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鸦途迷踪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第一章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救我!
我被锁在碧华山上的这座破庙里已经两晚了,饥寒交迫,现在我发这封邮件给你们,祈求遇到奇迹,如果这条信息能够在网站上被你们任何一只乌鸦看到,请一定要过来救我,我感觉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我叫赵信,对宗教有很大兴趣,我得知碧华山是佛门圣地,想到这么冷的天气也不会有谁愿意和我一起去,就在礼拜天没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来到了这里。
逛着逛着,我在不知哪个山头找到了这个空无一人的小庙,下意识推开门,里面除了一些面目狰狞的破旧罗汉雕塑之外什么都没有,我看了两眼就打算离开。不过正当我准备走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雕塑的后面有一个小门,门貌似是开着的,当时我要是不推开它就没有事了,可我却鬼迷心窍,被好奇心驱使打开了这个“潘多拉的魔盒”。
打开后门之后,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原来小庙后门之外就是悬崖了,如果再往前多走一步就会坠入深渊,但在悬崖边上搭着一座吊桥,吊桥的彼端连着另一座孤独的小山峰,就像一个高耸的巨人一样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唯有这长长的吊桥连通着小庙和对面山顶。吊桥看上去很结实,于是我顺着吊桥朝对面走去,走着走着,让我欣喜的事情发生了——原来小山顶有一汪清澈无比的小湖!谁能想到这四面都是悬崖的山峰上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奇景!这湖呈圆形,大约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基本上将山顶占满了,我快步来到湖边,落在澄净湖面上的枯黄树叶就好像悬浮在半空一样,星星点点。风吹过,湖面泛起褶皱,波光粼粼,树叶轻轻摇摆,使我恍若走进了仙境,忘记了时间和空间,沉浸在眼前的美景之中。
等我回过神,已经下午7点了。于是我离开这美丽的湖,从吊桥上折返,再次进入小庙,推正门准备出去——门却纹丝不动!我又试了一下,还是如此。谁从外面将门锁上了?我叫喊着,使劲拍打着门,还是无人答应,谁在跟我恶作剧啊?我只好靠在墙上,等待有人再次开门。
两小时过去了,屋里的光线越来越暗,那几个罗汉的雕塑也变得恐怖起来。我有点害怕。既然门被锁住了,那就得想想其他办法逃离这小庙。
我再次从后门走出,试图从庙的后面绕回前面,但也不可能,即使我紧贴着外部墙壁也没法通过,这庙简直就是贴着悬崖边修建的!
站在吊桥上,我看向脚下,从这里跳下去的话我必死无疑。最后,我又来到了对面的小山顶上,试图从那里寻找一条下山的路。可惜山顶四面都是很陡的悬崖,往下爬的时候稍有不慎就会摔死。我无助地望向悬崖底下,隐约能看到崖下小到像蛇一样的盘山公路上偶尔有几辆闪着灯的车驶过。手机上一格信号都没有,我这才了解到自己被困在这里了!
晚上的山风很刺骨,接受了现实的我回到小庙之中。那真是漫长的一个夜晚,饥饿、寒冷和恐惧充斥着我,抽完了兜里的最后一支烟,牙齿依然在打颤。我不断安慰自己,一定是谁的恶作剧,或者是工作人员没注意到我,将庙给锁了。毕竟这里也有可能是一个景点,明天肯定会开门的,不过今晚我只能挨冻了。
然而,第二天仍然没人来开门,无助的我只能喝那湖水解渴了。冰凉的液体穿过我的身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望着湖面,湖的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吸引着我……今天,已经是我困在这里的第二个晚上了。究竟会不会有人来开门,难道我将永远被关在这里?眼前的景象变得扭曲起来,狰狞的雕塑好像随时会向我扑来,我甚至隐约能听见对面小山顶上传来哗哗的戏水声和女孩子癫狂的笑声,可当我跑过吊桥,森森的湖面上什么也没有,只有狂烈的寒风吹得我头皮发麻……我不能在这鬼地方再待下去了,必须想办法离开!脚下的那条公路上偶尔有车如流星般划过,我的脑海中闪现出一个办法:山顶这里没有信号,但山下很可能会有,如果我把手机扔到山下,或许就能将求救信号传出去。
我将现在写的这封邮件传到草稿箱,一旦手机有信号,这封信就会传到乌鸦社的论坛之上,我一会儿会脱下外套将手机裹入其中,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手机在坠落后被摔坏,然后把手机连同外套一起扔下悬崖。接下来我能做的,只有祈祷了。
如果社团中的任何一位看到我的邮件,请一定要过来救我!求你们了,我已经感受到了这湖中弥漫着令人绝望的杀意!
赵信

第一章

“上自习?美好的青春怎能浪费在上自习这么乏味的事情上?男人应该干一番大事业才对!虽然我没动,但我感到无聊了,这就是我比你进步的地方。”张乐天随后打了个呵欠,“不过外面太冷了,我可不想傻乎乎地跑出去吹冷风。”
“你的社团积分应该还是0吧。”史娜莎挑逗他,“而我都已经16分了,再努力一下就要成为中级社员了,到时候你可追不着我咯。你的能力还真是强啊——”
踏出宿舍,两人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小迟点开一看,竟然是社团的指派任务,一个叫做白澈的中级社员负责了一个案子,邀请小迟参与到这次的任务中来。
“完全没有听过,而且之前我在论坛上也从来没见过他负责其他案子。”
“我怎么不靠谱了?”张乐天不爽道,“有人邀我做任务,就说明他认可我的能力,懂吗?”
其余三人脑后冒汗——真是个不怎样的代号。
“嗯……”小迟九九藏书网正准备接话,忽然电脑上弹出了一条短消息,来自乌鸦社论坛。
“如今我们四个又聚在一起做任务了。”小迟感叹。
这个印度男,正是和小迟、乐天、史娜莎一同进入乌鸦社复试的同伴,当时以他们四个为一组的黑鸦团队经过六轮苦战,艰难战胜了由乌鸦社社长乌昭带头的红鸦团队。四人顺利加入了乌鸦社,不过从那之后他们就没再联系过。
“经常停在9号楼下的这辆车原来是你的啊。”小迟说。
“你也收到了短消息?”小迟问道。
“哼,等着吧,我迟早会成为乌鸦社第一人。”张乐天的反击很苍白无力。
“世间最惬意的事莫过于此。”肥子眼镜一边吃着零食一边感慨道,“暖气、被窝、食物、网游,还有两个陪我一起堕落的舍友,这感觉简直太美妙了。哦,让我永远沉浸其中吧!”
两人回头,惊道:“你怎么也在?!”
小迟也终于明白他们之间的联99lib•net系了,都是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
“邀请我俩做任务……”小迟思索,“总之,我们先去约定的地方吧。”
“先上车吧,我们路上说。”白澈拍拍车门。
“是啊,一个叫白澈的家伙让我参与到他的任务中。”张乐天自嘲道,“竟然还有人主动邀请我?”
“你也是接到任务过来的吗?”小迟问。
史娜莎说得没错,自从上次的偷壶案以后,小迟和乐天两人就再没主动接过乌鸦社的任何任务,小迟因为直接参与了上一次谢梦语所负责案件的调查,社团积分变成了2分,而张乐天由于是半程加入,调查人员名单中没有他的名字,因此直到现在他的积分还是个鸭蛋。
“短短几个月你竟然已经成为中级社员了,真可怕!”史娜莎羡慕道。
“切,我能掉什么链子?”张乐天说,“既然这么有缘,今后就一起执行任务吧。当时咱们四个是以黑鸦身份拿下考核的,以http://www•99lib•net后咱们的代号就叫‘黑鸦无敌四人组’,怎么样?”
张乐天抖着脚说:“怎么还不来啊,不会被放鸽子了吧。”
“哈哈,自从加入社团后,我就逼迫自己不错过任何机会,尽最大努力提升自己的积分,积分增加到一定程度,就成为中级社员了。”白澈说,“我刚刚晋升中级乌鸦,这是我自己接的第一个任务,在寻找同伴的时候我想到了你们几个,所以就发信息邀请了你们。我也是询问了当时的考官,才查出各位的名字的。”
肥子眼镜蹙眉道:“你倒是别浪费生命,也没见你下过床,有本事也去上自习啊。”
肥子眼镜不屑地说:“人就是理想太大了,所以才会痛苦。我们现在一样躺在床上,你感到无聊,我却觉得很爽,这就是我比你高明的地方。小迟,你怎么看?”
“没想到你长得那么黑竟然叫白澈,这名字跟本尊完全是反的啊。”张乐天说。
“看来你们又要变回乌九-九-藏-书-网鸦干你们的‘大事业’了,这次可一定要成功啊。”肥子眼镜不舍道,“可惜我要一个人独享这美好时光了。”
“对了白澈,我们的任务究竟是什么呢?”小迟问道。
两人迅速穿衣下床围围巾,之前的慵懒状态一扫而光。
“是啊。奇怪,张乐天,怎么会有人邀请你这么不靠谱的乌鸦?”史娜莎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喜滋滋的。
小迟朝手上呵着气说:“我们在乌鸦社遇到的苦逼事情还不够多吗?再等等吧。”
“是啊,想当初入社考试时我们四个能够战胜‘诡计多端’的社长乌昭,如今再聚首,又有什么困难拿不下呢?”史娜莎笑道,“张乐天,你可不要像上次那样再掉链子啊。”
强烈的西北风过境,气温骤降,653宿舍窗外寒风呼呼地刮过,除了去上自习的舍长,宿舍其余人都窝在自己的床上玩电脑。
突然,两人背后同时被人一击,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嗨,你们也在这99lib.net儿啊。”
眼前的这位女生正是乌鸦社的高挑美女史娜莎。
白澈?一个陌生的名字,这个人为什么要邀请自己呢?
“对了,史娜莎,你认识咱们这次任务的负责人白澈吗?”小迟问道。
“你听说过这个人吗?”
——这次一定不能再失败。
“啊,原来是你?”三人异口同声道,“印度男!”
“从来没有。”
张乐天冷冷地说:“你这么坦然地浪费着生命却没有任何负罪感,真是悲哀。”
小迟发现张乐天盯着自己。
在约定见面的学校东门等了半晌之后,二人原本那满腔的热情被瑟瑟寒风吹走了大半。
“我也觉得可疑,究竟是什么人会把我们联系在一起?”史娜莎也纳闷。
“奇怪,那他为什么会选择我们几个做任务?我们几个有什么共同点吗?”小迟沉思。
这时,一辆黑色桑塔纳2000轿车驶来,停在了三人面前。车窗摇下,一个皮肤黝黑、面容英武的熟悉面孔朝他们微笑:“各位,好久不见!”
更多内容...
上一页