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鸦途迷踪
第九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第九章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小迟说:“好吧……如果赵信真的是前天夜里至昨天凌晨这段时间落入湖中溺死的,那么经过将近一天时间的浸泡后,他的尸体不应该沉在湖底,而是应该浮出湖面的!昨天傍晚我们到达琴湖时,湖面的冰还相当薄,我的脚并未踩实冰面便裂开了,如此薄的冰根本不足以阻挡尸体上浮,那么当时我们看到的就不可能是光洁如镜的湖面,而应是赵信的尸体冻结在湖面之上!退一万步讲,就算浮尸巧合地没有破冰而出,那么按理说我们也能透过薄冰看到漂浮在冰面下的人形才对!可实际情况是当时我们什么都没看到,而赵信的尸体被发现时依然沉在湖底,这说明尸体被浸泡的时间绝没有超过半天,也就是说,赵信必然不是前天夜里到昨天凌晨这段时间坠入未结冰的湖中的!”
史娜莎说:“小迟,我知道你的逻辑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事实上,赵信的尸体确实不可能在碧华寺里啊,我们搜查了寺内的所有地方,从大殿到后院,从厕所到厨房,每一个可能藏匿尸体的角落我们都搜过了。而且,我史娜莎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赵信的尸体也绝对不会在那三个和尚的房间内。这样一来,碧华寺就没有任何地方能够藏得下一具尸体了。真的是这样。”
“其实这也很简单,虽九*九*藏*书*网然琴湖确实像一个‘密室’,但这是一个可以自动复原的‘伪密室’。因为结冰的湖面即使被击碎,只要气温还在零度以下,它也还是会逐渐愈合,并且不留疤痕。有人打破了冰面,将尸体从冰洞推入湖底,然后随着时间推移,洞面自动愈合,就会形成我们见到的那个情形。曾被打破的冰面要比其他地方薄弱,今天张乐天在尸体附近不慎踏破冰面掉入湖中,很有可能就是踩到了冰洞的缘故。”
“不,还是漏了一个地方,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搜查。”小迟摇头。
张乐天叫道:“天哪,还搜查得不彻底?我可是腿都快走断了啊,从碧华寺到南峰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我们留下的脚印,简直是地毯式大搜查啊!除非是凶手掘地三尺先将赵信给埋了,否则我们一定会发现的,肯定不会漏掉的,我敢发誓!”
“不,事实上,我们确实漏了一个地方,就在碧华寺里的一个地方。”小迟淡淡地说。
小迟说:“不,我们并没有搜查彻底。”
空气在刹那间冻结,接着,爆裂。
“这么看来,现在就基本确定了两个事实。”史娜莎根据小迟的分析说道,“一,的确有凶手存在,赵信绝不可能是自杀;二,赵信的尸体是在湖面结冰之后才被凶手带九九藏书网到琴湖来的,对吧?”
小迟继续说:“还有最后一点,赵信溺死的那个晚上,他听到了什么召唤,从庙中来到仙女峰,当时‘森森的湖面上什么也没有,只有狂烈的寒风吹得我头皮发麻’,接着他编写好信息,将手机连同外套一起扔下山崖,后来我们也看到了,他的外套是一件蓝色风衣——即使衣服里包了个手机,在狂烈的寒风中扔下山崖也会被吹得不知所踪吧,至少应该落在仙女峰崖底的东南方向,然而,那几个和尚却在山崖的正下方找到了衣服,这实在是矛盾的事情。”
小迟说:“是。不过再看他信中所说,他在庙里过夜的时候冻得发抖,并且‘抽完了兜里的最后一支烟,牙齿依然在打颤’。这就奇怪了,他既然能抽烟,就必然有打火的工具,而庙里不是有一堆可以生火的干草吗?为什么他会想不到这样来取暖呢?”
小迟说:“这个你马上就会知道。总之我们按求救信的指示,傻乎乎地来到了仙女峰,在打碎冰面之后找到了赵信的尸体。那么问题来了:假设赵信真的是在前天夜里溺水而死,之后湖面结冰,那么会出现什么情况?”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我怎么可能这么背!”张乐天说。
白澈微笑地看着窗外。
“原因很简单。”小迟说,“http://www•99lib.net赵信当时根本就不在仙女峰。”
小迟说:“我们暂且搁下这一段,继续往下看。赵信在看到琴湖的时候,这样描述道:‘我快步来到湖边,落在澄净湖面上的枯黄树叶就好像悬浮在半空一样,星星点点。’而我们来到湖面的时候看到的又是什么?”
“对,一路推理下来,再也没有其他可能了,而且我们还可以进一步推断出,凶手是从昨晚到今早这段时间,趁冰面结实到足以支撑两人重量时,才来到琴湖完成沉尸计划的。”小迟说。
张乐天回忆道:“我们去的时候,湖面已经结了冰,上面一尘不染,像一面干净的大镜子……根本就没有什么星星点点的落叶!”
小迟点头,“即使湖面已经结了冰,本来飘落在湖面上的落叶也不应该消失啊。另外,虽然湖边不远处有一棵枫树,但是那棵树的位置在湖的东南方,西北风吹过来枫叶是很难落入湖中的。如果湖面真是一尘不染,赵信为什么要在信中这样写呢?”
“湖面结冰,尸体却落入湖面之下……那么整个琴湖不就构成了一个‘密室’么?”史娜莎问道。
“你们的惊讶让我更惊讶,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如果赵信真的被困在那里,他绝对不会想不到庙中的干草能用来取暖,绝对不会看到漂浮藏书网着落叶的湖面,扔下的衣服也绝对不会在山崖的正下方被发现。所以,这封信的内容根本就不可信,里面的内容都是编造的。”
小迟摊摊手说:“是啊,你们说得没错,所以凶手更不可能是外人了,这极大地缩小了嫌疑人的范围,挺好的。”
小迟缓缓地说:“白澈,不要一直沉默,说点什么吧。”
史娜莎说:“对啊,以赵信的智力应该不至于想不到这点,难道有什么其他原因?”
“那我只能说,这是不可能的。你倒是说说,我们到底遗漏了什么地方没查?”
史娜莎说:“被你这么一说,确实很可疑呢。”
众人静静地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赵信是湖面结冰后才坠入湖中的?这怎么可能?”乐天说。
“赵信……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史娜莎说道,“而且,赵信确实是在前天夜里到昨天凌晨溺死的啊!”
“这辆车的后备箱,当时咱们查了吗?”
“如果凶手是碧华寺的和尚的话,那尸体呢?他们会把赵信的尸体藏在哪里呢?”史娜莎说,“我们可是搜遍了从碧华寺到南峰的所有地方啊。”
“什么?”张乐天诧异道,“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都能做这样的事?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我们这两天不是在仙女峰就是在碧华寺,而要去琴湖必须经由碧华寺九*九*藏*书*网,凶手背着尸体怎么可能逃过咱们四个人的眼睛?而且晚上寺院各门是会从内闩上的,凶手也没有机会趁我们入睡之时穿过碧华寺移尸。”
张乐天回忆道:“面目狰狞的雕塑,还有一旁靠在墙边的干草……你是说,赵信的信中没有提到干草?这能说明什么呢?也有可能赵信不想描写得这么细,就忽略了庙中堆放的干草吧?”
张乐天说:“是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说什么?!”众人大惊。
小迟拿起那张印有求救信的打印纸,轻轻摇晃着说道:“一切都要从这封充满疑点的求救信开始切入。我们可以先上一小节语文课,看看这几张纸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信中说,赵信来到这个小庙的时候,‘里面除了一些面目狰狞的破旧罗汉雕塑之外什么都没有’。但是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庙里都有什么?”
“对啊,小迟。”史娜莎说,“自从我们来到碧华寺之后,就没有其他人再到过这里了,更别说还要带着赵信的尸体,这简直太显眼了啊。”
小迟叹了口气,一字一句地说:
车内本来就憋闷的空间此时因小迟的这番话变得更加局促。其余三人屏住呼吸,感受着突然变得完全陌生的小迟带来的压迫感。
张乐天眼神疲惫,“哥们儿,你就别再不停设问了,会出现什么情况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