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鸦途迷踪
第二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第二章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不过也好,既然已经知道地方了,我们就赶紧去南峰吧,这么冷的天,赵信学长估计快要顶不住了吧。”白澈说。
“不行,找不到他我们是不会回去的,既然你们不愿意带我们去琴湖寻人,那就请把庙的钥匙给我们,我们自己去找!”白澈说道。
“也就是说,我们这次的任务是去碧华山地质公园找一个叫做赵信的乌鸦?”小迟说,“这家伙被反锁在山上的一个庙里了……真是有够背的。”
“嗯,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你现在的气质已经完全是一个专业的中级乌鸦了。”史娜莎说,“而同一时间进社的某些人,却还是像个雏鸟一样。”
“呃,‘严厉’……”张乐天不屑道,“你们女生的思维还真怪,这样形容人谁会明白啊?”
“不可能,我们社友昨晚还发消息说自己在湖边,难道自上周日之后你们再没开过那庙门?”白澈问道。
第三个,找出“猎枪”——那个仅仅通过算计就让自己失去两位舍友的家伙,乌鸦社最大的敌人,至今还没有关于“他”的任何线索。
“你说什么?”白澈不明所以。
“我们这里本来就规定只在周末开放琴湖,而且这么冷的天难道你还来这地方玩啊?看今天这天气,估计琴湖已经开始结冰了,不会有游客去那里了,上周末是今年最后一天开放。还想拉着慧真跟你们一起去?99lib•net我们可不能惹这个麻烦,要去你们自己去。”
车开进地质公园,眼前冉冉山雾之中出现一座古朴大气的寺院,正门的牌匾上书三个大字“碧华寺”。
白澈陷入沉思,史娜莎也说道:“我觉得有人带路也不错,僧人嘛都是慈悲为怀的,我们就领这个情吧。”
“贫僧慧真,很高兴见到众位施主。”小和尚淡淡地说,“方才这位施主已经把你们此次前来的目的讲与我听了,根据他所描绘的地方,只有南峰旁的仙女峰上有一座琴湖,是这里的一处景点——琴湖绝壁。如果你们要去寻人,贫僧可以带你们一起前去。”
张乐天对白澈的无端怀疑也表示不满:“这还有什么谨慎的?人家就是这座山上住的人,对这里的地理环境都很清楚,那个桥啊湖啊的一说他就明白了,难道还非要分头寻找不成?天色已经这么晚了,出了什么问题谁负责啊?”
“请看!”张乐天一闪身,在他的身后出现一个穿着灰色僧袍、眉目清秀的瘦弱和尚,低头向他们致意。
“没有,如果知道得这么详细的话也就不会叫你们了,我就是害怕人手不够才请你们帮忙一起寻找的。”
正这样想着……“我们的计划可以改一改了。”张乐天从门外进来,一脸的得意,“我们已经完全没必要分头行动了,而且,我觉得我们的九九藏书任务已经完成了。”
“该死,本来好好的,怎么半路又杀出这个臭和尚。”张乐天颓然道。
“这个赵信又是谁?没听说过这个乌鸦啊。”张乐天说。
“我进去看了啊,我在桥这头看了一下,并且还喊话了,如果有人一定能听得见。出家人从不打诳语,你们不用找了,快回去吧,琴湖那里现在根本没有人!”
“一会儿到半山腰上,这条路就不再朝山顶走了,因此到时候我们得下车步行。这个碧华山共有四座主峰,赵信邮件中也没说他在哪个峰。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我们四人各走一路分别对东、西、南、北四个峰进行搜索,山上信号不好,所以我们就约好在晚上7点之前再次回到指定会合地点。”白澈开始布置行动,“前面就是碧华寺了,我们把车停在那里,然后开始行动吧。”
四人进入大殿,正殿之上供着一个佛,佛前的香案上插着几支香,庄重无比。小迟看着佛像那平静慈祥的双眼,心想如果求佛真的管用的话,自己倒是有几个愿望想要跟佛祖谈谈。
“而且他说什么锁门的时候没有见到人,分明就是自己不小心把人锁进去了,想要推卸责任啊!还那么凶,一点都不像出家人!”史娜莎也怒了。
白澈将车停在寺院后院,然后对大家说:“这座寺院是去各峰的必经之路,咱们就把这里当做www.99lib•net会合地点吧,如何?”
“慢着!”忽然,从门外传来浑厚的声音,又一个和尚推门而入,此人年纪要比小和尚大一些,大约三十岁左右,体格健壮,还有一道络腮胡子在脸上,小眼睛看上去却有些精明的成分,“诸位既然都已来我们寺烧香拜佛了,那就顺便给功德箱里投些香火钱再走嘛,围着我们家慧真干什么?”
汽车沿着盘山路不断绕山而上,山雾笼罩,不得不打开车灯了。路上由于无人清扫,布满了落叶。
张乐天不悦地斜眼看史娜莎,不屑地哼了一声。
大伙同意。
“这么冷的天被困在山上,早就被冻傻了吧。”张乐天说,“独自去爬山?真是脑袋秀逗了。”
临走时,小迟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尊神态安详而神秘的佛像,隐隐感到这次的任务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汽车驶出学校,行驶在远离城市的郊外道路上。
第一个,希望自己不再这样无能。虽然加入了乌鸦社,但他在社团的日子过得很不好,这很大程度上跟自己能力不足有关,才会终日陷入自卑的泥潭。
白澈打量了一下小和尚,压低声音对小迟说:“小迟,还不知道这个和尚是什么来头,出门在外,需要谨慎行事。”
“是吗?太好了。”小迟说道,“这样一来就更简单了,那我们快去吧。”
慧真笑道:“贫僧正是这座碧华寺的僧人藏书网,实不相瞒,南峰‘琴湖绝壁’正属于碧华寺的管辖范围,如果真的遇见将人锁入庙中之事,那自然也有我们的责任。”
慧智不耐烦地说道。
“什么?你是说你最后一次锁门的时候庙里没有人?”小迟问道。
“你从来都不主动参加社团任务,怎么可能认识?”史娜莎冷冷地说,“赵信这个学长我知道,之前我参加的一个案子就是他负责的,是一个很严厉的大二学长。”
慧真向众人解释道:“这位是我的师兄慧智。师兄,这些施主是来此寻人的,我们似乎将他们的朋友锁在南峰的那座庙里了。”
慧智说道:“锁在庙里?这不可能,前天锁庙门时我可是亲自朝里面喊过话的,当时庙里空无一人,怎么可能锁住人?师弟啊,你就是太善良了,这些人分明是上山来找事的!别理他们,跟我回厨房,晚饭再不做好师父又要说咱了。”
“挺干练的一个学长。他最大的特点就是留着一头长发,然后将头发梳起来扎了个马尾,像个艺术家,辨识度挺高的一个人,”白澈说,“也是很聪明的一个人,被困在山顶,能想到把手机扔下山来寻求信号求救,确实挺有想象力的。接到任务之后我也做过一些初步的调查,据了解,赵信确实在上周末之后就再没回过宿舍,这两天的课也没有上,打电话都联系不上,而这完全不是赵信的风格,他的同99lib.net学还以为他去参与社团的什么秘密行动了。”
“那信中所说的那个庙和湖你见到过吗?”小迟问。
白澈说:“我是昨晚半夜时分在咱们社团的公共论坛上发现这封求救信的,当时还没几个人看到,因为我两个月前跟同学去过碧华山,刚好认识路,所以向社长申请接了这个任务。”
“是啊,怎么了?”
四只乌鸦傻眼在那里。
“好,反正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先去里面逛逛吧。”史娜莎提议,“既然这寺院打理得还不错,想必平时一定有人洒扫,我们进去可以顺便找人问问情况。”
赵信的那封求救信打印版在三人之间来回传阅。
“这样说大家就都明白了嘛!”张乐天白了眼史娜莎,“不就是找个人么,看来这次的任务很简单啊,权当旅游了,哈哈哈……”
“那庙就没钥匙,门外有一个门闩,你们只要把门闩拉开就可以进去了。好了,跟你们说得已经够多的了,慧真,我们得撤了,再不走师父会破戒杀了我们的。”
第二个,希望可以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不过这个愿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自己心爱的人此时正与她心爱的人甜蜜地在一起。
“奇怪,我们社友求救信中说他确实是前天下午7点左右被锁在庙里的……对了,你锁门的时候有没有检查过庙后面的那个湖?”
“可是……”慧真还想说什么,慧智一把搂过他强行弄出门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