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鸦途迷踪
第七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第七章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小庙四壁、地上搭着的干草,还有那座面目狰狞的罗汉像,对每一个可能出现线索的地方进行一番勘察之后,小迟紧锁眉头。
“天气严寒,赵信被困后一定不会出去乱跑,而这里唯一能遮蔽风寒的地方就只有这座庙,而据他信中所写也是在这庙里过夜的,然而我们在这里反而没有发现任何有关他的线索,奇怪不奇怪?”
小迟挠挠蓬乱的头发说:“怎么睡得我头昏沉沉的,现在几点了?”
史娜莎眼睛一亮,“那么他就有可能不慎跌落在湖中!”
小迟托着下巴摇摇头,显然,他已察觉到了现场不自然的地方,可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无法把这些和赵信的失踪联系起来。
张乐天浑身湿透,坐在冰面上瑟瑟发抖。
印度男白澈开始最后的部署:“又过了一个晚上,依然没有赵信的下落,因此今天我们将进行一次更细致的搜索行动。我的计划是这样的:由于碧华寺诸位师父的慷慨加入,我99lib•net们的搜索难度大大降低了,这次的行动分为两个区域,‘琴湖绝壁’的山顶和山底,山顶的主要任务是搜集赵信当时留下的一些线索,由小迟、史娜莎和我来负责,而山底的主要任务是寻找有关赵信的线索,由方丈、慧智和慧真负责,张乐天因为感冒身体不适,留在寺里休息。”
“这不奇怪,据他描写,他在这个庙里所做的无非就是不住地敲门、靠在门边抽烟、瑟瑟发抖之类的,你看,地上不是有几个烟头吗,这一定是赵信留下来的吧?”
“哼,我一定要露一手给你们看。”
“你爱怎样就怎样吧,只是你感冒还没好,别硬撑啊。”
张乐天走在已经冻得结结实实的湖面上,若有所思。史娜莎问道:“怎么了?”
结了冰的湖面在明媚阳光的照射下像一块巨大的玉石一般,晶莹剔透。
小迟和白澈目瞪口呆:“这……这是什么情况?你们进展得也太快了九*九*藏*书*网吧。”
史娜莎拍了下张乐天:“切,还在这儿嘴硬,就该把你昨天晚上的样子拍下来,让大家看看你那熊样……”
张乐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昨天晚上多亏小娜莎帮我找药,不然我可真惨了,从来没有病得这么通透过。”
张乐天呆呆地坐着,神色恍惚。
至此,最大的悬念终于揭晓了。
小迟说:“正是因为没有什么线索,我才感到奇怪,不可能啊,多多少少应该有点什么的。”
“救命啊!”撕心裂肺的叫声。
史娜莎赶紧走过去,一把抓住他在水中来回摇摆的手,将他拽上冰面。
“少了我,‘黑鸦无敌四人组’就不完整,就不是完全终极形态,这样怎么能够找到赵信呢?明显做不到啊,是吧小迟?”
碧华寺,餐房。
张乐天摇头说:“美女,你忽略了一个大问题,就是湖面当时是否已经结冰。你还记得这两天的天气情况吗?”
张乐天说:“按照当时赵信信99lib.net中所说,前天晚上他被湖这边传出的笑声吸引,浑浑噩噩地来到这里,你说,那时他可能遇到什么情况?”
“这就对了,而且当时他还听到了水声,可见当晚湖面还没有结冰,如果当时他不是滑倒在冰面上的话……”
忽然,张乐天脚下的冰面瞬间碎裂开来,他整个人“扑通”一声落入寒冷的湖水中。
史娜莎看乐天的脚一直在冰面上蹭,说:“你的意思是说他有可能滑倒在冰面上?”
“叫……叫小迟。”张乐天失魂落魄地说,“刚才落入湖中的那一刹那,我……我看到赵信了,就在那附近……就在我落水处的下方!”
走出屋子来到庭院,小迟对着太阳伸了个懒腰。今天是个舒服的晴天,惠风和煦,空气新鲜,周围群山环绕,真是个惬意的早上。
“什么?!”
三个男生都对慧智这180度的态度转变惊讶不已,只有史娜莎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
“哇,张大公子,你在九_九_藏_书_网我眼中忽然变得好高大啊。”
“反对!我身体没问题,我也要去找线索!”张乐天挣扎道,“咳咳咳……”
“就是这样!他坠湖之后,气温骤降,湖面才开始结冰,将他的尸体遮住,这样一来我们当然就找不到他了。”张乐天说道。
仙女峰。
“嘿嘿,那是自然。”张乐天得意地迈着步子,“你当我是什么小角色吗?我可是……哎哎哎呀!”
“7点了。这屋子没有窗,其实外面天早就亮了,我们快出发吧,今天的搜查任务还重呢。”
史娜莎心疼地说:“你看你,还发着烧呢,又掉进冰湖里,真是倒霉到家了。”
琴湖绝壁。小庙之内,小迟和白澈进行着细致入微的勘察。
“喂,你还想在这儿吹冷风吗?你的头发现在已经结冰了啊,再不回去你就快成雕塑了。”史娜莎说,“喂!你到底怎么了?丢了魂一样!”
史娜莎郁闷地说道:“想什么呢?还不过来帮忙!你们这位孱弱的哥们儿得了
九_九_藏_书_网
重感冒,昨天差点儿病死在床上。”
“好,就这么定了!”众人应和道。
第二日清晨。
“你的意思是……”
“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能活着回去就不错了。”
白澈道:“这里好像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线索啊。”
这时,慧智虎着脸朝他们走来。小迟心想完了,这家伙一定是来赶他们走的,谁知慧智来到他们跟前,双手合十鞠了个大躬道:“各位施主,早饭已经准备好了,请各位到餐房就餐。”
一桌清淡却可口的饭菜过后,大家斗志满满。
对面西房的门打开了,他们看到史娜莎搀着红着脸的张乐天从屋里缓缓出来。
熟睡中的小迟被拍醒,床边的白澈显然已经起来好一阵子了。“睡得可够踏实的啊,快起来了。”
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什么了?这两个冤家忽然变得如此亲密,实在让人有点不适应。
“最近气温降得很厉害,前天到昨天一夜之间,气温大概降了有10度左右,一下子就到零下了,真夸张。”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