。”张乐天沉着脸说,“但我宁可什么都没发生过,也不要这样窝囊的结局。白澈是个好人,为什么会这样?九九藏书
“原来是这样……”史娜莎说,“真是个悲惨的故事。”
“唉,这么看来,还是那些和尚最安全,尘世间的一切都放下了,任世事变幻内心也不会再有波澜。”
“小迟,你还记得昨晚我们讨论过关于善与恶的问题吗?”白澈说,“你们看我的外貌和肤色,其实我的父亲就是印度人,一直在这里做生意,虽然我是在中国长大的,但家庭的教育使我从小就热爱印度。”
“你还记得半夜我回房时带的那碗热气腾腾的鸡汤吗?”
“那时我脑中一团乱,根本想不出隐瞒真相的办法,所以,我向‘猎枪’求助了,求他给我一条出路。”
按理说,委托人被逮捕,出于谨慎,这号码就应该赶紧废掉才对,可猎枪为什么还要用这旧号码帮助白澈?他这样做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这次白澈被逮捕后,这号码究竟还会不会被他继续使用?
“但赵信却不这样认为,他认定我爸爸和我都99lib.net是恶人。新闻出来以后,他对我三番五次地挖苦,侮辱我,侮辱我爸爸,侮辱我的祖国。对此,我一再忍让,尽量对他的挖苦不做回应,但是我心中的痛苦和憎恨却随着他一次次的出言不逊与日俱增。
说完,他就去跟警察打招呼了。
通过它,可以和猎枪直接联系。
“终于,在那天晚上,我心中的‘恶’被他彻底激发出来了。那天午夜,四周一个人也没有,我正在水房洗衣服,赵信进来后对我进行了新一轮的讽刺,我一时怒火中烧,就和他扭打在一起,脑海里想着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最后我将他的头按在水池里溺死了他。这时我才感到后悔和害怕,于是我偷偷将他的尸体藏进了车的后备箱里。”
沉默。
“其实我本来没抱有什么幻想的,只是在之前破过的案子中我无意间找到一个‘猎枪’曾用过的网号,向他留言求助,却没想到他没多久就给我回复了。”
白澈从兜里拿出九*九*藏*书*网一支笔,拉过小迟的手,在他手上写了一串数字。“我本来还想通过‘猎枪’的这个号码抓到他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小迟,现在我把这个号码送给你,希望你能够代替我抓到他,这是我能为社团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史娜莎耸耸肩,温柔道:“为了封住我的口,他们只能这样做了……所以说,尘世间的诱惑可是很难抵挡的哦,我的张大公子。”
张乐天和史娜莎聊在一处,而小迟则静静地看着手上的这串号码。
“嗯,那鸡汤可真香啊……啊?难道你是说……他们可是和尚啊!”
总之,现在的问题是,假使能通过这个号码联系到猎枪,自己应该如何布局才能将他揪出来?逼近猎枪的脚步终于赶在张奇焱前面了,一定不能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家伙,终于露出了冰山一角,并且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我那从未踏足99lib.net的祖国出现了一些负面新闻,使外界有些人对印度人产生了很深的误解。这样的想法太狭隘了,每一个国家都是有好人和坏人的,不能因为个别人作恶就认定整个国家都是坏人,甚至不能因为一个人做了恶事就认定这个人就没有善的一面,‘善’和‘恶’在每个人的身体里都存在,只是在不同的环境状况下被激发的面不同而已。同样的一个人,当他遭受困苦之时可能会想到去偷去抢甚至杀人,但当他看到落水孩童的时候他也可能会奋不顾身去救,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你如何判定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正如他说的那样,‘善’、‘恶’都是一念之间的事情,我们很难控制的。”史娜莎说,“一旦放不下自己的执念,想不通,就会做出难以挽回的事情。”
白澈转身离去前,又回过头对大家说:“我相信你们,你们组合在一起是最优秀的‘黑鸦无敌三人组’,加油啊!”
“怎么了,你好像很不屑的样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