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鸦途迷踪
第十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第十章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史娜莎指了指箱内,问道:“这是什么?”
“没有了吧?既然你拿不出我昨晚离开屋子的证据,那就不能证明我昨晚出门搬尸体去了。而除了昨晚,其余时间我都和大家在一起,怎么可能是凶手呢?你的这种说法,警察是不会信的。”白澈说,“好了,别沮丧了,你们的表现还是不错的,我回去以后一定会把你们的社团积分变高一点。”
史娜莎说:“刚才回到这里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找我的卡子,无奈在车外怎么找也找不到,直到小迟提起作案手法,我才想到了这种可能,而事实果然如此。发卡是被我扔在车上的,车的门窗都关着,发卡为什么会不见了呢?唯有一种解释——当时我的卡子掉在了后备箱盖上,在我离开之后有人曾打开过后备箱,箱盖被向后掀起,卡子顺势滑下去,碰到车后窗反弹后从缝隙掉进了车内,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钥匙转动,后备箱盖被抬起,空荡荡的箱内一览无余。
“而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这辆车的主人,也就是你——白澈。你说没有谁能证明你昨晚离开过房间,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他的诡计还是出现了问题,这两个月内,‘琴湖绝壁’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以至于他用死九-九-藏-书-网者手机发送的求救信与这里的状况不甚相同。比如说,两个月前庙里根本没有什么干草,琴湖旁的枫树还枝繁叶茂,白澈为求真实,仅凭自己的想象来推测仙女峰可能出现的变化,还是和现实出现了一些落差,成为揭示真相的导火索。而如果凶手是那些每天会去那里的和尚,这些差错就都不会出现了。
白澈一摊手说:“看吧,这就是你的逻辑,总把假设当真理,你说我给你喝的水有问题,那你拿出证据啊!你说我偷偷走出房间,那你拿出证据啊!没有证据,你说什么都没用。”
小迟和张乐天面面相觑,然后把目光投向史娜莎。
“我跟你聊着聊着,实在困得不行就睡去了……对,我想起来了!当时我口渴想要喝水,你从你的包里拿出一瓶水给我喝,之后我脑袋就昏昏沉沉的,一定是那水有问题!”
众人定睛一看,在箱底那里,有一个粉色的小发卡。
“哈哈哈……”白澈笑得眼睛眯成了缝,“看吧,什么都没有,这下你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张乐天看着白澈那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表情变得很沮丧,“看你现在这德行,估计你真的就是凶手,只是不肯认罪罢了。”
“凶手是了九*九*藏*书*网解乌鸦社,并且能在昨晚到今早之间将尸体投入琴湖的人,那么就只有我们四个了。而我、乐天和史娜莎都是接到白澈的通知才执行任务的,并非主动申请做任务,所以不可能预判之后的种种情况——凶手只能是白澈。
张乐天惊奇道:“这不是你头上别的卡子吗?怎么会在他的车里?”
史娜莎说:“在你车内发现的东西,我应该问你才对吧?”
史娜莎苦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看来上帝还是站在真理这一边的。有件事我一直没向大家说过:昨天晚上我曾经出来给发烧的张乐天找药,当时四周静悄悄的,我感到非常害怕,生怕受到什么袭击,于是就把头上的荧光发卡摘下来,顺手砸在了白澈的车上。”
“好啊,为了打消你们对我的质疑,走吧。”白澈轻快地打开车门。
张乐天狡辩道:“说……说不定是我看错了啊!我这两天发烧了,状态不好,看漏了地方也是正常的,我……我现在脑海中就回忆起几个地方没搜查,是我的失误啊不好意思。对不对啊,史娜莎?”
“在来这里的路上,白澈曾说过他在两个月前到这里游玩,想必很清楚‘琴湖绝壁’的情况,因此设计了这样一个诡计,而他邀请我们这些新乌九*九*藏*书*网鸦做任务,也许并不是因为我们曾经的交情,而是因为我们最没经验,比较容易落入他的陷阱。
“昨天晚上我不是和你睡在一起的吗?而且还聊到很晚,我怎么可能偷偷溜出去把尸体背上南峰呢?”
“没事,我们不会觉得奇怪的。”史娜莎轻松道,但小迟看出来她的眼里还是有一些紧张的。
“对了。”白澈忽然优雅转过身,“上周我从老家带了些羊肉过来,放在后备箱中,各位要是闻到什么难闻的味道,可别觉得奇怪啊。”
“看来,这都是天意。”
小迟看着白澈,说:“你以为你的计划能够骗过我们这些刚入社的乌鸦,实在是有点小瞧我们了。”
“先不要问,你敢不敢把后备箱打开?”
“刚才我们已经说过了,赵信那封求救信的内容是虚构的,并且已经证明了赵信之死是他杀,写这封信的人必然不是赵信而是凶手,目的就是要将我们引到这里来。信中多次提及咱们社团,因此能写出这封信的人至少是了解乌鸦社的,而碧华寺的几个和尚根本做不到。
“难道仅仅因为他的车内有放置尸体的空间吗?就凭这一点就能断定白澈是凶手?”张乐天情绪激动,“说不定是碧华寺的那几个和尚把赵信的尸体藏到某个我们不知www.99lib.net道的地方啊!”
小迟坚定道:“即使你确实看漏了地方,结果也不会发生任何改变。凶手只能是白澈。
小迟摇摇头道:“不是我怀疑凶手是白澈,而是凶手只能是白澈,不可能再有其他人了。”
小迟说:“刚才你自己也已经说了,我们搜查过碧华寺至南峰的所有地方,绝对不会藏有尸体的。”
四只乌鸦围在这辆黑色桑塔纳车的尾部。小迟也不清楚史娜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里面会有什么证据?
白澈苦笑着摇摇头,回望着小迟说:“有意思的故事,环环相扣的故事,好故事!可惜,故事不一定就是真实的,为什么?因为它跟现实不够贴近,而且有个地方你明显省略掉了。当然,这是你讲故事的技巧,它能让你的故事详略得当,更有感染力,更可信。但是,现实中可不能这么偏心,你的假设需要一个证据来支撑,否则,我们就权当你讲童话了。”
史娜莎没有说话,显然不能苟同。
“陈迟!你搞什么鬼呢?!”张乐天怒道,“你的意思是,怀疑印度男是杀人凶手吗?我不能忍了,你这样做太不厚道了,就是他叫咱们过来执行任务的,凶手怎么可能是他?!”
白澈露出奇怪的表情,“亲爱的,为什么要我打开后备箱?你指望从九九藏书网那里发现尸体吗?哈哈哈……”
“谁说没证据?”说话的是史娜莎,“白澈,请把你的后备箱打开。”
白澈脸色一变,“这是什么?”
白澈怔怔地站在那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最后,他艰难地露出了微笑。
“不能被认定为凶手的凶手,那就是好人,即使你们心里都知道真相,那也是白搭。”白澈笑着说。
“什……什么?”白澈显得有些慌。
白澈将车钥匙插入钥匙孔中。
“你说,我把什么地方省略掉了?”小迟问道。
可恶!这证据怎么能拿得出来?心思缜密的白澈肯定不会在这上面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的。
“前天夜里,白澈在某个地方溺死了赵信,将尸体藏到他的后备箱里,接着用死者的手机给社团发送求救信,编造了一个赵信被困的故事,自己再把这个任务接下来,邀请我们几个和他一起来碧华山找赵信。还记得他说过想要我们分头去寻找赵信吗?这样他就有机会将尸体直接转移到琴湖了,无奈的是我们遇见了小和尚慧真,锁定了南峰,他的计划不得不延期。昨天夜里,趁我睡着的时候,他才有机会再次行动,将尸体背至琴湖,完成自己所有的设计。”
白澈这样一说,就把自己车内可能会有腐味的漏洞提前堵住了。小迟心想,这下可糟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