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鸦途迷踪
第八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第八章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从来没见你这样开心过,你不会也发烧把脑子烧坏了吧?”
“其实……这湖就是个普通的人造湖,你们觉得里面会有什么引人入胜的神秘传说吗?没有!绝不会有什么湖怪……别这么看着我,我就是嗓子痒了而已。”方丈红着脸辩解道。
小迟这才想起来,自己所经历的所有案件,最终不都是由别人解决掉的吗?自己从来不都只是充当着配角吗?
同样的一个案件,甚至还是自己亲身经历,本应更有机会解决掉的案件,现在却反过来要向一个从未到过现场的人求助,这简直太可笑了。
“对了白澈,赵信的信息是昨天几点发送到社团页面的?”小迟问。
史娜莎说:“这也能算完成任务?疑点都还没解决呢,回去报告怎么写?”
“哈哈,老白,我可一点事儿也没有。你别紧张,我只是……哈哈……终于把他的东西抢了,这次的案子可真没他什么事儿了。”
“对啊!而且当时气温刚刚降低至零下,湖水不会那么迅速就结冰至可以行走在上面,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蹊跷!”
其余三个人都将惊讶的目光投向小迟。眼前的小迟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浑身上下充满癫狂的气息。
“就在仙女峰正下方的路边找到的。”方丈说,“四周都是荒草和公路,这蓝色的外套显得格外显眼。”
“说起来还真有点怪。”张乐天说,“看看我们发现尸体的位置,赵信的尸体距离湖边大概有四五米的样子,而这个湖又是一潭死水,如果真是失足而死,怎么会漂离岸边那么99lib•net远?就是跳也跳不了那么远啊。这看上去更像是被什么东西拖拽下去的,难道真的有湖怪之类的东西存在?”
这次又有什么不同呢?
“他杀?当时庙门被锁了,整个山顶就只有赵信一个人,怎么会有他杀的可能?”张乐天反驳道。
“是,也只能是这样了。”众人回应。
碧华寺的三个和尚也从山下上来了,令小迟吃惊的是,他们竟然在茫茫山底找到了一件蓝色的外衣。
慧智怒道:“好,你们说人是我们杀的,拿出证据啊!找出动机啊!否则再这样出言不逊,就尝尝我的拳头吧!”
又一次败了,又一次要吃下这难以下咽的耻辱的果实了……——不!张奇焱可以做到的,自己也一定可以!张奇焱也不是拥有超能力的神,他只是在每一件案子中幸运地找到了打开黑暗之门的钥匙,用自己的头脑,用自己的逻辑,用那飘忽不定稍纵即逝的灵光一现!
“发生了什么好笑的事吗?”
方丈吹胡子瞪眼道:“我们师徒三人就在这儿站着,你怀疑来怀疑去成何体统?”
“对不起,不过如果赵信真的是被杀害的,那么当时能杀害他的只能是你们三人中的一个。”小迟说,“是吧白澈?”
回到白澈车上,众人各自干起了自己的事情。白澈坐在驾驶席用笔记本电脑编辑着案件概况;后座上,病得昏昏沉沉的张乐天像死人一样躺在那里;而史娜莎,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车外寻找着什么,然后叹着气回来,和张乐天挤在一起。
史娜莎九-九-藏-书-网说得没错,这个案件交到张奇焱手里,也许很快就会被他解决掉。小迟已经能想象到那个家伙待在阴暗潮湿的房间里,一边摆弄着吉他一边将案件材料往地上一摊,索然无味地说:“这案子线索清晰,结构简单,思维都不需要拐弯就可以解决。”那表情真令人厌恶。
“哇,这都能判断出来——啊嚏!”张乐天说。
“那时我们正在宿舍探讨浪费生命的问题。”张乐天提醒。
“好了,乐天,我们确实没有证据,他们也确实没有杀人动机。”白澈说,“既然分析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还是先走吧。”
“张奇焱?”白澈惊恐地望向车外,“哪来的什么张奇焱?小迟,你出现幻觉了?”
两人说着又要干起架来,众人再次分别拦住。
“如果当时那里确实有人呢?凶手提前埋伏在仙女峰某处,然后在前天夜里将赵信从湖边推下,再想办法从庙里出来,这也是一种可能。”小迟不放弃。
张乐天说:“俗话说,除去所有不可能的事情,剩下的就算再匪夷所思也是真相。既然意外不可能,湖怪不可能,那就只有是自杀了,想必他是自己跳下水扑腾了一会儿才被淹死的,尽管还是很别扭,但至少说得通了,到时候报告就这么写吧,没人追究的……”
小迟忽然收起了笑容,眼神变得冷酷。“这案子线索清晰,结构简单,思维都不需要拐弯就可以解决。接下来,我将为你们揭晓这次事件的全部真相!”
“看来赵信就是在昨天凌晨那会儿死掉的。”小迟托着99lib•net下巴总结道,“通过所有线索我们回顾一下全部过程:赵信来‘琴湖绝壁’游玩时由于没注意下午的闭庙时间,被不知情的慧智和尚锁在了庙里,接下来他全部的活动范围就只能是那个庙和后面的仙女峰;被困的第二个晚上,也就是昨天凌晨,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从庙里来到仙女峰,情绪极其绝望;接着他用手机编发了一封求救信,将手机裹在外套中丢下山崖;最后,可能是由于天太黑,他不小心滑倒并溺死在水中,当时湖面还没有结冰;后来湖面结冰,他的尸体被冰封住,所以昨天白天我们来寻找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情况。事情大致就是这样吧?”
“不过也好,这次的社团任务总算是完成了,我们已经完成了寻找赵信的任务,虽然找到的是尸体。”张乐天安慰大家。
“哈哈哈……”小迟拼命摇着头,笑道,“张奇焱啊,你可别苦丧个脸啊……”
“而且因为尸体浸泡在冰水里,实际死亡时间应该更早些。”白澈道。
众人一头雾水。
张——奇——焱,这个名字再次像火一样燎在小迟心里。
“先回我的车上吧,车上有电脑,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把情况汇报给社长,然后就等社团其他高人来破解这件案子吧,说起来,我们的职责本身就是搜集情报啊,至于破案,一向都是交由高级乌鸦来处理的。”白澈说。
到头来,可笑的还不是自己?
“如果是真的,凶手如何从庙里出来呢?”史娜莎问,“要知道,直到我们来这里之前,寺庙的门可藏书网都是闩着的。”
“当然了,之前在法医学选修课上混了几节课。”
“前天半夜,严格地说是昨天凌晨1点05分。”
小迟闭上双眼,让世界变得宁静。
又要承认自己的失败了吗?
“你的节操呢?”小迟冷冷道,“难道就再没有其他原因吗?有没有想过是他杀的可能?”
“走?我们还能去哪里?”
张乐天说:“哼,只是怀疑一下你就激动成这样,这不是心虚的表现吗?”
慧智满头大汗地叫道:“我说,你们是不是不往别人身上扣屎盆子就不痛快啊!亏我们还辛辛苦苦给你们找线索。这两天受了你们多少冤枉啊,又是怀疑我们把他锁在庙里,又是怀疑我们把他藏进寺里,现在可好,直接怀疑我们把他杀了?!虽然我们是出家人,但也不能这么受你们欺负啊,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家伙!”
“是啊。”史娜莎表情也放松了,“我们真是瞎操心,破解谜题不是我们初级乌鸦的工作,真是自寻烦恼,与其瞎猜凶手,不如把情况如实向上汇报。这事要是搁张奇焱那儿,一定又是跟往常一样分分钟就解决了,咱还犯得着在这儿干着急?”
“那可就不一定了,小庙是密室的前提完全是这些僧人靠嘴说出来的,你们也看到了,碧华寺的三个和尚分别有一间房,如果谁半夜偷偷跑到仙女峰杀掉赵信,其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张乐天一挽袖子,“想打架吗?来啊,谁怕谁啊!”
白澈拿起外衣,在衣内找到了一个手机,当然已经没电了。“看来是赵信的没错。”
“疑九-九-藏-书-网点就很多了啊。当时被困在那里的不是只有赵信一人吗?他听到的那声音是怎么回事?而且还是嬉笑的女声。”史娜莎说,“难道这湖中真有什么诡异的传说?是什么超自然的力量将他拖拽至湖中?”
小迟睁开眼睛,放声狂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众人失望地叹了口气。
那种感觉,小迟曾经也有过的,他也曾依赖那“觉醒”冲破思维障碍,顺利进入乌鸦社。现在他所需要做的,只是再次找回那时的感觉。
通知警方之后,众人回到碧华寺大殿,每个人脸上都面色凝重。
“小迟,你没事吧?”
方丈轻轻咳了几声,众人齐刷刷地望向他。对于这个湖,他是最了解不过的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白澈点点头,“嗯,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发现尸体是今天早晨7点半,即赵信是在昨天早晨7点之前死亡的,那时……”小迟回忆。
从头到尾,将整个事件中所有映入眼帘的、在自己心中留下烙印的,哪怕是最微不足道、仅仅存在于潜意识的画面,全部在眼前浮现……让自己的潜意识去捕捉当中最致命的信息…………信息……现象…………要害……不自然…………假象……矛盾…………陷阱……假设…………证据……动机…………真相!
史娜莎得意道,“作为一只乌鸦,这些基础知识可是必需的哦。”
“有没有什么疑点?”小迟问大家。
“是的,我也曾经见他穿过这件衣服。”史娜莎说,“另外从刚才的尸体情况判断,赵信确是溺水而亡,而且至少已经死亡二十四小时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